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新形式的整合(五)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88 2007.03.15 20:23

    我想此刻许多人不止是脸绿,恐怕连肠子都已经悔青了,可以说橘屋又三郎就是他们的代表。

  堺町之所以发达完全得益于对南蛮的贸易,无论是铁炮和新奇奢侈品地输入,还是黄金及日本工艺品的出口,都是能够赚大钱的!我的新店铺虽然并不直接参与经营,但是却通过代理纳税控制着所有交易的进行,换而言之,今后这块“大饼”要怎么分配,全凭我的一句话了!

  离开这里另开“炉灶”?凡是这么想的人都是傻瓜!且不说离开堺町还能不能筹到洋人需要的物量,仅就是我这“区内保税”一项,就足以在价格上打垮一切竞争者了。小规模走私一定无法避免,但是几次三番地大规模走私就将面临商业关系单一,被排挤出大多数交易领域的危险。在日本四方战乱,地方诸侯今天不知道明天的情况下,哪个南蛮人敢冒失去稳定交易对象的风险?再说这里还将开辟大片的欧洲人长期居住区,其他那些诸侯?量他们也没有这种气魄!

  既然无论本地还是南满的商人都离不开堺町这块风水宝地,那么就得听从我的指令!此刻谁都清楚新商铺不止是“圈钱”那么简单,这是我干预交易分配的间接手段。投资的多少代表了对我——诸星予州殿下,乃至整个织田政权的忠诚度,换回的就是可以分得今后交易量中更大的份额。无论原先是谁的贸易关系,最终都会落到我的手里,任何一个商人的规模都将由我决定。

  当然,如果想一个人吞下整个大饼最终只能是撑死,光是别人一天到晚的觊觎我也受不了。我想的不是把所有钱攥在自己手里,而是控制一个掌握全国商业流通的垄断寡头委员会,一个内部划分所有市场的“辛迪加”。

  后来有许多人试图重新提起对新店铺投资份额的事,但我都故作不知岔过了话题。三井高福没有出席,但是三岳屋应该以适当的身份加入进来,另外为了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也必须给京都的角仓了以和长谷川宗仁留出必要的份额。

  就这样茶会进入到尾声,我站在屋门口温文而雅地送走了每一个客人,只是用眼神示意恩斯特先留一下。

  “你怎么会有这么大胆子,真的如此信任我?”我把他拉到一个僻静处开门见山地问到。

  “事先您并没有完全对我透露内情,可见您并不完全信任我,那么怎么能要求我对您的完全信任呢?”恩斯特的眼镜片连闪了两闪,露出了一缕狡猾的微笑。“不过……您知道,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冒险家。在面对巨大的利益时,我的勇气拿出来也是会令人震惊的!”

  “利益,在哪儿?说出来听听!”我装傻问到。

  “您知道现在的荷兰,最上层的权力是如何划分的吗?”他不疾不缓地反问到。

  “我怎么会知道,又没去过你们那儿!”我双手一摊决定一装到底。

  “真不厚道!”他小声嘀咕了一句后只好继续解释道:“目前在荷兰的所有权力分为了四份,就是总督、联邦议会、东印度公司和银行。他们在方方面面掌握着所有公民从选举到判罪,由口袋里的铜板到盘子里的面包,凡此种种的事务,而后两者又通过看不见手来影响着总督和议会的决定。”

  “所以呢?”

  “所以在您提到商业特权时我只是感觉到不对,直至后来揭开全部内容后我才恍然大悟!”他感慨的咂了咂嘴。“您的这家新店铺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兼具了东印度公司和银行的双重功效,如果这种策略被完整地贯彻下去,那么用不了10年您的综合实力将倍数于您的主君!只是有一件事情我还搞不清楚:现代独立商业银行这种形式只在荷兰才有,而且出现仅有几年,您是从什么渠道知道的?”

