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0、前进性(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57 2006.12.03 20:08

    我躺在行军床上可并没有睡觉,虽然已是月过中天,但只是和衣而卧。虽然已经很困了但还是睡不着,我这是愁的!

  已经十几天了,我还是尺寸未进,虽然又进行了几次试探性的进攻,但除了增加几十个“烈士”和几百个伤员之外,其他的是一无所获。“猴子”已经从另一面接近了鸠方城,就连佐佐成政都拿下了一座岩砦。在前天举行的军事例会上,我已经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有些人甚至把这同对织田信忠的“敬意”联系了起来。虽然织田信忠自己没有表示出什么,可我也不敢确定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对于这座挡路的宿古城,我现在真是咬牙切齿了!我不知道这个城的守将是谁,但无疑相当的有“韧劲”,这么长时间居然一次也没有松懈过。我不是没试过偷袭,可没有成功。

  “哦……”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盖在了我的身上。睁眼一看,原来是阿雪替我加上了被子。

  “主公,不要太着急了!”阿雪轻轻的说道:“……虽然这次有些不顺利,但无论什么样的名将也不可能百战百胜啊!主公这么多年屡建战功名震天下,谁也无法仅因这一次的事情就怀疑主公的才干!就怀疑咱们诸星家的战力!”

  “谢谢你,要你担心了!即便这次丢了脸,我也可以两眼一垂不看别人的脸色就是了!”我撑着坐起了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肩膀,阿雪则在一边收拾起了桌子。看着阿雪忙碌的身影,我的心头升起了一丝感慨:阿雪这么多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对许多事情明明是她力所不能及的,可还在用心去体会。毕竟年纪小了些,有些事情还不是她能理解的。我忽然有了一种怪怪的愿望,想和他说说心里的烦恼。“阿雪……”

  “是,主公!”阿雪以为我有什么事要吩咐,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回到了我的面前。

  “你坐下,我和你说些事!”

  “是!”尽管觉得有些古怪,可阿雪还是乖巧地坐下什么都没有问。

  “这里面的事情不光是军事问题,还有政治!三分军事,七分政治!”我一讲开就刹不住了,不止是这次的事情,就连这几年来难展拳脚的苦闷也都竹筒倒豆子的说了出来。这些事情仙芝知道,她是唯一听过我倾诉的人;长野业正、竹中半兵卫也知道,但我和他们讨论的方式不同,在他们面前我不能显出悲观与无奈;其他人就连莺我都没讲过,因为那样只能增加她的担心而已,不会有丝毫别的作用。“……这就是我的烦恼,很可笑吧!我这样一个在外面威风八面的人,居然有时候像老鼠一样谨慎的随时储藏和防备!”又多了一个可以进行倾诉的人,我心里感觉轻松了许多。

  “哎……!”在我陈述的整个过程中,阿雪都是一声不响的仔细倾听着,瞪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我说不出那里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只是觉得其中很深邃。直到我讲完了,她才幽幽的叹了一声。

  “怎么?觉得我很没用吧!”放下郁闷暂时得到解脱我这时感到一阵轻松,反而开起了玩笑。

  “嗯!”她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自己成长得太慢了,直到现在还不能帮到您的忙!”

  “你长大了就能帮到我了?”我对她的这个答案感到很奇怪,是什么让她产生了这么奇怪的念头!是我刚才的诉苦吗?

  “是啊!”她回答的声音很大,从中可以听出排除万难的决心。“主公您非常的了不起,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大名能够作出如此多的创新!但是再了不起的人要想完成一件大事,也需要许许多多有力量的人帮助,做得事情越大需要的帮助也就越大,尤其是那些那些有本事、有力量的人和家族!像赖朝公时期的赖范、义经殿下,北条氏、新田氏、千叶氏、足利氏等等;尊氏公身边则有赤松圆心、一色范氏、畠山高国等人!所以……所以……”

  “所以怎么样呢?”对于她的话我是越来越糊涂。

  “虽然我不如长野老大人、竹中大人、前田大人那样优秀,但我也会非常努力的!我……”说到这里她又迟疑了起来,但这回我没有催她只是等着下面的话。后来她费了很大劲儿才说道:“主公虽然很很了不起,可还需要很强力的扶持!我以后要立很多功劳,等成为一国守护后……”

  “你?一国守护!哈、哈、哈……”没想到她还有这样“远大”的抱负,我忍不住被逗得大笑了起来。“好了,阿雪守护殿下!我有些饿了,让他们给我准备些夜宵吧!”可能是心情转变的关系,我的竟然感觉胃口也有些开了。

