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4、回归正轨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711 2006.11.12 20:13

    由于喜事的冲击,我真的开始放开了襟怀。说老实话,前一段时间多少有些是在作样子,我也是个凡人,被排挤的痛苦不可能感觉不到。这几天来我有条不紊的忙着自己和新八郎的两庄喜事,不知不觉间也就淡了,加上丹后一直传来不错的消息,一颗烦乱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仔细想想,毛主席那句话确实说得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婚礼办得还算热闹,有不少公卿和大商人都来参加。商人们的礼物固然不少,公卿们的溢美之词也足以令人陶醉。劝修寺晴丰向我引见了他的哥哥晴右,正亲町季秀也暗示了可以进一步接触太子本系的人马,反正织田信长也很得意这个太子,我又何苦枉作小人。

  商人们只是献上礼物、照个面就走了,除了今井宗久和另外两个人外他们大多没有官职,所以这样的场合不适合久呆。他们表示不会因为某些“因素”而对我怀疑,保持关系加强合作是非常必要的。

  几条战线上同时吃紧,丹羽、羽柴、明智这些方面大员一个也没有来,就是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也没有来,但礼物和贺信是都到了,我对他们各人的“不便”向使者们表示了充分的理解。

  令人奇怪的是岐埠一点消息都没有,不但织田信长没有表态,就是堀秀政、金森长近、中村一氏也完全没有信息。我的请柬是早就送出了,按理说他们不可能收不到。既然没有明确反对我就当是同意了,按照日程自己往下办了起来。

  现在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和正亲町季秀作得这笔“买卖”,实在是并没有吃亏。且不说“商品”质量怎么样,起码“赠品”非常的多!为了弥补陪嫁的不足,他把两名侍女作为侍妾陪送了过来,她们都是原来省部小吏的女儿,说起来也勉强算是京都贵族出身,只是属于“未入流”。

  仙芝可能是出于内府平衡的需要,也在原来的侍女中给我挑选了三个美貌侍妾,她的心腹小蝶就在其中。我以非常委婉的方式提出了阿雪的身份问题,但贤惠的仙芝这次却完全好像没听明白,其实我知道她是听懂了的,只是因为某种顾虑没有表态。哎!世上的事情不能十全十美,以后再说吧!

  我让阿雪给弘当老师后,她还真的似模似样的练了起来,据阿雪说居然有几分天份!不过我特别关照阿雪严格控制“进度”,现在完全没有必要训练这么多武士。说起来弘还真是个有个性的女孩儿,之所以拖到15岁还没出嫁,就是因为打破了一个上门提亲公卿的鼻子。而且她的这种要强可以说体现在了各个方面!

  美酒和女色都可以移人性情,尤其是女色,其作用不下于毒品!就在我渐入佳境的时候,这种生活却突然意外的结束了,时间就是我新婚一个月后的一天。

  ********************************************

  “你怎么还不滚回丹后去!一直赖在京都究竟想干什么?!”在二条城御所里,织田信长就是这样“热情”接待我的。他瞪着两只杀气腾腾的眼睛,好像随时准备扑上来咬我一口。

  “我病了……”我微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到,同时用右手拂过额头擦去那实际并不存在的虚汗,而左手则捂住了胸口。“您也知道我这里受过旧伤,而且身体也一直不好。这些年东征西战的替您效力,总也没有得到彻底的治疗!现在我上了几岁年纪,体力是大不如前了,许多旧疾都找上了身。医生对我说丹后富涵盐分的空气对我的病极为有害,而且早晚又阴又冷的山风也会不断侵蚀我的关节。所以必须在京都……”

  “放屁!”织田信长愤怒的打断了我的话。“病了你还有讨小老婆的心思,也不怕折腾死你!”

  “病人是需要照顾的!”我的脸上充满了“痛苦”的表情。“……我的医生说我需要特别护理,而臣出身寒微内眷、侍女多不够体贴细致。听了医生的建议,我这才……”

  “那你就一讨五、六个?!”织田信长对我的解释嗤之以鼻。

  “小妾出身公卿之家,从小肩不能担手不能提!”我则是心安理得的解释道:“……如今甫一过门,就要来照顾我这个病人,需要几个帮手也是很自然的事!关于这一点,还请您一定谅解。这也是遵循医嘱……”

  “混蛋!”织田信长铁青着脸,已经开始拍桌子了。“这是什么狗屁医生!给你开的都是什么狗屁医嘱!”

  “您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委屈的辩解道:“内人的医道可称圣手,当年您也曾经亲自褒奖过的……”

  “看来你是诚心跟我耍赖了,看看你把山阴治理成了什么样子?!”织田信长怒极反笑,又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虽然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可从来不敢因私行而废公事啊!”对于他的这个指责我可不能认同。

  “哼!是吗?”他用鼻腔喷出了一股浓重的浊气。“上个月10日,也就是你纳侧的前两天!波多野宗高率兵7000攻击生贯山城,你要作和解释?”

