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枭雄会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091 2005.08.20 21:06

    桶狭间战役结束已经快3个月了。现在是上午10点左右,地点是清州城门口。织田信长坐在前面不远处,林通胜、柴田胜家、丹羽长秀等重臣站在他的身后。

  事情的经过要从两个月前说起。当时所有人都在担心今川家的报复,因而夜夜枕戈待旦。今川家虽说新败,但凭其多年经营,依旧可以轻松聚集起2万以上的人马。如果再以报仇雪恨为号召,那织田家就要面对一支“哀兵”了。而织田家加上新归附的豪族兵力也不足8千,还是处于严重的劣势中。我却从历史中知道今川氏真从父亲的性格中只继承了风花雪月,实在比刘阿斗强不了多少!

  在一次与前田利家、木下藤吉郎、村井贞胜、山内一丰等熟人的聚会上我讲了自己的看法,可他们全都不以为然。对我要提防松平元康(德川家康)的观点,他们更是大肆嘲笑。

  “哈!哈!今川氏真会不报父仇?!那……那个刚回冈崎城的人质小子松平……松平元康就凭那2千多人想单独与我家开战?!真是太好笑了!”山内一丰伏在桌子上险一险差了气。

  “他要是的真敢来,一人一脚也把他踩死了!”木下藤吉郎说得自信满满。

  “要胜只怕不轻松……”我慢条斯理的转着手中的酒杯。“就算灭了他又怎么样?我们可就要直接面对今川,甚至是北条和武田了!到时候主公的美浓攻略大计可就……可就彻底吹灯拔蜡了!”

  “那你说应该怎么样?”前田利家问我。

  “主公……应该会和松平结盟吧!”我像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其他人一起大叫。

  “好!我们打个赌。事情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发展,算我们输你!”木下藤吉郎盯着我。

  “你们一定要的话……就这么办吧!”看他们都点了头,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后来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松平元康在没有得到今川家支持的情况下单独进攻,频繁袭击织田家的广濑、沓掛、中岛诸城,着实让人大吃一惊。不久织田信长主动递出了橄榄枝,而松平元康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也作出了回应。我则是痛痛快快的赢了10贯钱,这可是我现在半年的俸禄呢!

  今天就是在迎接松平元康。本来这次是没我这个小人物什么事的,但为了看看这个天下第一“忍”者,所以也跟来凑热闹了!

  这时远处跑来一支为数20几人的马队,转眼就到了跟前。为首的年轻人应该就是元康了,只是我没想到他会是如此的文质彬彬。圆圆的脸上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甚至可以说长得有些可爱!

  “三河弟弟!十几年不见了!”织田信长起身走过去,豪爽的一把拉住了刚刚下马松平元康的手。

  “吉法师大哥!你的风采如今是更加光彩照人了!”元康显得亲密而不失庄重。

  “你我兄弟联手,从此天下无敌!就是甲斐的‘纸老虎’来了,我也不放在眼内!”织田信长一时间豪气干云。

  “以后还要靠大哥多多照顾!”松平元康谦逊的低了低头。

  “这就是你推崇备至的松平元康?看!他被我们主公的气势压得透不过气了!”不知木下藤吉郎何时走到了我得身后。听语气他对输给我的那份2贯钱,还在耿耿于怀。

  “那也未必!”我没有回头。

  “怎么说?”

  “主公的霸气固然天下莫敌,但松平元康也决非一无是处!”我给他解释道。“如果做个比喻的话……主公是一把高举向天欲斩获天下的太刀,令世人不敢正视!而松平则是一把纳于鞘内深藏怀中的肋差,虽隐遁锋芒却时刻待机而动。他们两个人都是可以平定乱世的枭雄啊!”

  “……会是这样吗?……”木下藤吉郎喃喃自语着,目光有些迷离。

  我没有再理他,而是把眼神投向前面那群人。以织田信长和松平元康为核心,周围围着一群被后世关注研究的历史人物(我身后也有一个)。但此时恐怕没有人会想到,这两个还只能被定级为中小大名的人的结盟,会对日本战国后期整个历史走势发生多么大的影响!不过要不是我知道了那段历史,恐怕也无法看清松平元康的真正面目。织田信长的飞扬跋扈使明眼人一望便知,可那只“老乌龟”的表现却很难叫一般的上位者积聚提防之心。织田信长要他儿子命的指示他都执行了,丰臣秀吉把自己的养子、弟弟两家都给废了却没把他怎么样,这坚忍功夫确实天下第一!虽然他在这批人里最具备成功政治家的素质(和运气),生命的顽强也是令人惊叹(居然拖死了那么多英雄豪杰),但我可没什么兴趣去替他效力。他实在是太吝啬了!德川十六将的俸禄超过十万石者,仅两三人而已,就这最后还把军师本多正信一门给一脚踢开了!不知道织田信长如果得到天下会怎么样,至少在这之前对有本事人是绝对大方的!在仅控制本州中部的情况下,“猴子”、明智光秀、柴田胜家的领地就都已经超过三十万石,在他手下稍稍用点心思想混个“肚圆”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既然不打算站过去就得提防他,一有机会就把他往死里打!绝对不能叫他翻身!不然叫“乌龟”咬着,那可是不会轻易撒嘴的!

  织田信长和松平元康……不!应该是德川家康!松平元康这个名字马上就要永久的成为历史了!他们手挽手的走了过来。不知是我这个人太普通了,还是“猴子”长得太各色。他们的目光一起略过我,瞟向了“猴子”。

  我感到木下藤吉郎的身体猛地战栗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