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6、“幽默感”(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76 2006.07.31 20:16

    织田信长并没有在书房接见我们,前来领路的小姓把我们带到了山坡上,这里有一大片茂盛的樱花树,渐入盛期的花瓣开始飘落,形成了阵阵缤纷的“彩翼”。

  在一棵粗壮的樱花树下铺着一张宽大的波斯地毯,中间摆着一些精细的茶点,我注意到其中有一只长颈大肚子的水晶玻璃酒瓶,里面装着鲜红如宝石般的液体,边上还有几个西洋高脚酒杯。从躺在边上的织田信长的状态来看,他是着实喝了不少。

  他的周围坐着浓姬夫人和几个侍女、小姓,据说吉乃夫人因为身体不适这次没有过来。

  “参见主公!”我和明智光秀走过去恭恭敬敬的行礼,藤十郎和明智光秀带来的那个少年因为身份较低,只站在十余丈外等候。

  “你们两个家伙来找我有什么事?”织田信长支起半个身子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眯斜着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向我们两个人。看他有些不稳,浓姬夫人伸手扶了他一把。“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喜欢自己暗地里忙自己的‘小营生’的人,没有事情轻易是不会来我这里的!”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酒意。

  “哦……”我和明智光秀对视了一眼,还是由他先开了口。“主公……”明智光秀向后指了指他带来的那个少年说道:“这是我的外甥名叫秀满,前几天刚刚元服!我的家族如今已是人丁稀少,而且这个孩子虽然年幼却是很有潜质,所以属下斗胆想请主公提携一二!”

  “那么你呢?”织田信长没有马上答复明智光秀的请求,而是转过脸继续问我。

  “其实属下和明智殿下的意思差不多……”我也朝远处的藤十郎指了一下,他非常机灵的原地跪下向信长遥拜。“这是我昨天偶然发现的一个人,经过一番考察觉得是个可造之才,所以也就将他召为了家臣!”

  “嗯!看样子脑子动得倒是不慢……”织田信长只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就这身子骨恐怕是上不了阵,应该是个当奉行的材料!”

  “没您不圣明的!”我毫不吝惜的奉上马屁。“……他对于土地丈量和赋税都有些心得,我想让他在这方面干点事情!”

  “如今你大小也算是个大名了,这样的工作恐怕少不得要和那些乡下的豪族打交道……”织田信长举起一只酒杯,透过鲜红的酒液看着太阳。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红酒被阳光一照有了一种类似鲜血的感觉。“就这么个出身市井的小子恐怕罩不住吧!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他找个体面些的姓氏?”

  “……”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他的感觉竟是如此的敏锐。

  “你呢?你又想让我作什么?”织田信长又对明智光秀问到。

  “属下是想恳求主公赏赐秀满一个官职,这样在不久之后他初阵时就可以有个独当一面的身份!”明智光秀言辞恳切的说到,看样子他非常在意这个外甥。明智秀满这个名字我倒是知道一些,但其事迹以演绎的成分居多,所以一时也说不上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不过以岁数来说他的元服和初阵算是晚的,所以明智光秀想让他能够一炮打响的心情就愈加迫切。

  “你们两个陪我喝一杯!”织田信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和明智光秀扬了扬手中的酒杯。

  “是!”我和明智光秀从一个小姓手里接过了玻璃酒杯,随即里面被斟上了大约三分之二的红酒。明智光秀不太善于饮酒,我注意到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我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后面的回味有些涩,不是我喜欢的那种醇酒的类型。

  “你们要求的事情倒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说到这里织田信长忽然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可你们的礼物呢!带来了吗?”

  “嗯……?”我和明智光秀相顾愕然。

  “喂!你有些过份了……”浓姬在一边拉了拉信长的衣袖,语气中带上了深深的不满。按一般的惯例她对类似问题是不发表意见的,但今天可能是觉得信长这样索要礼物有失体统,亦或是因为对于明智秀满这个近支晚辈的关心,总之她是间接的表了一会态。

  “这怎么了?!”织田信长一下子提高了声调,但听起来并不是生气,而像是夫妻间恶作剧式的玩笑。“……求人办事自然要‘表示表示’,这是一般性的常识!再说这两个家伙都很有钱,你用不着替他们担心!”

