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运筹(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43 2009.05.31 20:22

    屋子里一时变的很静,所有人都谨慎的彼此观望着,由于过于仔细呼吸都变得悠长了。街上往来的行人与商户的声音从打开的窗子里传了上来,不远处海面上海鸥在嘎嘎的叫着。

  “怎么,大家真的全都心满意足了?”我是想借他们自己的嘴提出建议,然后再商量出个结果来,如果把他们吓得不敢说话可违了我的本意。

  “这……这话可怎么说呢!”坐在下手一个几角上的秃顶老头终于忍不住张了嘴,在得到其他人眼神的鼓励后硬着头皮说到。

  这个人名字叫大黑屋光三郎,我和他虽然不熟但也见过几面,他经营着堺町最大的四家兼营食宿的旅阁,属于对于粮食的需求最大的产业,所以实行部分粮食管制后对他的影响也是最大的。

  “承蒙予州殿下的恩典,我们各家得到了极大的实惠。也正是您的提前布置,堺町在这次灾害中才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可能是天气有些热的关系,他拿起一块手帕擦了擦油亮的前额。“但是……但是现在因为近畿灾害的扩大,大量的人员正向堺町涌来。这可是扩大堺町商业领域的一个好机会,可粮食的定额供给却……却……”政策是我制定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这话怎么说?”我微微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转向了坐在我左侧的村井贞胜,他是作为我总财务奉行出席这个会议的。“我不是只让控制一下我们的总投入量吗?怎么也干扰各位老板的独立经营了!”

  “主公的吩咐,我等执行不敢有丝毫偏离!”村井贞胜立刻回答到,显得很着急。

  “不、不、不,我丝毫没有指责殿下政策的意思,各位大人也是一派公心为政的!”看到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大黑屋光三郎显得愈发慌乱。“殿下的宽容仁德,我等是感激不尽的,怎么敢有丝毫的抱怨。小人的意思是说如果殿下能够加大对堺町的支持力度,那么将会使这里的经济迅速攀升一个台阶。殿下主政堺町数年可谓呕心沥血,我等也是感同身受,兴旺堺町是我等唯一可以报答殿下的方法了!”

  “原来大黑屋老板是这个意思……”我垂下眼皮看着面前的桌角,像是在深深地思考。虽然谁都可以看出我非常为难,但是却并没有发怒的意思。

  见到这种情况不少人心思都活动了起来,就算劝说不成至少也不会招来什么坏处,商人们对于利益的追寻是出于本能,怎么能不经过努力就轻易认输。再说能够坐在这里的都是些有成就的商人,并不缺乏契而不舍的精神。

  “在这里我也真诚请求,请您务必仔细考虑这个建议!”一个圆圆脸有着深棕色卷发的中年人说到,他是葡萄牙商馆的常驻代办桑切斯。“目前对于粮食的管制已经影响到了物资的输入,许多商船不得不自行携带部分返航的给养,这种不经济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利润的减少,今年的南蛮物品输入量已经比去年下降了两成。据说您还掌管着南面海岛(指四国)上的大片土地,所以我们恳请您对加大对堺町的调拨量!”

  “别人也都是这个意思吗?”我的目光沿着桌边在众人的面上依次扫过,尤其是在桑切斯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这个人来日本不久还不甚了解东方,要是哥梅斯就决不敢用这种指手画脚的方式。

  向左右的的人看了看后今井宗久说道:“这确实是我们大家对您的一点无礼请求,当然我们也知道您的难处……”

  “难处,这个词用的非常好!”我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苦笑,不过心里却在感谢他们给了我提出反向要求的机会。“诸位想必都已经知道,今年旱灾波及的范围非常之广,近畿和附近数国的粮食基本绝收,目前的形势还会进一步严峻起来!”说到这里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作为织田家臣我也有我的责任,维持近畿尤其是朝廷供给的担子,会主要落在四国和北陆的肩上。右府殿下给我的20万石指标也是刚刚筹齐,实在是很不容易啊!”

