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上位者”说(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32 2007.03.24 19:52

    “那样的强者也……真是想不到!”我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武田信玄善用谋略,这个我知道;他合纵连衡机变百出,这个我也知道;只是没想到对于这种按传统观念说有些“下作”的计谋,他居然也是信手拈来,这个我还真没有想到!

  “‘强者’?……确实他是个‘强者’!”长野业正想了一下然后点头。“不过首先他希望别人把他看成个‘强者’,别人果然就都把他看成了‘强者’,他这一点作得相当成功!而主公您……”说到这里他忽然盯住了我。“您希望别人把您看成个‘仁者’,天下的人也确实都是这么认为的。仅就着一点来讲,您作得一点也不比他差!”

  “顶峰虽然只有一个,但通向那里的道路却有无数条!”我也在青石栏杆上坐了下来,转过目光盯着他的脸。“老师,您是要告诉我这个意思吧?”

  “主公果然睿智!”长野业正微笑着点了点头,但旋即又正色道:“主公啊!据老臣的一点拙见,主公虽然机智绝伦英明果决,但……在您的内心中却长存着一种不忍之心。虽然时至今日主公并不曾为这种情感所左右,但要长此以往终有一天会误了大事。其实天下英雄成大事者莫不如此,当年武田信玄挑动南信浓高远氏、金刺氏为乱,用的也是这等小人之计。只是以老臣今日看来,他在这方面其实远不及主公高明!”他知道我在列国武将中最敬畏武田信玄,所以总是爱拿他举例子。

  “武田信玄?……小人……”我思考了一下而后苦笑道:“老师,在这次的计划中,我给这个波多野亲宣起了个‘僵蛇’的绰号。‘僵蛇’……哼!一条冻僵的蛇被好心人揣进了怀里,醒来后立刻咬了恩人一口。在这个乱世里这种人我不得不用,这种事我不得不作,但……我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哪!”

  “正像您所说,这是每个上位者都无法避免的事!”看我情绪不高,长野业正就转换了话题。“老臣一路行来,许多人都对主公将于堺町实行的新政议论纷纷。当然,由于身份所限,老臣不可能听到太多负面的言论,但明显可以感到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老臣自己对这方面并不内行,也无法给主公提出适当的建议,可老臣凭这几十年的阅历却可看出,不管这新政成败与否,随之而来的轩然大波是无法避免了。因而老臣一直心存疑虑,不知主公可否能指点老臣一二呢?”

  “这件事您也听说了,都是哪些人在议论?”我有些奇怪消息居然可以传得这么快,别说税制未改新地未分,就连那家店铺也还没有正式开张呢。

  “几乎所有人都很关注,但不同的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长野业正可能是因为做得久了微微活动了一下颈椎,银白色的长发如风中落叶一般簌簌抖着。“……在我们一路所住的镇町里,中小商人们都很兴奋,许多人都准备迁居到堺町来。而且据说主公虽然准备扩大堺町的规模,却严格核定了地界,去得晚了就会没有了位置。我们一队人马也是打着本家旗号,所以有不少人私下里偷偷向老臣的手下打听堺町的事!”

  “嗯……这样也好!”我虽然没有亲自发布消息,但外界有这样的传言却并不奇怪。在那场茶会之后,金井宗久和津田宗吉他们几个人或单独,或相约地找过我,意思很简单,只是想事先得到我给予一定扩建新区的土地份额。他们几个都是投资数万大力支持过我这个计划的,这么点儿小事没必要驳他们面子。不过看来他们几个是抓紧时间在行动了,为了将剩余土地倒手卖个好价钱,他们积极对外放出了消息。不过这样也好,省去了我不少前期工作。

  “再有就是豪族、武士们了……”长野业正缓了一口气继续说到。“丹波到这里的路途并不长,所以也没有经过什么了不起的势力领地,可有不少小城主、豪族为了表示亲近主公,而对我们进行了热情款待。我的手下也在闲谈之间问起过他们的看法,不过普遍对主公的政策并不看好!”

  “为什么?”我很注意这个问题。

  “主公取消交易量的核定,只按出入量计税,税赋缩水那是一定无法避免的了!”说起这点长野业正也显得有些担心。“虽然不曾明说,但老臣明显感到他们的心里在嘲笑主公,把主公看作是钱多得没处花了,居然如此轻易地放过了那些脑满肠肥的商人。不过相对,只要有点内政常识的人就会想到,在堺町能够买到更便宜的物资,所以有不少人想向堺町派遣常驻家臣作为军需奉行!”

