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7、交流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61 2010.11.28 18:07

    我喜欢狩猎但技术不高,加上体力也不是那么好,所以参加的大多数是那种图有其表的围猎,这已经和仪式的性质日趋接近。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另一大爱好——钓鱼,逐渐上升到了一个重要的位置,轻松、恬静便于我舒解心情。

  在大阪城的周围有好几条河流,基本上都是从北面丹波西部的山区而来,由大到小都有,这也就为我提供了垂钓各种鱼类的场所。城墙周围的某些区域是不允许百姓进入的,所以这也就成了我的另一种特权。

  如果是夜钓的话,我肯定会选择城墙以南的一条大河,缓缓的水里各种鱼类俱全。这在我是一种相当惬意的享受,有一回甚至钓上过一条接近四斤重的黑鱼。

  可在今天这样一个夏日炎炎的午后,虽然有些风但还是躲不开那种使人焦躁的暑热,这个时候城下平原的那处河岸边肯定不是那么舒服,所以我们就来到了山中一处树木葱茏的溪边。不过这里肯定钓不上来什么大鱼,至多是一些刚刚超过成年人手掌长度的鲤鱼或者鲫鱼。

  “您怎么挑了这么一处地方?”前田庆次站在岸边左顾右盼了一番,最后十分诧异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这里有什么不好,简直是一种诗画般的景色嘛!”我的手指向着周围划了个半圆,深深地吸了一口这略带草木香味的空气。“野寂无人山自清,平时只怕你也没有这样的兴致吧!”

  仿佛为了证明我说的话,一只嫩绿色的翠鸟落在了对岸的一条树枝上,歪着脑袋用圆圆的眼睛盯着我们打量了半天。可能是最后确认了我们这些人不会把地盘给它让出来,一振翅膀扑棱棱地飞走了。

  “您真是够怪的!钓鱼就是钓鱼,赏景就是赏景,何必一定要往一处牵扯……”虽然满嘴的牢骚话,可最终他还是作了下来。

  鱼杆还是过去的那种青竹鱼竿,在这方面好像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坐在侍从们特意摆在树荫下的马扎上,我们开始往鱼钩上挂饵,这件事情亲历亲为也是我多年的习惯。

  鱼钩甩出去噗嗵一声落在水里,随即雀羽梗做的浮漂又冒了出来,在水面浮动了两下逐渐达到了一种平衡。“你现在还时常钓鱼嘛?”除了水流造成的起伏外半天不见动静,我忍不住对他问到。

  “可能……快十年没有了吧?”前田庆次想了一下后摇摇头,还是没能记起具体时间。

  “过去你可是时常自己改善一下的,怎么现在就放弃了这个爱好?”我记得他原来是一个很注意享受生活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改变了这一点,因而忍不住感叹到。

  “我钓鱼是因为自己想吃,很久以来已经不用我自己动手了!”他的语气平淡丝毫也不觉得可惜,并且把鱼竿插在石头缝里冲我露出了胳膊。“自从永禄三年起,经常是这里刚打完仗又立刻跑到另外一处,即便有间隔并且幸运地没在养伤,也得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提防所有人。纯纯为了消遣而钓鱼这种事情,实在是一件不敢想象的奢侈!”

  在他裸露出的左臂上筋肉纠结,丝毫也看不出是一个年逾五旬的人,一条蜿蜒的伤疤爬在上面,却一下子增加了无数的沧桑感。

  伤疤的颜色比周围的肌肉略深些,翻起形成了一道棕黑色的肉芽,就像是一条攀在树干上的怪蛇,显得很是有几分狰狞。从情形上判断留下这道伤疤的,应该是一把不那么锋利的武器,而且使用人的手劲儿也不是那么沉稳。在战场上武士面临的对手极有可能是是一些能力低微的足轻,留下这样的创伤一点儿也不奇怪。

  “想不到你还是没有调整过来,看来这几年的安逸生活并没有消磨掉你的斗志!”我笑着打趣到,但心里却没来由的涌上来一阵伤感。

  “主公您是给我们带来了荣华富贵,但是就真的没有后顾之忧了吗?”他的眼睛又死死地盯住了鱼漂,声音变得有些低沉。“现在是暂时不用打仗了,但我还是塌不下心来,有时候一梦醒来自己都觉得可怕,好像谁都在策划着叛乱!”