  虽然天气非常的炎热,可屋里还是响起了一片吸凉气的声音,因为是商业都市堺町的流动人口数量非常之大,相应的对粮食的需求也不是周边其它几个城市可比的。

  “您是说……所有的粮食,可能会在全近畿统一调配?”今井宗久终于问了出来。

  “眼下和泉还可以由我独自供给,要是灾害继续发展可就难说了!”我的双手握在一起,手指不住地相互缠绕着,让人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一张张分别因营养过剩和纵欲过度形成的胖脸和瘦脸上,形成了种种光怪陆离的表情,失望、贪婪、懊恼各式各样的负面情绪都可以在上面找到。这就是真实的人性,在其他人还挣扎在死亡线上时,却在为自己几个铜板的盈亏而斤斤计较。

  “如果能对您的烦恼有丝毫的帮助,那将是我最大的荣幸了!”一个一头金发的英俊小伙子忽然说到,然而我却不认识他。“我叫威廉,威廉•哈比特,代替洛佩斯先生管理此地的生意!”看我疑惑他自我介绍到。

  “我从来不会拒绝朋友真诚的友谊,你有什么建议请只管说出来!”我对这个小伙子的第一感觉不错,恩斯特挑选的人也应该不会是个傻瓜。

  “我是这样想的,不过还很不成熟!”出于对在座前辈们的礼貌,稍稍表示了一下谦虚。“就我得来的非常片面的信息,织田右府殿下是一位极为讲求实际的人,为避免动乱而对近畿的灾害进行整合处理,对此我们任何人都无可厚非。但是出于对他伟大功绩的由衷敬仰之情,我们这些商人或许可以为他的事业略尽绵薄之力。这样做首先是表达我们的一番心意,其次可以使他更为重视堺町的价值,最后或许可以为您减轻一些压力,毕竟您对堺町在政策上有所偏颇,也完全是出于整个织田家事业上的考虑!”

  这个小伙子真是个天才,这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在众多生意场上的老手们还云里雾里时,他就居然洞悉了我话里的真实含义。而且从他的话音里我听出了胸有成竹的笃定,不知已经作好了什么样的打算。

  “尔等能有这番心意当然是好的,不过你们究竟想在哪方面尽力呢?”我来的就是这个目的,既然他帮我打好了地基,自然是要一层一层搭上去。

  “予州殿下再伐九州,我们自然是鼎立相助!”如果话说到这个份上还不明白,今井宗久也不可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在拍着胸脯表了态后他又看向旁人,其他人自然也是迫切地表达着这种心情。

  “尔等的忠心我是明白了,我一定上报右府殿下予以褒奖!至于有什么需要的大家的地方,我会稍后……”在听完他们的陈述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并作出极为欣慰的表示。其实单子昨天就已拟好此刻就在我的怀里,只是不适合马上掏出来。

  “不过殿下,也请您考虑一下堺町的难处!”威廉忽然陡地话锋一转,又开始表示自己也有“价码”。“堺町的各家商号里虽然也有一些粮食储备,用于维持目前还不至有太大的问题,谁都知道这起不到稳定作用,周边稍有些风吹草动就会导致恐慌。市井人心是一种最不安定的东西,惊惶失措之下必然形成抢购风潮,那时储备不足的状况将被成倍放大,会造成什么后果也就不好说了!”

  “那你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建议吗?”我动声问到,他说得这件事确实不可不防。大的灾荒和织田信长改易荒木村重确实已经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恐慌,各种谣言也在四下里如瘟疫般传播着,我已经派人广泛去查各种版本的出处和目的,不过现在还没有回报。各种侦测中谣言是最不容易查的,因为没有明确的目标。

  “刚才殿下曾说,有20万石粮食要运到京都去!”看到我点头后他又说道:“因此想请求您,把这批粮食在堺町停留三天!”

  我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不过还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有时候不需要太明确的保证,只要让百姓看到些东西就足以使他们安慰自己了!”威廉不愧是来自银行业最早出现的荷兰,非常明白该如何维持信用。“一船船的粮食从海船上卸下来,分散运进堺町的十几家仓库,而后再不断地从这些仓库运走。一般平民们自然而然会产生储粮充足并频繁调运的印象,任何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这件事村井大人会有详细安排,尔等就放心吧!”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我就答应了下来,这确实是一件利在各方的好事。被安定的不止是堺町,游走的商人还会把这个消息传遍整个近畿。

  “还有一件事,我想向您请教一下!”威廉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你说!”我宽容地说到。

  “听说有一位附近的诸侯有可能于近期发动叛乱,不知道这是不是属实呢?”他直言不讳地问到。

  “欧洲人就是欧洲人,再聪明思维方式也不一样!”我心里一时间感慨万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