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继续逼近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22 2010.07.18 19:29

    天正十年(1582)的五月五日,我的大军到达了那座已经名闻天下的长筱城。虽然当年的那场大战现在已经是尽人皆知,但实际上主战场是在野外而非这座城,所以主要建筑并没有遭受到什么严重的破坏。

  除了冈崎城外我军并没有受到多少像样的抵抗,面对如此排山倒海的攻势如果还是全面防守的话,那无异于是自取灭亡。现在德川家康选择的战略重点是在田原——浜松——久能城一线,北边这一路看来是想放弃了。

  我到达长筱城是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虽然已经进入夏天但天也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虽然急切地赶了一天路,所有人都希望吃上一顿热饭,然后舒舒服服睡个好觉,只可惜的是长筱城并不足以容纳所有的人,绝大多数部队还是只能继续打起精神去扎营寨。当然,我和我的近卫军还是住在城堡里的。

  “这里是谁攻取的?”我骑马进入城门的时候随口问到,这里城门都没有遭到破坏四下显得干干净净。进攻这里的主将应该算是个非常能干的人,短短时间里居然把一切处理得如此妥帖。

  “是丹羽殿下在一个时辰前首先进入此城!”樱井佐吉马上凑上来回答了我的问题,不过为了避免我误会又补充道:“实际上这是一座空城,丹羽部抵达的时候甚至连城门都没有关!”

  “这样……”我点了点头心想这样也不错,至少晚上不用伴着血腥和焦糊味睡觉了。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这支德川部队做事相当讲究,虽然人员全部撤离并且搬空了库房,但是并没有进行那种无意义的破坏。或许在他们心里我这个“侵略者”迟早还是得滚蛋,就像当年的今川义元和武田信玄一样,他们才是三河真正的主人。

  真是想不出他们这种执着的信念是从何而来的,而且这样的一个群体里又怎么会出来德川家康这样一个异类!

  我进入此城唯一一座天守阁的大厅里时,这里已经被打扫干净,还有六七个侍从在抬、摆着陈设。“多摆上几张桌子,再马上准备一些丰盛些的宴席!”我说着摘下头盔交给御弁丸。

  珊瑚要替我卸去铠甲,但我却摇了摇头。在行军进入敌境后的任何军议必须穿铠甲,哪怕敌军已经远远的逃开了,这对于所有武家(今川义元只怕已经忘记自己是个武家了,所以在后世受到了数不清的嘲笑。)来讲都是一种非常严格的传统,只要战争没有正式结束就必须这样。

  “天已经这么晚了,而且只怕此时诸位殿下也都在忙着,还去召集他们……”莺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还是考虑到我的休息。

  “明天索性休息一天,提前把事情说好大家也塌实!”我向她示意我没关系,然后对樱井佐吉吩咐道:“派人去通知吧,各营扎好后让诸位殿下到我这里来用晚膳!”

  “禀报主公,蒲生殿下有军情回禀!”准备像样的晚饭需要时间,外面的诸位大名也不会来得这么快。我正在斜卧在靠里的位置上休息,蒲生氏乡通报情况的传令兵却来了。

  “有什么事?”我坐正了身体,恢复了严肃的神情。如果作为领导者在处理政务时轻漫疏忽,那么部下也早晚会荒嬉工作。

  “德川军现已全部退出了三河,蒲生殿下28000部队在田原城进行集结!”传令兵回答到。

  三河平原无险可守,德川家康做做样子后退入远江,这确实也是比较稳妥的战略。而远江的地利虽然比不上信浓,但是比起三河那是好的太多了,德川家康不可能再这么轻易放弃了。

  “德川军有什么新的动向吗?”德川军一天都在退却当中,我还没有接到忍者送来的全面报告。

  “德川军现重兵集结于浜松城周围,并在其西面至三河国境处布置了四道防线。据蒲生殿下猜测:德川军是准备在滨名湖以南的狭长地带构筑工事,并对我军进行阻击!”

  “你下去休息吧!”我把他打发走了,还需要再想想这边的具体步骤再通知蒲生氏乡。

  德川家康知道凭借他自己的力量不可能战胜我,现在制定下了以拖延为目的的防守战略。等到北条军赶来远江并不符合我的最佳利益,但这局棋现阶段的局部关键是在哪儿呢?

  在各路大名到达的时候,我已经把这个问题考虑清楚了,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难得只是事先我还以为德川家康会选择北路作为主要的防御地域。现在既然他选择的是南路,剩的自然是一目了然,就好像把一颗黑子和一颗白子放进盒子里,拿出一颗黑子问你剩下的是什么一样的!

