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7、可疑的迹象(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30 2007.12.02 23:03

    今天的三好家督实际上可能还不如个一般的城主,尽管议事厅依旧宽大辉煌可已经根本没有了几个人。在目前的这种局势下,为了显示万众一心的诚意,三好义继一天三顿饭都要和家臣们一起进餐,可却已经没多少人要来享受这种“恩典”了。

  “主公!”三好义继走进大厅的时候早餐已经摆了上来,但是除了他之外却也只有可怜的区区五席。左右上手作得就是十河存保和金山利泉,“左右手”这个称呼用在此时此地真的是非常贴切。

  “让大家久等了!”三好义继边示意众人不要多礼,边走到自己的位子上拿起筷子。这也是他最近养成的一个习惯,边吃边谈没那么拘谨。“守城的准备进行到了什么程度,诸星的大军可已经近在咫尺了!”他端起面前的茶泡饭,淅沥呼噜地拔拉了一口。

  “已经基本就绪,主公只管放心!”金山利泉还是那么镇定,消极的情绪一直没有在他的身上出现。“因为可能面临长久的围城,所以全部士兵都按防守区域和班次进行了重新整编。好在我们自抚养城一回来就把附近几个城的火器、弓箭集中了来,因而装备方面并没有太大的问题。现在所难的只是部队人数还显得略有不足,虽然我们还有七千部队,但是在第一轮强攻的巨大消耗之后,还有多少持久力就非常难说了!”

  “兵贵精而不贵多!能在这个时候依旧不弃我三好家的,都是足以以一当百的精锐干诚!”三好义继自己的心里也很不踏实,但是不能表现出来信心不足来。“我们现在还有七千多人,这个比例用于防守时足够了!现在只是时间紧迫,再有两天应该还会有些支持我们的豪族率军而来!”

  “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但是不说出来我又实在是憋得难受!”十河存保还是虎着一张难看的黑脸,声调里带着一张压抑不住的愤懑。“现在这个时代那还有什么忠义可言,什么大义、什么武士的气节全是一些狗屁!这次我回讚歧调集兵马,那一个个家伙全都躲得没了踪影,谁还把我这个守护放在眼里?忙了一通居然只筹到了两千部队,说起来我都觉得丢人哪!”

  “没有什么,那样的人即便来了我还未必放心呢!”三好义继强忍着世态炎凉的感慨宽慰到,脸上还不得不摆出蔑视一切的高傲。“织田信长现在看来是不可一世,但是实际上却早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了。你们倒是说说看,从内到外究竟有几个人是真心服他的?外有强敌内藏暗疾,只要有一个火星迸发出来倒下去是很快的。诸星清氏我承认他兵强马壮,但根基毕竟不是在这里。遇变则必归,这一点是确定不移的,老巢和京都的霸业毕竟比区区一个南海探题更为实在。大家就放心吧,这四国还是我们的!”不知不觉间他用上了镜姬刚才说的理论。

  “主公说得太好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一定誓死追随您!”说这话的是一个粗壮的武士名叫大石千藏,是个行伍出身的中级武士,早年做过山贼后来当了一名一般足轻。因为作战勇敢被三好义继调到了亲兵队,后来又被提拔成了武士。现在他是城里主要的足轻统领,除了三好义继谁都不放在眼里,虽说是粗人一个但却也忠诚可靠。

  “主公实在是英明,我们这里储备充足坚守下去不成问题!”金川利泉不会放过任何表示和主公一致的机会,急忙抢上来补充道:“诸星清氏虽然富甲天下,但所需补给均需要渡海运输,光这笔花费就不是一半人承受得起的。现在阿波、讃歧都还为正式归附,他为了安定人心一不能就地征税、二不能削减地方豪族的军队,就这样拖也拖死他了!”

  “哼!”大石千藏横了金山利泉一眼,因为三好义继在场他不想把自己的轻蔑表现得太明显。在他看来之所以三好家会有今日的败落,就是因为金山这一班佞臣在作祟,现在又只知道顺情拍马屁。“现在战是一定要战的,但也要作好败的打算!”他知道自己应该做的就是把心里想的话实实在在说出来,尽管他没读过什么书,但作山贼的经历使他明白了“狡兔三窟”这个道理。“败并不可怕,就是丢了这座胜瑞城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丢了三好家的这面大旗,而主公您就是这面大旗!大不了我保护着您躲进山里,反正四国这也不是第一回有外人来了,早晚他们还是得走。所谓‘水流石转石不走’,四国还是主公您的!”