  “真的?!太好了!!!哈、哈、哈……”我兴奋地大叫了一声,然后在水榭里快速地来回走动了起来。我原来的想法只是控制商业流通和金融汇兑,影响大名们的物资那是下一步才要考虑的事。可眼下,那些城主豪族们迫不及待地投向了我的怀抱,如果他们想把从这里买到的“便宜货”运回去,就必须要通关完税,就必须要和我的那家新店铺打交道!小人物只是动作明显些,那么毛利、德川甚至武田、北条还能撑多久呢?

  “或许主公已经看到了囊括天下于手的机会了吧?可老臣还是糊涂着呢!”长野业正看出了我思想上的剧烈波动,因此直到我逐渐稳定了下来才再次开口。

  “哪有这么简单!”我平复了一下心神后,又坐了回去。“我之所以这么作是有一定得想法,但是是否行得通还在摸索之中。老师您认为今后强大的根本,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应该是广阔的领土,至少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他说出的答案是这个时代所有人共同的看法,只是听我的话音不对才又补上了后面这半句。

  “是的,老师您说得不错!几千年来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却意外地发觉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原以为的那么大信心。“那时土地上居住着百姓,这是军队主体——士兵们的来源;土地上出产粮食,这是维持军队最主要的条件;而军队的强大就代表了国家的强大,其他都是可以退一步考虑的事情。可现在时代越变越快,素质和装备上的差距不那么容易用数量来弥补了!当10000名新招募的农兵对上500名精悍的旗本时,那就是一场屠杀开始的时刻!”

  “是啊!”长野业正感慨地说道:“老臣年轻时,作战的主力就是手拿竹枪的农兵,即便是拥有数万石领地的大名,也未必就能如何。加上地方上豪族们的不听招呼,能动员起力量就更有限了。主公,您是想掌握更多的金钱吗?”他有点理解我的意思了。

  “这话也对,但又不完全对!”我的话令他有点糊涂。“金钱绝对是重要的,这一点我决不否认。当年我自己就是一个商人,所以比谁都清楚这个道理。但与一般人不同的是,我已经不是那么在意这些钱是否都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了,把黄金都埋在地窖里没有任何意义,只用把它们用出去才是有价值的。所以我要控制的是金钱的流通渠道,而不管这些钱是不是我自己的,其实就算不是我的也可以为我所用!”

  “用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长野业正更加糊涂,但又像是在朦朦胧胧中看到了什么。这也难怪,毕竟在这个时代日本还没有这种理论。

  “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实是这样的!”我想实际上就是这个意思。“改革关税的意义实际不在于多挣上几个钱,而是这样作可以既可以掌握进口物量的来路,又可以掌握出口物量的走向。用不了多久所有堺町的豪商都会通过这家新店铺,变成我的附属品。他们的所有贸易关系都将被我掌握,他们的所有金钱也将为我所用!”

  “不会招来激烈的反弹吗?”长野业正有些担心的问到,在他想来没人会对“权力”这种东西主动放手。

  “我不否认有个别的另类,但对‘金钱’的渴望远远大于‘权力’正是大多数商人区别于大名的特性!”对这点我倒是不十分担心,毕竟像吕不韦那样的人还是少数。“用不了多少时间,那些商人们就会看到我替他们带来的滚滚财源,同时他们再也不用为自己的资金不平衡而担心,因为我随时会替他们相互之间调剂。我换回的代价就是所有在这个国家运行的物资和金钱,对我就像一只军队对于他们的统帅一样听从号令!将来也许有人再要想和我们对抗的时候,他会发现他的部队没有军饷,没有装备,甚至连口粮都没有了。不过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只怕我自己也见不到那一天……”

  “这没什么关系,但诸星家的万世基业将屹立不倒!”长野业正也为这副图景所感染,一下振奋了起来。“不过主公,这个机构力量过于巨大了,要提防会有人觊觎。另外管理的人选也要仔细,不然可是养虎……”

  “老师说得是,只是目前还没有别人能够把这一摊完整的接过去,应为他们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他暗指的是织田信长。“不过目前只是初期阶段,以后我不可能让一个机构掌握这么大权力。步上正轨后我会把物资和金钱的部门分开,如果我们再有大的发展,我还会单独成立一个掌握矿产资源的部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