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3、途径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88 2010.01.24 19:21

    天正九年(1581)进入了八月,四国大地上落起了绵绵的秋雨。寒冷的北风和温暖的南风在濑户内海上交汇,前者意志坚决,后者则不甘心就此放弃已经掌握数月的优势。

  我的舰队是在上个月底由府内启程的,为了避开北方洋流的倒灌而没有走山阳和四国之间的航道,四国外侧的海路虽然说绕得远些,但是却要比另一边平稳许多。这边之前已经走过很多次,自然不会存在什么问题。

  舰队在途径阿波的时候,在抚养城短暂停留了一下,其实最主要的是兵马要进行分流。四国各家的兵马自然是要返回属地,九鬼嘉隆的舰队也要从这里向东,经纪伊回志摩去。既然是顺路,我也就拜托他将纪伊的豪族兵马带回去。

  闹闹哄哄地过了几天,各人都带着战利品和赏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留在我身边只剩下直属的不到两万人,霎时间变得清净了许多。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我也该再次登程去和泉了。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我极为“意外”地偶染了风寒,为了健康考虑决定在阿波休养几天。

  又过了三天,我的身体依旧不见好,和竹中半兵卫等商量着公事不好耽误,就由他带了几千人先返回了和泉。甲骑和哥萨克轻骑都留在了四国,这里有着比近畿更好的草场。回去的主要是铁炮备队和诸星舰船,经过几个月的征战都急需维护了。

  留下的部队分散在阿波的几个城市休整,我则因休养的需要来到了胜瑞城。这并不是我多么娇气,而是抚养城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

  “这座城堡还不错吧!”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捻起一颗白子轻轻地按在了棋枰上,左右看了看还比较满意。

  “很好呀!”珊瑚非常随意地看了一眼棋局,也不多想就直接将手中摆弄的黑子啪的敲在了上面,然后又摇头晃脑地四下打量了起来。

  “这个……”我皱紧了眉头将双手抱在了一起,再一次开始认真细致的长考。

  之前已经说过,我的棋艺实在是惨不忍睹,会下棋的人里要想找出一个比我下得更烂的可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本来我通过我几天的观察,珊瑚这个丫头也遗传了岛津家刚猛的脾气,像下棋这种细致的活儿应该不善长了吧!可没想到,几局下来依旧杀得我落花流水。

  “这里的山水之势相当不错,可见当初设计此城者是有些见识的!”因为棋局实在牵扯不了多少精力,她对四周的观察倒是非常的仔细,自觉不自觉地用上了女主人的口吻。“这里比内城要好,至少是基本兼顾到了整个四国。不像我们那个内城,当时修建时岛津家还是个四面受敌的中型豪族,所以就难免显得小器了些,不是一番霸业的格局!”

  “说到底我是一回也没看见,以后有机会真是要去一次!”我又将一枚白子小心谨慎地摆在了棋盘上,这回是稳健地“长”了一个。“这座城堡虽然已经很有了些历史,但真正使它开始迅速发展的却是三好长庆掌权以后,虽说这个人晚年有种种失误,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是个称得上英雄的人。遥想当年他雷霆出于四国,万钧之势横扫近畿,手下智、勇、贤者齐备,傲视群伦莫可睥睨,那是何等的威风。应该说最后三好家的失败相当大是源于天意,论起三好长庆的个人功过应该可以说成是三七开!”

  “啪!”在我“长”的位置边上,她将黑棋非常强硬地“撞”了一手,简直就是在欺负人。“三七开?这个提法倒是很新鲜!对了,我觉得这座天守阁还很新,和周围其他建筑明显有些不搭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观察得倒很仔细,这座天守阁确实是几年前新建的!”几粒白子在手中相互碰撞着,我在棋盘上左右寻找着,但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是三好家覆灭的时候,三好义继的一个宠妾纵火焚毁了原来的天守阁。一道被烧掉的还有三好义继的所有直系血亲,这一支算是彻底湮没了,也标志着三好家作为强势大名的终结!”

