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7、让黄金闪光吧!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804 2006.11.29 20:29

    “哦……”我半晌的发楞已经很是怪异,最后的发问更是让人匪夷所思。不能不说如此平凡的武士随便一抓就会有一大把,即便是别所家这样的人恐怕也是不止一个两个。众人疑惑的上下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人,将近四十的年纪,中等的身材看不出特别的强壮,脸上因为经年的操劳已经显得有些沧桑,盔甲和佩刀都是用旧了的传家货。任谁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啊?

  就是被我发问的这个人自己,也丝毫想不出:我这么个举足轻重的大领主,为什么会对他这个小豪族的小家臣感兴趣!但要是就这么僵着不回答,无疑又是极不礼貌的,别所长治已经在对他不断使眼色了。“在下别所家臣后藤新左卫门,拜见诸星予州殿下!”他说着恭恭敬敬的向我行了个礼。

  “呼~!”我一下子明白被忽略掉的是什么事情了,心情也一下子由不安变成了兴奋。“别所殿下,我们再坐会儿!”说完我也不理众人的诧异,竟自走回了那座正要被拆除的大帐,其间还拉了正在发愣的后藤新左卫门一把。

  “不知……殿下可是有什么差遣?”后藤新左卫门显然不是什么有城府的人,我和别所长治刚刚坐稳他就把满心的疑虑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

  “别急,没有什么坏事!”我安抚住他不安的情绪后回身对别所长治说道:“请后藤大人也坐吧!”

  “哦……好……”被我接二连三的怪异举止搞得有些发懵,别所长治的回答只是出于本能。

  “这……谢主公、谢诸星予州殿下!”本来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既然作为主公的别所长治都已经答应了,后藤新左卫门当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大人不必紧张,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对他那幅拘谨尴尬的样子实在看不过眼,我又说了一句。

  “是……”他勉强的点了点头。

  “其实真是没有什么……”为了让他少受些罪,我觉得还是有话直说。“大人是否有个儿子?今年有多大了?”

  “有劳予州殿下动问!在下确有一子……”虽然还是不明白我的意图,但是他的心情明显是安定了下来,尤其是一提到他的儿子,满脸浮动的都是自豪的光辉。“小儿又兵卫基次,今年12岁!说起他的生日非常特别,正好是右大将在桶狭间倒置乾坤的那个晚上。他自幼便被隐居在周防的一位枪术大师收入门下,上个月才刚刚回来。我们家人丁凋敝,所以我就让他元了服好早些传宗接代!这次随主公出兵摄津,正好是他的初阵……”

  “什么!又兵卫此刻就在军中?”这可真是个没有想到的意外,我原来是怀着极大的热情,想要招揽这个与真田幸村并称一时瑜亮的枪之又兵卫,可却不知道他居然就在眼前。“别所殿下、后藤大人,我想见见这个又兵卫,请问方便吗?”

  后藤新左卫门出去找他儿子的时候,我就不再说话,只是闭目养神的等在那里。我的家臣们越发感到奇怪,可在这个时候又不方便问。别所长治倒是可以也应该问,但他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就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众人保持着沉默,直到后藤新左卫门又回来。

  他回来时身边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虽然黑黑瘦瘦但两只眼睛却很大,身上的铠甲是用成人用品粗略改成的,佩刀也很一般。可能是怕出现什么不妥,后藤新左卫门不住的对少年交代这什么,少年也在不住的点着头。

  “在下后藤又兵卫基次,拜见诸星予州殿下!”经过父亲介绍后,后藤又兵卫基次单独向我见礼。

  “嗯!好、好……”我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少年,按照正常历史的发展,这可是个谋略稍胜、武艺略逊于真田幸村的天才军师,可眼前却是如此的不起眼。“听你的父亲说你一直在学习枪术,现在练得怎么样了?”

  “回禀殿下!”又兵卫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老师的枪术我基本已经学全,但膂力未成经验不足,恐怕尚不足以冲锋陷阵!”

  “那你的兵法呢?”我继续问到。

  “回禀殿下!虽然略有心得,但不过纸上谈兵而已。”

  “放肆!在予州殿下这样的当世名将面前,尔小小年纪也敢称略有心得?!”可能是觉得儿子说话不够谨慎,后藤新左卫门大声申斥到。

  “别所殿下,我有一件事……”我没有表态而是对着别所长治询问道:“我与这孩子一见投缘,不知殿下可否允许他转仕我诸星家?我将招其为我的近侍给予旗本身份,并赐其百石之地!”

