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莺的心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001 2006.03.26 20:41

    我坐在桂川口城的天守阁静室里,正在认真的翻阅着几本帐册。刚一进入六月天就又开始热了,再等下去恐怕更不适合旅行,所以我准备在后天启程返回若江之前把手头的事情清一清。

  事情正像丹羽长秀所预计的那样,在正月初八织田信长传来了命令:叫我暂时留在京都,名义上是替足利义昭重建二条城。应该说我的这个开始还算不错,暂代京都守护的职务使我的声望有所提高,而在大乱中派军守护皇宫的举措也使我在公卿中获得了相当的好感!1000甲骑足以震慑此地,我就让可儿才藏和石川忠纲保护家眷(我的除外)们返回了若江。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情况我把长野业正和竹中半兵卫的位置作了个调换,长野业正无论从威望还是经验上讲,都更适合作为我的代官;竹中半兵卫刚刚二十出头,多接触一些京都的公卿、大名对他的早日成熟会更有好处!

  虽然有些依依不舍,梅因赫尔还是走了!这次东方之旅中他从恩斯特和我这里得到的报酬,已经足以使他安享余生了。临走时他一再对我说将来有机会还会再来日本,希望那时能够见到我和这支骑兵共同的荣耀。鹤千代元服后取名蒲生赋秀,尽管与织田信长的交涉非常不容易可我还是把他留了下来。在这其中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他自己的态度,在信长问他时他表示愿意在这里多实践一下!在勉强答应把他留给我作与力后织田信长对我表示了要招他为婿的意思,暂时的身份并不重要,反正赋秀将来是要正式继承蒲生家的!

  由于我的“认真细致”,二条城用了近五个月才最后完工。尽管修得精致华美,但防御性也就仅比本能寺强一点儿,这也是为了将来大家都省事!其间足利义昭和织田信长的小麻烦不断,在信长的强力压制下,他最近的小动作也日渐频繁了起来!我职责内的事情已经全做了,下面的问题得由织田信长自己处理,反正我也该回若江了!

  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我又翻过了一页,一笔帐目记录映入了眼帘。我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一边收拾东西的仙芝,又看了看那笔“天价”开销的帐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内宅的所有经费我统一交给了仙芝管理,她的精简和算计不是一向大手大脚的我所能相比的。她总是能在保持舒适的生活和体面的交往同时还节约出大量的金钱,只是由于对佛教的信仰而经常放些布施,但从不做得太过份。前一段时间莺也怀上了孩子,到现在已经有4个月了!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小或是妊娠反应,她变得有些疑神疑鬼,并且也随着仙芝开始求神拜佛。我原以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没想到却有愈演愈烈之势,发展到最后就是为了替还没出生的孩子祈福而向京都东福寺捐铸了一口钟!这可不是一般的小玩意儿,而是一口价值两万贯重达一千斤的青铜铭文大钟!

  “仙芝……”思虑再三我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个问题说一说。

  “嗯……?”仙芝应了一声但没有抬头,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

  “我知道你做事一向很有分寸,但……捐铸大钟是不是作得有点过了?”我尽量用和蔼的声音说道:“莺怀的是我的孩子,我自然也是非常的喜爱,但我想我们应该多自己关心照顾一些,而不是总去麻烦佛祖他老人家!再说对于我们的经济状况外界已经是物议纷纷,再作这么大的手笔主公那里……”

  “你真是这么想的?”仙芝停下手一脸严肃的望着我。“我认为你的这种想法并不对!”

  “为什么?”我想破脑袋也没明白自己错在了哪儿。

  “你认为我们具有强大经济实力的情况,真的能够瞒住信长殿下吗?告诉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仙芝来到桌前坐在了我的对面。“信长殿下可能不知道我们的钱究竟由何而来,但绝对不会不清楚我们已经掌握了巨大的财富!在这种情况下,你想把钱用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急着扩充军备,他会认为你图谋造反;如果你交结公卿,他会认为你在力图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如果你随意的送钱给其他同僚,他就更加会认为你要架空他!”

  “所以……大量的捐赠寺院就会让他放心?”我开始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

  “是这样的!”她轻轻但十分坚决的点了点头。“那样他就会认为你是个不思上进的人,因为在这个现实的时代里,没有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人会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虚无缥缈的事情上,至少也是个头脑不清无足为患的人!而只要证明了你没有野心,其他任何事情也就都好解释了!扩充军备他会认为你是因为胆小;结纳公卿他会认为你是虚荣;送金钱礼物给其他家臣,他更会认为你是一个暴发户在摆阔!”

  “有这么多的事情,原来我都不知道……”我喃喃自语到。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就说莺她……”仙芝忽然欲言又止。“算了……还是应该由她自己告诉你!”

  “莺?”打了一个愣后我站起了身。“我去她哪儿看看!”

  *****************************************************************

  我看到莺的时候她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最近她总是这个样子。就连我进屋坐下她都没有发觉,完全没有了一个忍者的觉悟。“莺,怎么啦!”看她没有结束的架势我只好开口。

  “啊……大人!”我的话吓了她一跳,彷佛是一只受惊的小鹿。“我……我却给您倒茶!”她站起来转了一圈,可回来时杯子还是空的。

  “莺!”我攥住了她的手坚决的把她拉进了怀里。“你最近这是怎么了?可以告诉我吗?”

  莺无语,眼泪却一对对掉了下来。

  “你不要哭!”看她这个样子我的心也乱了。“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呢?”

  莺继续无语,只是哭得更凶了,不一会我的胸前就湿了一大片。

  不管我怎么劝她就是不停,最后我也急了。“怀孕其间总是伤心流泪,那可是会影响孩子的哦!”

  我不知道世上究竟有没有点穴这种功夫,但即使有效果也不过如此了,听到我这句话她立刻就停了下来。“大人,您知道为什么这世上女忍远远少于男忍吗?”她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

  “也许是忍术不适合女子练习,或者忍村里女子较少?”我随意猜测着。

  “都不是!”莺梨花带雨的摇了摇头。“忍者村的孩子里其实男女比例是一样的,而且经常会有外面的女人嫁入忍者村,忍者的女儿嫁到外面的反而极为少见!所以严格说起来,忍者村里面的女人一般反而会较男人为多。”

  “那是为什么?”我被她的话引起了好奇心。

  “为什么?”她的脸上带起了一丝苦笑。“卓越的忍者都要经过极为严格的体术训练,而这种训练对女子的伤害远较男子为大,所以……所以……有八成以上的女忍都是不能生育的!为了维持忍者村的人口数量,所以各个流派才都严格限制女忍的人数。”

  “不能生育?!”我被这个结果吓了一跳。“那你为什么要练?怎么还怀孕了呢?”

  “我们楠木流原本就是流浪的忍者,不可能有选择的余地……”她把头静静的靠在我的怀里。“我原本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大人,更没有想到上天会让我有这种幸福!”

  “现在你这不是就要有孩子了吗?”我捧起她的脸宽慰着。“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来,笑一个!”

  可莺还是一脸忧郁。“我是怕孩子万一有什么……”

  “你放心好了!”我坚定的打断了她的话。“如果你生的是个女孩,我会把她当作掌上明珠,将来把她嫁给一个当世英雄!如果你生的是一个男孩,将来至少也会成为一城一国之主,接收万人敬仰!”

  “大人!”莺的眼泪再次涌出了眼眶。

  “大人!”这时蒲生赋秀在门外叫我。“信长殿下的使者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