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就这样吧!(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33 2010.05.16 19:33

    “怎么……怎么会这样?”两位公卿的脑门上瞬间平添了几道皱纹,加上紧皱起的眉头真有些“沙皮狗”的意思。

  原本尾张那么远地方发生的事情,这些朝廷公卿们是不会多么在意的,这么大的天下哪天还不死几个人?可眼下的情况不同,织田系的重要将领都集中在京都以西进行争斗,尾张、美浓、南近江都只剩下了一些“杂鱼”。纵是绝对力量不小,可也缺乏一个有号召力的统帅,靠他们抵挡德川军未免令人担心。

  一旦抵挡不住怎么办?朝廷前不久可是刚刚颁旨支持了羽柴秀吉讨伐东国的。虽然以前德川家康每次来都是温良恭俭,但是谁也不敢保证这次他不会借题发挥。就算他本人不介意那他的部下呢?东国的悍勇之士(粗鲁的乡巴佬)有时候可不是那么好管束的。

  “德川……德川谋反了吗?”鹫尾隆康在失神中说了一句极不合规则的话,这也只能理解为一时的糊涂。

  已经有四五百年了,朝廷逐渐失去了定义叛逆的资格,虽然这期间发出的讨伐诏书并不少,不过那都是借朝廷的嘴把别人的话说出来。这也就造成了一种极为有趣的现象,任何一个“逆贼”都有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翻案,而原本奉旨讨逆的那个自己则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德川家康是否是谋反,这要看他之后取得的战果来定,只少也要看看织田家几位大佬的意见再说,公卿们自己是不能先说出来的。

  “京都……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吧?”菊亭晴季问的就比较有技巧了,可即便这所这样也掩饰不住他的心惊肉跳。

  “应该……不至于吧!”我匆匆地看完了信,装作没有听见之前鹫尾隆康的那句话。“先君在日就曾经评价过德川殿下,说他是个值得信任的老实人。在前些日子虽然近畿也发生了一些事,但我本人并不相信这会与他有关,说是上杉或者北条我倒是能够理解。所以说这多半只是个误会,菊亭阁下不必太过意!”

  “那眼下……”菊亭晴季还是忧心忡忡。

  “多半只是因为前些日子羽柴殿下的那份讨伐檄文,一时想不开有些上火了!没关系,我这就写封信去劝解一下!”我依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劝慰到。

  “到底是诸星殿下,不愧是天下最坦诚的君子!”两位公卿自然是要恭维。

  “这只是本份而已……这是什么?”我随手想将那封信放在桌子上,但一个捻的动作使下面的另一个信封十分“意外”地露了出来。“原来还有别的情况……”我毫不做作,就这么当着两个客人抽出信瓤看了起来。

  两位公卿患得患失的看着我手上的信,从不停变化脸色上就可判断出内心承受的压力,可见作个公卿也不容易,至少还需要一颗强悍的心脏。其实坐在他们的位置上并看不到纸上写的什么,不过这也算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好像这样就能在第一时间知道那些消息。这也难怪他们,这些日子里也实在是担惊受怕得狠了。

  我注意到了他们的表现,心里暗暗觉得好笑,并且非常恶意地猜测:他们是不是盼望着得到羽柴秀吉取得决定性胜利即将进京的消息,那样一切对他们来说就都变得简单了!其实是不止是他们,只怕很多人都是这么想,这么盼望着的。

  “德川军只怕……一时半会不会进京了!”我仔细地装好了那封信,把它压在桌角。

  “真的!”菊亭晴季和鹫尾隆康的眼睛立刻放出光来,紧紧地盯住那封信,就像狼盯住了带血的鲜肉。

  “是的!”我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但是神情反而带上了几分悒郁。“稻叶一铁殿下号召美浓诸将南下援助尾张,响应者不在少数,加上尾张和北伊势的城主豪族,部队应该可以达到两万以上。虽然我不认为他们可以战胜德川家康殿下,但是也决非不堪一击!”

  “哦……”鹫尾隆康依旧是欢欣鼓舞,菊亭晴季则是从我的表情上感觉到了什么。虽说出于某些原因我希望别人来干预一下近畿局势的态度也可以理解,但他还是觉得这其中有些别的内容,因而出于谨慎十分关心地问道:“不知诸星殿下还有什么顾虑,如果本卿能够……”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到这里正是恰到好处,之后无论说出“尽力”还是“效劳”都不太妥当,而且极有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

  “这实在是……”我“痛苦”地摇了摇头。“稻叶一铁殿下在出兵之前,突然袭击了岐埠城下的安藤大营,安藤守就殿下当场战死。根据稻叶一铁殿下自己的说法,是安藤守就聚集兵马胁迫三法师殿下,勾结德川图谋不轨!”

