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龙吟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47 2007.06.12 20:09

    能得到朝廷册封为内大臣的职位,织田信长自然是非常高兴,但与上杉谦信的前来降服比起来就算不上什么了!

  织田信长心里害怕武田信玄,这件事了解他的人其实都知道。他自己也知道这件事瞒不住多少人,而以他的偏执心理这又是绝对无法容忍的。武田信玄死了,去掉了压在织田信长心头的一块万斤巨石,可另一块巨石又随之压了过来。人死了就已经完结了,一个死人可怎么超越啊?织田信长已经不可能在正面击败武田信玄了,那岂不是永远将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这让心高气傲的织田信长怎么受得了!

  现在好了!上杉谦信前来低头称臣,这可是武田信玄穷其一生也没有达到的目标。现在他织田信长作到了,这不说明他比武田信玄要高明上许多吗?在这个他一手建立的天下第一城堡里,在公卿关白以及所有远近大名面前,与武田信玄并称“龙虎”的上杉谦信上表称贺,他织田信长不是天下第一那谁是天下第一?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一个满身风霜的武士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岁数已经年近五十,虽然面目平凡无奇衣着也很朴素,但却带着一种无法为人所忽视的气势,那是经历了浴血百战出生入死后得到的气势。虽然他是由一个织田家的将领领进来的,但所有宾客们都本能地忽略了他前面的人。

  看到这个人双手空而且没有副手,织田信长有些诧异又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因此而发怒。“是直江大人啊!一路辛苦了,请坐吧!”一个侍从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两句,他的面色稍微好了些。

  “谢谢了!”直江景纲以北国人特有的憨直答应了一声,然后自顾自地坐在那里搓了搓手。

  “大人看样子是操劳了,一路上不太好走吧!”织田信长并没有责怪他的无礼,反而宽容的问候到。有时候他也会表现出雍容大度的风范,不过一般都是在已经掌握大局的公开场合。

  “是啊!我原本起程是不晚的,可路上遇到了一场大雪!”直江景纲也没有对织田信长的关怀进行答谢,而是自顾自地对双手哈着气。“本来也不想赶在这么晚的时候才到达,可耽误了两天也实在没办法。路上冒着大雪赶路连马都掉膘了,以为只有东北会这样,想不到紧急也是如此……喂,有热汤吗?最好是来上一杯烫酒!”他对不远处的一个侍从招呼到。

  “哦?”那个侍从有些犯傻,这样不见外的客人并不常见。按道理应该是客人表示一番不辞辛劳的仰慕,而主人在慰问之后赏赐酒席,不过也有主人诚心难堪客人的情况,所以呈上酒宴要等主人的吩咐。

  “傻站在那里干什么,没听到直江大人的吩咐吗?”虽然织田心战也有些不明就里,但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表现出大度宽容,也许北方的武士们就是这样说话的吧?

  “果然是香浓的好酒,怪不得各地的大名们都要争先恐后地到京都来哪!”直江景纲捧起送上的美酒满满饮下一大杯,然后感慨万千的说到。“不过这样的酒却少了些烈性,长期饮用只怕浑身的骨头会变得越来越软。公卿显贵们或许并不在意这一回事,但是武士们……就要缺乏经历风雪的意志了!”

  “哗……”尽管非常不礼貌可还是响起了一阵低低的议论,这个人未免是过于的特立独行了!难不成这里有什么问题,上杉谦信也是在喝醉的情况下派出了这么个人。

  “这个人是不是脑袋受过伤,至今也没好利落?”“猴子”用疑惑的语气低低对我说道:“这个直江景纲也算是越后有名的大将,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毛病啊!”

  “这我就更不清楚了!”我的目光依次看向近卫前久、西园寺公广和飞鸟井雅教,这三位贵人的脸已经羞成了红布。

  “谦信公遣大人前来,不知道有什么指教吗?”织田信长现在对这个人也是不敢“领教”了,想说完正题赶紧把这一页揭过去。

  “哦,鄙主公听闻右大将建立……”直江景纲听他问就随口说到,并没有拿出书信一类的东西。

  “大人错了……”飞鸟井雅教不知死地打断了他的话,谄媚的继续猛拍织田信长马屁。“织田殿下功高德勋,蒙天皇陛下施恩进阶,已经是正二位的内大臣了!”

  “又降价了?这在越后时却还不曾听说!”直江景纲用淳朴天真的表情,重重地打了他一记“耳光”。“自应仁之乱以后,朝廷声威是大不如前了!一些谄佞小人不但蛊惑圣听卖官鬻爵,还为求眼前蝇头小利而一再降价。殊不知‘人必自重人衡重之’,自己都落价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指望别人看得起吗?”

