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愈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618 2005.10.09 20:43

    我和仙芝在吉田兄弟的陪同下再一次走进了吉田宗忠的房间,在后面我那几个家臣一个不少的都跟着。今天是第三天,为吉田宗忠治病的准备已经全部就绪。似乎不少人都对此感到新奇,连前田庆次和可儿才藏都破例的没有溜出去。

  “药喂过了吗?”仙芝一边替吉田宗忠把着脉,一边观察者病人的脸色。

  “按您的吩咐,昨天三次、今早一次,我亲自喂下的!”吉田宗桂恭敬的回答。吉田宗忠虽然早已昏迷,但却并没有到水米不进的地步。

  “有什么反应吗?”

  “虽然还是昏睡不醒,但脉象却很平稳……”吉田宗桂继续说道:“昨天夜里,家父嘴里还隐约发出了一些呢喃声!”

  “唔!”仙芝点了点头,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请您把令尊扶起来,把上衣脱掉。我需要先给他扎几针!”

  吉田宗桂急忙去扶自己的父亲,而仙芝则打开了一个随身的布包。说真的!我虽然早知道仙芝有针灸这个本事,但却从来都没有见过。仙芝拿出的布包约有一尺长,里面包着一个蓝色的布卷。她的纤纤玉指一抖,蓝布唰的摊开,四尺长的布上长长短短密密麻麻的别了近两百只闪亮的银针。

  “哇!”莺兴奋得尖叫到。“要用这么多的针啊!”

  “专业就是专业!”前田庆次装模作样的说到:“每根针都有自己的作用,外行看也看不明白!比如说交给才藏的话……”

  “给你,你就会用了?”可儿才藏立刻反唇相讥。“也别说!把这些针都扎在你身上的话,装刺猬一定很像……”

  我狠狠地瞪了他们两个一眼,可他们根本就是视而不见。“天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啊!这两个混蛋……”看着吉田家人怪异的眼神,我悲哀地想。

  此刻仙芝从布上抽出了七支九寸长针夹在左手指间,来到了吉田宗忠的跟前。“唰、唰、唰……”只见她运指如电,七支长针几乎同时被插在了吉田宗忠左胸心脏部位的周围。稍顷,她又拿起一只短针缓缓扎了下去……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我发现仙芝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终于,仙芝停了手,三十几支短针被插在了吉田宗忠的前胸、左上臂、颈部还有左颊。又过了一会,吉田宗忠的脸色更加惨白,而左胸和左臂显出了淡淡的青色。这时,仙芝伸出手把最先插上的七支长针中的五支慢慢拔了出来。

  “好了!”仙芝欣慰的说:“我已经控制了他心脏的血流量,可以开始了!”

  在吉田宗桂的带领下,两个家人把今天的“主角”抬了上来。赤焰神蝎在大盆内不停的来回游走着,显得异常兴奋。屋内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仙芝在吉田宗忠的左手中指上涂了一些粉红色的药膏,一股微带腥味的香气立刻在房间里弥散开来。她又托起那只手臂缓缓向盆中放去,所有人的心都慢慢揪了起来。盆里的赤焰神蝎立刻朝那只手飞快的爬去,在那只涂了药的中指上狠狠的蛰了下去。

  “啊!”吉田光茂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但他马上就捂住了自己的嘴。

  仙芝立刻抬起了那只手臂把它放回了床上,早在一边准备的仆人疾步走过来重新盖上了那只大盆。人们把目光重又投向了吉田宗忠,定定的看着那张脸。半晌,依旧毫无动静。

  “诸星夫人,这……”吉田宗桂焦虑不安的问。

  仙芝没有回答,只是冲他摆了摆手,两只眼睛还是死死盯着那张苍白的脸。吉田宗桂只好压抑住情绪,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又过了约一盏热茶的功夫,吉田宗忠终于有了反应。一滴汗珠从他的额头冒了出来,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很快的,吉田宗忠的脸上就大汗淋漓了。

  吉田兄弟不住交换着兴奋的眼神,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仙芝这时把那些银针逐一取了下来,一边取还一边密切注意着吉田宗忠的脸色。

  吉田宗忠原先苍白的脸上逐渐升起了一丝红晕,尽管双眼依旧紧闭着,可鼻翼中发出了断断续续“咻、咻”的呼吸声。

  “寒毒已经除掉了!”仙芝如释重负地擦了一下额头。“明天吉田老板就能醒过来了!可以喝一些粥,里面加一点枸杞。那副药再服两天,然后我重新再开方子……”她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疲倦。

  我急忙跑过去,扶住了她。

  *********************************************

  我和仙芝再回到这间屋里是第二天的中午。吉田宗忠在清晨醒了过来,在吃下了一点东西后他听两个儿子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随后就叫吉田宗桂过来请我和仙芝了。

  “您不必如此!”看到吉田宗忠努力地撑起身子,我急忙制止了他。“吉田老板,好些了吗?”

  “好多了!”吉田宗忠笑着说:“这次能捡回这条老命,真是多亏了贤伉俪了!”

  “也是您命不当绝啊!”我回答到。既然他心里明白,我乐得大度些。

  “我听犬子谈起了您的一些事情!”他一脸严肃地说:“老朽一定竭尽全力为您效劳!”

  “也不必急于一时,等您好些再说吧!”我算着时间还有些富裕。“另外请您放心!生意还是生意。”我可不希望他把人情还在织田家的身上。

  “当然!”吉田宗忠一口答到。“本来我应该是等到能够下地再请二位过来的,但……我的心里实在是有件事情放不下,还请二位见谅!”

  “有什么事您尽管问!”

  “不知老朽还能活多少时间?请务必实言相告!”说完他一脸紧张的望着我们。

  “嗯?”我看向仙芝,这个问题我可回答不出来。

  “吉田老板,人之命自有天数!您的问题……我实在无法回答!”稍加思索仙芝回答到。

  “唔!是这样啊……老朽有些强人所难了!”看样子他对仙芝的回答有些失望。

  “不过……”仙芝继续说:“你这次的病10年之内是不会再犯了,可……一旦再犯,也就药石无救了!”

  “10年、10年……”吉田宗忠的嘴里不停叨念着,突然他哈哈大笑道:“够了!够了!足够了!”

  我与仙芝相顾愕然。

  “二位不必担心!我没有疯。活了七十多岁,我也并不怕死!”他擦着眼睛说到。“二位也许已经注意到了:若大的吉田家,我一倒下立刻就陷入了崩溃的边缘!并不是我不愿放手,而是我的两个儿子实在不是经商的料。‘角仓’是我一生的奋斗结果,我不能让它就这么倒了!我的大儿子是个不错的学者,老二一心想做个医生。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七岁的孙子与七了,他才是我吉田家的希望!再有10年……”老人陷入了对未来的憧憬中。

  “原来这个大家族还有这样的尴尬,看来10年后这个现在叫与七的角仓了以就要大放异彩了!”我暗自想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