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5、云龙九现(三)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9 2007.07.22 20:04

    “不对!”我猛地向前跨出了一大步,脸上瞬间变色。看到我的神情突变,阿雪和其他的近侍也紧张了起来。

  那边由原本三队挤在一起的越后骑兵是散了,可不是无秩序的混乱,而是由一大团分出了几个小团,就像……就像是飞行中的陨石崩射出了几簇火花!

  确切地说是三朵“火花”,两队各有二三十人的骑兵分别继续向前,冲向已经挡在道路上的樱井佐吉和石河贞友,还有大约五十名骑兵的一队向后迎向了甲骑。所有这些负责阻击的人全都义无返顾,而作为主力的五百多人突然折而向右,从甲骑和石河贞友部之间冲了出去。

  无论是去纠缠旗本队还是阻击甲骑的骑兵实际都没什么战力,这么短的距离上战马根本无法展开冲击的优势。但惊异于敌军突然改变反向的举动,前后我的三支部队也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战马,可就在这个时候几只讨厌的“苍蝇”迎面飞了过来。

  结果变得没有什么悬念,三支殿后的小队被十数倍的对手砍成了肉酱,失去主人的战马跑向远处的荒野,那片尘土飞扬的草地被喷溅上了大团的鲜血。可胜利的一方却没有任何欢喜的感觉,只是按照命令默默地返回发起冲锋的地方。就这么一耽搁的时间里,脱逃的那五百多越后骑兵已经跑出很远,他们的装备轻盈速度更快,我的两种重装精锐骑兵不可能再追上!

  “怎么会这样!”我忽然一把抓住了蒲生氏乡的领子使劲儿摇晃着,神情疯狂非常失态。“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如果上杉谦信在这些人里我还能够接受,可现在……”

  “主公!”周围几个人都震惊于我的失态,好不容易才把我给拉开。

  “殿下,实在抱歉!可……可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摆脱束缚的蒲生氏乡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神情尴尬而又无奈。

  “不就是跑了几个小杂碎,至于这么冲动吗?”新八郎这时已经和岛胜猛一起返回,看到的这个样子有些不解的说到。

  “主公!都是我的错……”岛胜猛将手里的菊池枪交给了一个身后的随从,走到我身边满脸愧疚地说道:“都是属下临敌处置不利,这才致使敌军大部脱逃。此事不能责怪蒲生大人,请主公降罪末将!”

  我浑身无力地向后一歪坐在了行军马扎上,只感觉万钧重压倾泻在了自己身上,满身上下的肌肉好像患了低血糖一样簌簌颤抖不停。我知道此刻应该对他们说点儿什么,可是此刻不但嘴张不开,就连眼皮都懒得再抬起,只是无力的抬起手指指蒲生氏乡又指指岛胜猛和新八郎,还是让他去解释吧!

  众人困惑地看了看我,然后把所有希望的目光都投在了蒲生氏乡的身上。

  “诸星殿下并不是为这区区逃跑的几百人激动,他没那么缺乏气量,就便是有上万的人在战场上逃走也不是没有过的事。他是觉得……”蒲生氏乡说到这里停住看了看我,我还是面无表情好像昏过去了一样。“上杉谦信的越后军居然自上而下都有这样的素质,那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意外了!以当时的突发qing况,那支部队的将领居然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作出最准确的判断,上杉家将领的水准已经高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与这点相比,上杉家士兵的素质更是值得钦佩……”

  “不是钦佩,而是令人感到恐怖!”我闭着眼睛纠正了一句。

  “是的,确实令人感到恐怖!”蒲生氏乡点点头,更改了用词。“……在那样紧急窘迫的状态下,将领的意图居然被如此准确的执行了,真的就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当时的情形根本容不得那个将领详细地阐述命令,他只能用几个词甚至一两个手势来做到这一切。这是怎样的上下级配和,真正是作到了千军万马如臂使指了。如果上杉谦信的越后军都是这样的素质,那他们就是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蒲生氏乡结束了他的论述,所有人都在默默思考着他最后的这个假设,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每个人的心底里都升起了一股凉气!

