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高远孤烟(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97 2009.01.24 20:47

    进攻一方的士兵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有些晕头转向,后面的部队面对突然几乎碰到自己鼻子尖的敌人,尴尬地摆动着自己五米多长的武器,以致伤害到战友的几率数倍于对敌人的攻击。至于前面已经进到城门洞的那些人,甚至根本都没有发觉这些从天而降的敌人,甚至被从后面砍翻时也是做的糊涂鬼。

  “真是……”我的眼睛有些直,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扭头正好看见才缓过神来的织田信忠。“少主,是不是有些出人意料了?”我明知故问到。

  “有这样的忠义武勇之士,武田家居然……哎~!”织田信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不出的惋惜中带着浓浓的羡慕。“我久闻东国武士之悍勇,不想竟至于斯。即便是在甲信之后,关东、北陆、东北还有无边广大的地区。说真的,我现在是有些对天下没有信心了!”

  “少主不必如此,即便强如武田如今不也到了覆灭的时候吗!”我虽然也被这种景象震撼了,但是却并没有影响到我的信心。“武田家的武士确实了得,但这也不过就是使他们的覆灭添上了一抹壮丽而已。天命没有负在他们身上,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

  “愿如您所说吧!”织田信忠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前面,我也重新关注起了战况。

  那三十几个武士从高处跳下来不可能不受影响,但他们就是凭着一股毅力聚集一起死死堵住了门洞。在门边的百余名织田军尽被杀死之后,这些武田武士并没有退入城中,反而又反身面向了潮水般用来的敌人。曾被打开的城门又被缓缓的掩上,那三十几个武士却变成了一堆血肉。

  “少主……该下决心了!”我没有转过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虽然不忍但我毕竟还是这支军队的副将。“主公那里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不可能在这里耽搁太长时间。武田军这个样子的打法,持续下去很难说我们的人不会受到气势上的影响!”

  “命令各路将领:派遣属下近卫武士组成敢死队,集中攻击城门!”织田信忠要比织田信长多愁善感些,但也绝对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听到少主的命令了吗?”我向着已经有些坐立不安的新八郎说到,“修罗之怒”在他手里已经不知道翻来覆去倒了多少次。“你带上两百名近卫旗本,听前面指挥将领的统一安排!”

  “就由清彦大人作为突击领队吧!”织田信忠突然在那里又说到,把刚才看似被迫的决定变成了完全主动的行为。“诸星家武士的武勇早已传遍列国,清彦大人更是被父亲誉为‘天下武勇尽其半’的战国第一猛将。今日之事就全托大人,希望你能够再次建立令天下瞩目的奇功!”

  “定不负中纳言殿下厚望!”新八郎抱枪想织田信忠行了一个礼,然后转身向山下大踏步走去,另有人安排了我和织田信忠两方面的参与武士急跟了下去。

  作用是明显的,效果实现住的!新八郎率领着各方拼凑起来的一千三百多个武士一到达前线,战场的形式立刻就被改变了。两百多个人在挥刀砍断刺来的长枪同时,迅速爬上了城头,与那里的守军展开了激烈的搏杀,随后又有更多的人爬了上去。新八郎亲自带人再次撞开了大门,这次大队人马顺利的进入了城内。

  厮杀并没有消失,只是变得更加隐秘也更加残酷了,一切都被挡在了城墙的里面,外面逐渐平静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和织田信忠只能在这边无奈的等着。这个时候我们帮不上什么忙,总不能亲自去指挥街头巷战吧!

  “怎么还没有拿下来,前面的人都在干些什么?”织田信忠皱起了眉头,显得极为不耐烦。从开始到现在,传来的消息都是“XX在激战”、“XX在反复争夺”,可以说有进展也是蜗牛式的。

  “是有些慢了!”我看了看表,距攻入城门已经过去了三个半小时,这样的速度实在不能叫人满意。

  “回禀少主,前方各处战况激烈!”这时一个织田信忠的亲信近侍跑了回来,他是织田信忠派到前面去寻找原因的。

  “少说些谁都知道的废话,直接讲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织田信忠变得有些暴躁,这在他可是极不常见的。

  “回禀少主!武田军防守得非常坚决,任何一处建筑都要与我军反复争夺……”灼热的汗滴顺着那个近侍的额头流向了眼睛,可他甚至来不及擦一下。“武田军全都是凭着本能在作战,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指挥,就是坚守着每一处可以坚守的地方。没有任何一道门的进入,是我军可以不流血的。只要还能动的武田军就会同我军战斗,重伤无力的人也会自己了断自己,所以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抓到一个俘虏!”

