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0、风雨满楼(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82 2009.08.23 19:33

    “哦……”山内一丰被我问得一下子愣在了那里,这么直白的问法使他有些不知所措。从各方面讲他都是个谨慎守礼又有些瞻前顾后的人,过于果断干脆的方式他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你觉得不好说也没有关系,那就由我直接说出来好了!羽柴殿下希望我怎么作?”看到他尴尬的样子我微微一笑,无所谓地对他说道:“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这样做无论在你还是羽柴殿下全都无可厚非。在织田家这样一个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刻,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认知和选择,想要向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去努力这没有错。你尽可以向我阐述你们的观点,我也尽可以同意或者不同意,不过至少我认为这种开诚布公的方式不应该构成我们彼此之间的矛盾!”

  “其实……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是羽柴殿下的意思,关键还是在我!”山内一丰的面部肌肉松弛了一些,甚至还勉强的笑了笑。“都是我们这些辅助少主的人无能,在主公蒙难后没能保护好少主,致使他亦遭奸人所害。如果是还有些羞耻之心的人,也许早就剖腹追随少主于地……”

  “山内大人不要这么说,少主的事情多少我是知道的!”看他的伤心并非出于做作,我因而也就劝解道:“身为武家丧身于刀剑之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少主虽是被暗算但也是战死于阵前,这也算是有天意的成份了。再者敌人狡猾狠毒,层层设计步步杀机,事出突然没有防备也在情理之中。而且我知道你当时尚且身在岐埠,任何人都无法将此事归罪于你!”

  “可我自己心里却难以免去自责啊!”他抬起右手攥拳,在左胸心脏的位置上捶了两下。“在少主噩耗刚刚传来的时候,我们真是人心惶惶莫衷一是,那时整个岐埠城的兵马还不足两千,一旦发生情况后果一定不堪设想。当时的谣言满天飞,还有人……”

  “还有人说我已经起兵谋反,打算自立为主了是吗?”我轻轻地捻着小胡子,用玩味的目光审视着他。

  “哦!……是的!”闻听此言他的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不过迅速稳定住了。“不但如此,而且这种传言相当盛,抱有怀疑的可是大有人在。可对于这种话我是绝对不信了,你诸星殿下绝对不可能作出这种事情来!”

  “到底是当年一道出生入死的兄弟啊!”我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不过好像并不全是因为他对我的信任。至于究竟是为了什么,似乎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后来好不容易大乱尘埃落定,幸亏由您止住了这场大祸!我本来早就该去拜访您的,可……可……”他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可了半天也没可出个所以然来,好像这个理由非常的难以启齿。

  我并没有催他,就这么微笑无言地慢慢等着。他不是为这个什么不知所谓的理由在措辞,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把对我的恭维转化到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上来。可是不知道我的目光是不是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压力,他的口吃越来越加厉害。

  “来人哪!”我对着门外大喊了一声,随即有人从外面把门拉开。“去替山内大人换一杯茶来!”我吩咐到。

  “谢谢!”山内一丰感激地点了点头。

  茶很快被换了上来,新沏的好茶香气四溢。其实他原来的那被同样是好茶,同样是热的,同样刚沏了没有多少时间。可是新换上来的这杯茶似乎更得山内一丰属意,他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味着,好像那真是一杯琼浆玉露,而他也到了千利修那般的境界。我却不想再等了,这个喝法还不到天亮去。

  “三法师殿下还好吗?”我手托着自己的杯子轻声问到。

  “哦……好,他也非常挂念您!”一个三岁的小孩是不可能挂念一个几乎不认识的人的,山内一丰这么说只是本能的回答,不过他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话里的不妥之处,因而急着把话又往圆里拉。“诸星殿下举兵讨伐叛逆,为三法师殿下报了父祖两代大仇,功在社稷可这恩却是……”

  “起兵平叛既是公义又是本份,恩是不敢说的!”我义正词严地表达了态度后又长长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悲戚地说道:“主公先世之后少主跟着蒙难,原本声威显赫的织田家居然也受到了如此创伤,真是世事难料。我也是一个父亲,现在三法师殿下的处境我是深有体会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诸星殿下能有这样的意愿我们也就安心了,如果不是三法师殿下年少不便于行的话一定亲来探访!”山内一丰好像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神情为之轻松了不少。“三法师殿下眼下还在岐埠,不过很快也会到清州来。身为织田家嫡出长房的血脉,理所应当由他来继承织田家的法统。可恨现在有些人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在那里蠢蠢欲动有所图谋。我们几个守护三法师殿下的家臣和羽柴殿下商量后……”