  “现在还远没有到那一步,一切还是以坚守胜瑞城为要!”三好义继不能当众鼓励大石千藏的说法,因为那会泄了大家坚守胜瑞城的气势。可他也不能打击千藏的积极性,现在这可是他最为“托底”的力量。“总之我们的首要目标就是坚守,哪怕是多一天也是好的!现在诸星清氏正在进退维谷,我们应该趁此良机尽快聚集力量。我昨天接到了细川殿下的通报,说是已经完成部队集结会尽快赶来……”

  “主公!既然已经提起了这件事,那么有句话我就不能不说!”十河存保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一张脸显得更加黑了。“论起来真之是我的从兄弟,对于这个人我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只是为人胆小谨慎些,原也算不上什么大毛病。但是这次我却有些感到奇怪了,或者说产生了某些怀疑!”

  “哦?怎么说!”在这个非常时刻三好义继的神经本就有些紧张,叫他这么一说就更加绷紧了。

  十河存保原本就是个粗旷的人,要说这么详细的东西不免扳起了手指。“论地方他所在的西阿波比我的十河城要近;论麻烦我是消除了香川元景叛反的不良影响后才来的,原以为他会比我先到,可结果却是迟成了这样。本来对这件事我也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谁也说不准会遇到些什么麻烦!可现在这件事情却越来越令我感到不安:在诸星大军监视下进入胜瑞城,您认为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吗?”

  “这个……”三好义继的心叫他这么一说立刻就翻腾了起来,这确实是不得不防。现在这个世道里能靠得住的人真是不多了,刚才镜姬的那番话又回响了起来。“应该不至于吧!”他的心里仍然作着激烈的斗争。

  “十河殿下说得有理,我看主公您真的是要仔细考虑了!”金山利泉这时又插了上来。“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面对种种可疑迹象,主公您真是应该小心应对了!”

  “主公!”这时一个近侍送了封信来,直接交到了三好义继的手里。

  “看,这不就是细川殿下的信息了!”三好义继将手中的信封向众人扬了扬,那上面确实写着细川真之的落款。接着他撕开封口抽出信瓤看了起来,可看着看着脸上的颜色却变得难看了起来。

  “主公,有什么事吗?”众人都盯着他紧张地问到。

  “你们拿去看看吧!”三好义继铁青着脸将那封信放在桌角,有近侍过来拿起交给了十河存保,接着又在众人手里传了一圈。

  “主公,细川真之这家伙真的反了!”大石千藏第一个喊了起来。“亏先代主君和义贤殿下还让他继承了细川家和阿波守护的位子,想不到今天他居然作出了这样的事。主公不要再犹豫了,杀掉这个家伙吧!”

  “事情恐怕……”三好义继一时还拿不定主意,确切地说是对事态的发展还没有把握。

  “事情确实不一定那么糟糕,可也不能没有完全的准备!”这个时候十河存保倒是最冷静的一个,可能是到底多上了几次战场的原因。“如果只是因为局势上的考虑而把诸星的使者引进来,那么这件事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我们现在处于大大的劣势上,和谈也是一种对敌的手段。尽管我本人坚决反对这样的作法,可对于不同的政见都要认真分析而不是一概否认。可关键是这里面是否还有别的因素,那么我们倒需要仔细斟酌了!”

  “依你看这里面会有什么?”三好义继紧张地问到。

  “很可能是阴谋夺城的叛乱!”十河存保的右拳在桌子上重重一捶,震得杯盘碗碟一阵乱响。“现在我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有两种可能都非常危险:第一、就是他的军队进城后发动叛乱,控制住要害所在令我们投鼠忌器,之后再和城外的诸星军里应外合;第二、在进城时直接夺取城门,然后接应诸星军进城。无论出现哪种情况,三好家就都完了!”

  “十河殿下所虑甚是,我看不如这样!”金山利泉又跳出来说道:“我们在细川部进城时仔细观察,要是有后缀的诸星军就紧闭城门,否则就放他们进来。一旦他们进城,就立刻引入左辅院兵营集中安置,并由大石大人率兵监视。十河殿下的部队接管城门,严防有什么不测。另外在主公会见细川殿下和诸星使者的时候,我们于侧室之中埋伏下甲士,稍有不对就先下手为强!”说完他看了看三好义继又看了看众人。“主公和诸位大人认为怎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