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3、整装待发?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59 2006.03.31 20:38

    “真的不行吗?”虽然答案已经反复的被证实过,可池田恒兴似乎还是不死心。

  “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我在近侍端过来的铜盆里用清水洗净了双手,然后擦干坐在了行军床上。“你放心好了!你想要什么样的部件我会替你定做,质量一点儿都不会差的!”我从矮几上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腹中的饥饿感稍稍缓解了一点儿。

  “一定想着哦!”他不放心的钉了一句,随后又有些遗憾的说:“那至少也得好几年啊……”说完继续用手迷恋的抚mo着我刚刚脱下来的那身铠甲。

  此时的日本由于中央集权的衰落,而给商业减轻了一些桎梏,各地大名们对于异地军用品的需求又带了一系列畸形的商机!在这种大环境之下奢侈的风气有所抬头,作为武士刀剑和甲胄就成了首先突出的地方。南蛮盔甲由于其明显的新颖风格而备受推崇,据传身为“国粹派”的上杉谦信也有几身,就更不必说事事赶时髦的织田信长了!其实所谓南蛮盔甲并不是真正的全套欧洲产品,只是使用了一些舶来的甲片、部件而已,真正的欧洲骑士重铠日本恐怕也没几个人能穿得起来。

  我虽然对这些东西感觉一般但到底也不能免俗,况且我还有着特殊的海外关系呢!在两年前我偶然对增田长盛提了一句,他还真是上了心,通过荷兰商馆在意大利米兰给我订制了一套甲片,不久前才运到日本,由于在本地制作装配的基件也很精细所以很是废了一些时间。要说起来增田长盛虽然是生长在武士之家,但对于兵器、盔甲这些事也不怎么内行,以至在预定式样时也就全然没了主意,只好对荷兰人说是请欧洲最好的匠人设计。此时的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方兴未艾,意大利人又可说是热情奔放的拉丁风格典范,最后的结果就是我的这身盔甲充满了“超时代感”!

  我的这身盔甲前胸、后背、上臂和护腿的裙甲,一律都是大小不等的亮银精钢甲片,靠近边缘的部分饰以细小繁密的珐琅缠枝藤蔓和花卉,最为夸张的是花丛中还用浮雕技法作出了许多飞翔嬉戏的金发小天使!他们的手中拿着喇叭、竖琴、法杖、宝剑、弓箭、……等等乐器或法器,不但和头发一样镀了一层黄金,甚至还镶上了小米粒大的各色宝石!

  如果说这件“梦幻仙境南蛮胴具足”是哗众取宠的话,那么头盔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了!亮银短沿盔体两边绘着诸星家徽的金莳绘吹返是上面最朴素的装饰,前立是仿照古罗马皇帝桂冠设计的鎏金月桂枝,底部镶嵌了一颗桂圆大小的鸽血红宝石,怎么样?够夸张吧!不过别着急,这个头盔的精华集中在顶部!那里有一个两寸多高,轻舒双翼的纯银天使少女,呈下跪姿态手捧一本黄金日课经正在虔心颂读,一头长长的金色秀发还有一绺搭在额前。神情姿态无不惟妙惟肖,身上的裙服彷佛就要随风而动!这就是——祈祷天使少女南蛮盔!

  我本来无意穿得这么招摇,只想作为一件收藏品就算了。但考虑再三我还是穿来了美浓,给人一个贪图享乐不思上进的印象也不错!

  一到集结地我就成了万种瞩目的焦点,池田恒兴从开始扎营时就一直站在我身边磨叽,可他的身材和我差得太远了,矮了十几公分不说肩膀还比我宽不少,试了半天他最终只能放弃了!

  挥了挥手我让近侍退了出去,这样大帐里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我让秀政给你带的信收到了吗?”我想给他提个醒同时也听听他对这次出兵的看法。

  “早收到了,但并不相信!”他说话时注意力还是没有转回来。“不过既然是你说的,我多少还是做了些准备!”

  “为什么不信?”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但并不清楚他们的信心由何而来。

  “怎么可能呢?”池田恒兴终于转回了视线。“主公把阿市公主都给浅井长政了他还会反?不可能的,那可是天仙一般的阿市公主啊!就为了那个倒霉的朝仓义景反叛,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那你还准备?”我这才明白信长或者说是阿市在这帮人心里的地位,之所以相信浅井长政不是因为了解他,而仅仅因为他是阿市的丈夫。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一定当他疯了,但你……”他双眼望天想了一下后说:“你的预感一向准得吓人,所以我也不得不防!主公这次命我带领他的1000直属部队,而我自己则带出了300骑兵和所有猛将。家里的事情也都安排好了,让他们小心谨慎备足粮草。所以即使有什么意外的话,突围逃生应该不成问题!”

