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1、形势之我见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31 2009.07.19 19:26

    所谓的“真田十勇士”真是一群有意思的人,就像是水浒上的人物那般个性鲜明。我还真是说不清楚究竟该把他们归入哪一类,说起来还真是满复杂的。

  要论忠义他们绝对是够的,其中“义”占据着更主要的部分,为了这个义字他们可以笑面生死,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要说本事他们也是有的,而且都相当的“另类”,要不是这样仙鲤丸他们真是未必回的来。不过这些人虽然优点不少但毛病却更多,这也是他们不好用的原因。

  同样因为这个“义”字,使他们相当缺少大局观念,就比当年年轻时的可儿才藏还浑,而且看样子是属于改造不过来的那种,不必要的努力完全可以现在就放弃了。另外就是他们武艺高强但算不得出类拔萃,精通忍术但又与楠木光成、伴长信这些人相去甚远,所以说他们最合适的位置就是侍卫和密探,而且侍卫还是化装出行的那一种。

  把这些人留在仙鲤丸身边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和后藤又兵卫、明石全登他们这样正统武家出身的子弟也可以形成一种平衡。其实要得到这些人的心并不是很难,不要以太功利的目的去接近他们就行了。我在晚饭时宴请了他们,还给他们每人送了一件礼物,不过说起来他们的爱好可真是够杂的,挑的东西由武器、铠甲,到经书、茶具,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一席晚宴吃得兴高采烈,我参予其中也放下了不少拘束,不过现在并不是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时候。因而在宴会结束以后,我单独召见了真田幸村。

  “这次真的是要感谢你父亲和你,不然我就极有可能受制于人了!”我对面前不远处正襟危坐的真田幸村说到,感激的神情也不再是那种公式化的脸谱。

  “主君不应该总是用感激的心情衡量臣子,而臣子也不应该以期待着报答的态度侍奉主君!”他严肃地对我回答到,身上几乎看不见了那个源二郎的影子。

  “作为一个主君确实是不应该,但是作为一个人却总是忍不住这样做,而我首先是一个人!”我在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也许这种矛盾一辈子也消除不了了。“东国的局势怎么样了,你父亲有什么话说吗?”我问到。

  “父亲只有一句话让我转达主公:真田家自当尽心竭力,甲信半年之内可保无事!”真田幸村回答到。

  “半年吗……”我感到一阵失望与无奈袭来,半年的时间并不够用。“你们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无论对织田家还是明智殿下,都可说得上是问心无愧了!”

  “真田家对织田家并没有太大的责任,与明智殿下更是毫无关系!”他紧盯着我的眼睛说到,目光清澈而锐利。“……真田家之所以这么作,完全是为了主公您的大业。如果你连这都看不出,或者至今没有生出这样的心思,那可是让我们真田一门太伤心了,而且我也一定会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

  “明白,但我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对他点了点头,独对暗室我没有必要装得那样假。“……信忠少主如果还活着,织田家或许还有些希望,到如今大家也唯有各安天命了。之所以刚才那么说,是因为在目前情况下织田家和明智殿下与我的利益是一致的,他们无法作出的那份感谢只有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了!”

  “殿下的这份心意,真田家和微臣粉身碎骨无以为报!”真田幸村五体投地行了一个大礼。

  “东国的形势真是如此糟糕,明智殿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我对他刚才的话感到忧心忡忡,东国现在依旧是全日本大势力较为集中的地方,但同时又是我最难插手的地方。

  “目前的形势下可能明智殿下自己还觉得可以,但败亡已经无法避免了!”他叹了口气说道:“家父也知道目前明智殿下的存在对于主公的意义,所以号召上野、信浓的豪族全面支持明智殿下。不过半年之后大势难逆,届时真田家也就无能为力了!”

  “半年这个时间,昌幸大人是如何推算出来的!”真田昌幸的看法想必有一定道理,但是这个时候我对于明智光秀却也是爱莫能助。

  “目前上杉与北条家因为织田家大势未明,所以并没有制定出太明确的战略,只是想先浑水摸鱼捞些好处而已!”真田幸村开始回答我的问题,不过那感觉不太像转述,更多的像是在阐述自己的观点。“……据我们的猜测,北条家和上杉家应该和织田家内部的某些人形成了协议,更主要的是在抓住眼前的同时兼顾长远。面对织田家的重大动荡中,他们的同盟者能够成功当然是好,如不成也是加重了织田家的动乱,远比把织田家逼得整个团结起来要好!”

