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9、曲折性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746 2006.12.02 20:23

    “你看有可能吗?”我在本愿寺城防图上趴着看了半天,又抬头看了看山崖上的实物,然后对竹中半兵卫问到。

  “确实不太好办哪!”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军前议事是在彬彬有礼的状态下开始的,却是在争吵和相互指责下收场的。谁在一开始就都已经清楚了下面这样几件事:第一、这场声势浩大的本愿寺会战之所以会发生,就是为了织田信忠这个接班人树立威信;第二、由于第一个原因,所以这场仗务必要打得漂亮;第三、信忠少主虽然表现出了足够的沉稳和气度,单毕竟只是个16岁的年轻人,他的心中同样燃烧着年轻人惯有的冲动的火焰。因此,佐久间信盛一开始就提出的速战速决的方案,可以说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心思。

  可下面的问题就又来了,要谁作第一颗“铺路石”!佐久间信盛也是久经战阵的名将,这么多年的都没有拿下本愿寺城的原因不可能是因为愚蠢(起码有一定限度)。不拿下支城、岩砦和碉堡就直接攻击大门,并不可能完完全全的执行,因为你至少的得把挡在前进路上的“障碍”除掉吧?沿着大约宽15米、长4000米来回不知道拐了多少弯的马道,一直攻打到正门前,沿途再清除掉由300到1000士兵不等守卫的4个坚固堡垒,别忘了,上述的一切都是要在前面、后面、上面不时被箭矢、铁炮、滚木擂石不停攻击下进行的!要真的按照这个计划完成,那一路恐怕得用尸体垫起一米高来!来的这些人带得都是多少年出生入死的子弟兵,谁愿意倾家荡产的来玩这场“游戏”?真要是把老本都折在这儿,就算是讨好了织田信忠又怎么样?桂田长俊、池田胜正还是织田信长亲自罩着呢,最后还不是都完蛋了!

  我不得不佩服织田信忠的理智和务实,很多事情上他都比他父亲冷静得多。在各方意见交织顶牛的情况下,他果断的作出了决定:由各方主将率领各自领内前来的小豪族,分片拔除“螃蟹”的爪子,总攻方向的选择将视各路进展而定!率先打开通向主城大门通道者,作为本次战役首功。

  我的防区是在正北面,“猴子”是在西北面,因此我们两个的目标都是北门。北门不是正门,虽然地势险要一些,但防御设施也相对少些,这个布置也算公平。其实在“猴子”的再西面还有一个西门,但那是面临大海的水门。在日本还没有使用大量装备火炮战船的情况下,即便有强大的水军参战,对这种程度的城防也是无能为力的。

  通向北门的最后一道关口是鸠方城,而要到那里我这面要打通一座拦路的宿古城,还有一座在高处火力压制三原砦。至于“猴子”,他要从另一个方向接近鸠方城试试。

  “如果正面强攻宿古城,那么……”我拿起望远镜面对宿古城调着焦距,感觉嘴里有些苦涩。“会有多大的人员伤亡?”

  “至少……不下于3000吧!”竹中半兵卫无奈而愧疚的对我说到,他的话引起了周围的一片沉默。

  “哦……”我也无语了。在这个敏感时刻的敏感战役中,我虽然不想争什么头功,可落个最后显然也不太合适,但拿3000人去垫……可惜这里的仰角太大火炮用不上,不然我怎么会遭这个罪!

  “主公,让我去进攻吧!”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回头看时却是大谷吉继。

  “你?”我很感意外。有人提出这个建议并不奇怪,可第一个居然不是一贯冲动的可儿才藏而是他,这就有些令人不解了。眼前的情景谁都看得见,他怎么会这么不理智呢?

  “主公!城堡不会自己陷落,总该有人第一个上去试试……”看出了我的疑虑他解释道:“宿古城地势险要又有三原砦相佐,要想轻易拿下实在不太现实。即便主公和竹中大人要想办法,也得清楚敌军的实战能力啊!”

  “这个……”我明白他的意思。这个时代虽然没有“火力侦察”这个说法,但这种作法却是古已有之。虽然这是以小牺牲换取大发现的一贯战法,但说白了还是拿人命垫。

  “主公!”看我还在犹豫他焦急的催促道:“……如今已是箭在弦上,各路殿下都在相顾观察。如果主公继续犹豫不决,那么一定会授人以柄的!”

  我果然听到有喊杀声和铁炮的轰鸣分别从东面荒木村重、西面羽柴秀吉的阵地传来,看来我真的不能再等待了。

  “主公!大谷大人所言有理,但还是由我去吧!”可儿才藏终于也耐不住性子走了上来。“如果部队太少敌军会有疑心,未必能够达到效果!大谷大人的800人未免显得单薄,我的部下有1500人应该够用了!