  阿雪毕竟只是个16岁的少女,被我说得红着脸跑了出去。

  “主公!”这时竹中半兵卫来了,看脸色近来也没有睡好。“我看您这里还亮着灯,就过来看看!您不要太忧虑了,臣等一定想出办法的!”话虽然这么说,可他脸上的愁云比我还重。

  “我没有事,你不要太在意!我正要吃些夜宵,你也和我一起吃些吧!”我现在感觉倒是应该来安慰安慰他,据说人在心情好的情况下才能爆发出惊人的创造力,而他此刻就正需要解脱一下,再说我们干得又不是这一锤子买卖。

  “哦?”可能是没想到在如此尴尬的形势下我还能穷开心,他有些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主公……对不起,都是臣等无能!”我这么“开朗”反而好像更增添了他的心理负担。

  “真的没事,你先坐下来!”我看他误会了我的意思,只得伸手拉他坐下。“这次的事情你不要那么放在心上,毕竟我们不可能每次都拔得头筹!羽柴殿下已经从西侧接近了鸠方城,一旦取得突破性进展宿古城和三原砦的守军为免被切断归路,必然会主动后退。我们大不了在攻打主城时多出些力,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是……谢主公海量!”尽管不明白我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开心,可他还是放了些心。

  “主公!臣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到攻取宿古城的好办法……”竹中半兵卫满脑子想得还是工作,他就是责任心太强了。“如主公所说:强攻宿古城确实是得不偿失!因此与其这样干耗着,我们还不如替别人,比如羽柴殿下或池田殿下解决些困难,这样在将来叙论战绩时也好看些!”

  “你说得……倒是也有一定的道理!”看来他也是一直在想办法,我认真的考虑着这件事的可行性。“羽柴殿下为人谨慎多疑,我们过于主动可能反而会招致猜忌!池田殿下倒是可以去问问,但同样也不必抱太大的期望!一来是他的任务区域并不靠近任何一座主城门,二来他还在名义上受到荒木殿下的节制……”

  “主公,膳食已经齐备了!要呈上来吗?”这时进门的阿雪见我正在和竹中半兵卫讨论事情,这站在那里请示了一句。

  “端上来吧!”我又对竹中半兵卫说道:“我们正好边吃边谈!”

  阿雪身后后藤又兵卫、樱井佐吉端着食盘呈了上来,在桌案上摆好后又退了出去。我在军营中有个小厨房随时待命,所以只要一吩咐就会很快做好。其实就所谓同甘共苦来说,绝大多数人还是会欣然选择“同甘”,只要有让所有士兵们都吃饱穿暖,我个人有些“特权”是没人会说闲话的。

  “关于这次……”我刚夹起一块烤鲷鱼要放进嘴里,突然看到帐门外人影一闪。

  “这么晚了还有饭吃,正好我饿了!”蜃千夜小狐这时从外面晃了进来,不等我吩咐就自己坐在了我身边。

  “你怎么来了?不要说又是来玩的吧!”我对她问到。蜃千夜小狐天真率直的性格虽说有很强排解苦恼的作用,但说起来我还真是受不了她这种神出鬼没的作风。

  “我从丹波回去后说了您的情况,可从那里您又直接来了摄津!夫人不太放心,叫……我……我来……看看……”由于鲔鱼饭团在她嘴里不断滚动,因而造成了一定的语言障碍,还不时发出一种呼呼的声音。

  “重治,你继续说吧!”我又转向竹中半兵卫。蜃千夜小狐可能替仙芝带来了什么信息,但现在我也不方便问。

  “是,主公!关于宿古城的难度……”竹中半兵卫也见过蜃千夜小狐,只是一直没有搞清楚她的身份。在他想来小狐应该只是受仙芝调遣的忍者,之所以有些刁蛮可能是受宠的原因,毕竟我现在也开始收纳侍妾了。这种事在大诸侯中非常普遍,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说要想不遭受重大损失就拿下宿古城,几乎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商量了半天还是没有什么答案。“那就多准备一些弹药和擂木吧!总攻时可要多出些力了……”

  “吃饱了!”这时蜃千夜小狐也吃完了,还非常不雅的拍了拍肚子。“其实你们还真是很笨耶!打不下宿古城就不要打,换别的地方嘛!那个什么什么……哦,三原砦不就很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