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旅途的“意外”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682 2006.09.23 23:59

    松软的积雪在脚下吱吱的响着,踩在上面好像是一层厚厚的地毯。雪已经停了天也显出了白色,北风虽然依旧刺骨,但却只是缓缓的刮着不再凛冽呼啸。太阳还是没能从云层中露出脸来,使人身上总摆脱不掉一种阴湿的感觉,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省得强烈的反光使雪野上的行者患上“雪盲症”!

  我们一行十余人走在通向北方的上路上,由于准备充分并没有显得过于艰难,不但每个人都穿了厚厚的棉衣,连脚上的鞋子外面都又加上了一双稻草编成的大套靴。这种北方专为雪地行走的鞋子底部设计得很宽大,不必担心脚被陷在深深的雪里!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周围的北国雪景确实赏心悦目,连自己都感到有些奇怪,如今的我居然还能适应这种长时间的步行。

  前一段的旅程我一直是坐在车上,虽说比常乘的宫车差点儿但也好歹省去了脚力!如今可不行了,车子都被统统留在了白河町,这个时代的商人就算再怎么富有也不能长时间的骑马旅行,为了避免为人所疑我也只有入乡随俗了!可走了一段时间我居然觉得还可以,除了众人有意迁就我体力的因素外,不能不说常年的随军征战也有一定的作用。虽说我一般不参与第一线的激烈“活动”,但至少骑马奔波使我的体力没有下降得太厉害!最初的劳顿被接受了之后,众人逐渐被周围的景色所吸引,开始有说有笑的谈论起了轻松的话题,只有新八郎一个人还在为不能去“观赏”狼群而显得有些悻悻。

  “高福……”我侧头对跟在身边的三井高福问道:“我们要去的消息传过去了吗?”

  “我们一到白河就传过去了,但是还没有接到回音……”随着话音他向我靠近了些,虽然周围没有外人但这种话题也不适合大声嚷嚷。“虽然我们和他们的贸易关系一直很密切,但到底还没有人彻底了解到他们那里的情况!其实还是应该让人进去打个前站的,而老板这么直接的过去是否有些太冒险了?”

  “不要紧的!”我豁达的摇了摇头,毕竟这次试探的依旧有求于我们的人。“想来是我们的通知仓促了些,他们还来不及作出反应!我们不了解他们同时他们也不了解我们,有些小心谨慎也是可以理解的。就我所知这些人一旦抓住他们的心思,其实并不难于掌握,毕竟在他们当中还是以头脑简单的人居多!”

  “您的……所知……”三井高福不愧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从一些微小的地方就发现了我话中的关键。他虽然奇怪于我怎么会“所知”,但明智的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问下去。

  我也转换了话题,和他谈起了关东、东北以及北陆的情势。虽然和增田长盛他们比起来,纯粹商人出身的三井高福更加缺乏对政治理念的认知,但对各种大小势力之间的“利害”关系却能够明确的把握。

  和近畿的形势基本相同,东国的大名们这二十多年来也明显加快了兼并的速度,但由于这里受外来“助力”干扰较少,所以程度上还是及不上西面。相对来说这里的“古风”更为浓厚,不论是压制领内豪族还对外的征战,都更为依赖于大名的个人才能与“魅力”,而大半年雪季的强制休战再加上春耕、秋收,这加大了迅速统一的难度!如今的“独眼龙”还是个黄口小儿,比仙鲤丸尚小着两岁,也许上杉谦信如果不是那么执着的话,现在的形势不该是这个样子吧?

  就这么说着说着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中午,天空不见放晴反而更加阴沉了,北风又在树梢上带起了呜呜的呼哨声。虽然没有再次下雪但地上冰渣却被卷了起来,打在脸上不但迷眼还有些生疼!我现在心里开始有些慌乱,只能靠当地人“早雪结束后会放晴十余天”的经验来安慰自己!

  “情形不大对啊!”伴长信发觉了情况的不妙,脸色有些铁青的说到。虽然新八郎和阿雪也带着几名侍卫随行,但此次出行负责我安全的还是他。

  “前面……还有多远?”我转过身问到。一不小心寒风裹挟着冰冷的凉气贯进了我的鼻腔,带来的刺麻感觉瞬间直上逼近了眼眶,不自觉流出了几滴眼泪。

  “前面过了这个坡地是片树林,可以先在那里躲避一下!”我们的向导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年人,在到三岳屋白河町分店工作之前,就在整个陆奥和出羽一带作了很长时间的行商。

  “好吧!紧走几步到那里吃午饭,等风小些了再上路!”我急忙点了点头,体力上的差距使我在这群人里的感觉最不好。

  在树林里的午饭和修整使我们恢复了一定体力,但等风小的愿望却并没有能够实现!下午2:30我们不得不在更加猛烈的北风里继续前进,因为再等下去就不能在天黑前到达下一个镇町了。

