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虎之弥留(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71 2008.11.09 20:37

    广阔的夜空上挂着一轮冰盘似的明月,加上明暗相间的繁星点点,这许多光源聚集在一切,把原本应该是漆黑的天穹照耀成了藏青色。

  这是一个月朗星稠的夜晚,因为已经过了子时,白昼里残留的一丝热气已经完全消去,代之以一阵阵清凉的风。这是一个清凉的初夏之夜,无眠的人在野外走走倒也是有一番诗意。如果此时是在京都或者奈良的街上,应该会遇到不少这样有钱有闲,又无病呻吟的人。

  可惜这里是在丹波东部的一小片山区,虽说是因为处于京都进入丹波盆地的入口,山势不算险峻道路也很宽阔平坦,但毕竟也算是山区。道路两旁高大的树木把自己奇形怪状的影子映照在路面上,好似重重叠叠晃动的鬼魅,真是会吓退那些胆小的人。乱世毕竟还没有结束,没有十分急事的人犯不着赶着山区的夜路,事情留一些到明天去似乎也没什么,何必把自己赶得那样紧呢!

  “嗒、嗒、嗒……”就是在这一个谁都不该来的时间和地点,一支三十余人的骑兵策马由京都的方向飞驰而来。就是这踏碎沉寂的急促马蹄声,惊醒了这一片沉睡的土地,扰乱了树林里夜行动物的作息安排。

  这是一支没有明显标志的骑兵,不过从那精良的装备上可以看出他们必有一番不凡的来历,这么匆匆的赶着夜路,看来使命也是有些费猜疑。

  这支骑兵正是我和我的亲卫队,出于谨慎和紧急我没有让他们打出旗号,就是我此刻身上穿得也与身边的侍从一般无异,并不是惯常那种拉风的铠甲。其实这几天我本来也是忙的头昏脑涨,原该是没有心思在这寅夜急奔的。

  织田信长决定了攻打武田的大政方针后,就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去了,给我下达的指示是制定几套可行的具体计划。这事说起来倒是简单,可作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人员、物资的调配;敌情变化的分析;周边势力的态度调查;……总之非常的繁琐。这些事平常都不是我自己做的,怎么可能替他来操劳?

  一个以竹中半兵卫为首的参谋班子赶到了京都,整合情况开始安排步骤。不过我也不能完全置身事外,不然织田信长详细问起来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面子上也是不好看。织田信长还总是添毛病,过个一两天就会送过来些新的情况和指示。

  好不容易事情告了一个段落,柴田胜家、明智光秀再有一两天也将抵达京都,我正在作着最后的整理。就在这个时候,从丹波传来了一个消息:长野业正的病情突然恶化,弥留之际他想要见我一面!获悉这个消息我没有耽搁,当即骑上了战马,一路上除了两顿饭就没有停下来过。

  “主公,是否要休息一下!”樱井佐吉的马向我的身边靠了靠,在我的耳边提出了这个建议。因为马蹄急促加上风声过耳,使这个本该的耳语变成了大声喊叫。

  “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把!”我的腰实际上早就已经僵硬了,但是心中的焦虑还是使我无法安宁。

  长野业正是我的第一个军师,也是我最重要的军师,早在尾张我还是一个跑前跑后的奉行时,他就开始默默地起到了把舵的作用。及至后来,他逐渐淡出了对具体战术策略的制定,但每每在关键时刻对晚辈给予提醒,可以说至今我的智囊体系,每个部分都留下了他的痕迹。我也知道人力不可以抗拒天命,但此刻我的心里总是感到无可名状的悲哀。

  “唏溜溜……”当头的开路马一阵嘶鸣过后原地打起了圈子,我们一伙人已经来到了山中一座庞大巍峨的城堡之前。

  “来者何人!”城头上的灯火一阵晃动,有一个人扯着嗓子大声喝问到。

  “我等乃是诸星予州殿下传令使者,怀有紧急公务,速去通报长野大人!”石河贞友也对着城上大声回答到,虽然是仰着脖子朝上喊,但是在如此寂静的夜里应该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何以为凭!”城上的守卫训练有素,对于一切情况都保持了相当的谨慎。

