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9、仓之硕鼠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960 2005.11.17 20:26

    “主公!事情清楚了!”夜里21点40分楠木光成赶回了缘岩城。

  “你先等等!去把长野老师和前田大人请到这儿来!”我对着门外大喊到。不一会,他们两个先后来到了我的屋里。“现在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才问到。

  “主公!鹈沼城加强戒备是因为丢失了军粮!”光成带来的还真是个惊人的消息。

  “丢失了军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真是感觉有些匪夷所思。“老师,依您看这是怎么回事?”我对长野业正虚心请教到。

  “没听说过,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长野业正捋着胡子摇头道。“我领兵打仗几十年,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两军作战时夺取敌军军粮,袭击运粮队的事情倒是时常发生,可从来没有进入敌城仓库偷粮的事情!既然已经侵入了粮仓重地,那还偷粮干嘛?一把火都烧了岂不是更干净!”

  “是啊!这也正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我点头表示赞同。“还要背着上百斤的粮袋翻越城墙,这也未免有点儿太笨了吧?”

  “哈、哈、哈……”前田庆次突然大笑了起来。“我早知道佐佐成政这家伙是个大白痴!一个脑袋空空的笨蛋!可没想到他居然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粮食放在戒备森严的仓库里居然也会丢?有了这一次的教训我看他以后再怎么狂!他怎么不把脑袋也丢了呢?太好笑了!哈、哈……”

  “前田前辈!”楠木光成打断了他的狂笑。“不是一次,是三次!而且佐佐成政大人也确实差点把脑袋给丢了!”

  “三次?!”这个突发的情况把我们几个人的好奇心进一步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到底怎么回事?说说!快说说!”前田庆次唯恐天下不乱的催促着。

  “第一次是在一个月前……”楠木光成开始了他的讲述。“有一天一个士兵偶尔发现某间仓库里的粮垛矮了一些,他就把这件事情报告了值班军官,经过查点确实少了五袋军粮!可奇怪的是这间仓库的门已经有十天没有打开过了,而且钥匙只有一把就在这个军官自己的身上,并且锁和门都没有坏……”

  “这倒是怪了!”我想起了那些所谓“隔空取物”的特异功能。

  楠木光成继续说道:“后来经过仔细勘察,在屋顶发现了一些破绽!原来是有人揭开屋瓦并锯断了两根檩子,再以长索飞爪抓住米袋提上屋顶,最后别上檩子盖好瓦片扬长而去!”

  “虽然巧妙……但未免太费事了吧?”我难以置信的说:“就为了这几袋米?光成,你说什么流派的忍者会做这种事?”

  “回禀主公,要是我说没有一个流派的忍者会做这样的事!”楠木光成苦笑着说:“破屋、锯檩这是忍者们常做的事,长索飞爪也是经常会用到的工具,但没有一个忍者会去偷粮食!忍者通常偷的都是文件、名刀之类的小东西,而没有搬运重物的传统!这不符合忍者做事的原则!不过也难说,要是接到主公或雇主的命令也可能去做,但这种事实在是太少见了!”

  “那你说说第二次又怎么了?”既然想不通动机我就只有想办法从行为上去判断了。

  “这次更悬,佐佐成政大人就是在这次查点儿送了命……”楠木光成仿佛在努力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发现军粮被盗后,鹈沼城里就加强了各处的守卫,各处路口都上了双岗。尤其是对粮库,在每个粮仓的屋顶都加了岗哨,还对进出的人员加强了盘查!领取粮食必须凭借佐佐大人的兵符,每天一大早都要对存粮进行清点!”

  “这倒是够严密了!可怎么还是丢了呢?”我左右想不明白。

  “这回是从大门进去,凭手续把粮食领走的!”楠木光成微带笑意的说:“措施施行三天后的一个晚上,一名军官拿着佐佐大人的兵符前去领粮。守卫问他为什么半夜领粮,他回答是信长大殿派了一支小分队来鹈沼,是刚到的!守卫看他手续齐全就给了粮食,却不想他的兵符是偷来的!”

  “连兵符都丢了?”我们几个相顾愕然。

  “是这样,那天夜里佐佐成正大人感觉睡得特别沉,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来,抬头一看却发现放在枕边的兵符不见了,更为奇怪的是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他找来镜子一照,发现胡子被人给剃去了半边,而且脸上按能剧鬼面的样式给画了个花!”说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有胆量!”前田庆次也是止不住的大笑。

  “按这个情况来讲……来人要取他性命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了!”长野业正沉思着说。

  我也点了点头,照这么说是敌方忍者的可能性就更小了。“第三次是怎么回事?”我接着问到。

  光成收住了笑继续说:“经过这一次佐佐大人非常震怒,他不但进一步加强了对居所的防范还特别规定,只有守卫军官认识的人才能领粮,每个备队都要专人专办!这似乎起到了些作用,一连二十几天都没再发现什么异常。直到三天前,非常巧合的是有一个粮垛快用完了,这时突然发现在粮垛的下面放着八、九个空木桶!原来是盗贼在不远处一个从来不用的空房间里挖了一条长约二十丈的地洞,一直通到这个粮垛的下面,再从下面撤去粮袋顶上木桶。就这样偷走了十余袋,如果不是赶上用完还发现不了呢!”

  “地洞?!”我懔然一惊。一个名字突然钻入了我的脑子,难道是武田黑山众?可他们来这儿干什么?“那个地洞你去查看过了吗?”

  “看过了!”楠木光成点头答到。“那个地洞已经被封了,但我还是偷偷潜了进去!这个洞很窄,直径只有三尺左右,仅能容一人通过。看洞壁的痕迹不是用镐刨出来的,好像是铁爪之类的工具。从种种迹象上看,还是忍者做的!”

  “嗯!”我陷入了沉思。我相信光成的判断,直径太小这不是矿洞的模式,工具也不是很吻合,如果是黑山众的人,为了保险起见完全可以把洞挖得更长些!这就是忍者干的,可忍者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大家回去小心戒备吧!佐佐成政不通知我们可能就是想要我们好看,我们可不能让他看笑话!”既然想不通也就只有先不想了。

  “是,主公!”他们三个答应后起身向门外走去。我只是有些奇怪光成今天怎么了?居然不顾礼貌抢在长野业正和前田庆次前面走。

  “嗖!”就在他刚走到烛台和门之间的时候突然一扬手,一支甩手镖射向斜上方隔扇门上自己影子头部的位置。

  “啊!”门外一声惨叫,接着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

  冬天里的熊:尊敬的读者大大你们好!看了这两天的书评,我觉得有必要对本书未来的一些走向作一些说明。第一、主角未来会有不少女人,但没有一个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我觉得既然原来她们就是政治牺牲品,主角也没有必要把拯救天下女性的重担非往自己身上揽。我不认为这算自虐(至少到现在我还没让主角真的吃过什么苦),对于阿市主角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第二、主角不会自己去炼钢、造玻璃或干别的类似事情,因为我认为没有一个中学生会兼具中科院院士的理论和八级技工的实际操作能力。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大跃进”明确的告诉了我们,钢不是那么好炼的!第三、主角会改变日本的历史,但不会是一种简单民族情绪爆发的形式!不然我可以写上几句类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后,就直接把本书结束掉。一直在等着上述情节发生读者大大们,我要对你们说抱歉了!另外说一句,本书的发展可能确实有点慢,但鸣人和佐助也不可能在第一部里就超越阿卡西吧?即使是魔法天才哈里·波特还得上学校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