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另有内幕(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4 2008.11.23 20:40

    这是安土城里的一间略有些幽暗的小会议室,满打满算这里坐的还没有10个人。对于宿敌武田家的进攻本该是一件大张旗鼓,显示声威的事,可如今搞得却像是一场密谋。

  织田信长还没有来,各怀心事的几个人全都眼瞧着自己对面的人在发愣,我的对面是丹羽长秀,看着还算好些,明智光秀定定地瞧着柴田胜家可不知道是个什么感受。我坐在右侧第二席,上手是织田中纳言信忠,对面的第一席坐的是德川家康。

  制定的方案在前天就送了进去,但是我已经知道这个计划肯定是要被改变的。其实这个改变的因素早在五天前就已经确定,织田信长之所以没有马上通知我,恐怕是为了造成一个高深莫测的效果。而我呢,自然也不会随意去打破他的顽童心理,装糊涂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稍稍转了一下脸,我的目光从丹羽长秀移到了德川家康的脸上。他此刻眼观鼻、鼻致口、口问心,一派心如止水无欲无求的样子,活脱脱一个老僧入定,但实际我非常清楚,他兴奋地几乎要颤抖了起来。

  难怪有很多人用“乌龟”来形容德川家康,从他出生那天起就被一块又一块大石头压在身上。从今川义元、到后来的织田信长、武田信玄,每一个人都不是他所能抗衡的,而每一个人都不会给他发展空间。今天终于好了,武田家灭亡后东面的大门就打开了。织田信长已经许下了把整个骏河给他,富足金矿加上通往辽阔关东的走廊,超越今川义元的八十万石领地,想必他此刻已经快要疯了,只是不知此刻他是否想起了儿子信康?

  “诸位久候了!”我正想继续分析别人,织田信长却大步从里面走了出来。这回他例外的没有让近侍通报,而且赤脚走在地板上没有什么声音。“这回我们就是要讨论一下对武田用兵的时,三五天之内朝廷的旨意也会下来。现在我先公布一下大家的任务……”说着他将手里拿着的几张纸展开,放在面前的矮几上。

  “哦……”我有些意外于这种情况,往常不管是不是走过场都得要先讨论一下。今天看来他是已经下了决心,但有必要表现得如此急迫吗?

  “作为此次进攻的主力,我将率我本部及南近江、山城、河内兵马,共计三万余人,走东海道进攻武田家!”织田信长看了看的一张纸,然后抬起了头。“我将在浜松会合德川殿下,首先攻取骏府,然后分别从富士山麓和天龙山麓进入甲斐南部。相对这是最好走的一路,请德川殿下至少配合一万五千兵力,没有问题吧!”他看了看边上的德川家康。

  “内府殿下但有所命,我三河武士至死无悔!”德川家康还是没有表现出欣喜若狂来,但是想来私下里对自己这方面的要求却已是表示过了,并得到了满足。这次光别的不说,仅协助说服北条家一项他就居功不小。

  “似乎薄弱了点……”池田恒兴在嘴里嘀咕了一句,声音很轻别人都没有听到。

  我听见了但没有侧头看他,或者其他的任何表示,此刻这间屋子里的人信息极为不对称,所以有任何想法都不奇怪。

  “下面是第二路的安排!”织田信长看众人大多没什么表示,就继续往下说道:“第二路的部队由信忠任总大将,忠兵卫为副将。兵力构成为信忠辖下的美浓、尾张兵团两万人,忠兵卫的直辖部队八千人,光秀的三千人。这一路经东美浓走东山道,穿越南信浓直攻甲斐武田腹地!”

  因为房间里人很少,所以没有造成“翁、嗡、嗡”的效果。无论东进还是西进,走东山道的作法都会被认为是极为白痴的举动,过去的斋藤道三和武田信玄都没有在这里取得过什么进展,那么在zhan有优势情况下去走这条“死路”似乎显得有些不智。

  “忠兵卫!”织田信长找上了我,但用的是一种类似托付的口气。“这一路上不会很好走,你的担子更要重些。虽然这次要你动用的部队并不多,但是责任却不轻!”

  “主公重托忠兵卫敢不尽力,但是……”说到这里我踌躇了一下,而且我在这里必须踌躇。之前我给织田信长的方案并不包括这路的进攻,因为许多事情我还“不知道”。“东山道上路途艰险,少主统领此路似乎并不合适。相对的经骏河入甲斐更应该施以全力,不如以少主为此路锋将为宜。反正东山道上不过是牵制的疑兵,有臣和明智殿下就应该足够了!”

