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迎接”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80 2006.09.16 20:03

    “啊……”我长舒一口气仰面躺倒在榻上,终于落在踏实地面上的感觉真好!经过12天的海上旅途,我们一行人到达了常陆的鹿岛町海港。

  不知你是否曾经有过乘火车长途旅行的经验,初次接触的人绝对会在几天之内耗尽所有的精力。不停的颠簸会严重影响饮食和睡眠,这种情况下即便是身体强健的人也会难以适应。虽说九鬼嘉隆派给我们的水手真的很不错,但是依旧没法把木帆船变成万吨级的豪华游艇,以我的体质也就可想而知了!不过更主要的原因是现在并不是个适宜向北航行的季节,十一月中的东海道的外海上已经刮起了强劲的北风,这种条件下大多时候我们都是在侧风航行,不然也不会用上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晕船并没有过度的纠缠我,只是在第一天的夜里给我找了一点儿小麻烦,不然我可不知道自己能否依旧活着了!其实晕船最厉害时我曾在心里打下了一个主意:如果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算是在武田家控制的骏河登陆也在所不惜!

  鹿岛町是我们在包括关东、东北、北陆的整个东国地区,最大的三个据点之一,这里的三岳屋分店仅就建筑规模来讲一点也不比堺町的总店小!究其关键原因就是因为现在的这种情况,在冬季里严寒的北海里充满了危险的浮冰,所以这里就成了航行的终点站。由于往来的货物大多要通过这里中转,所以不但有着巨大的仓库、货场和店面,就连掌柜的店头伙计也是资历颇深的“老人”!

  既然是商人就要有个商人的样子,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三岳屋的股东之一——大乐宗景,随同掌柜三井高福来视察东国各处的商品需求。在码头一上岸我们就被接到鹿岛三岳屋的店里住下,卸货的事自有别人接手。像我们如此简单的人物又是常来常往的老店,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人太注意的!

  “嗯……”就在我感觉浑身酸软脑筋迟钝,好像就快要进入睡眠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在碰我的脚。睁开眼睛看到原来是阿雪在脱我的鞋子,边上还放着一只大木盆,里面满是热水。

  “主公……”看到我睁开眼睛她莞尔一笑,继续着手里的工作。“这几天太劳累了,还烫烫脚、吃些东西再睡吧!”

  “阿雪,你不要总作这些事了!”我两臂后撑坐了起来。“……你现在也是可以在阵前斩将夺旗的武士了,没有必要总是做这些事!其实就算你不放心,也完全可以指派其他人来做,不管怎么说作为近卫大将完全有这种资格。”

  “没什么,我自己感觉很好啊!”阿雪捧起我已除去鞋袜的双脚放入有些灼热的水里,同时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希望做一名武士只是想更多的承担一些责任,并非是在意那些荣耀的虚名!其实有时我也想作一个平平凡凡的‘小女人’可能更好,安安心心的服侍一个男人或许才是一个女人最该做的工作……”

  “可你也累了!这样的旅途就是强壮的男人也撑不住,就算不晕船也难得踏踏实实的休息啊!”我心疼的说到。

  “没什么,我毕竟是一个武士嘛!”阿雪顽皮的一笑继续着手里的工作。“您看那些水手不是一个个生龙活虎吗?就是清彦大人也是……”

  “那些水手是指着船讨生活的,你怎么能和这些‘粗坯’相提并论?”我一下子叫了起来。“新八郎嘛……我一直就没搞清楚这个家伙是用什么东西做的!”

  “其实这是个习惯问题,和体质并没有绝对的联系!”阿雪开始给我解释道:“……我就见过许多身强力壮的人晕起船来吐得希哩哗啦,相反有许多柔弱的人倒没什么反应!清彦大人自幼就在全国各地走动,早就适应了在船上正常休息。我也是一样,一直在跟着姐姐的剧团到处演出,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主公,我们还不知道要为了那虚无飘渺的‘理想’飘泊到什么时候……”

  “咱们的小雪怎么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了?这还是那个讨取过真柄直隆地‘战国第一姬武士’吗?”看她有些自怨自艾,我逗笑到。

  “战国第一姬武士!谁封的?”阿雪也一下子笑了起来。“如果是主公您封得话,那么我就谢恩了!”

  “其实女孩子还是生活得轻松些、快乐些的好,没有必要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我总觉得你和你姐姐把自己逼得太厉害了,其实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由她刚才关于“责任”的话,又引申到了她们这一对姐妹花的境遇。“……比如说像复兴出云大社这样的事,多少男人都不行为什么要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承担?出云大社又不是在她手里倾覆的,尽到力量也就行了!其实不知道你姐姐是怎么想的,要是她不介意别人的帮助,或者必需要在原址上重建的话,我想我还是能帮得上忙的!不就是建一座神社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不想在丹波或但马,即便是近畿我想也不难办到!”

