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4、炮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4171 2006.12.08 21:44

    恩斯特·洛佩斯抵达丹后的时候,工程刚刚开始,除了一艘小型铁甲船的龙骨被放到了枕木上之外,其他的还什么都没有干。我此时又赶到了宫津町,不在现场的话有些事还真说不清楚!

  “真是很壮观哪!”站在宫津城的主天守上,恩斯特也不禁发出了一生感慨,半生都在海上漂泊的他对船自有一番特殊的感情。

  “那当然,毕竟是二十几条船同时在造嘛!”我也相当的自豪,毕竟不是谁都有能力这么干的。

  “一下子增加这么多主战舰船,无疑将严重打破日本近海力量的平衡,您的主君就真的毫无顾虑吗?”他不无担心的对我问到。

  “这件事我已经呈报过了,申述的理由是在山阴一带牵制他的敌人!”我略显得意的说到。

  “他就这么相信了?”他又继续关切的追问到。

  “怎么不相信?不但相信,还着实的对我勉励了一番!”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其实我还打探到一个信息:他在几个私下场合里,讥笑我是个异想天开的大傻瓜!在他看来水军是个技术性极强的领域,必须依靠‘圈内人’来管理。没有优秀的舵手、帆手、领航员、水手组头,那即便有了大军舰还是一堆摆设!”

  “可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看法并没有错!”恩斯特并没有笑,而是深沉的点了点头。

  “确实不错!”我们一起走进屋子里,由于知道他的习惯我拿出一瓶波尔多白葡萄酒斟了两杯,在这一点上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对于我来说,这是充分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我仰头喝了一口,郁金香型的杯子里酒液呈一种微带绿色的金黄。

  “谢谢!”他轻轻的浅噙之后微闭起了眼睛,似乎在享受那略带酸涩的甘醇。“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佩服您的远见,那些学航海的孩子已经基本完成了课业,目前正在实习当中,应该赶得上舰队建成之日!”

  “感谢你的大力协助!”我冲他微微举了一下酒杯。

  “可我还是必须提醒您: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依靠他们想要支撑起整个舰队恐怕是……”恩斯特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人,一切都是以可行性作为出发点。

  “放心,他们只是未来舰队的骨干!你什么时候见我在一棵树上吊死过?”我对于他的这个顾虑早已有了打算。“我和山阴地区的海盗关系相当好,会收编他们中的相当一大批人员,事实上这件事早就在筹备当中了!他们的数量很多,足以满足对一般水手的需要,而且他们的那些小船也可以起到辅助作用。”

  “除了些小伙计和新手之外,我还是看不出如何能发挥这些舰船最大威力的希望!”他非常欧洲式的耸了耸肩一撇嘴。

  “只要这些船能开起来,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担心了!”我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时候作为水军世家的九鬼家隆会派来一些好手,我的主君将‘迫切’的命令他这样做!”

  “继续加大您的力量?使内部的势力进一步失衡?也许是我太悲观了,不管怎么看都没有这种可能性!”恩斯特难以置信的摇着头。

  “在看到原本是虚幻的强大舰队变成了现实,我的主君第一个感觉将是极度震惊,跟着就是深深的疑虑!”我拿起酒瓶又替自己倒上了一杯。“既然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了现实,他自然不希望再看到这么强大的力量是铁板一块!强力压制会带来反弹,给我拨入外来人手,使内部出现制衡力量才是他要做的。在东方,这种作法被称为‘掺沙子’!”

  “深奥的政治游戏,奇妙的东方智慧,也许我一辈子都搞不明白了!”他感慨的连连摇头。“那您就不怕被这些外来人架空吗?”

  “没这种可能!”我自信的说到。“因为你将帮我把船只改造成多重风帆,东方常见的舵柄也会变成舵轮!您替我培养的人将负责制定操作方案,那些靠习惯航海的外来人搞不清楚这些东西的原理。在底层水手甚至不是他们同乡的情况下,他们的作用只能等同于一个听话的齿轮!”

  “既然说到了这个话题,我有一个人要向您推荐!”恩斯特诚恳的说道:“当初您托付给我的那个小和尚神谷师元对于航海非常有天赋,即便按照时下欧洲的标准也可以独当一面了!他这次和我同时回到了日本,现在正在九州和家人团聚。如果您需要的话,可以召他来试试!”

  “我会派人去找他的,这种人至少不会嫌多!”话是这么说但还要仔细考察,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不会一上来就封他作水军大将。“我的要求你都知道了,先看看图纸吧!”我把两个型号的造船图交到了他手上。

  “嗯……可以改……大船改成9桅17帆……小船改成5桅12帆……”对于船他可是行家里手,一打眼就粗略估出了个大概。“这种船甲板是方形的面积较大,所以桅杆比同等的欧式帆船可以多一些!不过即便如此速度也会远逊,这一点您要有个心理准备。当然,由于有众多的桨手,短时速度也会达到很高!”

  “我明白!”海上堡垒还能达到战时机动,这已经让我很满意了。“下面我们再来谈谈此次的核心问题,重型火炮!你能向我提供多少?”