  “啊~!”菊亭晴季大惊失色,手中的酒杯失手掉在了地上。我注意到他的手和嘴唇都开始发紫并哆嗦,眼神里的惊恐万状已经无法掩饰。

  安藤守就之前在京都负责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所以公卿们对他并不会陌生,尤其是在我入京伊始就将他撵出了京都,一些聪明的人已经开始猜测他的政治立场了。

  以前田利家为首的北陆将领态度一直暧mei不明,美浓、尾张的各大势力也没有像羽柴秀吉说得那样迅速表明立场,站到他这一边来,现在就连安藤守就也……

  “诸星殿下,您认为安藤殿下会是德川军的内应吗?”菊亭晴季努力稳定了一下心神,十分虚心地向我请教到。多年与武家打交道的经验使他本能地意识到,这里面大有问题,但是这个时候又不敢贸然作出判断。

  “说不明白啊……”我长叹一声眼神有些茫然,看看手中的信纸又转向他。“稻叶殿下是在诛杀安藤殿下后对岐埠和美浓豪族们这样解释的,我也只是辗转得到的消息,没谁来向我解释!”我又苦笑了一下说道:“现在我只个奉旨隐居的闲人,还能有谁在意我的态度呢?”

  “诸星殿下为朝廷忍辱负重,这等忠义之心山高海深,这是天下人尽人皆知的!”我这么简单的几句话自然不可能让菊亭晴季解除疑心,因而继续“循循善诱”道:“诸星殿下是天皇陛下曾经亲口褒奖的‘天下第一忠义之士’,人品见识都是海内无二。如此风雨患难之际,朝廷一定会以诸星殿下之意为意……”

  “不敢当,诸星清氏万不敢当此誉!”我半直起身表现得诚惶诚恐,最后实在推辞不过才说道:“刚才我已经说过,德川殿下出兵尾张也只是出于义愤,最多也就是想对之前的事情向朝廷讨个说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所谓‘安藤内应’的说法就是不成立的!”

  “这么说诸星殿下您,也是不相信安藤谋逆的事了?”我的答复令菊亭晴季感到有些困惑。

  “却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毕竟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我也给他玩了一把“股市风险自负,观点纯属个人”的流氓逻辑。“只是照目前的情况看,尾张与美浓的诸位城主对于德川的行为相当敌视,稻叶一铁殿下的作法自然会得到他们的支持。所以下臣斗胆请两位阁下上复朝廷,在处理此次的事件上,切莫再火上浇油了!”

  “感谢诸星殿下的一片苦心!”菊亭晴季的表情愈发的“热烈”了起来,过来直接拉住了我的手。“现在朝廷内外,缺的就是诸星殿下这样真心建言的人,不然朝政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您还有什么态度的话,就请一并告诉我,本卿一定上奏……不、不、不,是一定敦促朝廷达成所请!”

  “菊亭阁下这么一讲,倒叫我无话可说了!”我从他的掌握中抽出了手,替两位公卿满上了杯子。

  “哦……”鹫尾隆康对这个变化有些不理解,我们两个的话他没有能够完全听明白。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聪明才智都是有限的,一来他没有进入京都的核心圈子,二来他的才智在写游记上面花得太多了。

  “根据最近我得到的消息,朝廷的态势有些不稳!”不理鹫尾隆康的困惑,我充满忧虑地对菊亭晴季说道:“请菊亭阁下费心代外臣禀告陛下,务以振奋朝廷声威为要!”

  “嗯、嗯、嗯,前次二条阁下返京时也提到了这个意思,不知道诸星殿下可有什么好主意吗?”菊亭晴季碶而不舍地追问到。

  “据说有很多历史悠久的大族现在全都绝嗣了,说起来还真是可悲啊!”我说到。

  “是啊,是很可悲!”菊亭晴季知道必有下文。

  “之前我见过正亲町阁下的四公子两次,觉得他温良敦厚可堪大器!”我夹起一块鹿肉放在嘴里仔细地嚼着,仿佛什么山珍海味。菊亭晴季盯着我的动作,等得非常耐心。“我想由他来入继鹰司家,或许对于各方面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嘶~~~!”两个公卿都在吸凉气,这个建议实在是太震撼了。我却也没有催他们,知道这也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事,只要把我这个意思带回京都就好。

  “主公,又有消息了!”御弁丸再次走了进来。“这回是京都方面的!”

  我这回接过信来仔细看了看,依旧是两份,就将上面一封看着厚些的先拆了开来。

  “又发生了什么吗?”显然两位公卿对“京都”感到更加敏感。

  “洞之垰的筒井大军发生哗变,筒井顺庆殿下和养子定次都遇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