  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回答,一回头却看见哥梅斯站在远处将手中的小藤杖举至额边向我致意。

  *************************************************

  增田长盛和长束正家第二天就风尘仆仆地赶来了,因为交接的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他们这才得以顺利脱身。

  丹后经过我这些年的开发,繁荣程度已稳居山阴之首,原先小小的宫津也成了一座中型的港口,但这应该也就到头了,客观环境毕竟摆在那里。生野银山已经交了出去,经过反复斟酌我终于下了决心,把卸任的斯波义朝放在了丹后守护代的位置上。应该说他的才干足以胜任,但人品方面我还摸得不是很准,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参见主公!”增田长盛和长束正家一起跪拜行礼。

  “一路辛苦了,可我并没有多少时间让你们休息!”我在池塘边的小暖阁里接见了他们。这里原来的格局我不是很喜欢,现在刚刚重新装饰好不久,作为书房和小候见室使用。

  “为诸星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他们两个一起激动得说到。因为以前在三岳屋的工作业绩不能公开,所以他们现在只能名义上以新进家臣的身份为我工作,现在每个人也只有500石领地,确实有些委屈了!不过我也向他们明白的表示:以后会交给他们重要工作,而且再行封赏时会给予补偿!

  “村井大人在办理交接时,是否给了你们明确的指示!”

  “没有!他只是提及主公要设立一家新型店铺,间接来管理堺町和石山。”

  “大致就是这样了……”我想也是这样,村井贞胜自己也不清楚内情自然没什么可告诉他们的,伸手从身边的矮柜里拿出了十几张纸摆在他们面前。“这是我昨天夜里写出的总体大纲,主要是店铺管理形式、流程,以及对于重要物资交易的分配原则。你们先看看吧!”

  “主公睿智无双天下不及,我等誓死追随!”看完了我的计划他们更加激动,对于我这天才的“发明”佩服得五体投地。

  “之所以让你们来负责执行,就是觉得您们最能够理解我的意图!”我小小的夸奖了他们一下,这样之后沟通起来更加方便。“我是这样考虑的:正家担任堺町、石山两地的总财税奉行,主要任务就是作为官方全权代表管理两地的事务。与以往的镇町不同的是,堺町原先就有自治团体‘十人众’,你们也曾经是其中成员,自是不会陌生。所以你依然要尊重他们的这种自治权,一般事务不要过度干涉。要把这两座城市建设成商人的乐园,所以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在外部把一切正规化、制度化!”

  “是!只是……”长束正家虽然答应了,但也并不是没有顾虑。“要想贯彻主公的这一意图,就需要建立新的衙门体制,而本家的下级家臣多出于行伍!我怕……”

  “我已从早些年培养的人里给你拨来了10个,另外再给你100个年俸50石的旗本指标,你可自行招募有商业才能的人!”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有所考虑,毕竟这是一种新鲜的尝试。

  “是!”这回长束正家放了些心,其他困难就要在实践中摸索着解决了。

  “长盛再说说您的任务……”我转向了另一个人。“你的工作是作为我在新店铺最高层的代表,身份可以说是亦官亦商。这间新的店铺有两个管理层,上是你们这些各方投资者组成的委员会,下层是按各个业务区域聘请的掌柜。你们要做的是在大政方针上决策,监督掌柜们的工作,具体业务上的事情尽可以放手。另外作为我在商界中的正式代表,你在堺町‘十人众’的身份也要尽快恢复。要知道这非常重要,有些事情以我的面目直接出现并不合适!”

  “主公是想……让我控制‘十人众’?”增田长盛看看我的脸色,试探着问到。他原本的长处就是精于评估和算计,又有着十多年的从商经验,在这方面相当的敏感。

  “可以说是,但也可以说不是!”我试图解释清楚自己的意图。“我不喜欢主公那种将自己意志强加他人的感觉,那样极易引起对方的反感甚至反弹。我要你融入他们当中,作出那些能给他们带来更大利益的选择,但也不是为他们之命是从,而是处处显得比他们这些人更高明。一旦他们发见使他们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就是无条件支持你,那时你才算真真正正控制了他们,才算掌握了真正的权力!”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受资产阶级支持的拿破仑,可见只要能获得利益,他们这些人是不那么在意民主还是独裁的。

  “属下……有些明白了!”增田长盛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毕竟这这个时代里封建贵族思维模式还是占据主导,不能指望他们一下全部理解。

  “要记住!虽然赚钱是重要的,但更关键的是要控制尽可能多的商业关系和流通渠道。为了这个目的,暂时不赚钱也可……”我只能先阐述最低纲领了。

  “报主公!”这时樱井佐吉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启禀主公,紧急军报:三好长逸引军八千登陆摄津,另波多野秀治、秀尚兄弟逃出隐居地,现正在纠集旧部准备举事!”

  听到这个消息,长束正家和增田长盛的脸色也是一变。

  “慌什么,几只乱叫的蛤蟆就把你吓成这样了!”我大声斥责了樱井一句,然后伸手接过了那两份军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