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4、最长的一夜(三)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093 2009.12.27 19:19

    “怎么办?难道我真的碰到了一个疯子?或者是……一群疯子!”我在脑子里不停地这样问着自己,感觉一阵阵的迷茫。

  与疯子对战有时候会比对付一个天才更难,因为疯子的思维没有什么脉络,没有轨迹可循的招法可叫人怎么破解!老实说我对于人们的心理分析更多的长于利害抉择方面,纯智力的角逐往往晕头转向,就好比是下棋,现在仙鲤丸已经可以轻易赢我了。

  不自觉地我的目光又投向了竹中半兵卫,他向我轻轻地摇了摇头。“重治,你就部署吧!”我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这个时候以不变应万变是最稳妥的。

  “请伴大人即刻去安排大营四周的警戒,一定不要留给岛津军什么攻击上的漏洞!”竹中半兵卫也不推辞,立刻着手进行。

  “是!”伴长信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回答了一句就出帐去了。因为我把加藤段藏派回了近畿,因而他就担起了这边忍者工作的全部指挥责任。

  “去通知楠木大人全体忍军待命!”竹中半兵卫还是作着了准备,利剑可以不出鞘但必须时刻紧握在手里。

  “是!”樱井佐吉立刻从外面叫进一个人前去传达这个命令。

  “慢!”竹中半兵卫忽又叫住了他,扭过头来看了看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传令给……”我的目光使他下定了决心,转回去坚定地对樱井佐吉说道:“传令给津田大人,调集铁炮队一千人前往正门支援。另外叫他们做好准备,天一亮就对岩剑城进行炮击!”

  樱井佐吉退了出去,帐外响起了一连串低沉短粗的口令声。除了刚刚竹中半兵卫下达的两个命令外,他又布置加强了我大帐周围内营的守备,一队一队近卫武士全都换上了重甲,手持长枪的士兵在栅栏外面又围起了一圈。

  很快的,外面有了反应,更加密集的铁炮声从南面500米外的营门那边传来。津田一算率领统领的铁炮部队数量远远的超过对方,而且手中的新式铁炮也拥有着更快的射速,他们一投入战斗立刻就有了反应,铁炮的声音几乎连成了一片。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几乎就已经听不到对方铁炮发出的声音了;过了二十分钟,我们这边铁炮的声音响得更有节奏,看来已经是就已经调整攻击节奏了;过了三十五分钟,铁炮的声音依旧没有减弱的迹象,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津田怎么还没有解决问题?”我靠在椅背上手指哒哒地敲在扶手上,语气里带着那么点儿明显的不满意和不耐烦。“敌人不过两三百人,怎么会拖了这么长的时间。要是岛津还有什么动作一定会有回报,总不见得这么几个人在一直攻打我们吧!”

  竹中半兵卫没有马上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继续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边听还边在嘴里叨念着些什么。“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我觉得岛津军似乎故意在纠缠着我们!”一分钟之后他才说到。

  “哦!”我听了此言不禁一愣,好像是有些什么地方不对。不过我是一直没想明白到底是那里不对,只是被这种程度的骚扰搞得有些烦躁。我正想问他时却见伴长信又走了回来,看他好像也不是有什么“捷报”的样子。

  “回禀主公,营门处的战斗依然在进行!”伴长信果然这样报告到。

  “我又不聋,自己听得见!”心情烦躁之下我的话有些不好听,长长地喘了几口气后才又稳定了心神。岛津家居然就用这么统共五六百人折腾了我足足一宿,这说出去也太让人笑话了。“前面到底是怎么了?”我恢复了口气问到。

  “岛津的人似乎没有真正进攻大营的打算,所以现在成了一种单纯消耗武器的局面!”伴长信不愧是忍者出身,善于观察和总结情况,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岛津的部队游弋在大营的外部,只是不断地在用弓箭和铁炮对我军营寨进行射击。虽然之前我们已经对大营周围的树木进行了清理,但是因为这是在山里,他们总是能够找到一些地貌作为掩体。铁炮队对他们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杀伤,但是稍后他们就后退了一定的距离,加上不断有人从城墙上面顺绳子下来援助,所以作战人数并没有怎么减少。我军有营寨的掩护自然不会有太大的伤亡,但是也起不到多少攻击效果,现在看来这几乎像是一场游戏了!”

