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引荐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15 2007.06.08 20:05

    明智光秀的府邸比我小上那么一点儿,而且远远没有那么华丽,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说到雅致就要胜上两筹了!

  灰瓦白墙都是极普通的东西,几株松竹也未见如何稀奇,梁柱上简单地打了一遍蜡连漆都没有上,真不是他是如何通过织田信长那严酷检查的。

  整座府邸非常安静,想来大多数人都已经睡下了。只有每道大门处还留着一个看门的人,在明智秀满的几声低语后就把我们放了进去。没有任何麻烦我们就进到了内院,经过一道月亮门,在碎石铺成的小径尽头有一栋孤零零的小屋,看样子是花园里的书斋静室。

  “嗒、嗒”来到门前明智秀满轻轻叩了两下木门。

  “是秀满吗?”屋内的灯火一晃,明智光秀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是我!”明智秀满回答到。“诸星殿下已经来了!”

  “快请进吧!”门开处明智光秀出现在那里,伸手把我向屋里让去。“这里没你的事了,去把那个人带过来!”他又对明智秀满吩咐到。

  我也让新八郎他们留在了外面,独自一个人跟随他进了屋。不知他为什么一定要在今夜见我,看来还是什么大事。

  “明智殿下这么晚了还在看书?哦……是我劳殿下久等了!”看到一炉清茶一卷古书,我不禁有些诧异,但话刚出口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没什么!我也是刚刚回来……”他亲手斟上了一杯热茶送到我的面前,在这方面他的举止礼仪丝毫也不亚于正统的公卿。“好在美浓的那些故旧袍泽都知道我的能力,因而让我得以全身而退!”

  “让你见笑了,我就是缺乏这种自制能力!”我端起杯子来浅浅地饮了一口,热乎乎的非常舒服。“不知寅夜宠召,有什么吩咐吗?”

  “请殿下来是有些事情相求!”他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满面笑容地说道:“丹羽殿下已经全面接掌了本家笔头家老的职务,各方面的工作日益繁重,虽然安土城离京都只有半天的路程,但毕竟是不甚方便。最近武田家正致力于休养生息,所以主公就安排我给丹羽殿下去帮帮忙。当然,各路大名使者觐见朝廷的引荐人还是丹羽殿下,我只不过是负责联络一下本家和朝廷各势力之间的感情!”

  “这就恭喜你了!”我想这个工作对他也很合适。

  “你客气来了,我自己却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明智光秀微微叹了一口气。“我虽出身美浓旧族,说起来和朝廷也算有几分渊源,但毕竟如今早已经是时过境迁了,各家的当主也非我所熟。要是肤浅行事,又恐辜负了主公信任!”

  “明智殿下过谦了!”我不明白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如今织田家和公卿们的关系就像主子与奴才,那么明智光秀的身份就好像管理奴才的管家一样。这样的工作只需要吆喝而已,还会有人做不好吗?“我能有什么可以效力的吗?”我想他的“为难”之处一定会和我有关。

  “诸星殿下本人声名隆盛,令岳又是著名的正亲町阁下,影响自不待言!”他见我主动问起也就开门见山了。“在下因困惑于身份的拘束唯恐难以打开局面,所以想请殿下施以援手。你能不能在京都以私人身份召开一个小型茶会,为在下和一些知近的公卿们先沟通一下?”

  “这个……不成问题!”看着他略带企盼的目光,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心中所想。

  乱世就要结束了,看明白这点并不需要太敏锐的目光!但之后各人何去何从,就有些费思量了。明智光秀不太属意外蕃重镇,却一下子把目光盯在了中央政权上面。只要织田信长开设幕府或成立个别的什么,那他就要对那个类似执政的位置下手了,这就要求必须在掌握大义名份的朝廷里拥有广泛的人脉,不是简单只靠几句“吆喝”就能获得的,必须混到“奴才”堆里去。丹羽长秀年老且与世无争,他并非没有这个可能。看来他虽然离开了朝仓义景和足利义昭这么多年,但“余毒”并没有完全肃清。

  “明智殿下请放心,这件事就请完全交给我了!”我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这件事反正和我关系不大。

  “那我就在这里预先感谢了!”明智光秀显得极为兴奋,好像他真能直接从织田信长手心里抠出些什么一样。

  “如此我就告辞了,新年一过我就着手安排!”一件小事而已,我准备告辞回家睡觉了。

  “请您再耽搁片刻,我有一个人想向您引荐!”他微微直起身子挽留,说话间果然又传来敲门声。“进来吧!”看来他非常清楚外面是谁。

  门口出现了明智秀满,但他并没有进来,而是让进了他身后的一个人。只是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中年武士,皮肤黝黑一张长方形的国字脸,中等身材却显得孔武有力。

