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商人和武士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90 2006.09.19 20:01

    “你……放肆!”真璧氏干已经快说不话来了,伸手就摸向了腰间的佩刀。

  “哈、哈、哈……”这时佐竹义重却突然再次大笑了起来,直笑得是前仰后合,最后连眼泪都流了出来。“想不到……大乐老板是如此有意思的人……真是和‘明白人’说话省劲儿!什么事情经你的嘴说出来,就像直接摆在桌面上一样清楚!”

  “殿下实在是过奖了!”既然是他们开始开诚布公的交谈,我也没必要自己去刺激他们。“鄙人只是一介商人,所以什么事总是爱用‘利益’的尺度去衡量。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常陆介殿下多多包涵!”

  “没有什么!我也很喜欢这种一针见血的方式,其实这样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佐竹义重一改刚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用诚恳的语气说道:“对于三岳屋做生意时的诚信作风我已深知,因此对于与贵店的合作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既然是生意就要有利润,所以在来这里之前我们也制定了一个方案,希望能够令贵方也满意!”

  “愿听殿下指教!”这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所以我准备以十二万分精神应对他的条件。

  “在这之前请你先看看这个!”他说着转向冈本禅哲点了点头,后者立刻捧过了一个随身的蓝布包袱,打开取出了一摞帐本放到了我们面前的桌上,其中一些已经有些破损,封面上还沾上了一些污迹。“这些是常陆境内4座最大铁矿生产的原始底帐,我想请你看过之后提出是否有代为经营的可能!”

  在我的示意下三井高福和松世郎接过帐本,飞快的翻阅了起来。“采用分成的方式进行分配,您看可以吗?”在他们两个忙碌时,我盯着佐竹义重问到。其实帐本只是个补充,对于常陆铁矿的生产情况三岳屋自己有一套完整的档案。对于各地主要出产我们一直很关注,虽然不可能有他们记得那么详细,但基本状况还是了解的!再说就凭我对佐竹义重的观察,也不可能在这种小事上做什么手脚。

  “可以!”他很随和的点了点头。

  “那么就以去年的年产量加上五成作为基数……”我大致设计了一个意向,也可以确定一下双方的差距。“在这个基数上超额的部分由贵我两方五五分帐,如果出现不足将由三岳屋补足贵方的差额!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意见,殿下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我们一定认真考虑!”说完后我观察着他们的反应,也在等着他们的“还价”。既然是合作就要让对方也得到好处,但以常陆现在的落后生产方式提高五成应该也可以轻易完成。

  “加价五成……就不必了,还是就照去年的产量吧!”佐竹义重神色轻轻松松,可说出来的话却是石破天惊。

  “殿下……的要求还有什么别的内容吧!”由于多年的历练我并没有被这“大方”感动,而是本能的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既然……大乐老板有此诚意,我也就提些小小的要求吧!”他说得好像是勉为其难,但两只眼睛里却是一闪一闪的放光。“首先分成我们不要矿石,请三岳屋在我这里建两座铁匠屋,把全部矿石冶炼成精铁!”

  “唔……”我无言的点了点头,他的第一个要求就真够“小”的。日本自古铁矿就主要产于出云和常陆两地,但此两处的冶炼技术却均不够发达,因而出云的铁矿主要供应近畿,而常陆则是运往骏河、相模等相对较发达地区。佐竹义重此举一下摆脱了对敌对的北条领地的依赖,可以抬起头来作“人”了!

  “其次把这些精铁全部铸造成武器和农具……”

  “佐竹殿下,您不觉得有些欺人太甚了吗?”我觉得不能不开口了,不知道他怎么会认为我是个“大头”?全部冶炼成成品不但耗用了我的大量人力,仅是燃煤一项就是个天文数字。“……无论从那个方面考虑,把原料变为最终产品都需要大量的投入,作为一个商人我不会作赔本的买卖。也许您会认为做生意本来就应该产出利润,但商业的维持同时也需要金钱上的不断大量投入。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合作方式,我想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商人会接受的!”

  “大乐老板……”被一个“商人”如此冲撞佐竹义重依旧没有生气,而是两眼充满了“真诚”的望着我。“您认为作何种生意才是最赚钱的?”

