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辛劳的人们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845 2006.03.05 18:28

    “可以了,诸星大人请随我来!”好不容易完成了一连串繁琐的手续,一个在营门值日的足轻头带我走进了大营。在我的身后,则跟着岛胜猛、楠木光成和500名长枪足轻。

  离开伊势龟山城走了两天半,我们终于来到了大河内城下的织田大营,我也可以松口气了。这一路上我还真是有些担心,虽说北畠家的主力被围在了大河内城,但由于有不少前一阵被击溃的散兵游勇投靠了态度不明的国人众势力,反使他们在短期内畸形的膨胀了起来,而这里面说不定就会有些头脑不清醒的莽夫,完全有可能聚集几千人给我们来上那么一下子!好在这一切并没有真的发生,我们在第三天下午两点左右到达了目的地。

  “如果可能的话给我们准备一些热饭,我们中午还没吃呢!对了,再给这几匹马拿些精料来,这几天它们吃的都是野草。”到达给我们安排的营区后,我对着那个领路的值日官说到。

  “是!想来这时午餐时间还没有完全结束,我可以安排一下。”说完他就躬身退了出去。

  “胜猛你在这里盯一下!光成,和我去拜见主公。”说完我就走了出去。

  走过庞大的营区,纷乱的旗帜令我有些眼花缭乱。此次织田信长调集了70000大军将大河内城四面围住,领内的各大势力几乎都被动员了起来,至少我现在就看到了几面原来属于六角家豪族的马印。作为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合作的“联合国军”,稍显混乱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不是诸星兵部丞大人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就在我已经接近了信长中军的时候,忽然从右边传来了一声有些耳熟的招呼。我扭头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松永久秀正笑吟吟的站在一座营帐的门口。

  “原来是松永弹正大人啊!您一向可好?”我以最快的速度在整张脸上摆满了“亲切”和“尊敬”。“上次没能认出您,真是冒犯了!”

  “哪里、哪里!上次的事是在下莽撞忘记了禀告姓名,说到失礼也是在下才对!”松永久秀的态度和蔼可亲,完全符合一位慈祥长者的标准。

  “客气了,这是您对我们晚辈的关爱!”我继续客气的应付着。

  “您太谦虚了!”他走过来关心的说:“以您这几年的功绩和升迁速度,即便是许多世家出身的老臣也难企及。真正匹配得上信长公发展速度的,恐怕也只有您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紧,其中意思可是能有各种理解的!既可以说是真正的夸奖,也可以理解成讽刺我是个暴发户,甚至可以是暗指我有政治野心。“这是您的抬举了……”既然想不明白我干脆也说一些莫棱两可的话。“您名闻天下的成就岂是我们这些晚辈能比的?听说将军大人已经准备委任您为大和的守护,真是恭喜您了!”

  “这可多是误传了!”可能是受到我的话震动,他的眉间明显跳了一下。“当今天下可担返正大业的唯有信长公,我只是存一颗至死追随之心罢了!”

  “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家臣的唯一理念!”我笑着连连点头随后说:“我还要去拜见主公,就先失陪了!”

  “大人请自便!”他理解的说道:“以大人的才干,想必信长公定是多有倚重!”

  我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朝中军大帐走了过去。在现在的情势之下松永久秀的心里想必也并不轻松,过去赖以起家的三好家已经倒了下去,他虽然迅速投靠了新兴的织田信长而保存了领地,但手中的权势却是大大的削弱了!同时他也非常清楚,织田信长并不完全信任他。

  织田信长虽然很是欣赏松永的才干和能力,但有鉴于他的“前科”还是深怀戒心的。由于还有北畠家这样的“老资格”在和足利义昭暗通款曲,织田家实际上在近畿还达不到绝对控制,在这种情况下织田信长一方面努力保持和足利将军的“稳定关系”,另一面抓紧清除着“障碍物”。对于近畿新投靠的的这些大小势力,信长既要依靠又要限制,既要让他们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又要让他们看到“光明”的前景,而对于最终的利益分配却迟迟不表明态度。原本被松永久秀压制得快喘不过气来的老对手筒井顺庆最近又精神了起来,抓住一切机会对着信长摇尾乞怜,妄图恢复在大和的势力。面对竞争松永久秀自然不能掉以轻心,可他又明白:不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早晚会被整编掉!哎,也真是够他难的!

  在中军大帐的门口我看见了堀秀政和金森长进,夏日过午的骄阳烤得他们两个没了多少精神。“又受虐待啦?怎么站着就睡着了!”直到来到他们身边我才出了声。

  “人同命不同啊!”金森长进有气无力的说到。“北畠具教也算是百足之虫了!我们这些天可是一座城一座城拼出来的,这种‘磨豆腐’的消耗比一场大的合战还多,能站直了和你说话就已经很不错了!”他上下看了我几眼。“听说你诸星兵部丞大人又‘出彩’了?只用十几人死伤的代价就拿下了一座一流大城,早知到这样的话我们还费什么劲,您早点过来大家不就都省事了吗!”

  “少跟我甩这种不咸不淡的‘片汤’话,你当我打仗就不见血啦!”我在他的肩头狠狠的擂了一拳。“干点正经的,进去给我通报一声!”

  “你有急事儿?”堀秀政在一边抱肩笑到。

  “那倒没有!”我摇了摇头。“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总得到主公面前点个卯吧!”

  “那你就别找不自在了!”金森长进一脸揶揄的笑着说:“主公昨夜研究攻城方略到很晚,今早又去巡视了所有营寨!好不容易倒出点空来,这不刚躺下。”

  “那就等等再说吧!”我知道信长的脾气,就打消了马上进去的念头(尽管他叫我从来没时没晌)。“对了,大家都好吧?”

  “哎!都是苦命人啊!”金森长进装模作样的长叹了一声。“前田大人被调到南面的大营里去了,不但要作战还得时刻注意永田、青地和冈山这些六角旧臣,也是一天到晚紧张兮兮的!”

  “池田怎么样?”我继续问道:“他好像不是那种会苦了自己的人吧?”

  “还是你了解我呀!”他们两个还没张嘴一个声音就接上了话,池田恒兴从一座大帐后绕了出来。“我一直待在主公身边,倒是没有吃什么苦,可还是和你没法比!”

  “叫你们这帮家伙说得,我都快真觉得自己多么奸猾了!”我哈哈一笑。“秀吉的情况怎么样?我可是听说他最近非常显眼,已经开始独当一面了!”

  “羽柴大人……”

  “关于‘猴子’有两个消息……”池田恒兴打断堀秀政的话抢着说道:“一个好的和一个坏的!你打算先听哪个?”

  “坏的吧!”

  “他升官了……”池田恒兴一脸“忧伤”的说:“主公前日晋升他为部将!现在和你同级了,而且比我还高了一级。”

  “那好的呢?”

  “他受伤了!”池田恒兴兴奋的说:“大腿上中了一箭,已经伤到了骨头,差一点就彻底瘸了!”

  我哭笑不得的说:“你这算是什么朋友啊!”

  “怎么不算?!”池田恒兴“义正词严”的反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猴子’那家伙一得意就忘形,这次升了官还不得添个脑溢血之类的毛病。大腿受伤正好多休息休息,省得整天都得上窜下跳的。你说!还有比我更‘真诚’的朋友吗?”

  “你还真是‘体贴’啊!”我抬头看了看天说:“时间还早,你带我到他那儿看看!”说完对一直跟在身后的楠木光成招了一下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