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依靠群众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75 2007.02.25 20:07

    灰蒙蒙的天色不时飘过几片零星的雪花,空气里浮动着由前方不远处海面上飘来的潮湿空气,在近海地区这种天气并不鲜见。一行队伍走在和泉的原野上,我默默地注视着四周的景色。

  地里的庄稼早已收了个干干净净,此刻正在休耕中。不久前这里下过一场小雪,虽然马上就被回暖的气温消融了大半,但田垄的沟沟坎坎里还是积着堆堆残雪。

  此间的村庄大多不是很大,超过50幢房子的就极为少见了,因为这里的平原缺乏天然屏障,所以结成强大地方武装的可能性就非常低了。家家房前屋后都堆着高高的秸秆和稻草,显示着基本温饱的大致生活水平线。

  “予州殿下,这里附近没有什么强力豪族。因为一直依附附近城主,所以战力上……”在我身边并马而行的水木宗六郎稍稍探过了身子,说话间脸上满是兴奋混杂着紧张的神情。为了让我听清楚而又不能大声叫喊,所以他每每要说话时都必须采用一种极为难拿的姿势,也够难为他的。

  各位也许还记得,这个水木宗六郎就是我当年痛殴三好义继时的那个“诱饵”!

  上次他那次明智的选择之后,立刻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由一个谁也不拿正眼夹的“自然村”村长,一跃成为了管理三个村庄的地头,而且拿到了加盖和泉守护关防的1000石土地安储文书,正式由一个私自开发土地的流民变成了名正言顺的豪族。姓氏被计入官方的族裔清册;可以把头发梳成武士髻;在简式和服的外面加一件羽织;在长刀之外名正言顺的别把肋差……这些看似无用甚至有些可笑的特权,也使他激动得泪流满面之后大醉了三天,然后又是好几天睡不着觉。

  就在他憋足气力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我却走了,离开了和泉,这真是在他头上浇下的好大一盆冷水。再以后丹羽长秀来了,虽然依旧在打仗,虽然他依旧积极投身各种差役,但既然没有取得什么大的战果,也就自然不会有封赏。在这种情况下他消沉了,甚至在一些酒后的时候产生了抱怨,类似的流言传到丹羽长秀耳朵里自然不会多么待见他!如果说在和泉有人盼着我回来的话,他绝对是其中最为迫切的一个。

  前天晚上召开了一次“摸底会议”,参与的人不多但很有一定的代表性,我和丹羽长秀的交接此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本次会议的意图主要是小范围内吹吹风,以免产生那些不必要的猜测。虽然大家没有表示出过度的热情,但我可以看出这不过是为了照顾丹羽长秀的情绪,因此对顺利掌握和泉局势更有信心了。在最后我提出需要一名豪族担任向导时,水木宗六郎立刻以当仁不让的精神极力争取,那时我就暗中决定:可以考虑把他树立成“典型”!

  我不但以前来过和泉身边还带着不少忍者,要说怎么也不至于连道路也认不清楚。之所以需要向导,那是我想在和当地微小势力接触时有个缓冲,另外也可以作出依靠当地人的姿态。

  “这么说来如果是要打仗的话,西部靠海的地区实际出不了多少力量了?”我听到他的说法不禁有些担心,真要是和杂贺众决战的话我还指望他们能够自保呢!那些忍军的在大规模广范围作战时,可是不会拘于什么方式的。

  “您也可以这么认为!”水木宗六郎的神经和身体一样是粗线条,他可学不会“为贤者讳”那一套。“这些平原上的人打仗真是不行,不但缺乏锻炼而且胆子很小。说起来他们都是一些当年替畠山家和大寺院管理产业的地头,收收田赋还面前凑合,说到动刀动枪……哼、哼,实在是看不得了!”

  “这样啊……”我一时沉默了,这可和我原本的打算有些差距。“你不是和泉这里的土著吧?”我又问到。从他刚才的话里,我隐隐听出了这个意思。

  “其实我是在二十年前由伊贺国名张郡迁过来的……”水木宗六郎点头承认到。“我祖上世代都生活在伊贺山区,虽不是忍者家族,但却也算是老牌的伊贺众了!您想必也知道,伊贺的所有事情都要由忍者里来决定,我们这样的外围势力只能跟风行事。可在二十年前忍者十三家发生支配权冲突,我受到波及才迁到了和泉东部的山里!”

