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9、担任说客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509 2005.11.28 20:17

    “你就在这儿等吧!主公随时会来见你。”说完,带路的小姓就离开了。

  “啊~~~!”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后,我无精打采的坐了下来。说真的!我现在是越来越厌烦织田信长了!平白无故的想起一出是一出,发的命令常常令人匪夷所思无所适从,而且从来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比如今天,由于昨夜是我和莺的洞房花烛所以睡得较晚,凌晨我正搂着莺娇嫩柔滑且极具弹性的胴体享受着人生的美好……好死不死!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织田信长的传令兵就把我家的大门敲得山响,不单是我,左邻右舍都给惊了起来。命令不允许有丝毫迟误,叫我马上进本丸见他!这事如果搁在你身上,你会怎么想?他自己不睡觉也不让别人睡,真是……真是太独裁了!

  “你来了!”正在这时,织田信长走进来坐到了主位上。“你的精神好像不大好嘛!”

  “是!”我强打着精神说:“属下……属下最近有些睡眠不足!”好不容易我才把到了嘴边的哈欠压了回去。

  “真的?”他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你该不会是把精力都花在那位新纳的如夫人身上了吧?”

  “瞧您说的!”听出了他话里的刺儿我急忙说:“哪时哪刻我想的不是本家的振兴大业呢?只是最近精神不济,有些嗜睡而已!”

  “哦,是吗?”织田信长用鼻音说到。“领地都快没了,你倒还睡得着?”

  “是吗?稻叶山城见分晓了?”我“意外”的说到。“那我这就吩咐手下去把文契拿来,交还给主公!这次的运气还真是不好……”我边说边“难过”的叹着气。开玩笑!我现在可不是“雏”了,居然想晃颠我。

  “叫人去吧!”他停了一下后说:“你可以叫人去接收新领地了,我已经通知了户政司!”

  “这是怎么回事?”我“奇怪”的问到。“主公!您都把我搞糊涂了。”

  “怎么回事?你赢了知不知道?”织田信长的声音陡地高了八度。“你真的不知道吗?!不知道你还敢在这个时候踏踏实实的纳侧?!”

  “主公!您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愁眉苦脸的说到。“我一直都呆在小牧山城里,一步都没有离开过。美浓的事我又怎么会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好,那你过来!”他坐在那儿冲我招了招手。

  “是!”我向前挪了几步。

  “再近点儿!”

  “是!”我闻声又往前措了措。

  “你这个滑头!”织田信长突然跳了起来,一脚踩着面前的矮几,伸出双手抓住我的领子提了起来。“不知道你五天前就敢预言?!不知道就敢拿领地作赌注?!不知道你纳侧为什么和竹中半兵卫交城是同一天?!说!是不是他预先通知了你?!或者……这件事干脆就是你们两个合谋做的?!你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敢在这里装模作样的耍我!!!”他愤怒的叫嚣着。

  “咳、咳、咳……您先……松松手……我上不来……气了!听……我解释!”虽然我极力挣扎着,但就体力讲明显与织田信长不是在一个档次上。开始他的话确实吓了我一跳,可后来我就不得不佩服他的想象力了。

  “那你说吧!”织田信长提着我摇晃了半天可能也有些累了,又把我扔回了地上。

  “咳、咳……主公啊!您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好不容易才喘匀了气。“我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默契?我可能只为了这区区一千二百石领地,冒这么大的风险吗?如果我真的和竹中半兵卫有什么内通,那我随便怎么做不能取得更大的利益呢?主公您请想想:如果我真的有这种把握的话,那是一定会把他拉过来的!您已经许诺半个美浓的赏赐了,还会有比这更大的利润吗?半个美浓是多少?那可是27万石哪!如果我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促成此事,即使分不到一半的话,四分之一也起码是没问题的!我诸星忠兵卫就是再不济,六、七万石和一千二百石之间差别还是分得清的!”

  “你说得也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织田信长沉思了一段时间后缓缓说到。“可我就是想不明白:一个人花费了那么多心思,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怎么会毫无所图?这完全不合逻辑嘛!另外……最可疑的还是你!”他又盯上了我。“竹中半兵卫的行为这么古怪,而你居然会事先就知道!既然他能够不顾二十几万石的领地把城池还给斋藤龙兴,你就一定不可能放弃发达的机会来骗我这一千二百石吗?!”

  “主公!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看他又要激动我急忙抢着说:“个人为自己谋取好处那是天经地义的,可那也得分时、分地、分事!当遇到国家兴亡的时候如果还只想着自己的利益,那他就至少算不上是个有责任感的人!”

  “你认为竹中半兵卫是个有责任感的人吗?”织田信长盯着我问到。

  “我认为他是!”我急忙点头。“从以往的事例看他是个极有才能的人,这样的人一般来讲大多是心高气傲,可竹中半兵卫却从未替自己争过什么!近两年来本家对美浓的战事一再失利,这其中竹中半兵卫当居首功,可却一直没有得到什么封赏!这种事搁在别人身上早就翻了,可他却是依然故我。即便是这次的事,我认为他的动机并不只是安藤守就是他岳父那么简单,而是因为由于斋藤龙兴与‘美浓三人众’的冲突将直接导致美浓势力的分裂!竹中半兵卫可能对斋藤家已经寒了心,但对生长于斯的美浓还是有极深感情的!”

  “那你是个有责任感的人吗?”不知怎么他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当然是了!”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有丝毫的犹疑。“属下的忠心天日可见!我……”

  “不要说那些没用的了!我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织田信长不耐烦的打断了我的话。“我对这个人很感兴趣!既然你是他的‘知己’,就去替我把他拉过来吧!”

  “什么?!”我一脸“错愕”的惊呼到。“主公已经许过美浓半国,他都不为所动!我怎么能……”

  “那是你自己的事!”他不负责任的说到。

  “光是潜入美浓就会有风险!”我愁眉苦脸的说到。

  “那也是你自己的事!”织田信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那……”我想了一下说:“如果属下侥幸成功,主公可否答应属下一个条件?”

  “什么?你这个人也太贪心了!”他大声叫到。“你可是刚刚增加了一千二百石领地的!”

  “主公放心!我既不会要增加领地,也不要求升职!”我急忙解释到。“我所提的要求,也仅是为了更好的为主公效力!”

  “那……好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