  “不错!”他的作法很是周全,我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他的家臣远不及我,所以要想绝处逢生就只能全力以赴。“这件事你还对谁讲了?”

  “除了带信来的秀政原本就知道外,我只告诉了中村和山内,而且一再叮嘱要他们守口如瓶!”

  “哦……为什么?”我没想到他这么谨慎。“怎么连前田大人和‘猴子’都没说吗?”

  “前田大人是个老实头子,他要是知道的事情主公就一定会知道!‘猴子’……”谈到羽柴秀吉他的脸上升起了一缕嘲讽的微笑。“他可是个‘积极进取’的人,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有大动作!目前主公对浅井长政的信任无法动摇,这件事张扬开不是给你找事吗?丹羽和明智殿下都不在岐埠,你要想让他们知道自然会去信,我也就不多事了!”

  “嗯……”他的见识远远超过了我原先的印象,看来是个可以共享大事的人。“怎么没有见到‘猴子’,他到哪去了?”

  “他呀!”池田恒兴一耸肩膀。“这是个闲不住的人,自己请命去各处调集粮草了!虽然这次‘美浓三人众’和松永这些人都会出兵,但他们的粮草还是要我们提供一部分。”

  “是吗……”我算了一下,换来这万余人还是上算。

  “大……主公,”新八郎一撩门帘探进了头,但看到有别人在就改了口。“岛大人让我来请示主公,是否把所有马铠都发下去?”

  “不必!等正式开拔的时候再说好了!”说完我忽然心里一动就说道:“这件事不急!你先进来,见过池田大人!”

  “是!”新八郎走了进来对着池田恒兴行了个礼。“诸星清彦见过池田大人!”

  “诸星?这是……”池田恒兴疑惑的望着我。

  “我的内弟!”我给他解释了一下。“他已经是正式的武士了!由于以前一直在外面学艺,所以本家的各位大多不认识,以后遇上什么事还要你多照应!”

  “仙芝嫂子的弟弟?自然没有问题!”池田恒兴走到新八郎的身边鼓励的说:“现在经常打大仗,年轻人出人头地很容易,兄弟好好干吧!”虽然他本身也不大却说得老气横秋,说着他还用手使劲在新八郎的胳膊上捏了一下,可入手的感觉就像是一块钢铁。“不错嘛!”他惊异的望着我。

  “是块好料!可……以后还得常点拨着点儿!”我说的话并不是谦虚,除勇猛外人与人的关系也是一个武士的必修课。

  “回禀主公,羽柴大人来了!”这时近侍在门外禀告到。

  “请他进来!”我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新八郎作了个出去的手势,我冲他点了点头。

  “这回怎么来得这么快,这可是不像你的风格啊?”进来的羽柴秀吉和新八郎打了个对脸儿,但并没有在意。近几年正是织田家腾飞的开始,无论哪位重臣的手下出现几个新面孔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无利不起早,你是不是又闻见什么‘味’了?”他一点也不见外的找了个地方坐下,羽柴秀长和浅野长政也走了进来。

  “除了你这只‘猴子’身上的野果味还能有什么!”我决定听从池田恒兴的建议,暂时先不对他挑明这件事。

  “咦~!”浅野长政也一下子就被那身盔甲吸引了过去,抬手轻轻的摸了摸,目光中的迷恋一点儿也不下于刚才的池田恒兴。

  “别做梦了!”羽柴秀长在后面拉了拉他的衣襟。“在得到20万石领地之前,你根本买不起这样的铠甲!”精于内政的他自然明白,订制这样的一套铠甲几乎等于了一整支军队的装备。

  “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羽柴秀吉虽然也露出了一丝羡慕,但随即又变成了狂热。“朝仓义景说起来也是领有50万石的强势大名,但在本家的大军面前不过一堆土鸡瓦犬!朝仓之后就是三好,然后是本愿寺,武田、上杉也为期不远了!区区20万石算什么?哈、哈、哈、……”

  听着“猴子”有些尖利的狂笑,我和池田恒兴对望了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