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1、血色晨曦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05 2007.02.14 20:16

    太之助是个知足常乐的人,即便是在当年五个儿子和三个女儿还小,自己和妻子辛苦抚养他们的时候,所有人见到的依旧是个笑呵呵的太之助。

  在二十年前号称“千古德政”的《十年检地令》结束的时候,太之助在筑前家乡已经开出了一片不大不小的土地,全家人在缴上田赋之后的剩余依旧可以过上衣食不愁的日子。望着一大群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年过七旬的太之助满意的笑了,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和那些少年时在战争中死去的同伴们比起来,他的幸运实在是令人羡慕。

  “爷爷,给我们讲个故事吧?”一个小孙子爬上了正在大桑树下乘凉的太之助的肚子,用带着奶味的声音和水汪汪的大眼睛央求到。

  “好,你们这群小把戏想听些什么?”午睡过后的太之助感觉精神很好,把小孙子抱下来宽容地问到。

  “好耶!”听到有故事听,原先散在四周的十几个孙辈都为了上来。“讲个打仗的故事吧!要激烈一点儿的!”一个十岁左右,比其他孩子略大些的“机灵鬼”提议到。

  “这样的故事可是不少,不过最激烈的就要属那一次了!”太之助坐直身子,用手中大蒲扇的边缘在自己额头上蹭了蹭,仿佛要挖出些那里面尘封已久的记忆。“……那是发生在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当时只有16岁。在小早川隆景殿下进入九州后不久,我被征召为一名足轻。和大友家的战事并没有持续多久,以至我都没有上战场就结束了!但我和许许多多兄弟们立刻就上了船,直到开出两天后我才从传言中得知:我们是要到丹后去进攻诸星殿下……”

  “诸星殿下?!是大将军吗?”认识几个字的孙辈发出了一声惊呼,其他的孩子听他这么一说也全都是一脸的恐惧。

  “当然不是的!当时大将军还没有生出来,就是上代将军也仅是个小孩子。”太之助安慰着孩子们。“……当时世间所说的‘诸星殿下’,指得是现在通常所说的‘龙山上殿’,不过那时候他也仅是织田右大将手下的一名守护大名而已……”

  “哦!”孩子们都松了一口气,但同时更糊涂为什么会有人要攻打那样贤德的人。

  “那是一个太阳即将出来的黎明,我们被武士老爷叫起得比平时要早些。我穿好衣服后揉着眼睛向外走,想到连吃了几天的干粮就开始倒胃口……”太之助这时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沉重的语调预示着即将有大事发生。“突然!随着一声巨响船体陡然一斜,我被身后的人撞出大门扑倒在甲板上,还没等到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四周就响起了一片喊叫声。这时我才知道,我们受到攻击了!”

  “您当时拿起武器去战斗了吗?”一个充满稚气的声音天真地问到。

  “没有,当时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怎样逃跑!”太之助以极为郑重的态度回答了这个极为幼稚的问题。“……一个很老的水手曾经对我说过:当船要沉的时候一定要自己先跳到水里,不然一旦让船把你带下去,那就一点儿希望都没了!当时我们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攻击,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但却明白是非常猛烈的,在大脑一片空白当中我却奇迹般的想起了这句话。我和很多人一起向船边挤去,什么都没想就跳了下去……”

  所有小家伙都攥紧了拳头,瞪大双眼紧紧地盯着太之助的脸。

  “佛祖保佑!当时我的游泳水平超常发挥,三下两下在周围几条大船倾覆前就脱离了混乱的区域。”说起当时的紧迫,太之助好像至今还心有余悸。“我好不容易爬上了沙滩,身后的大船一只接一只的沉没,很多人就这么被沉船的漩涡卷进了海底,只留下了水面上的几个泡泡随即消散。现在你们都知道,为什么我要你们每个人都一定要学会游泳了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

  “后来怎么样了?你脱险了吗?”听到在关键时刻居然上了岔道,小家伙们纷纷嚷了起来。

  “哦!哪有那么容易……”太之助摸了模胡子,接上了刚才的话题。“我上岸后不久,小早川殿下就和其它几位大人乘着小艇也到了,随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在武士大人们的维持中我们终于又有了些军队的样子,看来还是要打仗的。直到这时我们也没有受到新的攻击,可能情况也并不是很糟。这时我甚至有些后悔,我的长枪在从船上逃离时丢掉了!因为上岸最早所以我置身人群的外围,这时无意间向远处忘了一眼,一下没忍住大叫了起来……”

