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恩斯特的礼物(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920 2006.02.22 20:10

    “40贯一支,帮帮忙嘛!”我的鬓角已经显出了微微汗迹。通常情况下,我是不愿意这样一分一厘计较的,但眼下的情况还真是有些吃紧了!不但要组成铁炮队,甲胄骑兵也在建立当中,而且家里正在修建的若江城还不知道已经花了多少钱!尽管完全相信家臣们的忠诚,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愿削减家臣们俸禄的,而且即便是连上我自己的生活水准一齐降低,可两三千贯也丝毫缓解不了任何问题!

  “50贯一支,绝对没有通融!”恩斯特坚定的说到。

  “好了、好了,算我服你了!就照你说的价格,50贯一支。”我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一个时辰来他翻来覆去总是这一句话,而我也是真的非常想要这批火枪。

  “合作愉快!”他脸上终于解冻了。“今天下午您就可以派人来搬货物了!”

  “你这次怎么这么‘死性’?一点儿也不开面!”我抱怨到。

  “您不知道吗?”他忽然俏皮的对我眨了眨眼。“自从和您做买卖以来,我们就从来没有按照原价卖出过货物!这可实在是有辱我作为一个商人的自尊,再说这次可是您自己送上门来的!”

  “哦!”我明白了。看来是我过去杀价太狠了,同时也因为我这么急不可待的赶来让他看出了软肋。

  “好了!别那么沮丧。”正在我懊悔不已的时候,恩斯特走过来亲密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为了弥合您的心理创伤,我私人送给您一件礼物,完全奉送不要钱的!跟我到外面来看看吧!”

  “聊胜于无吧!”我泄气的和他走出舱门,来到主甲板上。

  “这就是我的礼物!”恩斯特洋洋得意的说到。“怎么样?够漂亮吧!”

  “真是不错……”我的眼球被定定的吸引住了,一个水手把一匹马牵到了我们的面前。这是一匹通体金黄的骏马,油亮的毛色反射着太阳的光辉,只有颈上的鬃毛和尾巴是银白色的,我总觉得有些像恩斯特的头发。它的颈部、肩部、腰部、……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快要爆炸般的劲力,那四条腿上绷紧的肌肉简直就好像是施瓦辛格的胳膊。这匹马只是长得有些矮,头顶只有1.6米左右,背高则不过1.4米,配上它那强健的体魄,仿佛是一块巨石屹立在那儿。“这是一匹西班牙矮种马?”

  “这你也知道?!”恩斯特还是没能控制住他的惊诧。“不错!西班牙矮种马,阿拉伯神驹和欧洲冷血马的完美结合!这匹马刚刚一岁半,名字就叫‘黄金’!”

  “果然是名不虚传!”我不住的点着头。

  “这是送给您的坐骑,希望您能骑着他驰骋……”

  “你先等等!”我打断了他的继续发挥。“你认为就凭我的身手,可能驯服这样一匹烈马吗?”

  “也许您和它有缘也说不定?”恩斯特自然而然的说到,可我却觉得他像是在强词夺理。“您可以先摸摸它,试着沟通一下!”

  “它不会踢我吧?”虽然把手缓缓伸了出去,但我还是不放心的问到。

  “不会的!”恩斯特马上说到。“我用名誉担保!真是的,日本的武将怎么还会怕马?”

  我的手终于慢慢落在了“黄金”颈部,并轻轻的***了一下。它先是忽闪着那对琥珀色的大眼睛警惕的看了看我,然后伸出鼻子在我的手上闻了闻。这时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然而我所害怕的事情并没有真的发生。

  “黄金”嗅过我的手后一下子解除了戒备,不但伸出舌头在我的手上舔了舔,还走过来用头在我的肩膀上蹭着,仿佛是遇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

  “真是神了!”我***着它的头兴奋的叫到。拨开它的银色门鬃,在额头正中有一个鸡蛋大小菱形的斑块,其色嫣红有如镶了一块鸽血红宝石。

  “来人!”恩斯特这时高声招呼到。“去替诸星大人拿一套鞍具来!”