  织田信忠和我面面相觑,一时都没了话说。武田军现在还应该有六七百人,加上城里地形复杂还不打到半夜去。

  “诸星殿下,你有什么办法吗?”织田信忠向我问到。

  我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表示无能为力。

  “你们呢?都有什么好办法!”织田信忠又扩大了范围,向着周围附属的次一级人员问到。

  大多数人都低下了头,仅有一个人似有话说。“中纳言殿下,在下斗胆提一个建议!”竹中半兵卫在得到我的认可后,开口说到。

  “竹中殿下,有话请讲!”织田信忠迫不及待地说到,语气非常热切。

  “在下的一点浅见:既然不能强攻,我们就不妨智取!”竹中半兵卫下意识地往山脚下望去,那里有几个纹丝没动的队列。“我军可选百余名精干铁跑足轻,进入城内的制高点,比如城门的敌楼,外城与内城间的刁斗等处,居高临下射击院落门后的敌军。武田军悍不畏死,我们尽可以让一般足轻逼近引他们露头!”

  “这个主意不错,现在也只有如此了!”织田信忠来回走了几步,然后说道:“既然现在铁炮备队统归津田大人指挥,那就由他安排人手吧!诸星殿下你看呢?”

  “全凭少主安排!”我爽快地说到。既然已经把铁炮队交给他来指挥,我自然没有必要再在这些小事上说三道四。

  竹中半兵卫的战略还是非常有效的,下午五点四十分左右战斗全部结束,因为是夏天,所以太阳还挂得很高。织田信忠想进城去看看,我心里也对这位从未打过交到的武田信玄之子有着几分好奇。

  城内的几处地方依旧冒着未息的黑烟,看来是之前守军曾经想过放火,不过应该很快就被扑灭了,并没有造成他大的损失。主要的损坏都是源于战斗中的搏杀,因此就是一些门窗、墙壁之类的地方,并没有涉及基础和根本。我和织田信忠一行人走过街道的时候,士兵们正在来来往往地做着清理工作,主要是双方士兵的尸体。

  “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织田信忠忽然停住脚,指着一个院落的门口说到。那里确实倒着许多女人,有穿盔甲的也有穿布衣的,各个年龄层次的都有。

  “回禀少主,这些人也都是死于战斗当中!”一个正在这里指挥善后工作的侍大将立刻跑了过来,向我们解释道:“……敌军的抵抗非常顽强,即便是女人也都手持武器力战至死。所以在进攻中我们每一步都……”

  “还是一个战俘也没有抓住?”织田信忠的眉头皱得更紧,声音也不自觉的高了起来。

  “是……是的!”那个侍大将微微显得有些口吃。“我们本来是捉住了一个受伤的,可后来一时不慎又叫他自尽了,还刺伤了一个守卫……”

  “既然这里有这么多女人,那总还有些没有战斗力的小孩吧!他们都到那里去了?”织田信忠还是不死心。

  “在粮仓附近的一个院子里,不过都被刺杀死了!看尸体僵硬的程度,应该是昨天晚上的事……”

  出现这种情形也是无话可说,我的目光游弋了开去,一个倒在楼梯上的女人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身穿铠甲一身是血,手中紧紧握着一柄薙刀,身上还残留着六七支断了的枪头。

  “经归降我方的信浓人辨认,这是诹访胜右卫门的妻子,一个人居然砍杀了我们五六个人!”那个侍大将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在回答完织田信忠的问题后向我说到。

  “嗯……”默默点了点头,如此惨烈的战场在我的军旅生涯中也是绝无仅有的。“仁科盛信的遗体在什么地方?”我对这个人的兴趣更加浓厚,怎么也得去见识一番吧!

  “就在天守阁的内室,不过……那里的景像实在是凄惨!”可能是想到了那个情景,侍大将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栗了一下。“仁科盛信本已足部受伤退入内室,并用‘十文字’法剖开了腹部。可随即追兵立刻就攻入了内室,他居然又拿起太刀开始拼杀,结果伤口迸裂鲜血溅得到处都是,肠子崩到墙壁上……”随着他的话,我觉得胃里有些东西一阵阵向上翻涌。

  “传令厚葬仁科盛信,诸星殿下您代劳一下,我就不过去了!”织田信忠说完后,脸色铁青地立刻向城外走去。

  看着那座烟雾与残阳掩映中的天守阁,我的腿也不禁有些发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