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陨落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79 2006.09.09 20:04

    依旧是野田与伊奈之间的那座大营,依旧是武田信玄高居帅位,只是营寨的规模似乎小了些,而且周围的将领也似乎少了不少。

  “昌景他们到什么地方了?”武田信玄若有所思的对内藤昌丰问到。

  “回禀主公……”内藤昌丰小心翼翼的回答到。这几天虽然武田信玄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而且这位主公也确实一直是莫测高深,但凭他几十年的经验知道:这位主公这几天一直很不对劲儿!“根据昨天的通报他们已经抵达了南信浓的根羽,一路上平安无事情况正常!”

  “这就好……”武田信玄低下头掰起了手指头,嘴里还在不停的叨咕着什么。“这么说来快了……”他终于在众人企盼的目光中抬起了头。“消息快要到了!我也该上路了,大家吩咐手下收拾吧!”

  “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在一阵难耐的寂寞后,直性子的甘利昌忠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其实我一直就没有搞明白,为什么这么急着退兵?我们现在取得了这么大的优势,难道害怕那区区300织田骑兵吗?末将多有冒犯,但还望主公能够明示!”既然已经开了口,他也就索性问个明白了。

  众将随着他的问话,一起期盼的望向武田信玄。

  “300骑兵说多不多,但已经足够作很多事情了!”武田信玄并没有什么不悦,相反表情还十分轻松优雅。“……甲斐和信浓是我们的大本营,一旦出了事情就不得不救。此计可谓是难得的创举,池田恒兴此人确实是个人物!这样一个人我居然一直没有注意到,还真是失策啊!如果这样做的是诸星清氏我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以奇致胜本就是他的特色;如果是羽柴秀吉也可以理解,他虽然本人智谋一般但从善如流,而且有着超乎常人的胆色;如果是明智光秀我会微感惊奇,不过他也具备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的勇气!只是这个池田恒兴……”他又露出来回信而又好奇的微笑。“可真是没想到!难道真是上天眷顾织田家,让他们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优秀将领吗?”

  “父亲,您是不是也太长他人志气了!”武田胜赖不服气的说道:“池田恒兴以区区300骑铤而走险,我认为这正是织田家势穷力孤的表现!这300人不要说踯躅崎,就是甲斐的任何一座城池他也攻不下来!陷入我军层层包围当中,他们那里还会有什么生路?其实这件事根本没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交给真田大人处理就可以了!”

  “池田恒兴根本就不会去碰踯躅崎……”武田信玄慈爱而又有些惋惜的看着儿子。“同样他也不会攻取甲斐任何一座城池!孤军深入他已经犯了兵家大忌,所以他选择的一定是我们必救,而又可以轻易得手的目标。池田恒兴以前虽然没什么出奇的表现,但据我所知他和诸星清氏一样是个贪图享乐的人!这样的人通常是留恋生命舍不得死的,所以我估计他此刻已经撤离甲斐了!”

  “主公……”高坂昌信犹豫的张了张嘴,在武田诸将中他是一个少有的智勇双全之才。“您日前派遣原虎胤大人率军赶往骏府,是否就是想要阻截池田恒兴的归途?”

  “不错!”武田信玄看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池田恒兴既然敢兵行险道,事先就必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南信浓可一不可再,由这里退回已经不现实了,要想安全撤回就只有走骏河!”

  “可……可骏河也不连着织田领地啊?”甘利昌忠还是狐疑不解。

  “虽然没有陆路,但骏河靠着海嘛!”

  “啊!”甘利昌忠小小的惊呼了一声,面色发白的问道:“您是说这支织田军,会从骏河上船逃走?”

  这回武田信玄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还好、还好……”甘利昌忠想了一下又长吁了一口气,面色也和缓了下来。“好在主公有先见之明预先派人防堵,此次池田恒兴是插翅难逃了!”

  “这却也未必!”武田信玄再次语出惊人。

  “父亲!”武田胜赖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想明白。“……这支织田军既然不是要攻打我们的任何一座城池,那么他们的目标到底何在呢?”

  “这个问题……应该很快就会揭晓了!”武田信玄歪着脑袋侧耳听了一下,对着众将说道:“应该已经来了!”

