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清风动月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0 2007.03.06 19:59

    “咚、咚、咚……”阿雪轻轻地敲着一面朱漆小鼓,玉指翻飞间音律抑扬顿挫,声音曼妙却又不失跳跃。自幼随着阿国剧团耳闻目染,虽不是主力但她也有着不凡的造诣。

  协助她的是一身白服的小狐……现在应该叫雷狐,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没想到她居然也有这方面的技艺,古琴叮咚乐声婉转。我是对音乐没什么研究,不过就是觉得非常好听罢了!

  随着这天籁之音翩翩起舞的是雾蝶和雪鹤,高明的轻功用于舞蹈竟是如此传神,轻盈的身体仿佛是在空中滑动,广袖飘飘如面前飞旋着四片云彩。

  仙芝坐在我身边看着眼前的表演,不时还要分别低声对孩子们嘱咐几句。莺、阿弘和三儿一女则是围坐在我们四周,不断发出低低的嬉笑声。

  我身穿轻柔宽松的和服半卧在主位上,轻眯着已经微醉的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手中摇着一柄金丝小团扇。触手可及的小桌上放的是精致糕点和几种柔和酒类,这时没有外人,所以我也不必注意仪态。

  转眼几个月的严冬过去,这又到了天正四(1576)年的三月,农人们驱赶着耕牛活跃在西近畿肥沃的田地里,天空中不时响起北归雁鸟的鸣叫。今年天暖得比往常早些,河中的坚冰基本已经化净,空气中浮动着一种泥土和新鲜草木混合的清香。

  新年伊始,我挟22000大军进驻和泉,随行还有大量随同迁移的山阴豪族。一时间战云密布,和泉、纪伊、伊贺的土豪、国人众疯狂备战,合纵连衡也在私下里积极进行。

  1月12日,山中鹿之介率军3000接管八千贯城,牢牢控制了和泉通往纪伊的通道。

  2月1日,前田庆次率所部5800人及附其同迁的但马豪族开入杂贺城,同天即拿到了我对他就地建领两万四千石的安储文书。

  2月6日,前田庆次向手下部将、豪族划分土地,杂贺城周围开始兴建大量岩砦、屋敖,原有支城也开始维修改建。

  2月9日,在纪伊中北部的南乡,新迁来的原但马豪族金海上平次与杂贺分支的穆野九郎太因地界和水源问题发生冲突,械斗中双方共死伤17人。

  2月13日,虽然前田庆次和铃木重秀都保持了相对克制,但在北纪伊各地出现了大量外来的忍军和忍者众,明目张胆支持前田一方,紧张气氛进一步升级。

  就在谁都以为马上战争就会爆发的时候,我的举动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放手给竹中半兵卫安排全面接管和泉的事宜,我自己则既没有进岸和田城也没有去饭盛城,而是带着老婆孩子和两千近卫军到了堺町,住进了商人们为我修建的一座豪华园林,并对外界宣称:这里就将是我今后的驻跸之地,所有政令、军令都会从这里发出!

  以前可从没有一位大名做过这样的时,即便是以京都为统治中心的室町幕府,平时也是住在二条城堡里的。在战乱年代的大名不住城堡而住镇町,这可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许多人都在暗自揣测:这家伙是不是在耍什么诡计?

  这是一座相当不错的庭园,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可以说是堺町这座繁华都市里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住在这里更加有利于我贴近商人阶层,施行新的政策,由战乱向和平的过渡实际上已经开始。当然,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会有,我可不希望给自己来上一场本能寺!

  “仙鲤丸、龙王丸,最近都在读什么书啊?”我端起矮桌上的一杯酒微微泯了一口,淡淡的芬芳在口腔里徘徊。酒是装在高脚玻璃杯中的,我历来不喜欢日本浅盘式的酒杯,稍有不慎就会流到脖子里。

  “龙王丸刚刚读完《千字文》,眼下正准备开始学习《论语》。仙鲤丸……”仙芝轻轻地回答到,负责督促孩子们教育的一直是她。

  “让他们自己说!”我阻止了她。在这个时代来讲,我的教育模式是相当前卫的,我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过于中规中矩的类型。可不知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变得越来越怕我,可我并没有作出过什么严厉(至少比织田信长)的行为啊?为此我只能给孩子们创造更多的锻炼机会,希望能够有所帮助。