  “这件事臣知道!”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守军坚守不战,而后忍者不断以火攻袭扰,迫使其退出山地转向平原。我骑兵2000一举突袭,斩杀其芳川玄藩、小町藏人等多员大将,敌已退走了!”

  “本月初因幡山名丰国结连浦上宗景欲犯但马……”

  “臣之代官前田庆次诱敌深入,于乐川坂以少胜多大破山名、浦上联军万人!在丹后援军抵达后,反攻入因幡境内,夺其二上山城……”

  “……”

  “……”

  “你这个腐朽的武士败类,简直比公卿们还要堕落一万倍!”理屈词穷的织田信长不得已之下,开始以势压人。“前几天我派人去山阴审察民情,你知道你的士兵们都在干什么吗?他们都在狩猎!我织田家的一方重镇,居然全体官兵在满山遍野的追山鸡、兔子、野熊、野鹿!真是什么统帅带出什么样的士兵……”

  “这真是太不象话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义愤填膺”。“我早就吩咐过:只能打小野兽和飞禽,最多是猎几头野猪,熊和鹿只有我召集豪族们聚会时才能打!他们当面也都答应了,可一转脸就不是他们了!您放心,我马上去信……”

  “你给我住嘴!”织田信长抄起一只茶杯向我砸来,好在我闪过了。“你就不能有点儿上进心吗?”

  “主公!”我一下子叫了起来。“我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不辞辛苦,为得可都是主公您的大业!就是一把刀用久了也要磨一磨上点油,难道我就只能干活儿没有休息的权利吗?!”

  “你现在的精神头不错嘛!”织田信长冷冷的盯着我问到。

  “唉呦……”我再次“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手也又抚上了胸口。

  “不要装死,我有事情问你!”织田信长显然从来不曾相信过我身体有毛病,现在想得是如何从我身上榨出油来。

  “有什么事情您吩咐,只是我才疏学浅……”我表现得非常虚心。

  “你派了一支部队去援助‘猴子’,有这件事吧!”织田信长看样子平静了下来。

  “有!”我诚实的点了点头。“是可儿才藏率领的2000长枪足轻!”

  “为什么只派给了他?”

  “第一我离他最近;第二只有他向我提出了要求!”我回答他的理由简单而淳朴。

  “嗯……这倒是也说得过去!”他点了点头说到。“他们既没有带辎重,军粮也很少是吗?”

  “是的!”我连连点头道:“看在一直共事且关系不错的份上,我没有要他支付军饷!可如果要是连饭都不管的话……”

  “两个月前岩城友通突入摄津,而能岛水军又断了姬路城的水路!”织田信长没有心情听我的理由,自顾自的说道:“当时全城军粮告罄,可儿才藏找到一个商人后给他看了一张纸,然后就得到了一大笔钱。不久又从海上运来了5000石粮食,解了姬路城的危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关于这件事我正想跟您说呢!”我愤愤不平的说道:“原来说好是羽柴借我的,可最近我问他要时他却总是推托!这件事眼瞅就要黄了,您可不能不管……”

  “你的钱自己管他要去!”织田信长飞快的打断了我的抱怨。“我说的是你怎么会那么容易筹到钱,又怎么通过封锁搞到的粮食?”

  “您说得原来是这件事啊!”我仿佛刚明白他的意思一般。“那个商人欠了我3000贯木材款,可儿才藏是去要帐的!粮食是在松山町买的,雇了水军运来……”

  “水军?”织田信长对这个信息极为注意。“山阳西段一直到濑户内海的水军,不是全都倒向了毛利和三好了吗?”

  “也不尽然……”我听出织田信长已经在心里开始打算这件事,也就不再这个问题上开玩笑。“虽说三岛和淡路水军实力强横,但毕竟一只手捂不过天来!也有渔民、水贼出身的水军,名义上隶属这几家,但实际谁给钱就替谁卖命。山阴、山阳都有,我过去……”我谈了一些过去和这些小海盗们交易的情况。

  “看来你在西国这两年,确实是动了些脑子!”织田信长若有所思的从桌案上拿起一张纸扔给我。“波多野秀治反复无常,我已经没有耐心了,现在居然还敢动兵威胁近畿!任命你为丹波守护,去把他灭掉!”

  我翻来覆去的看着那一纸任命,外人看来仿佛是在鉴别真伪。“我能……提个要求吗?”半晌我对织田信长问到。

  “是什么?”

  “我想过两个月再去,现在路上实在是太热了……”

  “滚!!!”织田信长抱起桌上的一大堆书籍和信笺,劈头盖脸的向我砸来。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