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动乱的风声(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99 2010.03.21 19:48

    “二条阁下为朝廷奔忙不辞劳苦,我不过是拿上几个钱又算得了什么!”我笑着非常随意地摆了摆手,然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二位就请在舍下用个便宴吧?不过眼下我这里清冷的很,只怕找不到什么陪客了!”

  这不是留客而是逐客,我说得可是一点儿也不含蓄,只要是不傻都听得出来。二条晴良和正亲町季秀都不傻,不但不傻而且都还相当聪明的人,我的话自然是什么意思自然听得出来,二条晴良的老脸上立时羞得通红。他微微直了直身可能是想走,但似乎又有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牵住了他。

  “这有什么关系,人少反而更加清静!”正亲町季秀倒是完全不当作一回事,可能怕二条晴良被我挤兑走抢着说道:“二条阁下您可能不知道,诸星参议府上的菜色即便是比皇宫中的御宴也是毫不逊色的。我这说得可是数百年前皇室全盛时的御宴,眼下的情况那是提不得的!”仿佛回味一般,说着他还咂了咂嘴。“我的话有些扯得远了,我们还是来说诸星殿下!诸星殿下的豪爽慷慨天下闻名,对于朝廷的礼敬更是为世人所称道。像二条阁下您这样的贵客,那是那是请都请不到的,要是一定要走可就是太不给面子了!”

  “既然诸星殿下如此盛情,本卿也只好冒昧讨扰了!”二条晴良立刻“感动”地说到。

  我坐在那里愣怔地想了半天,可怎么也想不出我的“盛情”表达在哪儿了?至于说到要走就是不给我面子的话,就更加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可总这么愣着显然也不合适,只得叫侍从进来吩咐了下去。

  “诸星殿下如此款待本卿感激不尽,不知道可否也容我表示一下!”二条晴良看了正亲町季秀后转向我说道:“本卿蜗居简陋本不堪隆重,但我想诸星殿下这样的胸怀宽大想必也不会计较。刚才已经说到本卿准备在年前举行些聚会,如果诸星殿下能够拨冗莅临,那一切就都完美了!”

  “是啊!我也一直在位这件事情烦恼……”正亲町季秀装模作样紧锁着眉峰,还用手中的折扇在额头上轻轻敲了两下。“自织田太政身故之后,各方势力对于天下大势走向的看法上,产生了相当大的分歧。因为看不明白,大家就都变得谨慎了,像现在这样的时节都没有几个进京来朝觐的,实在是太不好看了。诸星天下在当今之世可称得上是武家典范……不!不对,应该说是‘武家领袖’!如果能由你来出现对于今年的各项活动,无疑可以起到正天下视听作用!”

  我看了看正亲町季秀又看了二条晴良,心中对这个提法感到有些突然。“武家领袖?”我迟疑地问到。

  “当然,完全是实至名归的!”他们两个人一起点头。

  “那在这些聚会举行当中,会有天皇正式颁布恭贺新年的圣旨宣读,或者太子殿下亲自出席吗?”

  “这……”二条晴良的神色非常尴尬。“你也知道天皇陛下近来的身体不是很好,而太子殿下又……”

  “宴席已经准备好了,我看咱们还是先用餐吧!”我的笑容反而灿烂了起来。

  *******************************************

  二条晴良和正亲町季秀走了,我也向内室走去。按理说怎么也应该送一送,可我的脚步仅仅踏出客厅三步就停了下来。面对着一脸尴尬的二条晴良和有些忿忿的正亲町季秀,我站在台阶上“亲切”地挥了挥手。

  所谓“借钱”的话头不过是个托词,关键是二条晴良想用这种方法把我请出来,以此表示对于朝廷的恭顺。可朝廷方面又不想承担任何风险,以一个下了野的空头公卿出面,事后完全可以一推六二五。在朝廷来说可能是出于不得已,但这样岂不是拿我当猴耍了?