  飞鸟井雅教的脑袋已经快要藏到了桌子下面,只可惜地板上没有个窟窿让他好钻下去。虽说如今的公卿确实已经失去了权力,但让人家这么当面侮辱也实在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直江大人真是诙谐,这倒是为今日的聚会增加了些欢乐喜气!”近卫前久虽说岁数不是很大,但作为执掌朝政的关白承受力(或者说是脸皮)要比一般人更强些。他知道此时此刻绝对不能申饬或者辩解,不然就是名垂“青史”的绝世笑话,索性不如大事化小一笔带过。“谦信公之忠义之名天下皆闻,就是天皇陛下也是屡有提及。十数年前他上京蒙陛下召见,在下不才亦曾参与其事,至今想来,谦信公的风采依旧令在下心仪不已!谦信公素秉义行,遣大人来必是又有什么关乎天下的大事吧?”

  “妙!”我在心里也不禁喝了一声彩。按照他的说法,如果直江景纲再要一味的挖苦讽刺,那么就是也给上杉谦信脸上摸了黑!既然上杉谦信是忠于这个朝廷的,那么你这个家臣总是攻击朝廷重臣是何居心,而且上杉谦信派你来总不见得是胡闹的吧?那也有失他的身份。现在台阶是给了,关键看直江景纲如何接招了。

  “近卫阁下说得是……”见他说话直江景纲果然严肃了些,不知道是尊重他的品阶还是为人。“鄙主公长久以来一直致力于天下大义的推行,哪怕是面对再多的横暴势力也决不退缩。鄙主公从不认为作这些事需要什么褒奖颂扬,只是秉承着胸中的一腔天地正气。鄙主公之所以此次遣下臣前来,就看到了天下一股承平的希望,对于早日还天下以正道,越后上下绝不计生死,更不应放弃这样一个机会。所以下臣带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意思,请朝廷和织田殿下能够允许我们尽一份力!”

  “好呀、好呀,不愧是名闻遐迩的谦信公!”近卫前久如春风拂面的鼓起了掌,看看织田信长又看看直江景纲,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能有谦信公和织田内府殿下共同携手,这下真得是承平有望了!从此诸般宵小之徒再不足虑,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此乃开百世未有之功业,天赐鸿运与我朝。我等能够亲历此等盛事,足可堪慰平生。此间事了,我将立刻上疏天皇陛下,布告天下,以慰海内人心!”事情总算有了转机,好不容易吃上饱饭的公卿们最怕的就是战乱。

  “嗯……”织田信长原本已经开始铁青的脸色开始缓和了下来,上杉谦信能够承认他是稳定乱世的“希望”就算一种变相低头了。个别手下因为心里别扭说几句怪话可以被原谅,这也正是他向天下展示胸襟的时候。“谦信公的话实在是过誉了,我信长更是深表惭愧。现在朝廷初定天下还不太平,急盼谦信公早日上京共襄盛举,我信长也好能够早晚请教!”

  “其实不必那么麻烦,欲使天下安宁织田殿下一人足以!”直江景纲一反刚才的态度,居然给织田信长戴起了“高帽子”。可此时的话里讽刺的意味已经相当明显,不少人已经意识到情况大大的不对了。

  “谦信公是不是过谦了,织田内府殿下和我们都是急盼着他为天下尽一份力呢!”西园寺公广一时头昏重又犯了飞鸟井雅教的错误,居然一点也没有吸取别人的教训。

  “那倒也不是……”直江景纲这时已经不再做作,脸上浮现的尽是冷笑。“鄙主公言道:当今天下的祸乱之源就是织田,此逆一去天下立刻太平!若是织田殿下能体念天下苍生之苦,散去部队交出领地,从此出家避世以赎前罪,则是天下幸甚!百姓幸甚!如若不然,鄙主公只好挥师西进,为天下除恶了!”

  静,难以想象的静,确切说是所有人都傻了!

  “请直江大人下去休息吧!”好半天织田信长才憋出这么一句。

  “那外臣就恭候织田殿下的答复了!”直江景纲也不客气,回身施施然随一个近侍走了出去。

  “柴田胜家!”他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口,织田信长就一脚踢翻了桌子。

  “是,主公!”柴田胜家诚惶诚恐地跑出去跪在了当中。

  “但凡你在北陆有点儿出息,我又怎么会受到这样的侮辱!”织田信长指着他的鼻子开始破口大骂,好半天后才稍稍平静了下来。“忠兵卫、猴子!你们两个明天一早就滚回去准备,我绝不与上杉谦信善罢甘休!”

  “是!”我和羽柴秀吉也急忙出列回到。“我说得怎么样?你的备中只怕要多等等了!”我趁人不主意小声对羽柴秀吉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