  众人都是一愣,从刚才的说法里可丝毫看不出这个孩子有什么特异之处,在我的家族里这个俸禄倒也不算是高,但就算要招募也不需要由我亲自提出啊?后藤新左卫门两眼猛地一冒光,百石土地已经算得上是一小份产业了,而且作为近侍在长大后极易得到提拔,何况还是跟着我这样一个拥有数十万石土地,正处于上升趋势中的大领主呢!可他毕竟是别所家的家臣,这种时候必须首先考虑主公的立场。

  “这个……”别所长治一时没有考虑清楚,但凭直觉他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作出这么奇怪的举动。

  “为了补偿别所殿下,我奉上50套我近卫旗本的标准盔甲、武器和马具!”我盯着别所长治的表情说到。“100套!”看他还要犹豫我自己先提了“价”。

  “诸星殿下言重了!能得到您的提携也是这孩子的福份,我这里自然没有什么其他的话说!”他说着就对又兵卫招了招手。“还不快过来拜见主公,谢诸星殿下对你的提携之恩!”

  “我后藤又兵卫拜见主公!”后藤又兵卫规规矩矩的跪下对我行了大礼。

  “不必这样!”我弯弯腰,伸手虚扶了一下。“刚才你说到了对兵法的心得,那就说说看,究竟是怎样的心得?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是!回禀主公……”他站直身子对我说道:“下臣的心得就是:尽人事而听天命!”

  “嗡!”帐内小小的一乱。别所长治目瞪口呆;竹中半兵卫不住的摇头苦笑;连新八郎都撇了撇嘴;至于后藤新左卫门则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所说的‘人事’是什么?‘天命’又是什么?”我是这里唯一不把这句话当玩笑的人。

  “是!”后藤又兵卫还是那副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别人的轻视而改变。“下臣所说的‘人事’就是殚精竭虑、细查深思,在对自己最有利的地点、最有利的时间;用最出乎意料的方法去攻击敌人最致命的环节!作为一个将佐,敌人是谁通常不能由我们来选择,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军事上取得胜利。只要没有人能在事前找到更好的方法,那么就算尽到了‘人事’。古之名将如姜尚、诸葛孔明,亦不能掌握所有战争因素,因为那不是人力所能全部控制的!尽到了‘人事’依然失败,那就是‘天命’使然,既不要怨天尤人也不必悔不当初,恪尽职守尽力而为,那时即便是力尽战死也当无怨无悔了!当然在这之前,‘天命’既不应该成为逃避责任的借口,也不能作为对自己无能的掩饰。如右大将当年奇袭桶狭间,在当时的情况下即便不成功也当心满意足了!”

  “嘶~!”大帐里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

  **********************************************************

  别所长治走了,去了“猴子”指给他的新营址,带着后藤新左卫门,留下了后藤又兵卫基次。我真的是很高兴,得到了这么一个文武全才的好苗子。钱花了还可以再挣,人才才是最大的财富!

  “主公!”我刚坐在自己的大帐里,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会儿,长野业盛就进来向我报告。“回禀主公,上泉大师从堺町给您捎来一封信!”

  “有什么事吗?”我放下刚刚端起的茶杯,接过了他递上来的信。

  “看样子是想给您举荐送信来的人!”长野业盛想了一下回答到。虽然并没有看过信,但这种事大多数人也是一看就清楚的。

  “那就让送信的人进来吧!”我一边抽出信瓤一边说到。

  长野业盛带着送信人进来时,我把信已经看完了。送信来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三个。第一个长得牛高马大,紫巍巍一张脸,还微微长出了络腮胡子;第二个圆圆一张娃娃脸,个子很矮与第一个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第三个同样不高,一张文文静静的书生面孔,只可惜就是脸色有些发黄。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配着一柄形制一摸一样的古朴长太刀。如果不看信还真不知道,这三个差异如此之大的人居然都是15岁。

  “既然来了就别让我费劲猜了,都自己介绍一下吧!”我对那三个少年扬了扬手中的信纸。

  “在下石河贞友!”紫脸大个瓮声瓮气的说到。

  “在下樱井佐吉!”这是那个娃娃脸。

  “在下伊木半七!”最后是黄脸书生。

  “上泉大师举荐了你们,说你们的武艺和忠诚都是无可挑剔的!”我对于这几个人非常满意,随着地位的高升我身边的近侍确实少了些,再说新八郎和阿雪早晚也会另有安排。“我现在就收录你们几个为家臣,俸禄每年20贯担任近侍的工作。希望你们恪尽职守输诚忠勉,不要辜负我的信任,更不要辜负大师对你们的期望!”

  “谢主公!”

  —————————————————————————————————

  冬天里的熊:关于后藤又兵卫的身世,我采用的是1560年出生的说法。贱岳三大刀都是因战死而不太出名的人,引入他们对力量的平衡应该影响不大,其实只是借用几个人名作为近侍而已,以后他们不会是特别突出的方面人物。后藤又兵卫则会成为第二代家臣的中坚人物之一。

  我早就说过我对兵法没什么研究,后藤又兵卫的那番话只是经过我“包装”的哲学辩证法中的理论,还请各位“学院派”的大大们别太较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