  “竭尽全力满足您的需要,只要您能付得起足够的黄金!”恩斯特显示出了从未有过的“大方”,热情的程度让人有些接受不了。“在离开阿姆斯特丹之前,关于日本的问题总督阁下与我专门会谈了好几次!我们的一致看法是:您的成功无疑对荷兰在整个远东地区的贸易拓展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此我们将竭尽所能向您提供帮助!您所需要的东西,我们只按成本价……”

  我听着他的这番表白,心里其实如明镜一般!织田信长与葡萄牙人的关系突飞猛进,甚至他本人还受了洗礼,虽然我不认为他会是个虔诚的信徒,但有这种姿态就足够了!要知道荷兰与西班牙的君臣关系早已名存实亡,因此上他们的政策是与英国结盟抗衡旧教国家,要是日本也变成了天主教的国家……这我还真该感谢织田信长了。“这就是我的需要!”我拿出一份清单递给了他。

  “佛朗机子母炮400门?!寇非林炮120门?!……”在他的惊呼当中,我清晰的辨别出了下巴掉在地板上的声音。

  “20艘小型铁甲船上每艘19门佛朗机子母炮,一共应该是380门;2艘大型铁甲船上每艘55门寇非林炮,一共是110门,每种我都打出了几门的富余……”说到这里我看了看他。“这么惊讶可有失您的身份啊!在欧洲装备四五十门炮的军舰和装备上千门炮的舰队,不是并不罕见吗?”

  “我吃惊得是您的胃口太小了!您的主君可是订购了50磅炮弹的加农炮的,发射17磅炮弹的寇非林就把您打发了?”恩斯特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在日本还是以一根桅杆几十个水手的小船为主,一枚17磅的炮弹就足以把它们打成碎片了,还有必要用50磅炮弹吗?”我扭头对他反问到。“再说寇非林的射程可比加农炮远上几百步呢!即便是一时不慎让他们靠近了,以几百门佛朗机的高射速,在他们展开攻击前就足以让他们消失了!对了,每门佛朗机配5门子炮!”

  “真是高明的战略,而且很务实!”他沉思着点了点头。“但要是……要是您的对手也装备了铁甲船呢?不能说完全没有这种可能吧!”

  “有可能……”我又倒了一杯酒,把它举向空中,阳光的折射使酒液更具美感。“按照您的经验,提前几百步遭到几十门寇非林攻击,那区区三门炮还有开口的机会吗?我建立的这支舰队规模,在今后20年内的日本有可能被人赶上吗?”

  “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无论思想上还是物质上,您都作了最充分的准备!”终于他对我不再有什么怀疑,这时该考虑如何签订并完成合同的问题了。

  “在供货上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问到。

  “关于这点你就放心好了!我早就作了一些准备……”他对自己倒是充满了信心。“这次来东方我们就准备了相当充分的货源,这时想来已经陆续启运了!现在英国人、西班牙人、法国人在印度洋上相互攻击,我们荷兰人因此得到了不少贸易机会,毕竟我们现在还有中立的身份!现在武器可正是好销的时候,不过我们会优先供应您。一年、至多一年半,一定全部到货!这次我就替您带来了两门24磅火炮和10门9磅炮,都是最新式的荷兰产品,在堺町调试好后就会给您送过来!”

  “那就谢了!”这正是我眼下需要的。在山阴有许多坚固的山城,虽然限于地势的崎岖,但有炮还是会起很大作用的。“说说价钱吧!”我询着价。

  “好的!”他拿起我的那张清单,随手用毛笔在上面刷刷点点的来了几下。接着我就看到了几个数字,通常这样的数字在天文学上远比商业应用得更广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网络非常不稳定,今天晚了对大家说声抱歉!

  另外我想了很久,决定向大家澄清一件事:那就是在本书的发展和结果中,不会同中国产生任何直接的联系!明朝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无论是钢铁产量还是军队数量,都不是其他任何国家可以比拟的!在这种情况下向一个“蛮夷之帮”去学习?那不是一个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不使用极端残酷和卑鄙的手段,不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是绝对办不到的。看看即便是在西方列强反复惊醒****之梦之后变法依旧多么艰难,诸位想来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可我并不想写出那样极度阴暗的主角,谁知道写多了这种情节我会不会变成一个变态?

  也许有人会说采用极度YY的手法,那目的就可以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达成,我也确实看过几本这样的书!可给我的感觉是:一个“白痴作者”写出个“小丑主角”,又把历史上一些真实人物变成“傻瓜”陪他玩。我记得金庸大师笔下无论是郭靖、乔峰还是韦小宝,都没有改变真实的历史走向,即便是将来我写一部中国历史背景的小说也要追寻金大师的足迹!YY一些外国人则可,拿中国的历史YY我可作不出来!

  中国的历史是深刻的,中国的历史是严肃的,中国的历史是有着极其复杂内涵与背景的。便是某些作者能够一言九鼎、海内宾服吧!按照你们的想法去作就一定会使中国避免弯路一直强大吗?我看也未必吧!至少我没有这样的自信,不要说去改变历史,就是看在今天的角度我有许多事还没看清楚呢!网路的扩展速度在历史的任何一件事物都无法相比,我不想有一天中国给世界这样一个印象:中国的民众至今仍然是一群阿Q,那才是“现眼”于国门之外呢!至于对本书的看法,还是停留在一款策略经营游戏的高度上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