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婚礼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033 2005.09.11 20:14

    “恭喜啦!今天可要辛苦你们两位了。”我对着正在门前迎客的木下小一郎和浅野长政笑着说到,此刻是来参加“猴子”的婚礼。

  “太感谢了!,您还真是赏光。”木下小一郎和颜悦色的答礼到,此时他已经隐隐显出了政治家的气度。

  “诸星大人,您能来真是太给面子了!看您春风满面的样子,一定是给我们带来了福气。”浅野长政也笑着在一边凑趣。本来刚刚过继到浅野家的他作为娘家人是不必站在这儿的,但木下藤吉郎与宁宁的婚姻有入赘的意思,所以他也就责无旁贷了。

  “是嘛?你可是有点吹捧了吧?”话虽这么说,我心里还是很得意,这得从这两个月的经历说起。从堺町回来后,我连续接了几个储备物资的任务。这种活儿因为很繁琐功绩又不高,一向没多少人愿意揽。度支奉行在我提供的“有力说明”面前,很痛快的交付了12000贯的黄金。在天王寺屋尾张分店汇出黄金后,不到20天就拿到了600贯佣金。由于有白鸟屋和津田宗及的一些关系帮忙,几件任务完成得异常漂亮,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之前因为家里的“人口”骤然增加我换了一套大房子,就有人说我贪污,真是不干事的“整”干事的!一番内查外调后,我的清白被证实了,甚至一些证据还表明我为公家垫了钱。风波过后,由于我平时的“豪爽”,颇有一些中下级家臣为我鸣不平。最后我当初卖栗子的事又被翻了出来,我也就有了“能吏”、“福星”的名声。其实我也知道,这是佐佐成政等一些瞧不起我出身的武将搞的鬼,可就凭他们的头脑是弄不出什么花样的。这件事直接导致了两个后果:第一、我可以明目张胆的花钱了。我给庆次、鹿之介每人每年20贯,这已经赶上织田家的正式武士了!给岛胜猛、才藏、隼人和莺每人10贯,也就是说把所有俸禄分给了手下,这又为我赢得了“宽厚”的美誉。第二、相近的处境使我与木下藤吉郎日益接近,这不就带着仙芝和众手下来贺喜了!

  我正想再与他们两个聊几句却从后面又来了几个人,一看是堀秀政和金森长近他们。我在作信长亲兵的时候就与他们这些近侍很熟了,大家就一起进了门。

  “欢迎各位!谢谢光临!”大厅里,藤吉郎的岳父浅野长胜正在迎候客人。这位老人在织田家工作了近四十年,由一名弓手终于成为了武士。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足轻头,但这已经是梦寐以求的荣耀了(之前织田家是萌芽阶段,并没有太多的晋升机会,而且士兵从来是死的比升的多。)。老人因为膝下无儿无女,就过继了宁宁和浅野长政养老。今天养女招婿也算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一桩大事,因而脸上每丝笑容都联到了心里。

  “浅野前辈恭喜啊!藤吉郎呢?”我笑着问。

  “你这小子怎么才来呀?藤吉郎在换装呢!马上就要行礼了。”说话的是走过来的前田利家,他的夫人阿松正站在他旁边。

  “一点小事耽误了……”我就和他们三个人聊了起来。略微环顾了一下四周,来的人并不算少,但可能是主家地位不高且不是谱代家臣的原因,来的多是些下级武士。这里职位最高的就数侍大将前田利家,而我作为足轻大将也是第二梯队了。

  不久,新人出现开始行礼。身穿白色新娘礼服的宁宁端庄高雅,显示出了不凡的魅力。令我惊讶的是今天穿着正式礼服的“猴子”,居然也似模似样。日本的婚礼一点儿也不比中国省事,我在边上站着看都觉得腿直发酸,穿着严谨礼服的一对新人难受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好在当初我和仙芝是‘新事新办’的!”我在边上暗自想着。

  “宁宁小姐真是温柔与美貌并重,想不到居然会嫁给藤吉郎这小子!真是一朵鲜花……”这时前田庆次在我身后突然语出惊人。

  “……配绿叶!相得益彰。”就在我快昏倒的时候,仙芝出言的替我解了围。

  我恨恨的瞪了庆次一眼,余光却发现前田利家在边上装作没听见,他的夫人阿松则是在捂着嘴偷笑。

  好不容易等到大礼结束,之后就是酒宴,新人开始挨桌敬酒。浅野父子本来是要请我去首席的,我怕拘束就和堀秀政、山内一丰等年轻人坐在了一起,可仙芝却被阿松拉走了。

  “诸星大人,各位兄弟!多谢赏光。”藤吉郎敬酒到了我这一桌。

  “承蒙诸位一直以来对藤吉郎多加照顾,多谢了!”宁宁也在一边大方的说。

  “慢!”我拦住了藤吉郎正要举起的酒杯。“为什么把我和他们分开说?你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我只是觉得有点高攀了!您现在可是风头正劲啊!”他对着我一副坏坏的笑容。

  “是这样啊~!”我一边拉着长音一边对他们几人使了个眼色。“呔!把这只泼猴给我拿下了!”

  “是!”随着我一声断喝,山内一丰、金森长近两人一左一右架住了藤吉郎的两只手臂。

  “调侃长官,该当何罪?”我“厉声”质问。

  “当治大不敬之罪!”堀秀政配合的接到。

  “见色忘友是何罪?”我接着问。

  “无情无义之罪!”堀秀政显得痛心疾首。

  “怎么罚?”

  “念在今天是他结婚又是初犯,就从轻发落吧?不如……”他非常宽容的说:“就罚他今天晚上入洞房,由我们监督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