  “其实主公……您给我们的恩惠已经很多了!”说到这里阿雪的眼圈有些发红。“……虽然我年纪小很不懂事,但也明白以前田大人的资历、功劳实际上并不足以知行万石!尽管诸位大人并没有对这件事表示不满,可这样做的结果极有可能在家臣中产生隔膜。仅凭这一点我们姐妹就不知该如何报答,对于我们的‘复兴大业’其实已经是决定性的飞跃了!”

  “哦……”我闭上眼睛向后倒下,阿雪柔嫩的小手在热水中刺激着我脚上的穴位实在是太舒服了!我甚至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这样的“技巧”似乎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既然她们对于信念是如此的执着,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多余的话了!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一方“净土”,那里是容不得他人染指的。但我还是忽略了几个问题,阿雪不但回避了我刚才关于帮助的建议,对于她们的理想还用了“复兴大业”这样一个有歧义的词汇。

  “主公……”这时伴长信轻轻站在门边轻轻的招呼了一声,在得到我的示意后走了进来。身为忍者大多已经修炼得相当深沉,对于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到视而不见。“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何时上路只等您吩咐了!”他目不斜视的恭敬说到。他是提前走陆路来的,同行的还有10名身手了得的精悍忍者。

  “一路顺利吗?”我又坐直了身子。阿雪这时已经基本结束了“工作”,此刻正在收拾着东西。

  “谢主公挂怀,一路上倒还平静!各家之间的战事已经基本平息,所以盘查戒备都不是很严!”伴长信的回答带着些说明,并非是一味的陈述结果。“……我们是在15天前到达这里的,一直到达陆奥白河郡的道路已经探察过,有两个人还在调查更北面的情形!”

  “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阿雪端着木盆走了出去,我也觉得没什么好问的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伴长信却突然提到了一个新的情况。“就在三天前,我们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忍者,而且看样子身手还很是了得!他并没有在附近停留,而是一直向北去了。照目前的情况观察应该只是路过,但因为时间很仓卒我们没能来得及确认身份。因为北面的地区人烟都很稀少,我很难在不被其察觉的情况下继续跟踪!为了不引起其背后势力的关注,所以我终止了对这件事的继续探察。”

  “这件事你作得很对,继续注意周围的情况吧!”我点了点头肯定了这种作法,随后把他打发了出去。伴长信能够注意到这些情况,说明一段时间的部门领导工作并没有磨去他的敏锐。这个地区附近的佐竹家和北条家、结城家的关系也很紧张,有忍者活动应该说也很正常。

  “大乐老板辛苦了吧!”三井高福经过通报后走了进来,八面玲珑的他已经自觉的改变了称呼。他身后跟着鹿岛分店的老板松世郎,虽然进入三岳屋的时间比宋海天还要早,但也只是知道我是三岳屋的主要“顾主”而已。

  “还算可以吧!”我整了整衣襟坐了起来。“……即便是无风无浪这海路也不那么好走,看来这几年你真是吃了不少的苦啊!”

  “生意人为了追逐利益,是没有什么苦受不了的!”三井高福说得话也是很得体,有外人在的情况下有些话不宜说得很直白。“看来怎么也都休息几天,北上的行程是否不要那么急迫?”说这话时他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也好!”虽然知道晚些下了大雪道路可能不那么好走,但此刻我实在是懒得动了!再说下雪也未必完全是一件坏事,至少会少了很多的“打扰”!

  “既然如此……小人倒是有件事想禀告一下!”这时松世郎突然开了口,看到我们的注意力转过来继续说道:“本店在此地最大的主顾是佐竹家,在货物运输通关方面也一直多有照顾!佐竹家向来是由冈本禅哲大人在与我们联络,不久前他曾提出要与本店更高层的人物进行会面。如果两位不着急走的话,是否可以考虑……”

  “冈本禅哲我在设立鹿岛分店的时候见过他,这样做似乎对本店的发展……”三井高福也把目光投向了我。

  ——————————————————————————————————————————

  冬天里的熊:今天我会删除讨论区的几个帖子!过去的简评发言时,我没有删过帖子,哪怕是他骂得再难听。现在可不行了,我最近发现有人故意发表一些狗屁倒灶的言论来赚取大量回复。窃以为此风绝不可长,不然时间一长这里成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