  “老板……”因为这些人里还有不知道我身份的人,所以伴长信并没有用我真实的称呼。“这次的事情搞成这个样子,都是属下准备不周之过!让您受这样的辛苦……”他说不下去了,脸上的神色极为难看。一旁三井高福也是满脸愧疚,同时不住的吸着凉气。

  “不要这么说,毕竟是我非要在这个时候上路的!”虽然有厚重的狐皮袄包裹着,可我还是哆嗦成了一团,“受苦”这件事如今真的是适应不了。但此刻我却还是得安慰他们,一来这也是鼓舞士气;二来责任也是确实在我。“……只是受些风霜而已,这在一个商人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这里还是在道路上,至少我们现在并没有迷路的危险!”说到这里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我随口开了一句玩笑。“幸好我们没有听新八郎的馊主意,要是在这样的天气里遇到狼群……”

  “嗷~呜……!”没想到我一句话还没说完,从我们的身后远处就传来了悠长凄厉的嚎叫。随这之后,不断的有这种声音响起,那其中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贪婪。所有人此时都变了脸色,眼中充满了震惊的目光。

  “狼……狼来了!”三井高福面如土色声音颤抖的说到,虽然他久走东国可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惊险。其实不用他说,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听声音大约有百来只,是顺着我们的脚印跟来的……”伴长信稍微听了一下就大致判断出了情形。“这么走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到下一个镇町还有更近的路吗?”他一把攥住向导的胳膊焦急的问到。

  “是……是还有有一条……”因为伴长信在极度激动下的失去控制,向导被捏得脸色煞白。“还有一条是通过左面的山坡,那样就可以节省一半的路程!只是因为并不规整极少有人走,现在又是大雪遍地,除了采药人那里一般……一般没人通过!”他终于把话说完了,可脸上也在这冰冷的空气里冒出了汗珠。

  “就这样吧!”伴长信终于松开了他的手,转头对众人说道:“请几位武士大人保护老板们从近道先走,我带着一些伙计去把狼群引开,完事后我们在下一个镇町会合!”他指得那几个伙计都是随行的忍者,而此时平民管野武士也尊称为武士。

  “我看不出这样作有什么必要!”新八郎不屑一顾的说到,并将手中那条铁棍向空中一抡。“……不过就是百十只野狼罢了,我一个人就完全可以把它们搞定,既然它们这么不要命的一直跟上来,那么就让我来成全它们好了!”在此刻的众人中只有他的脸上是一团兴奋。

  “武士大人!”伴长信在这个时候失去了一贯的谨慎,甚至以忍者的身份直言顶撞起了我的武将。“……请您不要忘记自己的职责!和所有的事情比起来保护大乐老板是第一位的,即便是失去我们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那就听你的好了……”新八郎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混不吝”的人,虽然显得有些失望可还是接受了伴长信的指示。

  “那我们就快走吧!”阿雪看大家都已经没有别的意见,就和新八郎一左一右的架起我跟着向导向前跑去。几个武士出身的侍卫跟在两侧,三井高福也紧随其后。我回头向后面看去,伴长信和那几个忍者散开向后面迎去。“不要硬拼!”我对着他们的背影喊了一声。

  “就是这里了……”不一会我们来到了一个大斜坡,向导指着这里说道:“走过这里再下去,就是前面的镇町!只是这里的地面不太平整,现在被雪盖住了看不大清楚,而且坡顶的岩石上已经有了一层厚厚的积雪,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雪崩!”

  “你领着我在前面开路!”新八郎对着两名侍卫一招手,又对我们说道:“你们踩着前面的脚印走,相距20步跟着!”

  “多加小心!”我再次喊到。

  从雪面上看去是平平的一片,但真正走着才知道地上实际有着许多大小不等的石头,走在上面还真是有些硌脚。新八郎和那两名侍卫跟着向导走在前面,还不时用手里的兵器在地上戳一下。阿雪跟在我身侧紧张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一只手架着我的胳膊一直没有松开过。

  “咯吱!”突然一声不自然的脆响从前面传来,那个向导的半截身子陷到了地面以下。一个侍卫伸手去拉他,其他人都在悚然一惊后抓紧了武器。

  “不对!”阿雪一声惊呼之后松开了抓着我的手,摸向洞箫中的短剑。

  “啊!”就在这时我就觉得脚下一软身子歪向了一边。

  “主公!”随着阿雪一声差了音的惊呼,积雪如潮水般从坡顶席卷而下,我的身体也被卷了进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对不起,今天晚了!由于一天在外面瞎忙,所以刚刚赶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