  “你……哎!”对于借酒撒疯的织田信长,浓姬也感到无奈了。

  我看到明智光秀的脸上一片尴尬,额头上隐隐出现了汗水,显然他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暗暗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我知道织田信长很喜欢别人送他礼物,不一定是多珍贵的东西,但最好是新奇古怪,他就是喜欢这种感觉。虽然事先也没有作特别的准备,但我习惯在身上带几件“小东西”,这也算是有备无患嘛!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织田信长面前,我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黑丝绒盒子递了上去。

  虽说是织田信长自己的要求,但当看到我真的有准备时他反而感到有些意外,接过这个不过三四寸见方的盒子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然后又看了看我,这才打开了盒子,众人的目光都朝着他的手上看去。

  盒子里装得是一个镶宝石的黄金十字架,正面上的彩绘法郎鲜艳夺目!虽说是由非常纯正的赤金打造,但这在信长这样的大人物面前其实也算不上贵重,可上面大大小小镶嵌着的各色欧泊石和光玉髓在日本都没有出产,加上这几种宝石的缤纷色彩所以样子绝对唬人!

  “不错、不错、……”织田信长看样子很满意。这一段时间因为和佛门的交恶所以他和一些西洋传教士走得很近,因而也就对欧洲文化发生了一些兴趣,但作为一个“半吊子”,他的鉴赏能力着实的有限。“你的呢?”他收起了十字架后对明智光秀催促到。

  “哦……”明智光秀头上的汗冒得更多了,虽说这并不会招来什么处罚,可要是织田信长借着酒劲儿驳回了他的请求,那还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请主公恕属下来得鲁莽,一时忘了准备……”

  “好了!”浓姬对于这个情景实在看不下去,就出言帮了自己表兄一下。“……差不多就行了,忠兵卫已经送上了这么珍贵的礼物,你今天也就到此为止吧!”

  “今天就这么算了……”织田信长把十字架揣在了怀里,见玩笑开得差不多也就放过了他。“不过……你可是要记得,过年的时候你一定要送上双分礼物!”

  “谢主公!”明智光秀松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把那两个小家伙叫过来,我倒要看看你们都给我送来了什么‘货色’!”在织田信长的示意下,一个小姓走过去把他们带了过来。

  “参见大殿!”两个少年匍匐于地诚惶诚恐的说到。

  “说说你们最有信心的本领是什么?”

  “回禀大殿……”到底是武士世家出身的子弟,明智秀满的胆子要比藤十郎大上不少。“在下幼承家学,对于弓箭之术略有心得!”

  “哦……”可能觉得还没有玩够,织田信长挥手让人摆上了一只靶子。

  “请大殿指正!”明智秀满接过一柄长弓搭上了支羽箭,深吸一口气侧了一下头,并没有怎么认真瞄准,随着弓弦一响羽箭直向二十丈外的靶子飞出去。

  “啪!”的一声,羽箭正中红心。弓弦接着连珠响起,明智秀满用极快的速度把十支羽箭都射了出去,支支命中红心。在我看他确实箭法不错,但也仅仅就是不错而已!在我的手下中,有这样箭法的人就有不少。

  “把靶子拿过来!”织田信长命人取过箭靶,看来他还有什么别的看法。箭靶取过来后,我也随着织田信长的目光看去。这上面还能有什么?

  啊!果然不同!只见每只箭的下面,都钉着一片小小的樱花瓣。这么快的速度还能掌握住花瓣飘落的最佳瞬间,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神射”!在我手下也就新八郎和山中鹿之介能有这般手段,前田庆次和岛胜猛都未必办得到。

  我仔细看了他一眼,看来这也是一员大将的苗子。

  “不错、不错……”织田信长也是看得连连点头,随即有转过头对着藤十郎问道:“那你呢?”

  “小人……小人……粗通诗词歌赋!”面对着“魔王”他抑制不住的发抖,但好在想起了我刚才在车上说过的话。

  “是吗……”织田信长端起酒杯浅浅喝了一口,突然对藤十郎说道:“白雪尚飞空,阳春已来崇。”

  “莺鸣冰冻泪,此日……应消融。”虽然有些磕巴,但藤十郎好歹是回答上来了。

  “哦……”织田信长似乎感到有些意外,眼前这个明显是平民的人居然通晓公卿体古诗。“何物春霞掩,立田山上樱。”

  “凄凉花落意,只得听莺声。”可能是有些适应了,藤十郎逐渐稳定了下来。

  “……”

  “……”

  “倒还可以……”织田信长停止了考试,点头认可了他的程度。“你让我替他办什么事情来着?”可能是因为饮酒的缘故他竟一时忘记了,但随即又自己想了起来。“对了,是给他找一个体面的姓氏和身份!……让他继承哪家呢……”织田信长沉吟了一会,恶作剧的笑容再次浮现。“让他继承斯波家,名字就叫斯波义朝吧!”

  “谢主公……‘斯波’?!”我愣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