  “要是……要是上杉谦信真的在这支部队里呢?”见许久没有人开口,后藤又兵卫试探着说到。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让所有人心里好过些。

  “不可能!”我摇摇头,嘴角挂着一丝苦笑。“我现在已经能够体会到一些上杉谦信的心理,他心中的义理不允许他离开‘毘’字大旗作战。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灵魂的一部分已经溶入了那杆大旗里,与这相比,他的生命甚至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哦!”众人又是齐齐地感叹了一声,好像没有完全明白,又好像很感动。

  “禀报主公……”这时伊木半七嗫嚅着张了张嘴。

  “什么事?”我有些不耐烦,这时作什么时都没有心情。

  “我们……我们的后军辎重队好像遭到袭击了!”他尴尬地抬手朝后面指了指。

  “什么?!”我如被烫了一样从马扎上窜了起来,回首朝他指的那个方向望去。原来趁最后激战的一点空档,在北面一直没有动静的两支越后骑兵队偷偷向后移动并发起了攻击。虽然有哥萨克骑兵和根来众的500铁炮手在,这四五百人的越后骑兵应该造不成什么损害,可这个时候谁还敢确定啊•!

  *******************************************

  在我带着人匆匆感到后队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进攻的越后骑兵早没了踪影,只是在外围分布着几十具尸体。

  “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对担任后军统领的大谷吉继问到。

  “来得很突然,应该是一场预谋的奇袭!”他说着带我们开始检查车队的情况。“敌军突然向我们袭来,人数不多但速度很快。好在大家都很警惕,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损失!”

  我仔细检查着车辆的状况,除了个别车棚有一些火烧过的黑斑外其他基本还算完整。在来时我出于谨慎,把所有物资车辆设计成了外形相同的样子,只有在内部对火yao之类的物资进行了特殊处理。揭开一辆车子的苫布,芦席下面的双层火yao桶完好无损。“吁……”我长出了一口气。

  “越后军是如何进攻的?”蒲生氏乡站上车辕,看着远处尸体的分布说到。

  “越后的骑兵没有聚集任何队形,成散沙状开始向我们冲锋!就从那面……”大谷吉继也跳上车辕,用手指着北面的方向。“当时我命令所有长枪队在外围布成防线,根来铁炮队以车辆为掩护进行射击。但敌军并没有来到近前,距离十丈外就侧向跑动开始向车辆投掷火把!”

  “什么?”我有些惊异于这种骑兵的使用方式,这按理说应该是蒙古骑兵或印第安人的作法,难道上杉谦信也留过学?“你,说说对战时的感受!”我向站在一边的津田算正问到,此次根来众出征是由他带队。

  “可以说非常之累!”津田算正苦笑着说道:“按道理讲,在骑兵无法靠近的情况下,铁炮本来是有很大优势的,但越后骑兵却用战术补足了这一点。他们在冲锋时队形散得很开,既影响了命中率又无法发挥齐射的优势,每次射击实际威胁不了多少人,可再次装弹过程中另一波又到了。以我的看法,越后军对于骑兵与铁炮的对战极有经验,而且总结出了相当成功的一套战术!”

  他的话令我心里一阵阵地发凉,看来上杉谦信已经为织田军准备好了一份“大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对于这个人在历史上的事迹我多少还能知道一点,对他的“进步”可就无能为力了。他都这么大岁数了,按理说不该如此“好学”啦!“然后你是怎么做的?”我又问大谷吉继。

  “虽然属下也觉得不妥,但怕有什么万一只好令哥萨克出击将他们赶走……”大谷吉继显得很是无奈,他这么作是稍微有些越权的。虽然哥萨克骑兵是编入后军行动,但也只是负责保障安全,只有在与我断去联络的情况下他才能作出诸如出击之类的决定。“哥萨克的出动对越后军震动很大,又试探了一次后他们就退去了。我们在人数上的优势明显,所以没有人漏网之后再回来!”

  “他们走了多久了?”我并没有责怪他的行为,毕竟当时的情况也算紧迫,要是真让越后军毁了我的火yao枪弹,那整个铁炮队也就废了。现在我只是担心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不会是再来一个诱敌深入吧?

  “大约有半柱香时间……”

  正说着霍思金他们就回来了,而且看情形并没有经过什么激烈的战斗。“有什么发现吗?”我紧张地问到。

  “回禀殿下,没有取得任何收获!”他双手一摊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表示。“他们的战马虽然没有我们快但很灵活,而且对附近地形极为熟悉。有两次我们本来已经快要追上了,但他们立刻就钻入了树林里。看天色要晚了,我们只好先回来!”

  “也行了!”他的话提醒了我,看看天果然日头已经偏西。“大家抓紧时间赶快行动,不然就要在野外宿营了!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