  “在船上跑马吗?”听了他的话我奇怪的问到。

  “这有什么奇怪的!”恩斯特理所当然的说到。“它刚三个月大就上了这条船,对这里的环境早就熟悉了!”

  不一会装备整齐,我翻身骑上了马背,轻轻一抖缰绳,“黄金”就在甲板上小跑了起来。甲板上有着各种各样的障碍物,可这一点也难不住它,跳跃躲闪之间丝毫也没有影响到速度。我从来也不曾有过这种感觉,无论飞奔还是跳跃都保持着平稳的状态,即便是我这样的“二把刀”亦可气定神闲。听着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声我不禁一阵激动,不经意间双脚一磕马腹。

  “噌!”我只觉身子微一发飘,再看时“黄金”已经跃上了船舷,由于变成了相对较直的“跑道”,奔驰的速度反而变得更加迅疾。则头一看,我只感到头发根都炸了起来,一侧是空空如也的船外,再往下两丈就是蔚蓝色的海面。不及细想我本能的一拉马缰,“嘎噔!”一声“黄金”原地站住,四蹄成一条直线就这么站在了船舷上。一阵风从身边吹过,我好像感到身体就要掉下去了。稍稍冷静了一下,一带缰绳,“黄金”又落回了甲板上。

  “怎么样?”恩斯特没事人一样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不但奔走如飞,而且窜山跳涧如履平地!”

  “你这是马呀,还是山羊啊?”好不容易从马上下来我抱怨到。“对了,它怎么会一点儿都不排斥我呢?”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那番关于“缘分”的鬼话的。

  “你还记得几年前,你拿给我作样子的那件衣服吗?”他笑着说到。

  “啊!”让他这么一说我一下子想了起来。大约是三四年前,我突发奇想,打算作几件时髦的欧式衣服。由于怕因为计量标准不同而搞错,我就把一件常穿的外衣交给了荷兰商馆,事后也一直没把旧衣服拿回来。“这……与那件衣服有关吗?”

  “是的!”他点了一下头。“从它很小的时候起,我一直让人穿着那件衣服给它喂食,尤其是加夜料的时候还故意用袖子去蹭它的鼻子!这样时间一久,它自然对这种气味有了依赖感。”

  “到底是老朋友!”我还真没想到他会这么用心。

  “没办法!”他叹了一口气。“这总可以增加一点你在战场上的生存几率,我可不想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一下子就回到起点!再说总不能都像……算了!还是不谈这个了!”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还有一件事想麻烦你!”我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我正在组建第一支自己的骑兵部队,从长远看还要不断扩大!虽然眼下这次赶不上了,但为以后作些准备总是好的。我想在我山城国的新领地上建一个马场,改良一下本地的马种,你帮我从欧洲进口一些优良的种马!要英国的良种马、德国的梅克伦堡马、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马和矮种马。”

  “不要一些纯血统的阿拉伯马吗?”恩斯特问到。“虽然目前欧洲和奥斯曼帝国关系紧张,但我们商行在巴格达、大马士革和迪拜还有一些关系!”

  “不必了!”我想了想说:“阿拉伯和这里的气候和地理差异太大,要想改造不太容易。欧洲的条件和日本差不多,所以还是相对稳定的欧洲马种比较合适!”

  “既然说道了骑兵……”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还有一些东西,也许您会感兴趣!”

  ―――――――――――――――――――――――――――――――――――――――――――――

  冬天里的熊:我对物理、化学非常愚钝(其实只要是学习我都愚钝),机械设计更是一窍不通!所以关于火枪的设想只是我的异想天开,大家千万不要当真。纸卷子弹的想法是我和动漫《鬼眼狂刀》里椎名由夜学的,我想一个小女子都能自制主角的店铺没有理由造不出来,有什么不合理各位去找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