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织田家后院的风波(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15 2007.09.02 19:54

    琵琶湖的水依旧是蔚蓝而浩淼,但湖边的树木都已经落去了大部分树叶。初秋时离开初冬再回来,终于是平安无事的又回来了。

  上杉谦信死了,一代人杰鬼雄居然在入厕时遭到暗杀,这真是一个略现黑色的天大幽默!但上杉谦信毕竟是上杉谦信,在受到意外攻击身负重伤之后依旧当场斩杀了行刺的忍者,并于最后几天的弥留之中留下了隐秘撤军的全盘安排。

  不过有一件事说起来更为可笑,虽然我没几天就获悉了这件事前后的大部分细节,可是最为关键的一件事却没有能弄清楚:上杉谦信的遗嘱究竟是要传位给谁?

  上杉景虎和上杉景胜都声称自己是合法的家督继承人,双方纠集人马整备开战,御馆之乱的序幕正在徐徐拉开。上杉景胜虽然得到了直江、宇佐美、柿崎几位重臣的支持,可上杉景虎却为大部分外围豪族所认可,加上又有强大的北条家引为奥援,所以就目前情况下来看还是他站着优势!

  我和柴田胜家都向织田信长发出了十万火急的上疏,柴田胜家的意见是趁丧出兵一鼓作气,直接平定越后根除上杉家这个心腹大患;我则建议不如见好就收先看看形势再说,还隐隐点出了上杉家的继承权之争,说不定就是瓦解甲、相、越三角同盟的一个关键契机。

  织田信长没有经过多少考虑就选择了我的方案,柴田胜家继续留住越中观察动向,而命我带人先回来。我自然是乐不得的起程上路,并向织田信长又发去了询问下一步行动的请示。

  开始我并没有着急,只是一路慢悠悠地走着,反正这一路还长着呢!可是慢慢地我觉得不对头了,越中、甲贺、越前、北近江一直到南近江,我的部队一个个走过这些国家,织田信长的命令却一直没有来。现在我已经到了离安土城不足半天路程的琵琶湖岸边,再走就要进入山城到达京都了,织田信长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现在正在为这件事烦恼,不得到命令就返回领地显然不太好,可就停在离安土城这么近的地方显然也不是个事,这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营帐就在湖岸边一处宽阔平整的地方,尽管是较为安定的区域营寨也扎得很合规矩。将领们大多在自己的营寨中作着自己的事情,所以我身面的人不是很多。一些旗本和近侍们正在看着新八郎练武,还不住地拍手喊着好。

  我没有多少这样的心情,坐在不远处的一块大青石上发着呆。

  “殿下,有什么不放心的吗?”蒲生氏乡和岛胜猛一起走了过来。

  “还不是那些事,心里有些没着没落的!”对他们没什么可客气的,因而我就没有站起来。

  “这个殿下倒是不必性急,想来应该也快了!”蒲生氏乡左右掰动了一下手指,神情随意而且自然。

  “怎么说?”我望着这个织田信长的乘龙快婿,按理说有“内部消息”的话他应该在第一时间告诉我的,这点自信我还有。

  “其实也没有什么,将心比心罢了!”蒲生氏乡正想继续说下去,那边却传来新八郎的一阵吆喝声。

  此时的新八郎赤膊没穿上衣,将手中一条“修罗之怒”舞的虎虎生风风雨难透,锋刃过处近旁的草木岩石骨段筋折四处横飞,方圆十丈以内是再难进入。虽然初冬的天气已是很冷了,但他的头顶和身体上依旧冒着腾腾热气。

  “清彦大人此番讨取了越后名将鬼小岛弥太郎自是威名更盛,天下第一武勇猛将的头衔只怕是别人争也不去了!”他忽然岔开话题感慨了一句。

  “缺乏头脑的一介莽夫,威慑力量只怕是远远大约实际作用!”不是我客气,心里也确实是这样想的。在这个是火器日益兴盛的时代里,还有几个人会跟你一对一的单挑。

  “殿下说得不错,正是这个威慑力量!”蒲生氏乡转回头来似笑非笑地说道:“此番手取川合战主公想必也会意识到一个问题,过去他是太自信了。在上杉谦信面前柴田惨败、羽柴不战而逃,唯有殿下尚可勉力一战。这一切都说明什么呢?仔细想起来就会发现背后许多值得玩味的内容!”

