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初步融合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11 2006.08.18 20:08

    “果然了得!”我在仔细的一番计算后回头说到。“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勇力,鹏程万里不可限量啊!”我由衷的夸奖着。

  “诸星殿下说得是……”身后的众人一齐点头附和着,其实不管我说什么好像周围都是这种效果,也不知他们究竟听清了我说的是什么没有。

  “殿下谬赞了……”唯有一个人对我提出了异议。这是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身材瘦消面容严整,双目开合之间精光四射,显得精明而干练。“小犬不过是醉心玩乐不思进取,整天只知道沉迷于这些无用的事情上,怎比得殿下手下的诸位大人,破军斩将名扬天下啊!”

  “稻富大人这么说,就显得见外了……”我亲切和蔼的把目光投向了面前的中年人和他站在身后的儿子,这就是丹后有名的豪族稻富直秀、佑直父子。

  丹波的事情既然已经定了局,我就要抓紧时间使内部尽快安定下来,谁知道在这孤军深入三面受敌的情况下,随后可能发生些什么!第一次与这些丹后豪族们的会面我选在了世笠山,采用围猎的形式。以高屋良荣和稻富直秀为首的丹波豪族来了三十余人,值得欣慰的是所有丹波豪族的家主都齐了。

  在日本很多藩国里地方豪强都有着左右国政的实力,甚至可能压制了名正言顺的守护。丹后这种情况却并不严重,在与若狭武田氏的来来往往当中,对于这些小势力有着不小的消耗。波多野家也在几年的统治时间里清除了一些异己,这使现下的丹后算是比较“清静”的!

  如今在丹波的10.5万石的国土中,我直接控制的约有8万石,从实力上来说似乎已经完全不必担心任何问题。但事情不能光从表面上来认识,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我也随时可能陷入莫名其妙的危机当中,所以求得这些人的支持就显得相当迫切。当然,对他们的考察也在暗中进行着,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外部“敌对势力”的代表呢?

  在这些人里领有3700石的稻富家和领有4500石的高屋家是当然的代表,他们都和原来的守护一色家有着姻亲关系。要不是因为影响太大,波多野家早就把他们除了,就这也在一直找着下手的机会。

  初次的接触我还算比较满意,“同心同德”虽然现在还说不上,但他们所有人对我的统治权都表示了明确的承认。对我组织的这次活动大家的兴致也非常高,为了更有趣味性最后又增加了一个比赛项目。虽说初夏的季节里鸟兽不是很肥,但数量却已经相当不少了!

  “佑直虽说年龄不大,但能够在这么多‘老手’面前夺魁,可见却有非同寻常的智勇!以后丹后大事,我还要多多仰仗贤父子的力量啊!”我虽然知道这个年仅19岁的稻富佑直是个不可多得的名将,但却没想到这位铁炮达人对于弓箭也这么有心得!在一个时辰的比赛时间里,他一共取得了36只猎物,而排在第二名的新八郎也不过是34只。当然这里面有他堵住了一窝兔子的幸运,但也已经相当了不起了!“稻富流”铁炮术虽不是他开创却是在他手中光大的,对这样的“种子选手”是值得下一番功夫培养的。

  “诸星殿下过誉了,稻富家怎敢不竭诚效力!”稻富直秀谦逊的表达了同意臣服,他的儿子在后面一齐躬身。

  “我们丹波各家都是这个意思……”旁边的高屋良荣赶忙着说到,一张堆满肥肉的脸上充斥着谄媚的笑容。高屋家是丹后最大的豪族,但家主高屋良荣却是既无胆量又无才干,所以在一切事情上总是跟在稻富直秀后面行动。此刻他正点着那光秃的脑袋(良荣是入道后的法名),急不可待的向我表达着他的忠心。“能有清氏公这样德高望重的名将执掌丹后,这是我们所有人的福份,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邻国的侵扰了!虽然我等远处荒僻,但也熟知清氏公的赫赫威名。近日就连从无败绩的‘青鬼’籾井教业也在殿下手下受教,您真可称得上是‘西国无双’啊!”

  “清氏公……”我低头在嘴里默默玩味着这几个字。来到日本已经整整11年了,我也由一个不满16岁的少年变成了一个27岁的青年。虽说经历了一番甘苦,但能有今日的成绩我也足以自豪了!当初在京都有人称“信长公”时我还曾微觉可笑,可现在自己也得到了这个“职称”。如今虽然这样叫的只是高屋良荣这个谄媚者,但将来这个称呼只怕会在越来越多的人口中重复,看来我要开始逐渐适应了。

  “喂!怎么啦?”看我陷入沉思周围出现了冷场,边上的池田恒兴拉了拉我的衣袖。

  “没什么……”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我掩饰的笑了笑,随即转过头对高屋良荣揶揄说道:“‘西国无双’?上一个‘西国无双’的结局好像不大好吧?”

