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百尺竿头(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68 2008.09.14 20:43

    清风吹过,庭院里几株樱花树撒下阵阵华雨,应和着阵阵人声,把今天这喜庆气氛推向了极至。我和仙芝站在正厅的门前,享受着巨大的喜悦。事情没有白来的,我这可是花费了巨大代价的。

  天正八年可能不会是个好年景,已经到了三月中旬还是滴雨未下,近畿一带麦子的减产已成定局,只是不知道赶在插秧前能否有所缓解,那样的话秋天里的稻子还有些指望。为了维持我庭园中的景致,仅为浇灌草木担水的人就增加了一百个。这样的情况是原本许多人期待的昂然*大大地打了折扣,不信你就走出我的府邸去看看,不要说那些娇嫩的花卉,就是壮硕的樱花树也都打了蔫,仅仅把几片皱了吧唧的花瓣挂在枝头。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气候呢?就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曾记得有过。这个时代自然是不会有所谓“厄尔尼诺现像”的困扰,而向来对气象没有多少研究的我也不能给出什么恰当的解释。日本好像也没有在这方面特别著名的学者,至少是我没有听说过。

  既然是没有官方发布的权威消息,百姓们就只能用自己的猜测来解释这一切,因为这是严重关乎他们生计的大事。各种迷信的说法纷纷出笼,什么怨灵作祟、旱魃降世不一而足。最可笑的是居然有人和我做起了联系,说我是阳火太盛烤干了近畿的灵气,这才出现了如此局面。虽说可笑但我也不得不小心应对,派出手下的忍者散布另类的谣言。真是的!如果连我都这样,那么织田信长这么多年又该怎么说?

  不过说我“火”倒不是无因而起,这段时间我确实是散发出了夺目的光彩。去年十一月正式发表我担任西海探题之后不久,织田信长就把我召到了安土,一番杯觞流光的欢庆之后,又携手再次进入了京都,短短一个月间仅天皇就觐见了三次,可谓一时荣宠无双。

  其实有不少人都心存不解:打了胜仗南海探题没有拿到,这么这惨败之后却当上了西海探题呢?对于问出口的和没有问出口的我都是一笑置之,这就是政治嘛!

  这还不算完,转过年来又有了新动向!

  天正八年(1580)一月,仙鲤丸元服,拜领织田信长一字取名诸星信清,织田信长亲自出席典礼。

  二月里,朝廷任命诸星信清为左兵卫督尉,授从六位,俗称“诸星左督尉殿下”,我随即宣布将阿波守护的位置让给他,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这又到了三月,他与织田鹤的婚期也到来了,织田信长和浓姬夫人都一定会来参加,由此就已经可以推测其盛况了。今天就是正日子,我和仙芝正在一起接待宾客。

  一般的客人如今已经用不到我在大门口迎接,那里站着从堺町赶回来的增田长盛、长束正家和藤堂高虎,而本次的总负责人是村井贞胜。

  “恭贺主公和夫人了!”当面走来的是竹中半兵卫和前田庆次,自己的家臣总归是来的早些。

  如今我的地盘大了,而且不是新收服的领地就是边缘的地方,最早的一批家臣大多数都分散在了各处。战国这样的乱世里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被攻杀于喜庆典礼上的事情并不是没有过,所以即便是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大多数人也没办法回来,只能是各大区域来上几个代表而已。不过和泉、纪伊、丹波这样的地方要好些,所以来的人比例也高一些。

  “新郎在哪里?怎么也不出来让我们见见!”前田庆次找了两圈没见到我儿子,就扯着大嗓门嚷了起来。“仙鲤丸……哦,如今该叫少主信清殿下了!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还躲着不见人,堂堂一国守护怎么能如此腼腆!”

  “刚进去换衣服了,这就出来!”仙芝解释了一句后也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装作嗔怪地抱怨道:“我的女儿在哪里?别是被你丢在路上了吧!”前田庆次的长女嫣然已经被我正式收为养女,认仙芝为母。

  “阿国病了,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带嫣然上路,也只好过些日子再送来了!”说完后他又长长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显得十分惋惜。“阿国不知道怎么比我还笨,居然出了个这么大的馊主意。要是嫣然不认主公为父,就也可以嫁给少住了!我们岂不是……”

  “嫣然虽好可才五岁,我们是等不起了!”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我将来一定替她结上一门好亲事,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但愿她将来像阿国多一些,要是你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样子可毁了!”