  “嗯……有道理!”我点了点头,这和我根据情报作出的判断大致相同。

  “而且明智殿下身处四争之地,目前已经到了进退不得的地步!”他并没有对我的赞同表现出丝毫欣喜,只是继续客观地说道:“明智殿下已经错失了这次机会,织田家的执掌大权和他无关了。至迟半年织田家尘埃落定,柴田、德川、北条、上杉四家瓜分甲信的土地,将是不可逆转的事情!”

  “明智殿下素有大志,又精通文武之道,未必就没有一搏之力!”我忽然想起了当年对六角家战前他给我的指点,忍不住替他辩解道:“甲信之地信玄公也曾据守多年,四面受敌依旧攻取无数。如今明智殿下的对手可远远赶不上信玄公的,难道他就连守也守不得了?”

  “对手固然是大有不如,但明智殿下本身却更加不可与信玄公同日而语!”真田幸村看了看我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就恍然大悟。“主公不是东国当地的人,所以没有那么深的体会!”

  “有什么不同吗?”这话引起了我的主意,忍者的情报上并没有类似的分析。

  “明智殿下确实广有才识,礼贤下士在短短月余中已经得到了国人众的认可,可他也有三个重大的缺陷无法避免!”他伸出右手的三个指头,依次掰了起来。“第一,他不是甲斐、信浓或者上野人,出于东国武士对近畿人本能的猜忌,他要稳定人心就得费更大的力气;第二,他在织田家并不以武勋见长,手下班底较为单薄,所以又必须要更多的依靠当地人;第三,他为人过于注重礼法讲究形式,虽然作出了许多努力但很难给人一种生死相报的感觉,尤其是在对那些山野出身的国人众时。所以综上三点,在现在营垒相对的情况下,还会有相当的人支持他,等到面对诸路围攻、数家瓜分的局面时,他就不得不面对孤家寡人的境地了!”

  我半晌无言,只能对那个本来应该惊天动地的人表示默哀了。明智光秀的命运看来已经成了必然,但愿他能坚持的时间再长点儿。“这一路你也够累的了,先去休息吧!”我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需要再仔细相像这里面的关键。

  “有一件事还需要向你禀报,这件事少主和后藤大人都不知道!”真田幸村并没有起身离去,而是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我们在离开上田城不久,就受到了一些忍者的跟踪,并且还意图对我们不利。后来凭借对地理的熟悉我们把他们甩开了,而且没有发生实际的接触。当然,他们人手不是很多,本领也算不得出众,所以是不是针对我们有意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可以判定他们的身份吗?”

  “一个出身伊贺的中忍加上五名下忍,其他的不清楚!”

  “好,我知道了!”我把真田幸村打发走后一个人坐了一会儿,之后就把加藤段藏找了来。“这件事你负责查一查,但不要张扬也不要有什么针对性的行动!”把真田幸村最后讲的那件事告诉他后我嘱咐到。

  “主公放心,那件事情属下一定尽快办好!”加藤段藏答应到。

  “这就好!”我点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这样应该就可以了。我并不认为针对我继承人的行动会这么草率,但小心点儿总归没有大错。“另外‘那件事’作得怎么样,是否已经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又提前了之前布置的一件事。

  “已经转移到了京都附近的一处地方,看守的人是我们考察了八年的人!”加藤段藏马上明白了我指的是什么。“为了保密我们没有安排太多的人保护,可是就是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们的眼睛!”

  “做得很好!”我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件事不久之后就会提上日程,而且将成为一张王牌!”

  “不过我们发现羽柴殿下的人也在打这件事的主意,还请主公务必要小心!”他也提出了一个让我意外的信息。

  “你们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吧?”我向他问到

  “没有!”他很肯定的摇头。“他的人来时我们已经结束了行动,所以没有任何接触!”

  “那就好!”想起那只“猴子”我笑了起来,难道他还真能一个跟头翻出十万八千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