  “哦……”从我的嗓子眼儿里发出了重而低沉的一声,就像是猛兽因愤怒而发出的低哮。从他身上收回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茶杯上,刚才浓重的热气现在已经淡了许多。

  山内一丰的额头上瞬间冒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在灯光的映射下形成了亮晶晶的一片。如今几大巨头之间的矛盾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什么时候开战也成了某些人在预测之中的事。

  “羽柴殿下……羽柴……我们一致认为:如今能替三法师殿下的主持公道的,那一定就是您诸星殿下了!”他终于转过了这个弯子,但是也被憋得相当辛苦。“诸星殿下在织田家臣当中可谓德高望重,最难得的是急公好义不计私利。多少次的关头都是您主动以大局为重,这次必然也会为织田家的正宗法统而仗义直言的!”说完他就两眼直勾勾地盯视着我。

  “嗯……”我低垂着眼皮没有看他,好半天才从鼻腔中发出了悠长的一声。“遵循古制:继承自然是嫡出长子,长子不在则顺推为长孙。况且这次织田家是主公先去世,信忠少主遇难在后,根据‘国不可一日无君’的传统,信忠少主是事实上已经继了位的,缺少的之不过是个仪式。进而推衍起来三法师殿下自然是当然的家督,但是……”我知道情绪已经有所缓解的他此刻最不想听的就是这个“但是”,可是话我还是必须说在前面。“眼下织田家正处在一个微妙的时期,上可直达九重下则永堕黄泉。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立一个有一定威望并且已经成熟的家督才是上策!”

  “诸星殿下!”山内一丰惊呼声中眼泪刷地流了下来,起身来到我面前咕咚一声跪了下来。“您万不可如此说,还是要保住织田家的正统血脉。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请您一定看在主公在日的……”

  “你不要这样,有什么话先起来再说!”我急着把他拉起来又按坐在身边,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这话说的虽然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更多的恐怕是出于感情。有些话我也不怕对你说,一些人提出由信孝殿下来担任未来的家督!”

  “谁?!”山内一丰敏感地抗声问到。

  “至于具体是谁你就不必问了,但我倒是认为这个说法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我止住了他想要进行的抗辩往下说道:“主公创下这份基业殊为不易,这里面不止有辛劳,同时也有血有泪。可眼下的情况如果让三法师殿下继承大位,那就是个君轻臣重的局面,这真的有利于织田家的兴旺吗?我倒是比较倾向于立信孝殿下为代理家督,在三法师殿下成年之后再正式继任。从方方面面的关系来讲,这才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您认为这个位置交出去了,还有可能被还会还回来吗?”山内一丰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可见此时他内心的激动已经到了何种的地步。“信孝其人出身卑微,心胸狭窄且殊无才能。一旦让他成为织田家督,必定不顾一切排除异己,甚至为了永远把持大权还会对三法师殿下下毒手。织田家内部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你真的希望见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吗?”

  “你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我也双眼发直陷入了一阵“迷茫”当中。“可是……可是你就能保证,保证三法师殿下将来不会被架空、被挟持、被别有居心的人所利用吗?”

  “我……我保证!”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胸部也在剧烈的起伏当中。“只要我但有三寸气在,就不能……”

  “不必说了,我答应你!”在他说出难以回转的话之前我就止住了他,接着长长叹了一口气。“但愿你没有错,一旦错了就无可挽回。如果现下三法师殿下退一步将来还有上位的机会,而一旦将来失去了就再也无法逆转,任谁也无法改变了!”

  “谢诸星殿下!”山内一丰重重地把头叩在地下,泪水粘在了地板上。

  ********************************************

  山内一丰激动但满意的离开了,我无言地目送他走出去。他是一个真心诚意的人,但是真心诚意的人未必就能把事办好,织田家已经完了,尽管还在台上可前面已经出现了下场门。

  “主公!”樱井佐吉轻轻地来到了我身边。“刚才山内大人在这里我不好禀报,金森长近大人也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