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各自的前途(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31 2010.05.30 19:44

    天正九年(1581)的十二月二十一日清晨,我又起得非常早,太阳还在白纱一般的薄雾当中奋力挣扎着,大地上浓重的白霜也呼应着形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刚刚成为武士的那头几年,我确实有早起的习惯,虽然这完全不符合我的性格,但是一天到晚被织田信长驱赶着干这干那也没有办法。不过也正是那几年的辛劳为我后来的基业,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几乎是以一年一级的速度上升到了一个令人注目的地位。早起的鸟儿是否真有虫吃我没有仔细地研究过,不过在我辛劳确实是没有白费!

  后来我成为了一方大名统兵大将,日常的工作有了相当多的助手,所以也就恢复了早晨睡懒觉的习惯。至于出兵在外的时候,因为一直有阿雪和蜃千夜姐妹随侍在侧,所以我也经常是以“稳重”为名保持着一份悠闲。除非是要考虑什么重大问题,一般我是习惯于把这个头脑最清醒的时候睡掉的。

  今天我也确实要考虑一些问题,不过都是不很重要的,之所以这么早起来完全是心血来潮,想看看“猴子”这个本来应该是胜利者的家伙,作为大名的最后日子。

  高高的三木城屹立在山峦之间,空蒙雾霭当中显出几分巍峨和神秘,也许一般人看到这般景象会免不了生出敬仰之心,怎么也不会想到它根本保护不了自己的主人。我忽然想起当初别所长治就是在这里被羽柴秀吉攻杀的,如今世道轮回不能不也说得上是一种缘份!

  “主公,蜂须贺殿下来了!”我正仰着头发呆,御弁丸在身后小声说到。

  “哦……蜂须贺殿下!”我一回身就看见了佝偻着腰向我行礼的蜂须贺正胜。“殿下不必多礼,我们坐下谈!”我上前挽住他的手走向一张席子,因为像是郊游所以准备的很全。

  “不敢、不敢……”蜂须贺正胜用不停地点头表示着自己的谦卑,加上腰背的弧度显得相当滑稽,就像一只在水中倒退着的大虾,事实上他还是向前走的。

  “我们相识也有快二十年了吧!”我看着他那秃秃的头颅和老境颓唐的精神,忍不住唏嘘地说到。

  “整整十八年了!”他低着头小声说到,似乎在躲避着我的目光。

  蜂须贺正胜真的是老了,老到了胆小如鼠毫无魄力。静水幽狐在私下里已经和他接触了很久,可他始终是瞻前顾后不敢下最后的决断。及至到了最后关头,风口浪尖已经容不得他再犹豫,可他还是提出了一个在我来看近乎匪夷所思的条件:四国登陆军中必须有能够明确表示我态度的人存在,不然他只能让出道路,而不能直接参与对羽柴的攻击!

  初听此言我哭笑不得,甚至还有几分生气,可一番深思之后终于明白了他的顾虑。他是怕我在这件事后立刻翻手为云,再搞掉一批投机份子!年纪的增加使他对谁都无法相信,再不是当年那个周旋于斋藤、织田之间游刃有余的黑暗枭雄。

  我理解他,所以也就有了义清这个副将的身份。同时我又可怜他,你瞧一瞧人家岛津四兄弟孤注一掷的气魄!

  “昨天夜里羽柴军想要突围,蜂须贺殿下知道了吗?”不知怎么的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口讲了一句有些突兀的话。

  “昨夜城西枪炮响得相当激烈,在下在营中亦有所闻!”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羽柴殿下原想杀出一条生路,不想反而更折了许多人手!”我又转向了那高高在上的三木城头,现在雾气渐散已经可以隐约看到些旌旗。“根据刚才报上来的战果:羽柴军被歼八百余人,被俘一千七百左右,已经证实阵亡的有加藤嘉明、肋坂安治、平野长泰等人!”

  “其实又何必呢!天下之大哪里还有他的生路……”他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但是马上意识到这话可能引起的歧义,飞快地抬头看我了一眼又低下头去。“在下真是老了……请诸星殿下见谅!”

