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虎之弥留(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89 2008.11.16 20:41

    “老臣也想的不很充分,但是还想尽最后一丝力量!”说完这番话他好似耗尽了全部的力气,闭上眼睛喘息了很久。“主公以为,织田大殿是个什么样的人!”

  “若论主公……”我微微想了一下,但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自问我还是比较了解他的,可是又不知道该怎样形容。“主公可以说是个世所罕见的枭雄之材,奇思妙想人所不及。我这并不是说他文武无敌,恰恰相反,在这两方面胜过他的人不在少数,我指得是他不拘一格敢为天下先的行事作风!面对强大的敌人时他也害怕,比如说武田信玄,但他依旧采取积极主动的战略与其抗衡。在他心里也许没有什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站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上!”在长野业正面前我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也不想刻意贬低织田信长。

  “主公说得不错,织田大殿确实是这样一个人!”长野业正陷入枕头的头颅微微颤动了一下,可是是想点一点。“但大殿这个人的缺点和优点同样明显,他的眼睛只看得到和他同样级别的人物。殊不知世界上许多大事的最终走向都是决定于小人物,忽视这样的人往往会是致命的错误!”长长地换了一口气后他继续说道:“织田大殿竭尽心力对付天下的英雄,他们一个个倒下后大殿最终站上了权力的顶峰!因为大殿的眼睛里没有小人,认为他们的能量微不足道,因此在他脚下的阴影里就躲藏、聚集起了无数的小人……”

  我看着长野业正那苍老的脸上浮动的神采,忽然联想到了一截最后燃烧着的木炭。

  “大殿的那个位置实在是太诱人了,任何稍有野心的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长野业正的声音变得有些干涩,我急忙到了半杯水给他喂了下去。“多谢主公……”他感动地看了我一眼。“小人未必就没有野心,而且往往会更大。织田大殿的狂妄在击败众多的英雄后,变得无可限制的膨胀了起来,对于那些小人物也更加不放在眼里。老臣今日在此断言,织田大殿不久必死于宵小之手!”

  “那然后呢?”我下意识地失了一下神,茫然无知的问到。关于织田信长的结局我也有所预感,但是又不知道到底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明智光秀发动本能寺之变的可能在各个方面都变得微乎其微,那么究竟什么地方会出现一颗“炸弹”呢?

  “具体的老臣也说不清楚,总之该来的总会到来!”长野业正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不知是不是也在下意识地轻视“小人”。“我刚才说了小人并不止有一个,这个不动手那个也会动手,所以这并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就像是阴天下雨一样无法控制!”

  “那您说我该怎么办呢?”他的话令我有些无所适从,如此看来这件事岂非无法避免了。

  “小人之所以是小人,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他们总是希冀阴谋的得逞,而不去体味天下大势而为!”长野业正脸上的微笑更加浓重了,好像在笑那许许多多并不在面前的人。“他们会认为,只要除掉了织田内府一人,自己就会有取而代之的机会,至少也将使天下的动乱延续下去。殊不知天下四海已经走到了该平定的时候,就算没了织田内府也会有别人再擎起这面大旗。尽管织田内府由于重重性格上的缺陷恐怕没有办法作这个人,但是这个人一定会是继承他事业的人,而非他的敌人。主公,要作这个继承织田事业的人哪!”

  “那我要怎么作呢?”他的话好像在我面前撑起了一幅图画,可以且又都是那样的模模糊糊。

  “主公您是么都不用作,机会自然会出现在您的面前!”他又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可能是真的有些累了。“机会会出现,但是如何出现,在什么地方出现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这是一定会出现的,主公只要抓住就可以了!”

  我感到一阵阵的迷茫,他的话说得我更加似是而非。一件大事就要发生了,可我还没有作好完全的准备。

  “一点儿实际的建议都没有提出,这样好像在主公面前实在说不过去!”长野业正奋力想要撑起身子,但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我急忙凑上去,把他扶住。“那里,最下面的抽屉里!有两个信封,请主公拿给老臣!”他指着墙角的一个小柜子说到。

  我把他的身体放回到榻上,走向那个墙角的小柜。其实说是柜子还不如说是书匣,仅仅只有上中下三个抽屉,立在墙角一般人都注意不到。东西非常好找,最下面的抽屉里只有这两个信封。“是这个吗?”我把信封递向他的面前。

  “就是这个,是老臣向主公提出的最后建言!”长野业正并没有去接那两个信封,而是安心地躺下欣慰的看着我。“老臣德微材薄再无余力呈奉主公,对于今后天下的走向也不能看得十分清楚。只是有两件事我思考了很久,这才斗胆向主公提出建议。这是在一个月前写成的,没想到还能亲自交到主公手里!”