  虽然已经是这么晚了,但我的“邀请”还是得到了积极的响应,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岛津义弘、高山重友和中川清秀也到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的营寨都扎好了没有。

  “大家一路征战辛苦,我这里只有便宴招待实在是不恭了!”我抬手止住了大名们的行礼,直接请面前四十几个身着华丽铠甲有如木偶的人入席。“因为临时准备不及,所以只找到了鲤鱼。不过好在还算新鲜,请大家随便用些!”我指着面前几个简单的盘子抱歉的说到。

  “不敢,多谢大纳言殿下垂赐!”好不容易克服盔甲累赘的众大名刚刚坐好,听到这话又立刻向我这面半躬下身子。

  “那就请诸位殿下先用餐,其他的我们一会儿再谈!”我说着就先端起了碗,就着烧鲤鱼和味噌汤淅沥呼噜地吃了起来。

  我吃东西不能算很慢,但当我放下碗时所有人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了那里,并且瞪着大大小小的眼睛盯着我。这并不是一种适合吃饭的环境,尽管刚刚的一碗饭并不足以让我吃饱。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一整天又是赶路又是打仗居然不饿!

  “刚才接到蒲生殿下传来的消息,德川军节节败退现在已经出了三河!”既然如此我也只得让侍从们把东西碗碟撤下去,擦擦嘴开始说正事。“正是因为诸位殿下英勇作战,才使德川军望风而逃。此番功业全在诸位,朝廷是不会忘记的!”在一阵轻微的嗡嗡中我又说到。

  “全赖大纳言殿下义护正道,我等不过是受您感召适逢其会罢了!”尼子义久是出言恭维,其他人不管心里怎么想也是一致点头附和。

  “谢诸位殿下的扶持,不过此次行动还远没有达到目标!”“喜歌”唱完我又开始阐述“严峻”的形势。“今天虽然在一天之内攻占了三河一国,并讨取本多忠胜、鸟居元忠等名将,但是德川军的实力并没有受到严重伤害。加之德川家康老谋深算用兵诡诈,大家切不可掉以轻心。我希望诸位殿下能够助我一臂之力,继续拿下远江完成朝廷交付的使命!”

  “这怎么可以呢!”“绝对不能这样就算了!”我这句试探的话果然达到了效果,不少人都大声嚷着表示自己的不满,这些人里十河存保的声音尤其的大。

  “绝对不能就这样放过德川!”他挥舞着拳头愤怒地大叫着,嘴角甚至泛起了白沫。“德川家康狼子野心屡次反叛朝廷,大纳言殿下海量宽宥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恩将仇报变本加厉。如果这次这么简单就放过了他们,将来您一定会反受其害。这是我等的肺腑之言,大纳言殿下一定要三思啊!”

  “只要天下安定朝廷政令畅达,我个人的荣辱得失并不重要!”用过了这招“指鹿为马”,我的又恢复了严肃。“不管对德川家是杀是赦,那都是以后的事,是朝廷的事,下面我们还有仗要打。关于下一阶段的方略,哪位殿下有所见教啊!”

  “只要等迅速南下与蒲生殿下会合,剿灭德川逆党旨在弹指之间!”又是十河存保抢着说话,不过不知道也是久经战阵的他怎么会出了个这么低俗的主意。

  “此见甚好,别人还有什么意见吗?”我只得转向其他人。

  “滨名湖南岸地势狭窄不利大军展开,我们去了只怕也起不到什么效果!”细川藤孝皱了皱眉头说到。“现在我军兵分两路,且两路人数都要超过德川主力,不如分兵合进,才会使彼方顾此失彼。现在我军不妨就此向东,经滨名湖北岸进抵远江腹地,那时德川军的防线也将不战自溃。老朽建议是否得当,还请大纳言阁下裁夺!”

  “甚好……”我微笑点头,这才是正道。

  “细川前辈果然见识非凡,在下刚才鲁莽了!”十河存保立刻说道:“为了弥补刚才的疏失,在下请求率本部先发,还请大纳言殿下俯允!”

  “原来他不傻啊!”这是在场大多数人的想法。

  此时德川主力集中于浜松城,北线已经没有多少像样的部队,根据今天攻取冈崎的情形来看,用兵稳妥的我也会多路接应力保无失。在这种情况下先发毫无危险就剩下光彩了,自然是块最大的“肥肉”。最高明的是十河存保先抛出了一个愚蠢之极的主意,然后再借着这个机会争取先发的任务,实在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在下请求先发!”别人也不是傻子,岛津义久说到。

  “在下愿为大纳言殿下马前卒!”长宗我部元亲也马上跟了上来。

  “好像用不了这么多的部队吧!”看着下面跃跃欲试的还大有人在,我这样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