  “只是顺着绳子爬下来一些人,并没有真的大规模出击的状况吗?”竹中半兵卫紧盯了一句。

  “没有!”伴长信非常肯定地摇了摇头。“虽然岩剑城的城门里一直有些动静,但是却没有作出任何实际的举动。我曾经派了两个人进城去侦察,但因为对方守备严密无法靠近,只是远远地看到在外城城门洞里隐隐约约有许多打着火把的部队!”

  岛津军进攻大友的营寨,是一种不温不火的方式,那么他们的目的就应该不在那里。可不在那里又会是哪儿呢?从距离和重要性上看我这里也是极有可能,大友家在那边不过是转移注意力的虚晃一枪。

  可在这里的话,为什么手法和在大友家那边是如出一辙,已经引起了我这边的注意力又迟迟不展开真正的攻击,到底是在等些什么?他们布置在城门处的兵马,应该是在等待最佳的进攻时机,可这么等下去似乎只能使我的大营里越来越谨慎。

  “他们在城门里布置的人马,真的是为了攻击我的大营吗?”这个疑问突然在我的脑子里冒了出来,而且一下子就占据了思绪的主导。

  既然已经设置了严密的守备连忍者都无法接近,那么有什么必要拿着火把,难道是诚心要让我们看到吗?另外之前伴长信在这边就发现了城门里备有伏兵,他们为什么又要这般张扬?

  “主公不必困扰,我们全军警备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竹中半兵卫让伴长信继续回去加强警戒,然后才走过来对我说到。“岛津军或许战力不凡,但是时至今日已经不可能再有多大的发展,从各方面的条件来讲他们甚至连毛利家都比不上,主公您也不必对他们太在意了!”

  “我也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却心里还是有些别扭!”我抬起手来在脸上擦了擦,又是一夜未眠使眼皮有些发酸。“九州我这是第二次来了,要是再拿不下岛津家未免丧气。你也知道,我们这次回去就要和‘猴子’彻底摊牌,随即又要面临东国联盟对于我们的挑战。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徒劳无功,甚至大大地栽个跟头,那么天下的风向极有可能逆转。相反要是我们彻底降服岛津,并把九州来一次天翻地覆的改变,那么再配合些舆论把‘猴子’逼得铤而走险完全不成问题。现在我最盼望的就是他经不住诱惑赶出些倒行逆施的事情来,那时我就可以一步步收紧他脖子上的绳索了!”

  “这个天下,是到应该平定的时候了!”竹中半兵卫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到。他理解我必须时刻从天下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这也是处在我这个位置上不得已的苦衷。

  “启禀主公!伴大人刚刚让人来报告说……”神情略略显得有些紧张的樱井佐吉再次进来。“一支人数大约三千人的岛津部队,正在快速向鹑之砦运动,应该会在半个小时后到达!”

  “鹑之砦……”我趴回到桌案上,随手摊开了一张地图。鹑之砦原本只是个废弃的岩砦,在我的大营侧后约有五里之遥,那里被用来临时储备粮草之用,防守算不得十分严密。

  按理说囤积粮草的地方应该派重兵把守,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这里距离肥后的府内城并不算远,粮草基本上是随来随发,现在储藏在那里面的只怕连五百石都不到。加之距离我的大营非常之近,并用不着特别专门守卫。与其攻击这里,倒不如再走远些直接打运粮队好些!

  现在已经可以判定的是,攻击大友营盘一定是个虚招,而且极有可能目的就是吸引我的这里的注意力。再往下就是对我大营的攻击,加上一直埋伏在城门内,特意打上火把的那支军队。难道说他们是诚心让我以为,这是为了要袭击我这里搞得声东击西,然后再暗中再搞上第二次声东击西?有这个可能,毕竟在一般情况下粮草是会引起人们敏感的。

  “这支岛津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在我思考的时候,竹中半兵卫已经替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是从东矢仓城出来的!”

  我的视线又回到了地图上,找到了东矢仓城的位置。这里在岛津军的战线上相当前出,我已经基本切断了此城守军的退路,在三天后进攻中它是一个重点。从情报上来看,东矢仓城中的守军已经全部倾巢而出,不管结果怎么样,岛津军是都必须放弃这座城堡了。

  “去把楠木大人找来!”我抬起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