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8、忠义仁德(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27 2009.09.21 12:39

    “咣当!”一声沉重的碰撞后大门在我身后关上了,把喧闹的街道隔绝在了这座幽静府邸的外面。虽然隔绝了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但却隔不断人们对我的崇敬,也隔不断我此刻的好心情。

  “主公辛苦了!”留守京都的家臣和仆人们在总管井上的带领下,在院子里排成五排,恭恭敬敬地向我行礼问安。因为大多不是武人,所以声音倒是算不得如何洪亮。

  “你们也辛苦了!”我翻身跳下战马把缰绳交给紧跟上来的石河贞友,平易近人地也抚慰了众人一句。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各自的特性,但大多数依然只能被定义为普通人。这个理论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可实际上这却是再朴素不过的真理,因为那些“特性”通常对自然和社会实践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可也恰恰是这些人,却也代表着这世界上最基本的社会运动力量,那些英雄人物的杰出“特性”往往也是通过这些普通人来起作用的。

  来到书房后莺和阿雪急忙地帮我卸去了衣甲,虽说已是冬季但还是浸上了汗渍。通常不是行军时我大多数情况是坐马车的,可今天却是在马上正襟危坐地摆了一上午的姿势。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人们能够把我看清楚。

  清州的会议结束了,与会的每个人都在大体满意的基础上留有一些遗憾。似乎看起来吃亏最大的是我,但我并没有因此而表现出任何不满,为了维护织田本家的利益反复争取,终于逼迫“猴子”从生野银山的每年的收益里挤出十万贯献给织田本家。他以后能否做到我不敢保证,也完全的不管心,反正我的名声是创出去了。

  另外在领地上的步步退让也让我在中下级武士中得到了极好的名声,原本这次已经被我直接控制的地方里都没有大的领地改易,这与柴田胜家和“猴子”会议还没结束就急急地下手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至于把丹后一国送给丹羽长秀以换取若狭满足柴田胜家的作法,更加是在尾张旧族里替我赢得了极高的感情分。

  不同寻常的事如果一定要解释的话,那就只能称之为“妖”了,可你们看我的像是个“妖”吗?在会议的最后阶段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就是把伊势南部五郡的支配权交给我,理由也非常简单:此次我手下立功的人员非常多又让出了丹后,不拿到些东西就实在说不下去了。

  别的人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和我顶牛,就是织田信雄在咽了几口唾沫后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已经得到了尾张,这点损失还受得了。

  之后我就很快地回到了京都,这个因清州会议而暂时被冷落了的地方。其实谁都清楚,今后的真正较量还会在这里展开,为此我已经作好了准备。不过一进市区的所见所闻,却比我预见的还要好的多。

  “先不要收起来!”我正坐在茶几旁边舒展着筋骨,就看见阿雪指挥着两个侍者正想把我刚脱下来那身已经挂在架子上的盔甲抬出去,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巧的毛刷子,就急忙出声阻止到。“简单的清理一下就可以了,回头我还是要穿的!”

  “在京都主要是和公卿们的拜访,有必要穿着盔甲吗?”阿雪和两个侍从都停在了那里,有些诧异地问到。

  “要是穿这么一身去见公卿们……好像是有点儿怪异啊!”想到那个样子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该不会吓着那些家伙吧?“我们在京都的这段时间里也不总是和那些公卿打交道,时不时的还要到街上去转转。那时我还是要穿这身盔甲,而且也不必擦的那么金光闪闪的!”

  “您要穿着这身盔甲经常上街吗?还是在京都的大街小巷里?”莺也错愕地插了进来,在上下打量了那身盔甲一番之后她稍微退后了两步,更加仔细地品评了起来。

  这身盔甲的档次确实不高,从某种角度上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寒酸。头盔是在中层武士中最为常见的铁制头盔,只是吹返和前立略显华丽些,不过一不见金莳绘二不见珐琅彩,顶多也就是些低劣的镏金而已;盔甲是暗红色的为主基调的大铠,漆皮虽然完整但却已不鲜亮,一动起来某些甲叶子也会发出不自然的响声,可能在某些部位已经松动了。

  也许对一个一般武士来讲这件盔甲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要是体形再长得高大威猛些,说不定还真能唬住一批人。可这件盔甲如今是穿在我的身上,一贯以富贵奢华著称的诸星参议清氏殿下来说,就不止是寒酸,而简直就是“掉价”了!