  “这完全没有必要,蜂须贺殿下也不必多心!”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有些于心不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从我们当年第一次在美浓山中那个小木屋见面时算起,你从来没有作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反而是每次都对于我给予了极大的支持。相比起其他一些人……唉~!”想到安藤守就我长叹了一口气。

  其实最早联络美浓时我的首选是安藤守就,而非那个有些死板的稻叶一铁,可是转过脸来他就把我的试探性接触报告给了织田信忠。好在当时我心存谨慎,而且只是想在万一织田信长下手处理我时留一条后路,不然可真就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及至织田信长死后,安藤守就不但一头扎进了“猴子”怀里,还主动提出了借着和竹中半兵卫的关系骗取我的信任,然后在适当时机突然在京都对我进行袭击的建议!

  看到那份由安插在“猴子”身边的暗桩传来的情报后,我真的是良久无语,他也许想的是借此一招来飞黄腾达吧!面对这种情况我别无选择,只能最后一步步将他引入陷阱。

  “我蜂须贺正胜不过是个出身卑贱的乡人,能够为诸星殿下效些微劳已经是荣耀无比了!”蜂须贺正胜再次低下了头。

  “今天我在这里想和蜂须贺殿下说句心里话,不要提什么功过是非。不过是现在我赢了他输了,一切就这么简单!”此时太阳应该已经升起到了一定高度,可是依旧没有冲破云雾的纠缠。我扬起了头,吹到脸上的风有些潮,有些冷。“也不怕对你说,大约从十年前起我和羽柴殿下就已经貌合神离了,只不过那时为了对抗过于强大的柴田胜家,才勉强还坐在一张席子上。到了我们那个地位,存在竞争是必然的,可如果不是先主信长公突然辞世的话,可能也就这么磕磕绊绊地下去了!”

  “我知道殿下是个念旧的人,想必现在时常还挂念着当年的事情!”他点点头说了一句模伦两可的话。

  “下雪了……”我向天上看了看,零零星星的小雪花飘了下来。“蜂须贺殿下是不是也是个念旧的人呢?想不想回到美浓去?”我又问到。

  蜂须贺正胜再次飞快地抬起头,看我的眼神里情绪非常复杂以致我没有看明白。“老了,作不了什么了,去哪里又有什么关系!”他叹息着说到,说话间还有些喘。

  我沉默了半天才想明白,他不是不思念家乡,而是以为我在试探他对织田家的态度!

  我毕竟已经作了20年的织田家臣,虽说现在已经拿到了回复自由之身的凭证,但这里面还有个人们的习惯认识问题。再说现在归附于我的大量大名豪族们,之前就算不是正式的织田家臣,也大多是长期依附于织田旗下。这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我怀疑他们的态度,还是他们认为我会怀疑他们的猜想,都是极为正常的。从这里我也引申出来,持这种态度的并不止他一个人。

  “三法师殿下前些天已经派人送信过来,说是难以担负守护整个美浓的职责!”我没有进行什么解释,好像只是简单地告诉他这样一件事。“考虑到三法师殿下的年龄,我觉得这个请求也有一定道理,所以想请蜂须贺殿下回到那里去,领有大垣城15万石土地。美浓的守护权由三法师、稻叶殿下和你三人分领,不过在三法师殿下成年前,你们二位可要多担待一些!”

  “感谢诸星殿下厚赐,在下一定尽心竭力!”他表现出了足够的感激,但又不是很激动。

  “既然如此,那么就拜托了!”我点了点头,但想了想又问。“蜂须贺殿下就没什么别的想对我说吗?”

  “这个……”这回蜂须贺正胜沉吟了良久,好办天后才说道:“刚才殿下提到了当年的事情,如果在下尚没有记错的话,殿下好像一出仕就是在信长公麾下吧?”

  “不错!”我又点了点头。

  “相比起来在下的经历,可是比殿下丰富多了!”在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容。“从十几岁起在下就是个不甘寂寞的恶党国人,为了成为真正的武士替许多大名都效过力。土歧家、长井家、斋藤家,甚至一时侵袭美浓的武田家,直到后来的织田家,多到现在我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可一直到了48岁才被殿下引入织田家,成为正式家臣。殿下您天命所归一帆风顺,可能不会理解我的想法,除非您也经历过我的那些事情!”说完他就向我深深地躹了一躬,然后佝偻着身子缓缓向大营走去。

  看着这个背影,我忽然明白了很多,在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完全不是这里的人,所以才能作出那么多现在看来近乎“天才”的事情。如果换到现在的我,只怕已经不可能再作出那样的事情,即便是想到了也没有那样的魄力。现在的我心里已经有了太多的顾虑,属于这个时代人的顾虑。

  我从席子上站了起来,才这么一会儿腿就有些僵了。“我们也回去吧!”我感觉有些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