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5、碰撞(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64 2006.05.28 20:12

    我们紧往前赶了几步听得更清楚了些,首先入耳的是可儿才藏扯着脖子嚷嚷的声音:“……商人出身又怎么样?!我们诸星家从无到有,不过几年时间就建立了今天这么大的基业!再看看你们自己,重掌三河有多少年了?仗着祖宗威名的荫庇,靠着别人的援助,可至今又有多大的长进?就你们这样的还敢瞧不起我们?还敢说商人如何如何?……”

  “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么一会儿就呛呛起来了!”我为这几个手下的沉不住气暗暗摇头。听口气似乎是德川家的人言语间或明或暗嘲笑了我的出身,因而导致了双方的争执,不过也不一定,这种事很难说责任完全在某一方身上,嘲笑我的人从来就没少过,这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向来主张对这种事听之任之。并不是我的涵养有多好,而是我认为靠嘴上的辩驳一点儿用处也没有!之所以嘲笑是因为他们的轻视,而这种问题靠嘴是解决不了的,要想彻底改变这一切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他们恐惧,就算今天没有这种感觉,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在我面前瑟瑟发抖!当然,对于“死硬派”肉体毁灭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诸星殿下……”正在我想赶过去制止的时候德川家康却微笑着阻止了我。“双方人员都是一腔血气的武勇之士,稍有抵触并无伤大雅!现在大战在即,双方武士存有争胜之心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德川殿下果然宽宏大量……”他既然不在乎我就更加无所谓,几个人下了马继续静静的听着。

  “我们三河武士忠义武勇天下闻名,即便是面对多么艰难的困境依旧不屈不挠!这等武士的本色气节,又岂是尔等这些驶惯了‘顺风船’的家伙能理解的?!”听这声色俱厉的声音应该是本多忠胜,对他略带沙哑的嗓音我印象很深。

  “忠义武勇?嘿、嘿、嘿……”这是一个有些油腔滑调的声音,我一时竟没有听出是谁。“我记得清康公和广忠公都是蒙难于自己的家臣,你所谓‘忠义武勇’的三河武士之手吧?不要说是我们诸星家,即便是纵观若大的织田家,最多也就是为了继承权问题产生过一些矛盾和争执,可你们德川家呢?再远我就不说了,最近10年来一向一揆和土一揆爆发了几次?又有那次中少了你们这些德川家谱代之臣的三河武士了?一再背叛自己的主君,这难道就是在你口中总是标榜的‘忠义武勇’吗?就是你琅琅上口的‘本色气节’吗?”

  “真是没想到……”我一时竟有些目瞪口呆。真没想到这个声音的主人居然是新八郎,我一时没注意他就受了前田庆次和可儿才藏这个师兄如此深的“荼毒”。看来……传统教育是不抓不行了!

  “你!……你!……”你了半天最终本多忠胜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脸上的颜色我也完全可以想见。

  这时渡边守纲那有如金属相擦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三河武士每战必人人向前,不避生死斩将夺旗,那些只会投机取巧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说三道四?”这是一个无论作战还是其他什么事情都不会拐弯的人,所以说话大多数时候也没有经过大脑。

  “你说什么?!你居然管兵法谋略称为‘投机取巧’?德川家尽是你这样的家臣,难怪这许多年也没什么发展了!”可儿才藏语调夸张的大呼小叫到。“……再看看我们诸星家,从胜龙寺城以一敌十大破三好政康开始!奇兵巧取长岛城;寅夜奔袭解本能寺之危;十步町千人破万众;……”他一张嘴越说越快,德川家的几个人在这上面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定河内、平和泉、执掌若狭,那一次不是以少胜多、以弱克强?!再看看你们德川家,这几年打仗不过就是跟着起哄,好不容易和今川家较一回真吧,还是已经被武田家打残了的‘落水狗’,你们就不能稍微长点儿志气吗?”

  “不过就是有几个臭钱的‘暴发户’,只会贪图享乐的……”可能是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大久保忠佐把愤怒发到了对方令自己眼红的装备上。

  “大久保大人,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岛胜猛终于说了话,听口气他也生气了。“说起来贵方控制三河一国和大半个远江,石高高过我们若狭五倍有余,而且赋税的比率也是居高不下!可再看看你们的军队,人数比我们多不了多少不说,武器装备还奇差!既然身为武士就该忠君爱国保一方平安,你们不顾百姓困苦一再索取不休,却又不能善加利用,作这样的武士有什么可值得自豪的吗?”