  石河贞友从马鞍右侧摘下了一张长弓,将一支早就准备好了的羽箭嗖地射上了城头,那上面绑着一个小巧的木牌,以烙铁烫出了特殊的花纹。

  随着一阵吱吱拗拗的门轴声,巨大的城门被缓缓退开了一条缝隙,等不及门被完全打开,我勒马率先冲进了漆黑的门洞。

  “主公,你可算来了!”我的马停在天守阁的门口时,正好长野业盛从里面急急地跑出来。见到我匆匆点了一下头,就上来替我拉住了马缰。

  “老师现在怎么样了!”我跳下马扯落头盔,一甩手就向身后抛去。此刻我已顾不得许多,反拉住长野业盛的手向前跑去。

  “父亲前天夜里突然昏迷,并伴随着阵阵的窒息和假死!”长野业盛直直地引着我向里走去,随走随着介绍病情。灯光下映照出他焦黄的脸色和干裂的嘴唇,可见他近来的情绪。“后经全力抢救,总算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依旧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稍有意识就是呼唤主公。我和几个医生都谈过,只怕……时间不会太久了!”

  “稳定下来就好,我们再到京都去请名医!”我用这种话安慰着他,但也知道这已经不是药石之功能够解决的。这种事有时就像打仗,明知不可为也要竭尽全力,只不过这是场谁都知道终究会失败的战争。

  我们来到了天守阁三层长野业正的卧室外,还没开门一股浓烈的药味就扑鼻而来。里面明亮的烛光中人影频繁地摇动,看来是还在忙着什么。“唰啦!”门面被拉开,里面的两个医生和三个下人一起向我行礼,可此刻我的眼睛里却只有病榻上的那个人。

  长野业正躺在屋子靠里的地方,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子,正因为如此我无法看清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何种程度。一张露在被外的脸在烛火映照下,竟然显得有几分阴森可怖,我几乎认不出了他的相貌,当年苍劲如松的面庞已经失去了勃勃生气,密密麻麻的皱纹好似在一段乌黑枯木上雕下的刀斧痕迹;一头曾经飘逸不凡的浓密银发变得斑驳不堪,露出了大片带斑的头皮;最是当年那如剑似电的双目,也已经紧紧闭了起来。

  “老师……”来到他的身边刚刚唤了半声,我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自己也觉出其中的沙哑不堪。

  “嗯……”长野业正的鼻翼里发出了一声轻吟,紧闭着的眼皮也微微动了一下。

  “老师!”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又叫了一声,看来是还没有到最后的地步。不知为什么我感到此刻好像有无数的话想要和他说,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啊……”我这一声不大的呼唤,貌似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长野业正居然有了反应。颤巍巍中眼皮轻轻张开,露出的瞳孔也微微动了两动。

  “老师!是我来了,您好些了吗?”我的心中不禁一喜,但为了怕过度刺激他依旧不敢大声。

  他的目光游弋中逐渐聚光在了我的脸上,慢慢的一丝神采在其中恢复,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可能是想要说话。“主公啊!”他的嘴里居然发出了声音,虽然不大但很清晰明确。

  “老师您这不是好了吗?没有什么关系的!”我弯下腰把嘴凑的更近了些,对他鼓励到。

  “是啊!老臣没有那么容易死……”不知是不是我的到来真的起到了作用,长野业正本已灰暗的脸上竟然再次闪起了一股生命的光泽。虽然说话依旧很吃力,但是却已经不是那种垂死的样子。“老臣的心中还有很多事情,这些事情不了,就是到了地狱我也会再爬回来!”说着他从被子下面探出了一直黑瘦有如枯枝的手,缓缓地向我探了过来。

  “老师!”我一把拉住了那只手,感觉着上面已经残存不多的生命力。“我在这里,有什么心愿您就对我说吧!”我的声音和我的身体一起抖了一下。

  “你们……”长野业正努力地抬了抬眼皮,想要对屋里的其他人发出指示。

  “你们全都退出去,我和老师单独说一些事!”我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急忙对周围的人命令到。

  医生和下人都放下了手里正在忙着的事情,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走在最后面的是长野业盛,他从外面带上了门。

  “武田家……要灭亡了吗?”长野业正吃力地半抬起头,两眼定定地望向我。

  “……”我无言地点了点头。

  “终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的头无力的落回到枕头上,但声音却突然爆发地大了起来。“武田晴信,你也有今天!我终于看到这一天了,看到你的基业土崩瓦解……”

  “老师,保重啊!”一阵莫名的恐惧突然袭来,我试图阻止他的疯狂。

  “老臣无事,老臣这是高兴的!”长野业正的声调逐渐恢复了正常,精神似乎也好了很多。“武田家将要灭亡了,但这绝对不止是武田的一家之事!很多人恐怕不能最后看到天下的和平了,不知主公是否已经作好了准备?”

  “这……想过一些,但并不完整!”我看着他摇了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