  我把两个信封拿到眼前,这才注意到上面各有一行小字。屋里燃着好几支大蜡烛,所以看得非常清楚。“东国之凭属真田……天下乱源在德川!”我用极小的声音分别念了出来。

  “这就是我想向主公提出的建议,详细步骤都写在里面!”长野业正脸上的笑意更浓,似乎刚刚完成了一项杰作的艺术家。“真田家是在北信浓及上野一带非常有影响的豪族,他们会全力辅助懂得他们价值的人,当年真田幸隆脱离豪族联盟投向武田,老臣还曾亲自送了他一程。武田家的败亡已经无可逆转,是到了真田家重新选择的时候了。只要主公抓住这一股力量,将来就足以牵制在东北、关东、东海道东部、北陆道北部的全部敌对势力,使他们无法放心大胆地向近畿进发!”

  “真田家真的有如此大的能量吗?”我犹犹豫豫疑疑惑惑地问到。虽然知道史书上记载的一些真田家的事迹,但他们毕竟只是一个地方豪族,照长野业正的说法,那几乎是囊括了真个上杉、武田、北条的领地而且更多。

  “老臣的意思不是压制,而是制约!”长野业正看了看我手上的信封,然后指出了我的误解之处。“对于真田家要尽可能的重用,但却不必过度的封赏,使他们成为五十万石以上的大藩,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但请相信这些‘山猴子’的生存能力,即便是面对十数万的大军,也未必能把他们在群山之中的根基彻底铲除,稍有放松还会破土出芽。有这样一颗忠于主公的‘钉子’扎在那里,谁还能毫无顾忌的向西而来呢!”

  “啊……”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时也想起了史书上德川秀忠那迟来的三万大军。

  “那您看德川……”我把手中的另一个信封翻到了上面。

  “德川家康啊……那可是个真正有意思的人!”长野业正更加欢乐地笑了起来。“天下是一只桌子,但却是有一条腿短了一截,使这张桌子摇摇晃晃,就好像是这乱世。织田内府就如一只沉重的大鼎,放在这张桌子上使它稳定了下来。要问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短了的那条腿下面垫着德川家康殿下,一只足以负重的乌龟。他的存在让这张桌子平稳了下来,但这也是身上重压的结果。要是一旦那只鼎松动了,这只乌龟又会重新爬动使桌子倾覆。如果有朝一日主公成为了桌子上的那只鼎,虽然替换掉这只乌龟不一定是个好主意,但也千万不要忽略了应该给他的重压!”

  “哦……”这可是个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比喻,在他心里居然已经把德川家康看得如此透彻。不错!那就是一只乌龟,但并不是谁都压得住的乌龟。我低头又看了看手里的那个信封,那里面应该是一块永远压住乌龟的巨大“石碑”。

  “好了!老臣言尽于此,主公请回吧!”片刻之后长野业正把手收了回去,灰暗再次整个笼罩了他的脸颊。

  “老师……”我没想到他会下逐客令,不禁愣了一下。

  “猛虎应该死于深山之中,而不是人的眼前!”长野业正一度睁大的眼睛再次闭上,似乎整个房间的光线也随之暗淡了下来。“老臣想再积攒些气力,多等些时候,有些事情我还没有看到呢!”

  缓缓走向了门口,慢慢拉开了门。外面站着长野业盛和几个医生、下人,随着门开他们的目光一下子全都投向了我。“老师……保重啊!”我缓缓说到。

  “主公请放心,见不到武田家覆灭臣死不了!”长野业正的声音虽然微弱,但清晰地从身后传来。

  “嗯!”我迈步走出了门,没有再次转身。医生和下人进了屋门再次被拉上,长野业盛无言地陪我向大门走去。

  大门外我的亲卫队已经重新整装待发,我的战马也被拉在了面前。我搬鞍认蹬跨上了马背,伸手摸了摸怀中的那两封信,它们使我的心坚定了起来,就向东方正在缓缓升起的太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