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盟友们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853 2006.01.23 20:21

    “你看怎么样?”池田恒兴轻声的问着我。

  “什么怎么样?”我随口反问到,但眼睛并没有离开前面内圈的那群人。在足利义秋到达岐埠不久,受到织田信长邀请的德川家康和浅井长政也先后抵达了。在先后经历了一连串高层的秘密会谈后,盘子被基本定了下来。由于我没有直接参加,所以只隐隐约约得到了些小道消息。德川家康作为织田家附庸性质的诸侯自是没什么难办,他只是把以前的盟约重申了一下,在明年预计的远江攻略中要求织田家能够提供两到三千的援军,另外在将来平分今川领地时由织田信长出面与武田家进行协调。浅井长政就稍微麻烦点儿了,他提出了领地上的要求。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后织田信长答应把六角家南近江北部二郡十万石土地分给他,经此一次不但没给这二位之间造成隔阂,反使他们相互更为敬重。在大事定下来后就是礼仪性的会面,今天的三方正式会面后就该是一起拜见足利义秋了。

  偏头往大殿西侧看去,那里坐着德川家康一方的人马。德川家康比几年前第一次见面时略瘦了些,也显得更加稳重了,按理说二十三岁的年龄不该这么有沧桑感,可也难怪,这几年虽说结束了人质生涯但日子也并不好过!先是清除今川家的残余势力收复东三河领地,接着就是一场险些动摇了根基的一向宗叛乱,励精图治好几年也仅仅是刚能够把三河这二十九万石领地控制住而已。再望他身后看去,紧临坐着石川数正、本多正信、大久保忠世、鸟居忠吉几位老臣,虽说他们的能力不凡,但除了本多正信外我总觉得都是些即将过时的人物,所以也就没大在意。倒是我一直想认识认识的“德川四天王”反而只介绍了一个三十多岁如类人猿般的酒井忠次,后排的十余个年轻人谁是谁我就只能是靠猜的了!“哎!可惜今天这种场合不能穿盔甲,不然至少我能从‘鹿角柿形盔’认出个本多忠胜来!”我暗想到。

  “我跟你说话呢!”池田恒兴不满的小声说,并且随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那些看主公脸色过日子的乡巴佬有什么好看的!”

  “乡巴佬?在那些随足利义秋殿下来的‘贵人’们眼里,我们只怕也不过是一些乡巴佬罢了!”我轻笑着说到。在这个时候我总不能告诉他,如果按照正史的发展他会死在这些‘乡巴佬’手里吧!

  “你倒是挺看重他们的嘛!”池田恒兴没有没好气的说到,随即又急着追问道:“我说得是浅井!那个浅井长政!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哦,他呀……”听到他的话,我把目光又投到了大殿的东侧。应该说浅井长政在这个时代是个少见的“帅哥”,浓眉大眼、高鼻梁元宝嘴,一张细白粉嫩的瓜子脸,目光如电英武非凡,态度文雅言谈机智。但在他的顾盼之间偶尔会出现犹豫的神情,也许就是这一点点顾虑使他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作出了错误的决定。“还可以吧!”

  “还可以?仅仅是还可以?”池田恒兴惊讶的望着我。“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这样的人才连我都心服口服,要知道当初我可是阿市公主的追随者呢?”

  “你?!你也是?”我回过头看着他问到,这还真是个令人意外的答案。“你居然也会有这样的妄想?我真没想到,阿市公主出嫁时你多大?”

  “我十六、阿市公主十四,怎么啦?”池田恒兴对于我的轻视有些忿忿不平。“当时我觉得在织田家所有的家臣中我的希望最大!池田家是主公最为倚重的门阀之一,从小主公就对我另眼相看,最主要的是我的岁数和阿市公主极为般配。阿市公主是主公最为疼爱的妹妹,主公决不会把他嫁给柴田胜家那样的老家伙!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考虑,我当时都觉得自己是最合适的。”

  “听你这么说,倒是也有一定的道理……”我歪着脑袋想了一阵。“哎!你赶上的时候不好,正遇到织田家非常需要这个盟友,加上那只‘鹰’也确实是个人物,所以你还是认命吧!”

  “你这像是安慰人的话吗?再说,我用不着你安慰!”他自傲的冲我撇了撇嘴。“论见识我可能真的不如你,但我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虽然我没有能够得到阿市公主是这辈子最大的憾事,但看到她能够得到比嫁给我更大的幸福会使我更加高兴!这才是真的爱,你懂吗?!”

  “嗯?!你这家伙居然能有这种想法!”我真是觉得不可思议,在这个时代,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这个凭借武力zhan有一切为目标的风尚下,居然还有具备这种认知的武士?

  “你怎么了?”可能是感到我的眼神过于古怪,他问到。

  “没什么?”我稳定了一下心情转过了头。“如果你真的是这种想法的话,我觉得阿市公主如果嫁给你可能会更幸福!”

  “你真的这么想?!”池田恒兴兴奋了一下,随即又黯然了下来。“虽然咱们哥俩交情不错,但你实在没必要这么捧我。今天见到浅井长政我也算安心了,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阿市公主会幸福的!”

  “哼、哼!”我似有似无的轻笑了两下,反正现在说出来也没人相信,也不必急着给这个“悲剧人物”定性。再次抬头往前望去,此时会晤已经接近了尾声。

  “这次两位殿下能够前来信长感激不尽,在这里再次谢过了!”织田信长轻轻的欠了一下身。“这次我等举兵上洛是辅助朝廷重振幕府的大事,事情务必策划周密!不如此大事必不可成,同时也无法取信于天下人心,不知两位殿下还有什么意见吗?”

  “弹正忠殿下客气了!”浅井长政微微一笑,看来对于此事已经是胸有成竹。“此事既然是由信长公首倡,我等自然是无所不从!此次浅井家出兵12000,全部遵从殿下的号令!”

  “那就谢谢长政殿下了!”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转向了德川家康。“德川殿下的看法呢?”

  “我亦无异议!”德川家康恭谨的低头说到。“此次德川家出兵5000,唯信长公之命是从!”这种结果和我的预计差不多,虽说领地都是30万左右但德川家和浅井家的实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毕竟德川才刚恢复领地没几年又经历了场一向一揆叛乱嘛!再说此次打击的目标是浅井家唯一的敌人六角家,自然可以全力以赴。而在德川家的身后,还有一个关系已达冰点的今川家呢!

  “好!”织田信长举手轻拍两下,从门外走进了十几个侍从,来到每个人面前放下了一杯酒。“各位!”织田信长举起了酒杯。“让我们共饮此杯,预祝成功!”

  “他还真是着急啊!现在就急着表明身份,连场面上的会盟仪式都不等足利义秋了。”我看着眼前这一幕,不自禁的想起了春秋时代宋襄公和楚成王“孰执牛耳”的典故。

  “浅井殿下和德川殿下还真是给面子啊!”从大殿出来后,织田信长满面春风的说到。

  “全是主公威德所致啊!”林通胜满脸阿谀的笑容。

  就在此时一个侍从急匆匆的跑来,向信长递上了一封信。

  “他……他派人来干什么?”看过信后,织田信长的脸色猛地一白。

  ——————————————————————————————————————————

  冬天里的熊:昨天的内容里我用了“侯”这个称谓,其实这是我前两天从网上看一本叫《武田信玄》的书中提到的,用来作有一定实力大名的第三人称,既然这么多人不习惯今后就不再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