  “还是……”大谷吉继还想争辩。

  “都不要说了,听我号令!”意见越多脑子越乱,关键时刻我该下决心了。“吉继为第一队猛攻宿古城;才藏为第二队距离10丈跟进;新八郎……”我叫过了在一边早就跃跃欲试的新八郎。“你挑选100名武艺高强的旗本随大谷大人一起行动,一切听大谷大人命令不得逞强!”

  “是!”新八郎飞快的答应了一声就去挑人了。

  “吉继……”我又对大谷吉继仔细交代道:“我再分配给你100名忍军,进攻要猛烈、撤退要迅速。要是敌军防守薄弱或犹豫,就当机立断命令爬城破关。你可以临机决断,只是千万不要勉强!”

  “末将必不负主公期望!”大谷吉继郑重的承诺到。

  震天的法螺声响起,随着一连串的口令声大谷吉继、可儿才藏的长枪足轻进入到了山口下的攻击位置。忍军尤其是旗本的加入,在大谷备队的直观感觉绝对有了质的飞跃,我这样作不只是要振奋士气,更是要上面守城的贼秃们相信我进攻的“诚意”。

  开始进攻了!大谷吉继率领的1000人向宿古城前进。稍后,可儿才藏的1500人也跟了上去。

  500步,宿古城上一片肃静;300步,还是悄无声息,就是三原砦也没有反应;200步,已经有人影的频繁活动了,但依旧没有进行阻击。前锋队的长枪已经放平,而这个距离滚木擂石的威力也能够充分发挥了,看来这个宿古城的守将还真是有耐心!

  “主公……”竹中半兵卫来到我身后轻轻的叫了一声。“本次只是试探性攻击,大谷大人又是一向谨慎,不会出什么事的!”

  “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打仗必然要死人,数次大战死在我面前的人已经上万,感触相比当初已经变得迟钝了许多,但那多是看到人家的大量伤亡,割自己的肉感觉不一样啊!

  突然宿古城头上一阵鼓声响起,飞蝗般的箭支倾泻而下。马道上的军队密密麻麻,如此集中的目标使弓箭手节约了大量瞄准的时间,有许多人受伤,但阵亡的人并不多。我的部队几乎全是专业化的职业士兵,优秀的心理素质使他们不但没有逃跑,反而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这时最前面的士兵,距离宿古城的城门还有120步。

  我注意到虽然不时有长达丈余的滚木从城头被推下,但频率却不是很高,体积也比通常见到的小上许多,巨石就根本没有。“敌军的滚木擂石似乎不多啊!”我在仔细观察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是啊!”竹中半兵卫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这里的山道虽说陡峭但转折太多,滚木在这里滑不了多久就会坠入山谷。可能是敌军觉得不太合算,而且这里也不是防御的重点!”

  “有道理!”我想了一下点点头,然后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战况。

  长时间的训练和作战经验已经形成了本能,一些细节并不需要刻意的命令,受伤失去战斗力的士兵被从侧翼让出的窄窄通道上送了下来,进攻的速度只受到了不大的影响。

  “砰、砰、砰……”在距离城门50步左右的时候,密集的铁炮声终于响了起来,浓密的硝烟中箭支的射速并没有减慢,而且由于距离的接近杀伤力有所增强。与此同时三原砦的守军也开始表态了,居高临下的铁炮和箭支打在了大谷吉继备队的侧后。

  正在我几乎就要直接传令的时候,大谷吉继非常明智的及时下达了撤退命令。在如此强大的火力下强攻就等于是送死,逐渐消散的硝烟中,宿古城头已经立起了成片闪亮的长枪和薙刀。

  “你……没事吧?”我紧张的边打量边对来到面前的大谷吉继问到,后者是被两个人架过来的。

  “一点轻伤,不劳主公挂怀!”尽管脸色苍白,可他还是轻松的对我说到。

  “被铁炮打在腿上了!”新八郎补充着。

  “主公!我这次……”大谷吉继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我打断了。

  “马上进一步治疗,然后休息!其他的事情我自有主张!”说完我就命人把他架走了。“城上的远程武器力量有多少?”我对身边一直在仔细观察计算的远程武器专家津田一算问到。

  “从刚才的战况上看,宿古城上至少有50支铁炮、300弓箭手……”津田一算回答得很谨慎,并不时看着自己手上的记录。“三原砦铁炮也应该有这个数,只是弓箭手要略少些!”

  “宿古城上应该还有至少500名足轻或者僧兵,看规模三原砦上可能只有远程攻击力量!”一边竹中半兵卫补充到。

  “必须另想办法了!”我自言自语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算着再过十几天就又要“冬眠”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希望大家不要骂我。这已经是电大第二学年的结束,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这个时候该是准备论文和最后一次考试的时候了!不过到了后年就没有“冬眠”的困扰了吗?应该是的,因为那离本书结束也就不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