  “在下中岛可之助,拜见诸星予州殿下!”他进来后先向我跪拜见礼,可见与明智光秀已经相当熟悉了。

  “这是……”我用探询的目光看了看明智光秀。

  “还是让他自己说吧!”他对那个中年武士挥了下手。

  “是,在下是土佐长宗我部氏的家臣!”中岛可之助直起了身子,可依旧垂着眼皮。“鄙主上久慕织田家诸位殿下的盛名,也希望能够得到右大将殿下的庇佑报效朝廷。四国地处偏远难沐圣恩,所以一直以来受到三好逆贼的荼毒,士族百姓苦不堪言。鄙主公听闻右大将殿下意欲讨之,欣喜万分,特派小的呈上一番敬意。并表示愿率本家子弟,引为右大将殿下前驱!”

  “原来是长宗我部殿下派来的人……”我点了点头,语气显得非常平淡。

  这个人是来拜见织田信长的,要找个人引见就求到了明智光秀,这没有什么可猜忌的,事情虽然意外但并不奇怪。长宗我部元亲的能力非常的强,土佐军也是众所周知的一支强兵。只是他看来并没有多瞧得起我,是想直接在织田信长的手里讨得一席之地。他也未必就瞧得起明智光秀,这个人可能只是自己找到的关系。

  “这位中岛大人和我手下斋藤利三是亲戚,所以就直接找到了这里……”明智光秀看我反应有些迟钝,以为是饮酒过度的后果,因而就主动介绍了起来。“虽然中岛大人希望直接晋见主公,我本人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但毕竟现在负责主管四国事务的是你诸星殿下,还是由你来替他引见的好。长宗我部殿下如此深识大体,本来就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举动嘛!”

  “是,请诸星予州殿下成全!”中岛可之助也这样说到。“为了报答殿下的恩惠,鄙主公在小的来时已经准备了……”他的手向怀中摸去。

  “谢礼就不必要了,我会尽快安排你晋见主公的!”我伸手向前一立,作了个阻止的手势。“想必大人在来时,长宗我部殿下一定已经对你说了很多事情,诸如对右大将的忠诚啦、四国等地的局势啦、长宗我部家的未来啦等等,可能还有嘱咐了大人对什么人该如何如何说,对另外的人又要如何如何措辞……”

  “予州殿下……”中岛可之助脑门冒出了汗珠,眼睛突出如金鱼一般,可能因为皮肤黑的关系,脸上的变色倒不是很明显。

  “听我把话说完!”我再次抬起手掌阻止了他。“这些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向中岛大人你打听。这些完全没有意思,你们想怎么作就去作好了!我会请右大将殿下接见你,也不会作出什么不利于长宗我部殿下或长宗我部家的言行!”看到他松了口气后我又说道:“不过作为我还是要对大人和长宗我部殿下进一言:大人尽可以趁这次的机会,多看多听一些事情然后上复给贵主公。再请他仔细想一想,他所想的那些‘将来’是否符合实际!”

  明智光秀惊讶地看着我,可能在怀疑之前自己关于我已经喝醉的结论。

  中岛可之助的眼睛继续向外突出,喉头不停蠕动吞咽着唾液。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清楚,以他的身份和智力也不可能搞清楚。“我……小的回去后,一定将您的教诲如实上禀!”他只能这么说到。

  “那我就放心了!下面我们来说一下晋见右大将需要注意的事情……”在他们两个的目瞪口呆中,我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有关此次外事活动可能涉及的问题和忌讳,直至东方开始出现朦胧的鱼肚白。“那么我就告辞了!”我站起身准备离开。

  “我来送予州殿下出去……”明智光秀也马上站了起来。

  “有秀满就可以了,殿下这么郑重反而不好!”我推辞到。

  “也好!”明智光秀也不是个拖拉的人。

  “可以问个问题吗?”在门已经拉开时,中岛可之助终于问了出来。“殿下为什么要对小的说刚才那番话,小的实在想不出!”他觉得至少应该将来对主子应该有个解释。

  “你不明白吗?”我叹了口气。“不管愿不愿意,今后这段时间我是和四国连在一起了,打也打不散!”说完我就走了出去。

  一直到回家这段路上我都在考虑一个词,那就是“好高骛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