  “您……看到了什么?”一个胆子较小但却好奇心奇大的孩子微微哆嗦着问了出来,结果立刻招来了其他听众的白眼。

  “看见了什么?那可是最触目惊心的景象!”提起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再提起来太之助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当时一群骑兵在远处站成了一大排,就那么远远地看着我们!他们骑在比一般大两倍的战马上,每个人的个子都可以顶到屋顶。在他们的胸前都系着一片银亮的铁板一样大甲片,其它地方可却仅是用奇怪料子作成的篮布衣、黑裤子,脚下蹬着长长的大皮靴,头上是式样怪异的毛皮帽子。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把弯弯的大刀,就那么随意的把刀头都靠在肩上!当时真是把我吓坏了,因为这些骑兵不但长着各色花花绿绿的头发,还有一个鹰嘴一样的大鼻子……”

  “什么呀!那不就是南蛮人吗?博多的街上有很多,我见过的!”提议讲打仗故事的机灵鬼看来有些见识,此刻骄傲地说到。

  “不错!那确实是南蛮人,可当时我们中却没有几个人知道。诸星甲骑的名声即使是我们这些刚成为足轻的乡下人也都听说过,那时真得是吓坏了……”太之助也自嘲笑了起来,此时南蛮人已不新鲜,隔着两道岭子的地方前不久也搬来了一群。“又岂止是我们,就是见多识广的武士大人们也都惊慌了起来!他们大声叫嚷着组织我们这些足轻结阵抵抗,好不容易我们才用发软的手又拿起了刀枪。这时那些南蛮骑兵们开始催促战马向我们冲来,不但高举着大刀还在嘴里‘乌拉、乌拉!’地喊着,马蹄带起的沙泥四处崩溅着。就这么毫无顾忌地撞进了我们的队列里,就好像我们都是纸糊的一样……”

  ************************************************

  见到如此恐怖的军队所有人都处于震惊中,即便是以冷静沉着、见闻广播著称的小早川隆景也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失重状态。不管他如何寻找契合点,也无法把眼前的军队同传说中的“甲骑”联系起来,这二者之间的差距未免太大了!尽管“甲骑”他也没有亲眼见过。

  “保护小早川殿下!”忠心耿耿的饭田元亲双目尽赤,抽出佩刀大喊着向前冲去,在他的身后跟着追随小早川隆景多年的数十个旗本和亲兵。

  “不要啊!”小早川隆景伸出手想要阻止但却抓了个空,他的声音在这纷乱的环境里听起来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饭田元亲等人在刀光和马蹄间变成纷飞的血肉,触目所及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屠场。

  一个忠诚的武士避开了一匹战马的撞击跃起了身,挥刀向马上骑士的腰部扫去,由于高度上的巨大差距,这已经是他能力所及的最大努力了!

  “呵!”马上骑士对于这种程度的攻击表现出了足够的轻蔑,弯弯的护手马刀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形。没有对于切入点进行什么细致的选择,刀刃劈入头盔分开颅骨并继续向下。

  “哗啦!”被准确分成两片的尸体掉在地下,内脏散开了一大堆,各种体液迅速渗入到沙子里。这不是一场力量相近的对决,甚至上都不能称之为一场对决。

  这支骑兵的人数还不到两千,可在这个时候在场的任何人都不认为人数上的差距会是个问题。一千只蚂蚁能战胜一只食蚁兽吗?答案是非常清晰明确的。

  小早川隆景神色木然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因为他已经哭不出来了!他本人平时并不太好穿着,而且在刚才弃船时丢失了马印,可竟然使这么长时间里那些四处追逐“体面人”的骑兵们没有注意到他。

  “不能这么下去了!”小早川景隆知道再不作出决定的话,这一万余人的家臣和部队不消一刻将全部倒在血泊里。如果这样的结果变为现实,毛利家也就会如一个折了一条腿的巨人轰然倒下。残酷的杀戮或许会使敌人也陷入困境,但获得利益的决不是毛利家。“快喊!我们全部投降!”他对身边的人命令着。

  现在小早川隆景唯一企盼的就是这些魔鬼骑兵能够听懂他们的喊话,不过对于这一点他自己并不能十分确定,因为偶尔从这些人嘴里蹦出的词汇他连一个字也听不懂。“佛祖啊……”小早川隆景以前所未有过的虔诚祈祷着。

  可能冥冥之中真的有某位神灵听到了他的祷告,随着远处一阵凄厉的喇叭声,骑兵们的马蹄逐渐停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