  “这……这……”高屋良荣张口结舌,肥胖的脸上和头顶立时冒出了一层闪亮的油汗。

  “诸星殿下!”稻富直秀看到这种情况,急忙上前一步解围。“高屋大人是被殿下威名所慑,决非有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我抬手阻止了他的激动含笑说道:“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两位不必介意!我这个人生性乖戾不拘小节,大家不必事事谨小慎微。今后如果我有什么作得不到的地方,诸位也尽可以直斥当面!”

  “殿下诙谐、殿下诙谐……”稻富佑直和高屋良荣面色有些尴尬的连连说到。

  “你们真的不必在意!”池田恒兴也笑着说到。“如果你们这都胆战心惊,那见到右大将时该怎么办?岂不直接就被吓死了?”

  一阵轻笑后,气氛轻松了一些。

  “我听说稻富一门对铁炮的使用颇有心得,佑直公子家学渊源自是不凡了?”我把话题又转了回来,不知他现在的水准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稻富家这等粗浅的手艺怎入得诸星殿下的法眼,犬子的年纪尚轻实是未窥门径……”

  “要是论年纪的话,我比佑直公子也大不了几岁嘛!”我打断了稻富佑直的谦虚说道:“我手下也有一位年轻的铁炮高手,不如让他们两人相互切磋一下!这样也可以增进双方的关系,共同促进提高嘛!”

  “犬子怎敢冒犯殿下虎威……”他慌得连连摇手,那个小的倒是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稻富大人莫非是怕和我们比试,会辱没了稻富家的名声吗?”我一下子把脸“撂”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勉强了!”

  “这……佑直,你就去向请教一下吧!”稻富直秀无可奈何的说到。

  “这才对嘛!”我招手叫过了津田一算。“这是我铁炮备队的副统领,虽然年轻却也已经跟我征战数年!他的技术别具一格,而且也是铁炮世家出身!”

  “如此还请津田大人指教!”稻富佑直沉稳的抱了抱拳。

  “不敢,稻富大人客气!”津田一算也还了一个礼。

  “开始吧!”随着我的吩咐,两只箭靶被摆到了50步外。两侧的士兵们站开了一定距离。两个人拿着各自惯用的铁炮站到了并排的位置上,各自装好弹丸举枪瞄准。几个护卫看似无意的移动了一下,位置足以在发生“什么”的时候挡在我的前面。

  “砰!砰!”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随着白烟空气中升腾起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儿。待硝烟散尽,我看到两只箭靶都倒了下来。

  “我……输了!”稻富佑直的铁炮轻轻垂了下来,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许的遗憾。

  “不对!”津田一算摇了摇头说道:“稻富大人的铁炮不是标准制式装药的类型,因此会有极大的震动。要论眼力和手上的沉稳,稻富大人要胜过在下!”

  我让人抬过了箭靶,两人的弹丸都命中了红心。津田一算的在正当中,而稻富佑直偏了一些。“不错,两个人都很了不起!”我连连点头称赞到。“来人,拿一支铁炮来!”马上一支诸星标准铁炮被递到了我的手上。“佑直公子,这是我从南蛮购进的一种特制铁炮。如蒙不弃就请收下,希望‘稻富流’能在你手中光大!”

  “谢殿下厚赐!”稻富佑直恭敬的上前接过,心爱的***着。我看到稻富直秀在边上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有说话。根据此时的惯例,上级对下级、宗主对附庸赏赐武器是不能推辞的!

  “主公,野味已经烤好了!”这时我的膳食总管走上来通报。

  “那就呈上来!请大家品评一下这南蛮方法……”我兴致极高的说到。

  ***************************************************

  聚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稻富父子回到寝帐后禀退了所有侍从。

  “父亲,我今天的表现还可以吧?”稻富佑直看周围无人轻轻的问到。

  “嗯!”稻富直秀点了一下头。“你做的不错!看来诸星殿下对你的印象很好,在这种新旧交替的时刻这非常重要!”

  “那我们……”稻富佑直还想问什么。

  “什么人?!”随着一声大喝稻富直秀一跃而起抽刀在手,稻富佑直也随着拔出了佩刀紧张的盯着门口。

  一个身影幽灵般的出现在了那儿。“来杀你们的人!”接着屋中闪过了两道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