  “报~~~!”在众人的“注目礼”中,一个传令兵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由于长途骑马和奔跑,一进大帐就瘫在了地上。“真田……真田大人……禀报主公……”由于他的喘息所以半天也没说清楚,不少人都急了起来,但又不得不耐心等待。“两日前织田军池田恒兴部,袭击黑川山、黑桂山、芳山的金矿……”他的气是喘匀了,但他的话让其他人都开始了大喘气。

  “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武田胜赖一把传令兵提了起来大声怒吼到,在武田信玄面前也只有他敢如此冲动的。

  “金矿被袭击……”传令兵傻了一般的回答到。

  “他们都作了什么?”武田信玄在上面平静的问到,武田胜赖冷静了一下松开了手。

  “刚刚铸造好的10000两黄金被洗劫……”传令兵转向武田信玄回答到,周围众将一口接一口的吸着凉气。

  “还有什么?”武田信玄依旧平静的问到。

  “他们用仓库里的火yao……炸毁了矿洞……”传令兵满头的热汗变成了冷汗,周围众将已经觉得天开始旋转了。

  “还有什么?”武田信玄好像在谈论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今井兵部老大人、丹波弥十郎大人战死,百川数右卫门大人身负重伤……”传令兵避开武田信玄的目光低低的垂下了头,周围众将有人开始耳鸣了。

  “还有什么?说,还有什么?”武田信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问到。

  “他们……他们释放了在矿山服苦役的数千佐久众,现在佐久、伊那、上下诹访、小县等地都已爆发了大规模民变!”传令兵终于把情况说完了,周围众将的脑中都觉得脑中嗡的一声。

  “幸隆他……做了何种应变处置?”现在这里唯一还能保持冷静的就只有武田信玄了。

  “回禀主公……”看到武田信玄没有丝毫发怒的表示,传令兵这才逐渐安下心来。“敌军来势凶猛异常,真田大人得到消息时三座矿山已经出事!真田大人连夜通谕各处小心戒备,尤其严防各处交通枢纽,尽管兵力吃紧还是令真田信纲大人率兵1000前往平叛。只用半天时间小县的叛乱已被平定,少数余孽经上野西部山区往投越后去了!现信纲大人正在努力进剿其余各郡,但叛匪多已躲入山林负隅顽抗,一时恐难彻底解决,因此实在难以再抽掉兵力堵截织田军了!”

  “幸隆的处置非常得当,你先下去吧!”看再也问不出什么,武田信玄挥手把那个传令兵打发了下去。

  “等把他们从骏河抓回来,一定要全部碎尸万段!”武田胜赖咬牙切齿的说到。

  “但愿吧!”武田信玄往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嘴里的话越说越奇怪。

  “报~~~!”就在这一阵寂静难耐时,又一个传令兵一溜烟的跑了进来。“原虎胤大人急报……”

  “抓住了?”武田胜赖迫不及待的问到。

  “没有……”传令兵一脸尴尬的回答到。“织田军登上数十只大船而去,看旗号应该是九鬼家的志摩水军!”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连山县昌景都有些急了。“3000人马以逸待劳,居然还让池田恒兴跑了!原虎胤是干什么吃的?!”

  “昌景,让他把话说完!”武田信玄阻止了山县昌景的发作,又对那个传令兵和颜悦色的说道:“不必着急,详细说说是怎么回事?”

  “织田军在富士山北麓袭击了一个采伐场……”传令兵虽然说得不是他自己,但语气里还是透着委屈。“那里有许多准备发往骏府的木排。织田军弃马登上木排,顺着安培川直下入海,登上九鬼家的大船!原虎胤大人猝不及防,因而未能及时拦截。”

  听了这个解释帐中诸将全都目瞪口呆面面相觑,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大家明白了吧!”传令兵退下去后武田信玄用目光扫视了一圈,用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池田恒兴此次出兵确实诡异万端,我虽然看出他将退走骏河但也不知道会用什么方法,因此我不会责怪虎胤。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我也不会要求你们做到。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甘于失败,甘于失败的人是不会有希望的!看看织田家这些将领吧,我希望你们能够有所警悟!”

  “是!”众将齐声答应的同时,每个人都面红耳赤。

  “我现在命令!”武田信玄的面色突显严肃。“……武田家家督由竹王丸继承,在其十六岁元服前由四郎胜赖代理;三年之内不要把这件事公布出去,专心致力于领内的稳定;要与和北条稳定关系并和上杉达成和睦,尤其是10年内不得与织田家进行决战!织田信长狂妄不察早晚必变,尔等只需静待天时!”

  “是!”众将虽然答应,但大多数人都惊愕望着这位主公。

  “10年!只要10年!”武田信玄猛地站了起来,脸上的肌肉来回抽搐着。“……只要上天再给我10年时间!再给我……”说到这里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嘴角和鼻孔中留下了鲜红的血迹,滴滴答答的落在了案上头盔的白牦尾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