  客厅所在的前院和内院之间,有一座横宽的隔院,其实仔细说来更像是因为门不对称形成的甬道。走到这里一阵冷风吹来我稍稍打了个寒战,头脑也为之冷静了不少。

  至少正亲町季秀是不会诚心给我难堪的,对于这点我还比较有信心。至于说到二条晴良,以他的政治智慧自然也是希望弥合朝廷与我关系,而且他也是一直这样做得。也许眼前的这个结果,是他们这作为少数派的两三个人一力争取才促成的。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吧!至少我应该对他们公平些,不应该把怨恨加在他身上。不过同样不能因为朝廷的无奈就手下留情,我虽然不能彻底毁灭掉朝廷,但是完全可以对它进行改组。

  在经过愤怒和之后的片刻冷静后,我突然感觉心情很差,想和家里的人说点儿什么话。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我和二条晴良的宴席出于种种原因,时间持续得很短。想必此时仙芝正和我的妻妾子女们聚在一起用餐,我就一个人向阿雪住的地方走去。

  离阿雪的预产期还有不到二十天,饮食上早就专门配置了,所以用餐也是单独地进行。我走进了那个小院,这里在特别的关照下显得格外清静。

  “原来你也在这里呀!”摒退了在外面侍奉的侍女我自己拉开了门,却看到莺正坐在阿雪的榻边和她说着话。

  “殿下!”莺见到我进来立刻站起来向我行礼,然后回头看了阿雪一眼后说道:“阿雪实在是太‘淘气’了,没人看着可不行!”

  “是吗?那我可真得管管了!”我自然知道这不过是个玩笑,但还是故意扳起脸坐在了莺刚才的位置上。“你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了,饮食起居一切都要小心。这可是关乎到我诸星家千秋血脉的大事,就是别人不说你自己也要当心!”我握住她一只手轻轻说到。

  “你别听姐姐的,她的话根本不能信!”阿雪摇着我的手臂嗔道:“现在夫人和她们一直在把我当猪养,除了一早一晚在院子里的两趟散步就不再许我出屋子。现在我的体重至少增加了二十斤,这样下去就实在看不得了!”

  “二十斤?有这么多吗!”我伸手在她隆起的小腹上滑过,感受着那里面生命的律动。“那有多少重量是我们孩子的?”

  “殿下!”阿雪门面通红地白了我一眼,莺则是在边上掩口嘻嘻笑着。

  “我也知道你近些日子是闷了,那么就去散散心好不好?”我轻轻抚着她的手说到。“眼下京都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你不妨到桂川口城去住一段时间。虽然现在已经是冬天,但毕竟从天守阁的窗子里也可以看到琵琶湖的景色,我想这对你对孩子都是有好处的!”

  “好啊……可是……”阿雪是个好动的女孩,这跟她当年四处流浪的经历可能有关。不过她同样具备了冰雪的聪明,明白眼下是个什么状况,因而瞬间的兴奋之后又用迟疑的目光看着我。

  “我暂时是不能去的,不过会有别人陪你!”我宽慰着她说到。

  “现在阿雪身边不能少了人照顾,别人只怕是……”莺忧心忡忡地说到,她看来是也误会了我的意思。

  “阿雪什么会少了人照顾呢?夫人、你还有其他人都去!”我回答完又在阿雪小手滑嫩的肌肤上拍了拍。“本来我也应该陪你们一起走的,只是眼下有些事情还脱不开身。你们先到那里住下来,我很快就回去看你们的!”

  “可殿下……”阿雪的脸上有些发白,莺也微微张开了嘴。虽然我说得非产简单和轻松,但是身为武家妻子的她们自然是意识到了什么。在这个人人靠着杀戮攀登的时代里,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你们不要多想,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急忙又在阿雪的手上拍了拍,这个时候她可不适合激动。“如果真的会有什么的话,我也不会把你们只送到20里外的地方去。其实这只是一次‘短期休假’而已,我也很快就会过去,不是五天就是十天,完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阿雪看着我,大大的眼睛里有着一层隐隐的水汽,露出的一排珍珠般的贝齿咬着下唇。“我可以自己到桂川口城去,还是让夫人他们留下来陪殿下您吧?”好半天他才说到。

  阿雪还是误会了,这完全没有必要!这就是我此刻的想法,不过却也极为感动。

  “阿雪你误会了,这完全没有必要!”正在我想着怎么劝解她的时候,一个声音却从门口传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仙芝出现在我刚才忘记拉上的门口,身边还站着虎千代。“殿下没有任何需要我们担心的地方,这里也没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事情。我们明天就起程一起到桂川口城去,不过只是十来天的事情!”她缓缓走了进来,语气虽轻但却不容置疑。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我的心里再次兴起了这样的感觉,虽然什么也没有解释过,但是她却理解我要做的一切。

  “父亲,让我留在这里吧!”虎千代突然兴奋地说到,跑过来拽着我的衣角。“我已经长大了,应该帮您分担一些责任!”

  “好,也让你长长见识!”叫他这么一说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仙芝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闪烁,但最终没再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