  “这么说你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自信了?”上次他们佯动牵制三好义继时我并不在场,而且那时还有大量甲贺忍军参予,所以对他们的能力并没有留下太直观的概念。

  “比不上殿下的威武之师,但我们这些粗人可是不那么容易服输的!”粗人并不等于是笨蛋,听出有可能受到我的重用,水木宗六郎一张黑脸兴奋成了紫色,上面的跷子都直放光。

  “总得让我见识些你们的手段吧!”我含笑暗示了一下。

  “请殿下吩咐!”他怀着赴汤蹈火的决心说到。

  我四周张望了一下,见道边的田野里落着一大群乌鸦,正在跳来跳去地啄食零星的稻粒。“就是那里吧!”勒住“黄金”用手朝那里一指。这次随行中水木宗六郎带着五十几个手下,我注意到他们都带着长弓和箭斛。

  “孩儿们!好好露一手,可不要让予州殿下看轻了我们!”他的人手被传令兵从前面召了回来,水木宗六郎大声替他们鼓着劲儿。

  这几十个人穿得杂七杂八,素质上下之间也有较大的差距,但应该说还是相当剽悍的,与其说像士兵还不如看作暴民、强盗更为贴切些。我暗暗点了点头,这样也就可以了。

  “嗖、嗖、嗖……”虽然这些人在路边上站成了还算整齐的一行,但因为不习惯统一指挥,箭支射出前前后后参差不齐,几十支箭纷纷覆盖向那畦田亩。

  因为部队停在道路上,乌鸦们实际上不敢靠得太近,即便最近的也在十丈开外。在这个距离上依旧有将近四十个人射中了目标,所以说能力算是不错的了!

  “你,还有你,过来!”我点手从人群中叫出了两个人,黝黑粗糙的面容使他们看起来就是十足的农夫。因为弓箭射出得有先有后,所以后来乌鸦们已经飞了起来。这两个人是最后出手的,均一箭命中五六米高空中的目标,而且都是射在脖子上。

  “叩见予州殿下!”两个人跪在我的面前,用瓮声瓮气的音色见了礼。

  “这两个都是我的儿子!”水木宗六郎的神色得意且兴奋。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我的声音高贵中带着和蔼。

  “这是长子宗家,这是次子宗吉!”水木宗六郎向我分别指出了哥哥和弟弟,没想到这个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粗人,给儿子起的名字还挺文雅。

  “小伙子本事不错!好好干,立下功劳我就提拔你们进我的旗本队!”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两个人武艺在一般人里还算可以的,更难得的是有一股朴实劲儿,根据我的经验乡下出身的人比较容易培养成忠诚坚定的下级武士。“大家的表现都不错,进了岸和田城每人赏一坛好酒!”我又对众人大声说到。

  “谢予州殿下!”回答我的是一阵欢呼声,水木宗六郎几乎是热泪盈眶。我非常满意这种效果,发动地方势力的热情是我这次战略的一个重点。

  虽然丹羽长秀在和泉的战略并不成功,但他的一个看法我还是赞同的,那就是:淡路海贼只是癣疥之疾,杂贺众才是心腹大患!我要想彻底解决杂贺众并控制纪伊,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动用忍军、忍者和甲贺众的全部力量来抵消杂贺众在秘密战中的优势,然后再以强大的军力一举捣毁他们的基础!要达到这个目的,我就需要和泉安定,不能让淡路海贼老是在我身后捣乱。

  虽然我也可以动用重兵严防海岸,但那样会有三个明显缺点:第一、会占用大量必须集中的正规军力;第二、目前缺乏海军的情况下只能是被动防守;第三、根据我以前的知识,要对付游击战争必须依靠全民动员,光靠正规军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其实这个经验是来自老的革命电影,国民党正规军一般拿游击队没办法,只有地主武装还乡团,甚至封建会道门才能在基础上和游击队针锋相对。

  眼前看水木宗六郎的班底虽然不错,但在和泉这样的人太少,我是否应该考虑在山阴和这里之间进行一次人员调整呢?

  ********************************************

  由于今天本来也只是半天的路程,我们在下午两点左右就到了岸和田城。这里不但接到了通知,而且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予州殿下辛苦了,请快入内休息吧!”在城门处等着我们的是一个丹羽长秀的家臣,这里暂时由他带着600足轻守卫。

  “大人不必客气,劳你久候了!”我跳下战马,立刻有侍从接了过去。

  “这是卑职应该做的,殿下客气了!”他一边引领着我们往里走,一边又与我身后的几个将领见礼。“殿下和诸位大人一路上鞍马劳顿!里面酒宴已经……”

  “冤枉啊!小民真是有大事禀报!”这时我们走过一条夹道,一个激动的喊声从左边的一个院子里传来。

  “这是……”我站住脚步指着那个方向。“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