  “那自是不能……”前田庆次对这个问题好像极为敏感,急着忙着就要辩解。

  “予州殿下,恭喜了!”第一个外客明智秀满这时大步从外面走来,立刻有人过去接待了他的随从。“近来与武田家交接的信浓山区有些不稳,我的叔父实在是脱不开身,让我一定向您表示抱歉!”

  “明智殿下有些过于多礼了,这些事情我还能不明白!”我大度地对他说到,而后就向前田庆次使了个眼色。

  “现在主公正忙着,我们不如先到里面喝上一杯!我可是听说你小子酒量是不错的……”说着前田庆次就勾住了明智秀满的脖子,强拉着就像里面走去。明智秀满还想说些什么,但不及他力大硬被拉了进去。

  这时织田家的一些打前站的命妇来作为新人的前站,仙芝告了一声罪就离开了。

  “美浓的情报你也都看过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避开堂口向边上走了两步,我们来到了一颗粗大的樱花树下。“少主最近似乎加快了上位的步伐,美浓的事情似乎变得相当微妙。尾张的情况比较单纯,当初植根那里的大族几乎都随主公出来了,可美浓的情况不一样,盘根错节树大根深的多了去了。这种时候还是老实点好,别到了末了再有个什么差池!”我远远望着堂内明智秀满晃动的影子说到。

  “主公明鉴,我也是这样认为!可是……”竹中半兵卫面容有些苦思,但还说不上是什么难言之隐。“我自己就是美浓出身,所以对那里的情况还比较清楚,虽然是内部豪族势力繁杂争斗不已,但还是很有一些能人的。要不是接连摊上几个昏庸黯弱的守护,道三、义龙这样的雄主又是天不假年,说不定就真会在天下占个一席之地,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各地都是佐杂。如今好不容易赶上中纳言殿下(指织田信忠)在此上位,很多人就再也忍不住了……”

  “把自己都当什么人了,也太不知深浅了吧!”我皱着眉头把手使劲儿在树干上捶了一下,粗糙的树皮咯得我手生疼。“少主现在的作法,不过就是想要把美浓基层的力量尽可能多的抓在手里。还能真让他们跳出来代替我们这些外方的军团长了,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且不说现在,就算他将来有了这样的实力,那又将主公的班底至于何地?现在就是谁跳得越勤死得越快,可笑还有那么多人争先恐后!”

  “主公教训得是!”竹中半兵卫微微地下了头,不过在瞬间我也捕捉到了他脸上的无奈。

  “现在我们的根基已经离开了那里,太过关心是有些也不太好!”我平复了一下心绪,刚才的语气有些略显太重了,何况还是在今天这样喜庆的日子里。“别人的事我们不好管,也没有资格去管,不过你最好在私下里劝一劝安藤殿下。他的一些作法太不好了,而且也太张扬了,我很难想象一个如此精明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来。这件事已经引起了明智殿下的不快,还是请他收敛些吧!”

  “我这个岳父啊!真不知到该怎么说他……”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甚至右手还抖了抖。“他确实是一个精明的人,但是再精明的人要是被利益蒙蔽了眼睛也就是个傻瓜了。自中纳言殿下去年底任命他为管理美浓全部田赋收入的代官后,他的脑袋就热了起来。虽然这期间我们只通过两三封信,而且他也没有明着说出来,但我从他信里的语气和下人的只言片语中就可得知:他是惦记上未来中纳言殿下大总管的那个位置了!”

  “那个位置绝对不会是他的,早些死了心或许还好些!”我听到大门外的喧哗声越来越大,可能又会有客人马上就来了。“这两天我会很忙,那么就在三天后我们再详谈这件事。这期间你可以利用同乡的身份,多接触一些美浓旧族的人,尤其是稻叶、氏家、不破这几个有影响的势力,看看他们都是个什么样的看法!”

  “我会做得不着痕迹,而且会尽量消除对我们的不良影响!”竹中半兵卫严肃地点了点头,完全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

  “这样就好!”我点了点头,这正是我想要做的。如果仅仅是探听一些消息,他作得肯定不会有专业忍者好,他的作用就是撇清这里面关系人可能对我产生的猜测,我可不想趟到那滩浑水里去。不过我也不想在此事上引起织田信忠的不满,那就两面不是人了。

  “我说予州殿下,怎么看着新郎官像是你了!”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而且相当宏亮。

  “主公,我先进去了!”在可能引起其他人关注前,竹中半兵卫闪身进了内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