  “荣华富贵是你们自己用命换来的,不用想的那么多!”我感觉他表露出的心结越来越重,只得谨慎地劝解道:“如果不能够顺心达意我们这么多年又是为了什么,不如一直呆在尾张的乡下好了!既然已经到了今天这一步,不妨把一切看得开些。”

  “真的已经……”前田庆次突然停住了说到一半的话,双眼紧紧地盯住了前方的水面。在那里鱼漂上下轻微地晃动了几下,然后猛地向水下钻去。

  “哗啦!”一声,一条约有七八两重的鲫鱼被拉出了水面,在水面反射的阳光中剧烈地扭动着青黑色的背脊,把一串水珠重新弹回了水里。

  “我看你这回还往哪里跑!”前田庆次狠狠地咬着牙,每一个字都好像坠着铅块。不过是一条小鱼,他攥着鱼竿的手却像握剑一般暴起了青筋。

  这样的大小在鲫鱼里就算可以了,但实在还是用不着费多大的力气。鱼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掉落在了岸边的岩石上,不断用尾巴抽击着石面。

  梅千代拿起了一只鱼篓走上前来,想要捉起它放进篓里。可就在这时前田庆次作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倒转鱼竿猛地刺了下去。

  杆柄的尾部毫无悬念地穿过了鲫鱼的身体,就在脑袋下方约一指宽的位置上,鲜血顺着从伤口出溢了出来,两腮更加剧烈地张合着。尾巴依旧在不停的摆动,不过已经从抽击变成了痉挛。

  “这样它就不可能再逃回水里去了!”前田庆次拔出了鱼竿,语气非常平淡地说到。

  “哦……这又何必呢!”我示意发楞的梅千代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工作,然后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听说了你的那些事,我看还是到此为止吧!之前我的计划是有些不足,但是这次也不一定非得要得勉强进行。我们完全可以继续筹备一段时间,等到……”

  “我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可能瞒过您,但是做任何事不都得要冒一定的风险吗!”又一条鲜红的蚯蚓被挂到鱼钩上,前田庆次忽然向我问道:“主公,您还记得荒岛辰太吗?”

  “哦……不记得!”我仔细搜寻了记忆,但是没有这个名字的印象。

  “真的不记得了……这却也难怪!”前田庆次可能是笑了笑,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是谁?”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文章,就顺着他的话追问到。

  “他是一个尾张人,在信长公上洛的那一年加入到最早的那支诸星骑兵里。后来因为在胜龙寺城击溃三好政康的战役中立了点小功劳,被我收为家臣……”前田庆次口气像是在讲故事,同时漫不经心地调整着手里的鱼竿。“他没什么特别的长处,武艺也很一般,不过人却很勤恳,总是踏踏实实地做自己的事情。用了大约15年的时间,他终于成为了一名足轻大将,原本是一个农民的他只怕这已经是最高理想了。可就是在四年前,东国讨伐战中他死在了安房,一个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的地方。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我做梦经常会看见他们的脸!”

  “哦……”叫他这么一说我模模糊糊有了点儿印象,似乎是有这么个人。但我是肯定记不起他的名字了,而且这样级别的一个武士战死现在根本不会通知我。

  “他们每次都会在梦里提醒我,不能让他们白死!”前田庆次继续讲到,鱼竿再次被插进了岩石里。“如果诸星家不能开设幕府,那么他们可就真的白死了。现在天下武士的心和一百多年前不一样了,上位公卿、左府大臣不过算个屁!没有名义的强大武力必然无法持久,甚至二三十年后诸星家内部就会因名义不正开始分裂、崩溃,不要说什么我们现在的荣华富贵,就是那些普通将士用生命给妻儿换来的一点点生计也将不复存在。不论您今天怎样说也劝服不了我:这次会议上要是无法形成决议,那些反对甚至不表态的人一个也别想再活着回去!”

  “还是不要那么激进吧!”他的话让我有些不寒而栗,公诸于世的白刃相向一直不是我的风格。“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全国的经济,越拖下去我们的优势就越明显。即便是拖到信清那一代也没什么了不起,再次动乱起来还有许多荒岛那样的人会死……”

  “主公,您的锐气真是不行了!”他轻轻笑了一声,似乎有些不屑。“我记得您以前自己说过,越怕损失而瞻前顾后的人最后往往失去得更多!”

  “即便是我们自己这一方也一定会引起争议,毕竟这是一定会背负千古骂名的事情。可能会失去现在的大好局势,就比如以胜猛那样执着于大义的理念……”我还想争取一下。

  “确实支持我这个作法的人不是很多,但那不过是顾虑您的立场。如果主公您支持的话,那么我们这一方的意见就会统一起来!”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到我的手上。“看看吧!这就是胜猛给我的回信!”

  我接过那个信封,抽出信纸展开。那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为天下计,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您不用亲自动手,一切恶名都由我来担负,您只要不干涉就行了!”他紧紧盯住我说:“但就算您阻止我还是要这样干,除非您现在就把我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