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山间小憩(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78 2008.07.20 19:55

    “这还是真是巧遇啊!”看着当先一个身材略高的武士向我走来,我随口感慨了一句。而伊木半七见我没有拒客的意思,就也把其他人放了进来。

  “本来想专程去拜见您,但是又听说您不想让人打扰,所以就没有敢造次!今天既然在这里巧遇,在下等怎么也得向您问候一声才是礼数!”那个武士紧走两步,但是在我能够着他的距离之外就抢先行了个礼,却原来是黑田官兵卫孝高。

  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了,就是过去见面也是极为匆匆的场合。至今我还记得当年在杂贺城下第一次与他相见的情景,一个略显阴沉的年轻人,这个印象给我留下的太深了,以致在我的脑海里他就是这个样子。

  实际上随着年龄的增长,黑田官兵卫的形像已经变得“阳光”了不少,虽然脸型五官都不可能有多少大的感便,单眯起的眼神已经没了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渐渐在额头眼角增加的皱纹,也使整个脸型增加了几分笑的感觉。

  他身旁还跟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青人,给人的感觉文雅而且谦恭,只是在穿着打扮上,略略带着那么几分浮华的气息。

  “我只是个等待主公处置的待罪之人,禁足谨言只是本份而已!”我的表情无怨无悔,无欲无求,真的好像一个心灰意冷的人物。

  “胜败乃兵家常事,殿下一代名将公道自在人心!”黑田官兵卫很懂谈话的技巧,劝慰了一句后立刻转移了话题。“这位您可能还不认识,是鄙主公新近提拔起来的年轻将领,名叫仙石秀久。他对予州殿下您的威名、功业可是仰慕已久的,见到您在这里无论如何求我引荐,还望您不要怪我冒昧呦!”

  “能够拜见予州殿下,是我素来以求的幸事!”他的同伴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哦!”我看了一眼这个人,原来他就是“天下第一胆小鬼”。

  其实这个仙石秀久追随“猴子”已经有些年头了,只是一直仅是担任亲兵、侍从之类的小角色。以前他是见过我的,而且不止一次,只是没有资格说话而已。

  “既然两位大人如此诚恳,我也不能太矫情了!”说着我对手下人示意接待,然后就引着他们向里面走去。“在这路途中也不可能有什么好招待的,还请两位大人不要见怪。我们这多少也算是他乡故知,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补上!”

  “予州殿下客气,倒是我们搅扰了!”他们两个也算的上是亦步亦趋,神色间并没有什么别的表示。

  *************************************************

  酒宴算不得丰盛,因为这毕竟是在旅途当中,不过好在客人不是很多,四个人吃就有了便宴的意思。之所以说是四个人,因为仙鲤丸也入席了。

  “听说殿下回来的消息后,我就想着前来拜望!”黑田官兵卫端着酒杯一脸诚恳地说到,此刻他已经不见了两年前还时而流露的阴戾之气。如果说谁还能有这等技艺的话,那也唯有松永久秀了。“不过多次请求都未获允准,主公另派了他人前往问候。后来听使者回来说予州殿下闭门谢客,在下闻后更为不安。好在今日在这里巧遇,见殿下无碍这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对羽柴殿下和诸位大人的一番关切,在下心里是非常感激的!”我点点头算作表示,还感动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其实还有许多殿下,也都派人来致意过了。只是这次在九州栽了个大跟头,连带着也大大丢了主公的脸,我着实是感觉没脸见人。身体上倒是没什么,可在这个时候还是少见几个人的好!”

  其实我虽然这些日子深居简出,但消息却从来不曾断过。外间对我的各种传言都有,不过最为合理,也普遍得到众人认同的一种是:我这次的过失一定会遭到织田心战的处罚,但应该不会到达必须“铤而走险”的程度。综合来看似乎极有可能得掉下一块“肉”,守护的役职只怕是要去掉一个了!

  许多人的眼睛全都瞪了起来,并且犯起了鲜红的眼色,这未许就算是一种攻击我的行为,不过为自己的争取利益却是天经地义的。因为地缘关系“猴子”自然也不会干等着,眼前这两个人就担负着随机应变、浑水摸鱼的使命。

  “予州殿下,您这么想可就不对了!”仙石秀久急急地说到,看样子真的是对我这个“偶像”极为关切。“您予州殿下的材能功绩天下谁人不知,即便是当年的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也不敢轻视。九州之失卑职认为不过是瑕不掩玉,岛津小儿凭借地利人和侥幸而已。予州殿下织田家第一能臣可谓实至名归,早晚九州还要等着您去平定呢!”