  仙芝不带一丝怨气的闭上了嘴,只是向仙鲤丸投去鼓励的目光。她知道我这不是冲她,尽管在对孩子们的教育问题上我们的看法存在一定的差异。

  “回禀父亲大人!我目前还在继续深读《论语》,只是《诗经》已经停了……”仙鲤丸声音清朗地回答到,只是眼神看着我时有些畏缩,不敢一直盯着我。

  仙鲤丸已经11岁了,不十分聪明但也不笨,不过身体却是非常的健壮。8岁的龙王丸身体比小时后好了些,至少不再那么多病了,虽然以后只怕成不了战将但读书上却非常快。虎千带目前仅有4岁,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养女茗是异常的乖巧,琴棋书画均是一学就会。

  老实说在所有孩子中我还是最关注仙鲤丸,不管承不承认他都担负着维系诸星家的责任。尽管我并没有正式确立继承人,但所有家臣都自觉地把仙鲤丸看作了当然的储君,外界只怕也是这样。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仙鲤丸在元服时应该可以得到朝廷颁授(不会很大)的官职,其他孩子现在只怕就没这种待遇了。如果将来我另有打算,那只怕就是又是一场不小的风波,所以只有尽可能维持、巩固这个局面。

  “……现在老师偶尔会讲解一些《孟子》、《庄子》和《荀子》上的内容,只是孩儿大多不能够理解!”仙鲤丸说完后规规矩矩地向我叩了个头。

  “你作得很好,像你这么大时我可没看过这些书!”对孩子应该多鼓励,我回头又对仙芝说:“跟先生讲一下,《孟子》和《庄子》先停下来吧!这么小的孩子读多了《孟子》会变傻,《庄子》的精髓如果领会不了人会变得很消极。倒是可以加上《韩非子》和《资治通鉴》,这两本书还是很不错的。”仙鲤丸的老师我接触过几次,有些清高但才学不错,为人也并不古板。

  “这么小的孩子能弄懂这些吗?”仙芝看似有些担心。

  “不懂就问嘛,这么什么可丢脸的!”我并不认为这是多么大的问题,要是一下子弄明白倒是一件怪事了,关键是对树立人生观、世界观的影响。“知道吗!不懂的可以问,但在问之前和之后都要自己想想。老师、你母亲还有我给你的答案都未必百分之百正确,而你自己就算想错了也是会有一定裨益的!”我又对仙鲤丸说到。

  “是,父亲大人!”他再次叩了个头。

  “你有什么疑问吗?”我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疑惑,又好像在犹豫着什么。

  “前天父亲大人让人送来的文牍我已经看过了,只是其中有许多问题还弄不明白!想冒昧请父亲……”他目光闪闪地问到。

  “说,只管说!”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对繁琐的公文感兴趣,而且提出了自己的问题,我不禁带着一丝兴奋。

  “是!”仙鲤丸略微想了想,然后说道:“我以前听老师讲过隋炀帝的故事:虽然他天纵聪明文武全才,但因为懈怠国事最终导致了隋朝的灭亡!荒嬉政务是身为上位者的大忌,不知父亲认为这对不对呢?”

  “不错!”我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他有些迟疑的说:“父亲转来的那些文牍有几份表明:纪伊的争端不断升级,一些人的蠢蠢欲动已由地下转入了半公开!孩儿以为这都是刻不容缓的大事,可父亲您为什么迟滞十天,甚至半个月以上都不作处理呢?”

  “我的儿子居然懂得‘劝谏’了!”我斜目看了看仙芝,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不可能是孩子自己想出来的,看来一定是问过人了,不过不是很高明。“有些事情不处理就是最好的处理,因为它们过些时候会自己解决得更好,而强行插手只会变得更糟!”我尽量以简单的理论来解释这件事。“……以纪伊为例:这些事谁都明白不像表面上这么单纯,背后有方方面面的势力在插手。如果我想维持现状,那就会尽快出手压住他们的企图。可我现在想得是彻底解决,所以就干脆对他们的种种试探来个不理不睬。这样反而会使他们莫测高深,不断升级的试探最终只会使他们的实力和意图全面暴露出来。到了那个时候,可就轮到我出手了!”

  “哦……”仙鲤丸好像明白了一点,又好像完全没有明白。

  “你现在不明白也不要紧!”我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急不得。“其实不光是文件,战争、内政、外交、朝觐、封赏,甚至茶会、宴请、联姻都可以归为政务。所有这些相辅相成互为因果,最后归结起来无非‘利害’二字,要通过现象看本质!”

  “殿下!”这时一个侍女来到我的面前,用托盘捧上一张名刺。“后藤大人禀报说:恩斯特先生的船来了,他想在您方便的时候来拜访!”

  “就明天上午吧!”我拿起那张名刺看了看,随即又冲仙鲤丸晃了一下。“看见了吗?这也是政务!”

  这时狐、鹤、蝶和阿雪她们的歌舞正好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