  莺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这身铠甲的丝毫好处,伸手又摸了摸,捏了捏里面的里子。“这身盔甲如此的笨重,您老穿着不是太不舒服了吗?”一番审视后她还是不能够满意。

  “刚才进京时你也是看到的,为了那种效果辛苦些却也值得!”我微笑着说到,刚才在街上遇到的情景仿佛又回到了我的眼前。

  由四国和海外筹来的粮食源源不断地运到了京都,因天灾和战乱造成的恐慌平复了下去,虽说这里已经有些年头不打仗了,但是多年来形成的心理阴影却不是那么好消除的。尽管这几个月来京都受到的实际伤害非常有限,但是却十分有效的勾起了人们对过去那些灾难的记忆。

  朝廷失去权力已经有很多年了,因而学会了如何在强权武力的保护下卑微地活着;京都已经被征服太多次了,因而百姓早就失去了抗争的血性。他们的要求非常简单:不受杀戮,能让他们活下去,这似乎就已经是足够了!

  基于上述理由,织田信长似乎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虽然他的脾气有时未免大些,但只要是老老实实的作“顺民”他一般都不会难为。最主要的一点是他好像也足够强大,这样就避免了京都再次遭受那些外藩大名军队的蹂躏。如果将来他再能统一全国的话,那么京都人到外地去也许还能更加被高看一眼呢!

  可世间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就这样一位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却轰然倒下了,京都的命运非常有可能再次变得悲惨不堪,他们是多么的希望有个人再来“管理”他们一下啊!

  羽柴和柴田的军队都没有进京,但是织田信孝和织田信雄他们可是亲眼见了的。这两位殿下表现出来的气势实在是不敢恭维,不管怎么说京都人还是见过些市面的。唉!他们再次为自己的前途忧虑了起来。

  就是在这个时候,另外一支军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虽然这支旗号、铠甲统一饰以“诸星丸”文饰的军队人数并不多,但他们带来的大量物资;装备的精良铠甲和武器;以及明显表现出来的那种素质,都使京都人那本已飘浮不定的心再次受到了震撼。“这才是能够保护我们的势力啊!”很多人都在心里这样想。

  京都的局势虽然紧张,但并没有到灾难降临的地步,可周围几个藩国的情况实实在在地受到了灾难。在京度的局势稳定后对于那些聚集在郊区但没有获准进入的灾民,也见到了和京都人相同的情景。因为他的灾难痛苦更加深切,因而造成的震撼和引起的希望也更加强烈。

  我在进入京都的时候受到了数万人伏地跪拜的迎接,如潮的赞美中是此起彼伏的叩头声。这个时代日本人嘴里一般不会出现“万岁”这个词汇,但是他们那种发自内心的顶礼膜拜我是感觉到了,有这样的民心众意还愁我以后回不来吗?

  走在街上大的那一刻,我甚至感觉到整个天下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一种飘飘摇摇仿佛置身云端的感觉笼罩着我的全身,那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要不是我刻意地压制了一下,极有可能就会表现出一副忘乎所以的样子。而能够保持清醒的原因,就是我想起了织田信长!

  “……殿下……殿下!”看我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没有反映,莺忍不住连着叫了我两声。

  “既然我花费那么大力气救了近畿的百姓,那么总得让他们知道吧!”我回过神来后笑着说道:“那么多粮食可是花了无数的金钱才买到的,尤其是在眼下这种大灾的年景里。如今近畿正处在一个新旧交替的时候,让百姓们记住我的好处总是必要的。也许在我个人名声是已经够了,现在是在替诸星家在挣!”

  “您之所以穿着这样一身简朴的铠甲在街道上走,也是为了在百姓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了?”莺确实是冰雪聪明,一听我的话音就明白了。

  “嗯,正是这个意思!”我咧着嘴点点头,露出了一脸苦相。“如今这个时刻非常敏感,我既不能显得过于张扬又不能折了人们的信心,过于奢侈难免令人离心离德,可寒酸了让人猜疑实力。作个公众人物实在是不简单,你们说我容易嘛我!”

  “噗哧!”阿雪没有忍住,一下子被我的装模作样逗笑了。

  “可我却觉得殿下的作法,似乎还有可以调整的地方!”莺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微笑着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