  “不行啦!老了……”我长叹一声脸上出现了一股萧瑟,还用手抚了抚脑后的发髻。尽管那里依旧浓密油黑,但我还是一下又一下地抚着,好像那里真有无数的银丝。“这两年我明显感觉体力不行了,精神越来越不济。看来许多事我都是有心无力,不如及早放开的好。好在现在四海已经逐渐恢复了平静,天下之大总有放得下我一张卧榻的地方!”

  “老了?您这可真是说笑了!”仙石秀久看着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眼睛却微微闪了一下。不过我不敢确定,那究竟是不是反射的烛光。“予州殿下刚过而立,怎么能谈得到老?织田家的大业还等着您来支撑,激流勇退可不应该是您的作法啊!”

  “还不老?你看我的儿子都这么大啦!”我指了指身边的仙鲤丸,看似无奈的叹了口气。“过去的蓬是扯得太满了,以致一下子就折断了桅杆。现在的心可没那么大了,不如逐渐放手让孩子们早些上来的好!”

  “那……”仙石秀久皱着眉头还想再问些什么,可我已经注意到了他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

  “只怕您想休息也没那么容易,大殿那里就不会同意的!”黑田官兵卫此时双手抱肩坐在那里,看似不经意地打断了仙石秀久下面的话,神情绝对是个客观公正的局外人。不过照我的感觉,他对我的话是一个字也不信。“当今天下的安定只是有了个雏形,要说四海升平却还差得远。武田、上杉、北条、毛利和岛津这些‘大老虎’还在,予州殿下采菊东篱的想法未免早些!”

  “早些、晚些,还不都是那么回事吗!”我示意侍从替他们两个人再次斟上酒,然后举起被子晃了一下。“如今的日子是十几年前想也不敢想的,富贵至斯可谓到了极至。人之一世求的还是什么,总不见得奔波操劳就这么下去吧!”我不管你是信与不信,反之我是一装到底了。

  “既然殿下打定了主意,卑职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黑田官兵卫用非常“诚恳”方式表达了他的惋惜,然后想忽然想起来似的问道:“殿下这十几年来转战四方,对于现今朝廷政令所及的地方都走了一圈。这次殿下既然想暂时休息一下,不知属意何处,也好让我们有个地方前去问候!”

  “这个……我倒还是真没想过!”我一愣之下没敢随便答复。

  “西国怎么样?也好方便我等随时请教!”他真是显得非常殷切,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热情。“殿下在西国的事迹可谓深入人心,至今即便是黄口小儿也是耳熟能详。要是您能够……”

  “哎呀!我的腰……”我忽然用手撑住了自己的后腰,向右一歪就倒了下去,样子极为痛苦。

  “主公!”在对面两个人的目瞪口呆中樱井佐吉急忙过来扶起了我,仙鲤丸也急忙的靠了过来。

  “我没事!”我“挣扎”着从怀中摸出了一瓶药,吞下一片脸色才好了些。“今天见到两位大人是近些日子少有的高兴事,因而也就忘了我这风湿必须要少喝酒。这就是当年在山阴风雨潮湿天气中作战造成的结果,一辈子不回去我都不会想了!”

  “如此……是在下唐突了!”黑田官兵卫若有所思中摇了摇头,不知脑子里想了些什么。

  “主公……”就在这时伊木半七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我这个样子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发生了什么事?”我乘势在众人的扶持下坐了起来,装得太过就有些假了。

  “主公,大殿的使者森兰丸大人到了!”他禀报到。

  “快,快请他到这里来!”我既然是“犯病”既不能一下子好起来,不过必要的尊重还是应该表现出来的。

  “予州殿下,您怎么啦?”森兰丸甫一进门,也被我的脸色吓了一跳。

  “没什么,一点小毛病!”我表现出了“轻伤不下火线”的精神,但这样更让人无法忽视我“病人”的身份。

  “予州殿下有恙?这倒也是凑巧了……”他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我正是奉了主公的命令来通知殿下:主公携夫人一起避暑去了琵琶湖中的露缘岛,殿下不必跑安土这一趟了!”

  “主公只是这样吩咐吗?”这个结果令我感到一些意外。

  “主公说请殿下可以到京都去暂住一时,现在看来对殿下养病也是有些好处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