  “这件事我也听说过……”岛津珊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很是惋惜地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三好义继的那个宠妾应该叫作镜姬。虽然她的所作所为我大多不赞同,但也不得不承认,她实在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虽然看起来乱世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机会,但是对女人来说,和几百甚至上千年前,并没有多少本质的区别!”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男女从来都是不一样的,这又有什么可值得抱怨的!”尽管已经明知不可为,可我依旧努力地在棋盘上寻找着“劫财”,就算输也不应该这么不体面。“男人管理这个世界,而某些女人能够做到管理男人,虽然也有像武则天那样的女帝王,但那不过就是一时的乾坤倒置罢了。要想真正做到男女的看齐,那除非是等到男女没有差别那一天!”

  “那你倒是说说男女又什么天堑鸿沟,有什么一定是男人做得到女人做不到的?”我这话好像严重刺激了她,豁然转过头盯视着我。

  我看了她一眼,嘴角浮过一抹戏谑的笑容。“我记得你今年好像已经18岁了,而且嫁过来也已经这么多天,怎么还问这么幼稚的问题?”说完我又去看棋。

  “不知道你说什么!”她羞红了脸,转头又去看窗外的景色。

  我又偷眼看着她的侧影,心中不免也又微微的奇怪。按理说她应该是一个强势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变得如此小儿女态,而且在她自己讲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和她的哥哥们相互考量着过来的,怎么到了我这里就这么斤斤计较的小心眼儿了?

  “喂!我说……”我还是想问问她。“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内城的位置和格局并不好,那么你说什么地方才是控制大局的要害所在?”

  “自然是在京都了,也需要问?”岛津珊瑚斜着脸翻了翻白眼,小小地“报复”了我一下。

  “我说得自然是在九州的态势,要你们岛津家的人考虑天下的问题未免有些难为了!”我笑着哗啦把手里棋子洒到了枰上,不再费那个脑筋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和她斗口的感觉,仿佛一下子使我充满了童心。当然,我也很喜欢她青春而又充满活力的身体。

  “哼!”她用鼻子轻轻地抗议了一下,但停了片刻还是说道:“一百年内,九州的中心一定是丰后的府内。不过要是一百年后,我觉得有可能会是肥前的平户!”

  “为什么?”我真的是有些意外,这个女人还真是时不常就给我来点儿惊奇。

  “府内就不需要我多嘴了,从你的所作所为可见非常清楚那里的重要性。至于说到平户……”说到这里她稍稍犹豫了一下,把手里的棋子也放回了盒里。“虽然我经常到平户去,但要说为什么却也说不清楚,只是这些年我感觉世道变化越来越快,而这多少都和南蛮人的生意有关。在九州,我们岛津家是最早和南蛮人接触的,这也使我的父亲迅速强大统一了萨摩、大隅两国。但三十年来最为异军突起的却是大友家,给我们岛津家的威胁几乎是致命的。有时候我也想这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改信了洋教的关系,难道那个西洋神祗真的是那么强大吗?还有我听说织田右府在进入京都之后,也改信了洋教,居然使信玄公突然暴毙并在长筱击败了武田家!每次去平户我都觉得那里的重要性在上升,但又不能搞清处究竟是为什么!”

  “你改信洋教了吗?”我问到。

  她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这么想过,但是又感觉有些害怕!”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中感觉有些好笑。岛津珊瑚虽然聪明,但看问题毕竟不可能超出历史认识的局限,这也使我对治理这个天下更加有信心了。“放心吧!那个洋教的神祗能决定的事情也是有限,不然一切倒也简单了!”我半开玩笑地说到。

  “难道是你掌握了这个‘诀窍’?那说来听听!”她的精神为之一振,但随即又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布置,但感觉上似乎进京去夺取天下并没有多么的困难,要是换一个人处在你的位置上,只怕用跑得还嫌慢。你这个人还真是有些不干脆,看着就让人起急!”

  “这确实是我与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同样也是汉高祖与楚霸王不一样的地方!”我一时高兴,起了当老师的兴致。“霸王就是急功近利的代表,当年就算他取得了天下,也不可能建立一个长治久安的政权……”

  我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岛津珊瑚虽然看似不屑一顾,但是实际上却听得非常认真。

  “上禀主公!”樱井佐吉悄悄走了进来,等我的话告一段落才说道:“织田右大将(信雄)殿下的使者佐治与九郎,秘密前来拜见!”

  “请他进来!”我丝毫也没有感到意外。

  “我可以实地领教一下你的理论吗?”樱井佐吉出去以后,岛津珊瑚带着几分挑衅的神情说到。

  “随你的便!”我指了指里间的小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