  “不错、不错……”很多人都点头对这一点表示赞同。

  东山道的作用普遍不被大家所看好,那么织田信忠来率领似乎就没了什么光彩,要是等南路攻破了新府城(武田家的居城已经由踯躅崎迁到了新府)这边还在东美浓转悠,那未免是一件太丢脸的事情。别人丢脸还自说的过去,湮没了织田家未来家督的风采似乎就不那么合适了!与其这样这个丢脸的任务不如由我来干,反正我是由西边调过来助阵的。

  “这件事我已经下了决心,你也就不要多说什么了!”织田信长似乎并不想考虑我的建议,而且在其他人开口之前就转向了织田信忠。“这次的机会非常难得,你要向诸星、明智两位前辈多多学习。不要认为你是我的儿子就如何如何,织田家的继承权我不可能交给一个废物!”

  “父亲大人请放心,儿臣不会让您失望的!”织田信忠转了下身,正面朝向正位上的信长,恭恭敬敬但又坚定地低头说到。

  “好了!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我不想再听什么‘不合适’之类的废话!”织田信长表现的既是个“明主”又是个“严父”,一下子封住了所有人的嘴。“下面就是第三路的安排,由权六担任大将出兵北信浓进行牵制!”

  “是!”柴田胜家一如既往的没有对织田信长的意见提出异议,但你要以为他白痴到了这种程度可就错了。“臣只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主公:一旦上杉景胜出兵进攻臣的侧翼,臣应该先与谁来作战呢?”他非常技巧地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个你不必担心,一旦上杉出兵你就退回加贺好了!”织田信长非常轻松的安慰到,而且说得不是反话。“我们已经和北条家取得了联系,他们会以三万兵力从上野方向进攻武田家!在侧翼出现了这么强大的势力后,上杉景胜如果清醒一些就会多加考虑自己的行动。”他像个玩笑似的说出了这件事,但大多数人都在前些天听德川家康提起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才告诉柴田胜家。

  “臣定不负主公所望!”柴田胜家这时才明白,自己在这出戏里不过是陪角里的陪角。

  “这次我们一定要一击必胜,所以大家要做出必要的准备!”池田信长的话听起来像是要进行总结发言,看来是不准备再听别人的意见了。“因为此次我亲自令兵出战,所以留下长秀镇国。其他应该也就没什么事了,还有人有问题吗?”虽然这么说了,但是听语气他什么也不想听了。

  “大殿!臣还有一些下情想要回禀……”在最最的末位,一个声音响起,却原来是黑田官兵卫。

  这次因为“猴子”没有被分配到任务,所以织田信长特别允许他派代表过来参加会议。实际上这样作只是为了情况上的沟通,毕竟在织田信长东进后他就是卫护近畿的唯一主力了,尤其是关于西边的问题。

  “有什么事?你说吧!”织田信长皱了皱眉头。

  “主公要我回禀大殿,请您关注毛利家最近的动向!”黑田官兵卫低下头不看任何人,犹如一个单纯传话的书吏。“两年来毛利本家未经大的战事,休养生息之后已经集聚了相当的力量。就在臣下这次动身之前,吉川元春部的一万八千人马已经开始向备中东部移动,山阳中部地区的小豪族也有蠢蠢欲动的迹象。主公恳请大殿,谨慎西国可能出现的变故!”

  “一万八千人?一万八千人就把‘猴子’给吓住了?”织田信长挺直身子抱起了双肩,上翘的嘴角挂起了那惯常的玩世不恭的嘲笑。“这家伙实在是越来越长出息了,他的手里不是至少还有两万人吗?是不是他的胆子都和头发一起掉光了!你回去之后好好告诉他:要是想作一只‘秃鼠’的话,还是及早躲到地洞里去吧!”

  “大殿恕罪,主公实在是一番公忠体国之心!”黑田官兵卫连连叩着头,但我直觉他并不如何惊慌。

  “主公,臣也认为羽柴殿下说得很有道理?”丹羽长秀开口阻止了织田信长的继续发挥,但这样作极有可能把“火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如今在近畿西部还有很多原先敌对的小豪族,没经过几代人的转化很难说他们心里都在想些什么。现在几乎是把全部本家直臣的军队调往东国,主公不能不作一下必要的安排!”

  “长秀!你……算了!”织田信长先是瞪大了眼睛,而后撇着嘴摇了摇头。“你们既然都这样担心,我就按你们说的安排一下!我会命令松永久秀殿下集结部分大和、近江、河内的留驻豪族部队,开入摄津以稳定局势!”

  “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