  “这个……并不能一概而论!”我觉得他要开始给我“下套”了,所以也加上了小心。“所有‘生意’只要存在,就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一个农民辛苦一年所产最多十余石,而商人顷刻之间就可获得万金,这看似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商人地投入要远超过农民……”我决定不理他的干扰自己说道:“商人可能一下输掉以前所有的家底;商人可能因人觊觎而送掉性命;商人可能丧失信誉而无法重振;商人要随时面临同行的倾轧,而一个农民却决不会遇到这些!”说到这里我忽然兴起了一丝不可抑制的恶作剧情绪。“人常言:窃钩者盗,窃国者诸侯!殊不知这‘大偷’的风险也不是谁都承受得起的,光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揍啊?”

  可能是我最后的一个比喻过于突兀,真璧氏干鼓着腮帮子冲我翻起了白眼,就连冈本禅哲也连连的皱着眉头。

  “大乐老板说得好,果然是快人快语!”佐竹义重却是一副胸襟开阔的“大英雄”气度。“……三岳屋能够在短短十数年间异军突起,名列堺町商家翘楚,作为东家之一的大乐老板胸怀胆识想来自是不凡!在《史记》中曾有商人买卖国家与君王,其利千万倍的说法,难道大乐老板就没有这样的志向吗?现在天下纷争,许多原本出身低微的人凭着勇气与际遇而名扬天下!关东地方自古就是豪杰辈出,只是因为经济不发达而落后于当世。以三岳屋的雄厚实力,要想有所作为正应该在此时此地,难道你我联手不是最佳的选择吗?”

  “哦……”我轻轻的叹了一声,眼前腾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应该说他的话很有煽动性,但我的感触却不是因为这些!

  曾几何时!我为了取得铁炮生意的进展,对今井宗久和恩斯特•洛佩斯说过与这极为相似的话。转眼十几年过去眼前已是物是人非,但还是不禁对眼前的人产生了一丝亲切感。

  “大乐老板认为我说得有理吗?”可能是看出了我情绪的波动,佐竹义重开始“收网”了。

  “佐竹殿下说得很有道理!但我想斗胆请问几个问题……”我对着他“灿烂”一笑,人情是人情生意归生意。我先转向冈本禅哲问道:“首先请问冈本大人,您认为农民在一个国家中起着怎样的作用呢?”

  “这个嘛……”冈本禅哲显然没有想到我会一下子把话题扯得这样远,但他到底是一个“智慧型”的武将,这种问题难不倒他。“农民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没有农民的辛勤劳作国家将面临崩溃,任何人都不可能不吃饭,而没有农民其他人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基础!只有生存下去才能谈到发展,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农民的作用。历史已经证明,不重视和过渡压榨农民的君主将走向灭亡!如果用人的身体来比喻的话,农民就是维持这个机体的五脏六腑!”

  “说得好!”我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良相”的认知。“下面我想请教一下真璧大人,您认为武士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又是如何呢?”

  “无知的商人,居然问这样愚蠢的问题!”真璧氏干轻蔑的对我撇了撇嘴,但很快又在佐竹义重的瞪视下老实了一些。“所谓‘武士’,就是一些保护国家的人!在一个国家里会有各式各样的人,他们分布于各行各业从事着自己的工作,根据国家内部各种需求提供各种物质,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所有人只有在安全有保障的情况下才可能塌实工作!难以想象在随时可能被洗劫甚至失去生命的情况下,还有人能够对自己的工作是充满热情的!所以也以人的身体比喻的话,武士就是支撑他的骨骼!”

  “真是非常有道理!”我频频的点着头,确实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见识。“现在我想请问佐竹殿下,你认为国家的君主应该是怎样的呢?”我终于把目光投向了另一位“主角”。

  “君主自然是指统治和管理国家的人,不管冠以什么样的称呼都是一样!”佐竹义重回答得很谨慎,他自然不会认为我是无的放矢。“一个国家之所以有秩序而又区别于其他国家,就是因为他必定拥有一个‘管理者’!历史上在君主的权威强盛时,国家就会兴旺;而通常出现几个‘管理者’时,国家就会混乱!但君主又不能仅凭自己的一时好恶来行事,只能按照各自的法度来进行管理。他就如指挥行为的大脑,没有‘管理者’就不是一个国家了!”

  “佐竹殿下的一番至理名言令我感受颇深,冈本、真璧大人也是字字珠玑……”我谦恭的恭维了几句,随后话锋一转道:“那么三位又以为‘商人’的作用是什么呢?”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