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6、禅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470 2005.10.10 20:54

    “当~~~!”木槌轻轻的一击,就发出了悠远的长音,看来这个钵的质地真的很不错!想着我扭回头,继续打量这座大殿其他的地方。高高的天花板和四周的墙壁上都描绘着精美的图案,看来均是出自名家手笔。地板是用长条木板拼接而成,显出暗红的色泽,表明木质、做工均属上乘。最显眼的就是正面莲花宝座上手掐法印,闭目含笑的毗卢舍大佛了!遍体贴金不说,还在额头、发髻等处镶了不下三十颗各色宝石。真想不到!在贫困的京都,还有如此奢侈的寺院。

  “快点!”看我不甚恭敬的四下张望,仙芝皱着眉头拉了我一下。

  “哦!”我这才非常不自觉的在她身边跪了下来。这几天吉田宗忠病后调养,我们没什么事就想四处看看。本来依我的意思是想出城去看看山景的,可最后还是跟着仙芝来到庙里进香了!我本来对佛教并没什么抵触的情绪(尽管我个人比较喜欢道教!),但日本的寺院大肆介入世俗纷争,不仅娶妻生子还筑城招兵,俨然就是地方诸侯了,哪还有一点出家人清修的样子!中国有句老话“天下名山僧占多。”到了日本就要改成“天下之乱僧占多!”了。可仙芝却是很虔诚的!我也只好随她了。今天我们又来到了京都著名的东福寺。

  胡乱的行了几个礼(我磕头了,但并没沾地!),我就站了起来。仙芝可是郑重其事的默念了很久,还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我觉得很可笑,但眼下并不适宜给她讲唯物主义。“算了!党中央还讲宗教信仰自由呢……”我胡思乱想着。终于仙芝站了起来,把目光投向了我。

  “该来的总是要来!”我咬了咬牙,掏出20贯铜钱交给了旁边的知客僧。看到仙芝那欣慰的笑脸,我觉得也算物有所值了!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僧人合十一礼。“弊寺主持想见一见施主,不知方便吗?”

  “如此就请带路吧!”我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在后面的禅房里,我们见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老和尚。“老衲叫朝山日乘,实在是冒昧了!”他做着自我介绍。

  “哦!真是久仰了。”我的心里打了个突。他可算是战国文化的著名人物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极端顽固、保守、右倾的宗教狂、原教旨主义者找我干什么?

  “老衲听弟子说施主来自尾张,不知现在东海的情形如何?还请不吝相告。”他的语气温和有礼。

  “大师太客气了!现在……”我一边说一边想:“原来他是想知道这个,怪不得《太阁立志传》里打听大名情报要去寺院呢!看来日本宗教势力的政治影响,不是凭空而来的呀!”

  对于我所说的朝山日乘听得非常仔细,还不时的发问几句。末了他对我说:“不知您对贵主君和三河守大人的所作所为,是持何种看法!”

  “这个么!”我想了一下说:“您指的是没收山门领(寺院领地)和废黜不输不入(免赋税、治外法权)这两件事吧?愚以为……这是开百年先河,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并且,对佛门也是大好事!”我知道他的想法,但没必要恭维他。

  “你为什么会如此说呢?”朝山日乘显然没料到我会说得这么直接。

  我装作没看到仙芝对我使的眼色说:“早日使天下安定,不是利国吗?减轻百姓负担,不是利民吗?清除那些假借佛祖名义而逞一己私欲的败类,不是佛门大幸吗?”

  “阁下未免……未免失之武断了吧!”朝山日乘被我噎得翻了一阵白眼后说。

  “武断吗?我却不觉得。”我摆出了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一休大师一生贫困不也济世助人吗?还是您见过本愿寺和筒井顺庆为佛门、为百姓,做过什么好事?”

  “那也不能因为出了一两个害群之马,就归罪佛门吧?”

  “大师,您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吗?”我给他讲起了一个从菜治忠漫画看到的故事。“有人拿一本佛经请教六祖慧能,慧能说‘我不识字,你告诉我上面写的是什么。’那人奇怪道‘不识字您又怎么知道上面的佛理呢?’慧能回答说‘我用手指月亮,但我的手并不是月亮。文字和佛理根本也是两回事!’大师,您不觉得让僧侣去管理政权,是舍佛理而求文字吗?”

  “也许吧!”半晌之后朝山日乘说。“那您是如何看待洋教的呢?”

  “如果让我决定的话……”我故意顿了一下说:“我会让他们传教,但同样不允许他们拥有土地、介入政权!”

  “你说什么!”朝山日乘大惊。“你居然会允许那些妖邪……”

  “大师,您是怎么看的呢?”我看他有中风的趋势,急忙拦了他一下。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朝山日乘理所当然的说:“对那些邪魔外道自然是斩尽杀绝,怎么能让它们污我净土呢?”

  “大师您真是这么认为的?”我一脸惊讶的问到。

  “当然了!这有什么奇怪呢?”他反问我。

  我一脸“肃穆”的说:“大师!想不到您的修为居然如此高深,真可谓是当世的活佛!”

  “诸星施主,你何出此言啊?”我的话使他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大师啊!当年地藏王菩萨曾言‘地狱不空,誓不升天!’……”我一本正经地说:“而他至今未能如愿。大师您一言而灭地狱!地狱都没了,里面的冤魂啊、小鬼啊、牛头马面啊……自然都是烟消云散了!那还用得着渡化吗?如此看来……您岂不是比地藏王菩萨高明多了?真是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说至此处我还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

  “你!”朝山日乘怒目紧盯着我。

  我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

  沉寂了片刻,朝山日乘慢慢舒展了眉头。“哈!哈!哈!……”他突然大笑了起来,只笑得前仰后合,只笑得流出了眼泪。“施主居然如此有意思!织田家的武士莫不都是如此?”

  “上总介大人的看法与鄙人差不多,不过……”我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他讲道理的方法是用刀!”

  “大人见识高远,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听到这话朝山日乘严肃了起来。“我希望诸星大人您将来能尽力回护佛门!”

  “那当然!”我不加思索的回答。“不止对佛门弟子,我不希望任何人死的无谓!”还有一句话我没说出来,那就是前提是我先要保护好仙芝和我自己。

  “那就是天下之幸、佛门之幸了!”朝山日乘欣慰的点了点头。

  总之,这次会晤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