  “主公有麻烦了?但愿我能帮上忙!”一片已经干枯的黄叶飘落到我的膝盖上,我低下头伸手弹去。

  “如果这次诸星、柴田、羽柴三大兵团都被上杉收拾掉,那么事情也就真的会变得不可收拾了!”蒲生氏乡双手抱肩看了看天,他此刻所说的话题还真是符合当下的时令。“织田家如今的基业是太大了,大到了有无数人觊觎,大到了即便倒下一根柱子整栋房子都会产生动摇。西边的事情已经闹了一个月了,至今也没有平复下来的迹象。一切都非常清楚了,没有强大武力军团的威慑,光靠丹羽殿下和佐久间那些人是撑不住局面的!”

  “日本这个狭小的岛国什么都缺,就是从来都不缺少野心家!”我也受到了他情绪的一些影响,感到了些落寞的无奈。

  “如果缺少了强力守护的支持,那么天下的霸者也不过是一具木偶,足利大将军是这样,三好家也是这样!”他忽然像小孩一样双脚一跳,站上了我身边的一块巨石,遥遥地向西面望去。那里是京都的方向,可在这里却什么也看不见。“掌控朝廷,这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可也因此成了天下无数人必欲铲除的目标。现在对主公和整个织田家来讲都是一个关键时刻,进一步是辉煌的顶峰,退一步则是万劫不复!”

  “主公可以再提拔一些新人嘛!他老人家可是在这方面很有眼力的……”我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但是却以开玩笑的方式反问了一下。

  “在尾张时或许可以,如今可没那么容易了!”他从石头上跳下来径直走到岛胜猛面前,身手相当的矫健。“岛大人!问你个完全假设性的问题,希望你……哦,还有诸星殿下别介意!”他问到。

  “哦……请吧!”岛胜猛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搞得有些发楞。

  “如果诸星殿下发生了什么意外,您接下来会对自己的人生如何选择?”蒲生氏乡一脸狡猾地问到。

  “蒲生大人!!!”岛胜猛声音高了起来,脸也憋得通红。

  “我刚才说了这个问题完全基于假设,大人不必发怒!”蒲生氏乡急忙解释到。“再说这也是为了帮助诸星殿下分析当前形势,所以还请大人不要隐讳!”

  “我自然是辅佐少主,继续振兴诸星家的大业了!”虽然蒲生氏乡作出了解释,可岛胜猛还是很生气。

  “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蒲生氏乡好像泄了气一样坐到了刚才他站的那块石头上。“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不考虑夹在中间的诸星家这个因素,岛大人对于织田制霸天下的事业还会有多少信心和热情呢?”

  “这个……”岛胜猛身子一僵有些发楞。这是个关键性的问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上纲上线。“这个……我不清楚,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没有在我的脸上找到明确的表示,自己更加不敢随意回答。

  “殿下您看到了吧!这就是没有答案中的最标准答案……”蒲生氏乡在看了看我后又看了看岛胜猛。“如岛大人这样掌握甲骑强力兵种的著名将领,都对自己与织田家是个什么关系不能肯定,那就更不要说那些下级武士和一般的足轻了!主公虽然是个勇于创新的人,但就他开创的这个织田家的基业总体来讲,还是个旧式的幕府形式。将军,或者换个别的什么名字,依靠管领、守护、奉行、武士、足轻一级一级的管理下去。就现在的情势来讲,要想抽掉中间的一环换一个方式,只怕是不太现实的!”

  “你这么说现在虽然让我暂时得到了安慰,但却同时也让我对将来更加担心!”我站起了身子,石头上坐得时间长了有些咯得难受。“照你这么说将来天下安定了以后,我岂不是也会受到足利义满对山名氏的那种待遇?那我现在还忙活个什么劲儿!”

  “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他也站了起来,并没有用织田信长女婿的身份来宽慰我。“不止是我,很多人其实都劝过主公,‘刚则易折’请他收敛些。尤其是治理天下,更加不可以率性而为!”

  “哦,他听了吗?”

  “以他的脾气,又能听得进去谁的话呢?”蒲生氏乡叹了一口气显得很是无奈。“不过主公虽然自信太过,倒并不是看不清形势的人,经此一败倒多少能使他冷静些。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近畿的那些‘小爬虫’们就想跳出来兴风作浪,敌视织田家的可是大有人在呢!”

  “这么说打了一场败仗,倒真是是件好事了?”我郑重反问到。

  “好事,自然是一件好事!”蒲生氏乡听了我的话立刻点头。“反正现在上杉谦信也死了,越后这个威胁已经不复存在。让主公认识到近畿那些满嘴阿谀之词的人究竟是些什么货色,也好仔细考虑一下织田家的现实与未来。所以我说殿下不必为没有接到命令而焦虑,主公只是暂时没想到眼前最有力的这一子究竟要落在何处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