  “不过是一身铜臭气罢了,这就是你们武士一天到晚的工作吗?怪不得……”说到这里本多忠胜从鼻子里哼了两声。“武士都掉进了钱眼里,打仗自然是要靠女人了?”

  那边一阵难堪的沉寂,这边的四个人忍不住更加伸长了耳朵。

  “这么说你们这些上战场的,就都是德川家最好的武士吗?”这是阿雪如百灵般清脆悦耳的声音。

  “那当然了!”本多忠胜和渡边守纲一起大声回答到,声音里充满了自信与豪迈。

  “这么说你们德川家最优秀武士才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诸星家的女人就能做了,你们还真是一群可怜的家伙啊!咯、咯、咯……”随着阿雪抑制不住的笑声,我相信这时本多忠胜等人已经气个半死了。

  “你们就笑好了,等后天战场上看谁才是真英雄!”虽然现在还只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但毕竟已经见惯了大阵仗,本多忠胜自然不能和一个小女孩针锋相对,也只好说了句场面话了事。

  “这么说你们对这次和朝仓家的战事很有自信了?”阿雪却好像并不想结束这个话题。“说说看你们的打算,是不是在吹牛?”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们就看着我拿下朝仓景健的首级吧!”本多忠胜理所当然的说到。

  “噢~!你的目标原来是他呀……”阿雪恍然大悟的说到。“那就把他让给你们吧!咋、咋、咋,你们的要求还是真低的可以,居然只敢挑战朝仓家那些吟风弄月的‘软脚虾’!”

  “小丫头!你说什么!”渡边守纲愤怒的叱责到。

  “难道我说错了吗?”阿雪寸步不让的顶了回去。“告诉你们!我的目标可是名震北陆道的朝仓家第一悍将——真柄直隆,你们就等着看我讨取他的首级在一边瑟瑟发抖吧!”

  “德川殿下……”看了看身边正在发楞的德川家康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一下。“您看……我们是不是该过去了,再这样发展可就要伤和气了!”

  “哦……哦……好吧!”他不知所谓的胡乱点了点头,然后带马向前走去。

  “主公……”看见我们过来所有人都排列好行礼,尽管各人脸上的神色各有不同但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诸星殿下……”不愧具有第一流政治家的素质,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德川家康的神色就已恢复如常。“事情就按我们刚才商量的决定了,您看如何?”

  “好,在下听从德川殿下安排!”我恭敬的回答到。“您只管先行,我这也就回去部署了!”

  “如此在下就先告辞了!”德川家康也不再客气,率领手下催马绝尘而去。

  “你看德川家康可能是没有看出,朝仓军会由两岸分兵而来吗?”在回自己大营的路上我对竹中半兵卫问到。

  “主公您说呢?”他与我相视一笑。“朝仓军兵力多过我们5000,全都集中在西岸官道上难以发挥优势,稍有常识的人都会兵分两路齐头并进!即便他们没有这样做我军东岸的人马也可以袭其侧后,所以说这才是万全之策。”

  “您说得不错!”我点了点头沉吟道:“……如果本多正信随行却看不出这个问题,那未免说不过去;可如今他不出现,却又显得有些假了!”

  “是,关键是德川家康的安排!”竹中半兵卫微笑着说:“我们甲胄骑兵的战力现在已经天下知名,德川家康不可能不知道!西岸三田村一侧的道路较宽又是一个缓缓的下坡,这种情况正适合我们骑兵的冲击。可他却偏偏把我们安排在东岸,看似由德川军面对朝仓主力可实际上却大有深意!”

  “我也是这样想!”我再次点头。“西岸的战事即便不顺也可退入三田村凭借民房进行防御,至不济还可以靠向小谷城方向的主公本阵!而在东岸……”我转过头去又遥遥了望了一下我的那块预设阵地。“地域狭小难以转还,一旦三田村为敌军所占就有被合围的危险!看来……他是不信任我们啊!”

  “他这么作确实不够厚道!不过……”竹中半兵卫的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诡秘。“他并不知道我们的铁炮也是张‘王牌’,在这么狭窄的路面上……”

  “那就抓紧时间准备吧!”我伸手在“黄金”的脖子上拍了拍。“我们要给朝仓军把‘场面’准备的大些!”

  “是!”从回答的口气上看他已经作了一定的准备。

  “噗哧!”可儿才藏突然毫无征兆的笑了出来。

  他身边的新八郎因为被吓了一跳而不悦的斜了他一眼。“不着四六的,你瞎呲什么牙?”

  “没什么……”可儿才藏还是忍不住笑意。“诸星家的女人……啊?”

  正在静静听着我们交谈的阿雪脸上一下子变得很红、很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